經過半夜的修練,葉飛體內的水系能量已經充實了許多,可以勉強發動幾次強力攻擊。不過“海神三叉戟”在連續使用幾次之後,顏色已經越發灰白,眼看能量就要耗盡,估計最多能再使用兩三次,必須儘快找到能量水晶。

天已經漸漸亮了起來,新的一天又開始了,希望今天能夠躲過安古拉的追擊,只要過了今天,遠離安古拉的勢力範圍,就算安全多了。

“船長,你看那是什麼?”大艾突然驚聲問道。

葉飛擡頭望去,只見遠方海平線上,太陽升起的地方,隱約有些黑點在緩慢移動。

“瞭望手!瞭望手!”葉飛向負責瞭望的安道爾喊道。

“什麼事,船長?”安道爾從設於桅杆上的瞭望臺探出頭來問道。

“你快看看東方,太陽的下面,是不是有戰艦?”

安道爾聞聲,立即向東方望去,緊接便大聲說道:“船長,是戰艦,有四五艘的樣子。”

“能不能看清楚船上的標誌?”葉飛問道。

“不能,距離太遠,看不清楚。”緊接着安爾又說道:“等等,不止四五艘,後面還有,有十來艘!”

難道是安古拉的戰艦追上來了?

雖然“海鯨號”現在有四根桅杆,但沒有主桅全都是副桅,再加上戰艦體型龐大,速度估計比普通三桅戰艦快不了多少。

“左轉舵六十度,避開他們的航線。”葉飛果斷的下達命令。


只要避開對方的航線,就可以知道對方是不是針對自己而來。

舵手立即轉舵,“海鯨號”在海面上劃出一道弧線,往東北方向駛去。

此時其它人都醒了過來,全都圍在甲板上,看遠方戰艦的動向。

在“海鯨號”轉向東北方向之後不久,緊接着瞭望手安道爾喊道:“船長,對方也開始轉向,朝我們的方向追來!他們的速度比我們要快。”

“果然是奔我們來的。”

“船長,我們怎麼辦?”

葉飛皺着眉頭,果然速度還是慢了點,要是被對方追上肯定是沒得打,可現在已經被對方盯上,速度又比人家慢,想逃卻是不容易。昨晚一場大戰,昨天又利用法則力量逃命,大家的力量幾乎完全耗盡,要想利用法則力量加速也是不可能。

想了想,葉飛向舵手吩咐道:“取東北方向,直線行進。”


“老大,你想到辦法了?”艾爾文問道。

“不成辦法的辦法,接下來就只能看我們的運氣了。”葉飛說着,拔出了隱形劍,狠狠的**甲板,整艘“海鯨號”連同衆人一併消失。

“船長,這是怎麼回事?”龐克發現戰艦和眼前衆人突然變得透明,只能看到些微的輪廓,滿臉驚訝表情。

“隱形,現在就看他們如何判斷了。”葉飛輕聲道。

以如此遠的距離,希望對方無法感覺到“海鯨號”的真正位置,這樣就只能分散開來搜索,那樣“海鯨號”就有機會利用空隙逃脫了。

“魔鯨號”的突然消失,立即讓後方跟蹤而來的戰艦發生一陣騷亂,不過很快,十餘艘戰艦便呈扇形展開前進,所前進的角度籠罩東方和北方。

憑這樣就想找到自己?大海這麼寬,簡直是妄想。


葉飛讓舵手放慢速度折向東南方向航行,這樣剛好和剛東北航線形成切角,與對方艦隊的距離將會越來越遠。

只要繞過這支艦隊的追蹤,到時候重新調整方向就可以了。

後方艦隊呈扇形航行之後,每艘戰艦間的間距越來越寬。


敵方艦隊的速度確實比“海鯨號”快上一些,在“海鯨號”轉向東南方向之後,敵艦竟然毫無察覺,徑直向前行進。

此時,戰艦上的標誌清晰可見,正是賀蘭島的紫荊旗。

等賀蘭島戰艦行遠之後,所有人都鬆了口氣,現在整個海面上的戰艦都在遠去,與“海鯨號”的方向完全向反,就算被他們發現追錯方向,有“隱形劍”的幫助,也應該可以逃脫了。

“西蒙尼,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喬納望着遠處漸漸遠去的賀蘭島戰艦皺眉道。

“喬納前輩,你發現什麼了嗎?”葉飛看向四周並沒發現什麼異常詢問道。


“沒有,我只是感到有點不對勁,究竟什麼地方不對勁卻想不清楚,希望只是錯覺纔好。”喬納搖頭又繼續思索。

“有什麼不對勁的,他們根本看不到我們,只要等他們的船消失我們就完全安全了。”高奇大聲說道。

“不,我覺得不是這麼簡單的事。”葉飛點了點頭,但又想不清楚,究竟是什麼地方不對勁來。

又過了半晌,賀蘭島戰艦的影子已經完全消失在海平線上。衆人全都鬆了口氣,葉飛也下令加速航行。

航行半小時不到,葉飛正以爲已經逃脫的時候,突然傳來了望手安道爾的驚呼聲。

“船長,前方發現大批戰艦!”

緊接着,又傳來其餘人的驚呼聲。

“西面也有戰艦!”

“北面也有戰艦!”

“他們調頭了,他們回來了,我們已經被他們包圍了!”

葉飛望向周圍,四周海平線上,均了出現大批戰艦的影子,至少有三四十艘戰艦,正以“海鯨號”爲中心圍攏。

“他們怎麼會知道我們的位置?”艾爾文迷惑不解的問道。

“是啊,雖說隱身之後在海上也會留下些痕跡,但這麼遠他們應該看不清纔對啊。”安德魯點頭道。

“難道說我們船上有奸細?”伊布怒斥一聲,望向甲板上那羣被充作苦力的守衛。

“不……不是我們……”所有守衛連連晃手。

“我知道了,是馴獸師,賀蘭島上有幾名馴獸師,他們可以與海**流,肯定是海獸告訴了他們海鯨號的位置。”龐克突然恍然大悟道。

“馴獸師,你小子怎麼不早說!”伊布一把抓住龐克的衣領。

“我……我剛纔忘了,也沒想到海獸會看到我們隱身後的海鯨號,會泄露我們的蹤跡。”龐克連聲解釋道。

“哼, 你是不是故意的……”雅易安也惡狠狠的揮掌要向龐克劈去。

“雅易安住手,伊布放下龐克吧,他不會是故意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冒死通知我們並陪我們出來了。”葉飛阻止了伊布和雅易安。

“大家現在不是考慮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們還是想想怎麼脫身吧。”喬納說道。

“還能怎麼脫身?這麼多戰艦,早已經把我們完全包圍了,速度又比我們快,根本無法脫身。”伊布氣乎乎的說道。

“我們同他們拼了吧!”

“對,同他們拼了!”

“嗯,我老牛算第一個,我們殺他個片甲不留!”高奇一掄圖騰柱大吼道。

葉飛一腳踹在高奇的屁股上罵道:“拼,我們憑什麼拼?包圍我們的戰艦至少有三四十艘,這麼多人一人吐口口水也可以把我們淹死。”

“西蒙尼船長,不拼可我們該怎麼辦?難道就在這等死?”伊布不滿道。

“是啊,西蒙尼船長。”雅易安也問道。

葉飛苦笑一下,這幫海盜頭子怎麼一遇到點事兒就想拼命啊,一個個也沒點腦子的樣子,同高奇這頭笨牛差不多,難怪會被魔軍抓到月牙島基地關起來。不過自己這回也是丟人丟到家了,以爲憑隱形劍可以瞞過對方悄然逃避追蹤,沒想反被人家將計就計上了大當,被人家騙得團團轉還不知道。

“我們不等死,我們投降……”葉飛搖頭道。

“投降!”在海盜的字眼裏投降是懦夫的行爲,更何況這些海盜頭子,所有海盜都瞪大眼睛盯着葉飛,以爲他在說笑。

“對,我們投降。”葉飛點了點頭。

“老大,我們堅決不能投降!就算被他們炸爲碎片也不能投降!”高奇第一個大聲說道。

“對,我們不能投降,要投降以後我們還怎麼在海上混啊?”衆海盜也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

“我覺得西蒙尼船長說得對,我們現在只有這個辦法,只有投降纔有機會。”喬納這時出聲同意葉飛的決定。

“羅剎王……你……你也同意投降?”衆海盜不可思議的看向喬納。

“嗯,我同意投降。”喬納點頭道。

“哼,我們不是怕死之輩,要投降你們投降,我們死也不投降!”伊布和雅易安滿臉堅決,此時也不再怕喬納。

其餘海盜也紛紛附合,堅決不願投降,誓同安古拉拼死一戰。

“你們這幫笨蛋!你們以爲拼死一戰就光榮了?就是英雄了?”大艾斥罵道:“都是一羣笨蛋,你們忘了你們與魔軍的仇了?忘了你們在監獄裏立下的毒誓了?現在你們卻要同這幫人拼死?”

“可是……”伊布剛張嘴說話便又被大艾一陣搶白:“可是什麼?可是你們都是大英雄是不是?英雄頂個屁用,死了什麼都沒了,別人只會把你們當傻瓜,我們現在投降,還有逃走的機會,還有活下去的機會,還可以找安古拉報仇,死了呢?死了你們的仇誰來報?難道讓卡駑、讓安古拉看着你們的屍體得意?”

“這……”雅易安張了張嘴,卻找不到理由反駁。

“大艾說得對,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什麼纔是英雄?只知道拼死並不是真正的英雄,能忍受恥辱尋機報仇的纔是英雄,我們現在投降還可以等機會逃脫,只要我們大家恢復了力量,還怕一個賀蘭島嗎?我們隨時可以回來將賀蘭島夷爲平地!”葉飛堅定的說道。

“大丈夫死有輕於鴻毛,有重於泰山,你們現在拼命確實可以殺兩個人陪死,但這有什麼意義?就算要死,也要殺掉安古拉再死。”

雖然衆海盜不知道什麼是鴻毛,不清楚什麼是泰山,但毛與山之間的重量關係還是能夠理解。葉飛的話,激起了衆海盜心中的鬥志,都點頭稱是,同意投降,喬納也對葉飛露出讚許之意。

“拋錨。”

“停船。”

“升白旗。”

很快,“海鯨號”上升起了白旗,緊接着從對方戰艦發來訊息,讓“海鯨號”放棄抵抗,不要耍什麼花樣,否則不惜炸沉“海鯨號”。

十餘艘戰艦圍了上來,將“海鯨號”團團圍住,一艘戰艦將繩鉤搭上“海鯨號”船舷,在一夥海盜的簇擁下,安古拉來到了海鯨號上,在安古拉旁邊,赫然正是馬修斯。

“西蒙尼船長,喬納老大,還有諸位海上求生的朋友,我老頭子總算追上你們了,你們怎麼就這麼走了呢,這不是讓我安古拉難做嗎,別人不知道還以爲安古拉待客不周呢,以後還讓我賀蘭島怎麼做生意。”安古拉語氣怪異的責罵道。

“安古拉,你別得意太早了!”伊佈滿臉怒氣的喝道。

“咦?這不是西海魔王伊布嗎?難道我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嗎?”安古拉臉上帶些惶恐,倒真有幾分以爲自己得罪了伊布的模樣。

“你……”

衆海盜投降已經極爲窩心了,再被安古拉一陣嘲笑,激起了心中怒氣,眼看就要發作,葉飛連忙站了出來:“安古拉,你別說這麼多廢話,以你的身份也用不着對我們這樣羞辱,反正我們已經投降,要怎麼樣還不是你說了算。”

“喲,這不是西蒙尼船長嗎?西蒙尼船長果真是爽快人,我還真得好好感激你纔是,要不是你我怎麼能見到一直仰慕的羅剎王喬納呢,又怎麼能得到你們這幫炙手可熱極爲值錢的紅人呢。”安古拉望向喬納冷笑道。

喬納對安古拉的揶揄毫不動氣,抱拳道:“哪裏哪裏,我只不過是個快過氣的老頭子,又怎及得上你安古拉的威名呢。”

“呵呵,好說好說。”安古拉咳嗽一聲道:“我也不爲難各位,我賀蘭島雖然是窮鄉闢壤,但十幾億金幣還不放在我眼裏,只要各位以後能幫我賀蘭島作事,我安古拉可以讓各位奉爲上賓。”

“哼,休想!”伊布冷哼道。

“你們不願意幫我管理賀蘭島也可以,看在以往的交情上我還可以放了你們。”安古拉笑道。

щшш▪Tтkд n▪C○

“哼,你會這麼好心?”雅易安破口罵道。

“當然,放過你們也是有要求的,不然我手下兄弟這麼勞師動衆我怎麼向他們交待。”安古拉看向葉飛。

“你別繞圈子了,有什麼要求就說吧。”葉飛不耐煩的道。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