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灼熱的空氣,瞬間變得冰涼起來。

一旁的羽翼仙看著道德真君,撫掌大笑起來:「哈哈,道德牛鼻子,萎了吧?還不快快自斷一臂,不然雷兄弟的霸鋼刃可不是說著玩的。」


道德真君看著雷克頓,此時的雷克頓沒有釋放任何的氣勢,卻彷彿帝王俯瞰臣子一般地看著他,無形之中的壓力壓得他根本喘不過氣來。

太可怕了,這個妖王居然已經成長到了這般可怕的地步。

「道德師弟!」

一個聲音忽然打破了死寂,只見那邊金光閃過,太乙真人和劍豪雲中子、道行天尊等闡教門人已經趕了過來。

道德真君終於緩了一口氣,兩位師兄到來,他終於不用獨自面對雷克頓這個妖王了。

這邊,趙公明、火靈聖母和梅瓊霄等三人也已經趕了過來,正在幫助烏雲仙療傷。趙公明飛身而起,病怏怏地站在雷克頓的身邊,與闡教一伙人對峙起來。

「沒想到雷妖王和趙財神你們已經趕到了。」太乙真人緩緩地說道,「看來這長安城一劫,會相當激烈啊。」

雷克頓的嘴角,忽然浮現一抹冰冷的笑意。

「道德真君,我說的什麼,你這麼快就忘了嗎?」雷克頓盯著道德真君,「自斷一臂,或者面對本妖王的妖刀,你快點選擇吧。」

雷克頓此話一出,闡教一方的人臉色一變。道德真君更是一驚,他以為雷克頓不過是恐嚇他一番,卻沒想到雷克頓是認真的。

「雷妖王,你休要囂張,我們四個師兄弟再次,你憑什麼威脅本真君?」道德真君咬牙說道。

「真是可笑。」雷克頓看著闡教一伙人,「本妖王從來說一不二,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別以為你們四個就能把本妖王鎮住!」

囂張,這個可恨的雷屠夫居然如此囂張!

太乙真人瞪著雷克頓,幾百年前的雷克頓就已經狂得沒邊了,不知道壞了闡教多少好事,沒想到現在更加不講道理了。不對,妖族的妖王,哪一個是講道理?這群只知道實力為尊的妖王,真是讓人頭痛。

一旁的雲中子踏步而出,一隻手握著背上巨闕劍的劍柄,說道:「雷妖王,凡事得講道理。」

雷克頓哈哈大笑:「講道理?這道德真君傷了本妖王的朋友烏雲仙,本妖王要他補償一下,還給了他自行了斷的機會,難道不講道理嗎?」

一旁的趙公明玩味似的看著,雷克頓這個傢伙幾百年不見,手底下只怕更硬了。

雲中子終於忍不住了,說道:「好你個雷妖王,既然你如此不講道理,就休怪我手中的巨闕劍不講情面了。」

「哼,別和他廢話!」一旁的道行天尊也對雷克頓恨得牙痒痒,「咱們幾個一起上,將這個可恨的妖王拿下!」

「對,這時候就別講什麼以多欺少的道理了,對這種人不用講道理。」道德真君也顧不上臉面了。

太乙真人冷哼一聲,手中已經祭出了九龍神火罩來。

闡教四仙人,一起對上了雷克頓。


但是雷克頓一點也不慌張,只是淡淡地看著四人,負手而立,說道:「好,你們四個一起上吧。本妖王幾百年沒有出手了,也是時候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道理了。」

一旁的趙公明聳聳肩,咳嗽兩聲,緩緩地落到地上。他並不像參加這一戰,這一戰是屬於雷克頓的。

不遠處,一個客棧的閣樓之上,正有幾個人在悄悄地觀看著這一場戰鬥。

「真是有趣啊,這個雷克頓似乎又變強了。」嫵媚動人的天道妃御天,看著遠處的雷克頓說道。

一旁的修羅道修天和地獄道黃泉沉默不語,只是安靜地觀看著。 太乙真人捏動法訣,九龍神火罩之中飛出了九條火龍來,這九條火龍乃是南明離火所化,厲害異常。本來太乙真人只剩下八條火龍,不久前得了元始天尊賞賜,又湊齊了九條。

那邊道行天尊手中拂塵翻飛,無數銀絲漫天飛舞。他的三千煩惱絲又有進境,現在已經是七千煩惱絲,比起當初更加強大了。道德真君的七禽五火扇也同時祭出,七禽五火之威,相當不凡。

這三大金仙的聯手,尋常的天境六重天遇到了,只怕當場就要被轟成飛灰。但是很可惜,他們遇到的對手的是雷克頓。

「真是有趣啊。」雷克頓的雙目之中有一抹灼熱在燃燒,他已經數百年沒有過這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了。雷克頓現在已經不是豪情衝動的青年時代了,但心中的熱血,從來沒有冷卻過,只要面對著強大的對手,隨時可以燃燒。

黑色的霸鋼刃,緩緩地揮動起來,暗金色的雕紋閃爍起來。這把妖皇妖刀也寂寞了太久,終於到了它重現光輝的時候了。


「本妖王的刀法,就讓你們見識一下!」

雷克頓的霸鋼刃施展出玄妙的招式,每一招每一式,都簡單而且緩慢,看起來平凡無奇。七千煩惱絲,九龍神火罩,七禽五火扇,鋪天蓋地地轟了過來,雷克頓卻毫不在意地舞動長刀。

他的整個人,似乎都已經進入了一種忘我的狀態下,任他怒濤拍岸、狂風過境,我只是一刀在手。

似乎,一切都變慢了。

整個天地,都漸漸地陷入了一種節奏當中,伴隨著雷克頓的刀法,一切都變慢了下來。

「嗯?」一旁的趙公明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一種相當神奇的東西。

「這個雷克頓……」修天和黃泉同時一驚,雷克頓的刀法之中蘊含的東西,讓他們也不由得動容。

妃御天更是張大了嘴,完全顧不上自己的形象了:「這是……這刀法,怎麼可能呢?」

旁觀的人驚詫無比,但是太乙真人等人卻毫無察覺,因為他們已經徹底陷入了雷克頓的刀法意境之中。


霸鋼刃一記簡單的橫劈,七千煩惱絲頓時被斬破開來。

又是一招簡單的上撩,七禽五火扇的七禽五火直接被轟散開去。

最後一刀劈下,九條巨大的火龍,直接被劈成了火苗!

太乙真人、道德真君、道行天尊三人倒吸一口涼氣,天啊,這是什麼刀法?他們三人的法術不可謂不強,但是在雷克頓的刀法面前,根本一點抵抗的能力都沒有。

「本妖王的奕刀式如何?」雷克頓的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數百年間,雷克頓從來沒有停止過刀法的修練,雖然他的法力只是突破到天境六重天而已,但是刀法的進境異常可怕。尤其是奕刀式,已經被他修鍊到了神鬼難測的地步。

一旁的雲中子面色森冷,趕緊高呼道:「趕緊把法寶收起來,那可是霸鋼刃!」

雲中子的提醒無疑驚醒了太乙真人等三人,他們趕緊把九龍神火罩、煩惱絲和七禽五火扇收回來。雷克頓用的可是霸鋼刃啊,神兵殺手,無堅不摧,無物不破,若是一擊不能得手,只怕要被霸鋼刃硬劈法寶了,道德真君可是有過慘痛的教訓。

「好一個妖王,果然厲害。」雲中子飛身向前,將背上的神兵巨闕劍抽了出來。這時一柄相當厚重的巨劍,整個劍身顯得粗糙無比,甚至沒有半點鋒芒,但是從來沒有人敢小看這把沒有開封的巨劍。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劍豪雲中子的巨闕劍,可不是鬧著玩的。

「久聞劍豪雲中子的巨闕劍剛猛無匹,正好本妖王的霸鋼刃也是剛猛之兵。」雷克頓看著雲中子道,「今日本妖王就試試,一代劍豪雲中子到底有幾斤幾兩。」

「哼,妖王休要囂張!」雲中子怒目而視,手中捏動劍訣。

巨闕劍,如同驚雷般落下!

雷克頓目光一凝,在奕刀式的狀態下,雲中子的每一招都完全在他的控制當中,這一劍雖然看起來剛猛,但並沒有什麼稀奇的。

霸鋼刃反手一擋,將巨闕劍給攔了下來。

鐺!兩把神兵都是相當沉的兵器,對轟之下氣浪翻滾,一時間長安城中高樓崩塌,街市化作廢墟一片!

但是雲中子絲毫不在意,沉重的巨闕劍在他手中輕盈地揮動,不停地攻向雷克頓。

雷克頓施展開奕刀式,從容不迫地應對著,似乎一切都已經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嗯?不對勁!」雷克頓忽然眉頭一皺,手中的霸鋼刃似乎有些不聽使喚了,居然變得異常沉重起來。

雲中子冷笑道:「此乃重劍劍法,還望雷妖王品評一二。」

重劍劍法,不是指雲中子的巨闕劍是重劍,而是他的巨闕劍與人交手,能夠不停地增加對手兵器的重量,影響對手對兵器的使用,交手越久,對手的兵器就越重,自然招式的破綻就越多。

這重劍劍法,確實是一種相當奇妙的劍法。雲中子乃是天境八重天的高手,修為勝過雷克頓,他已經初步接觸到了天道法則之中的重力法則。

雷克頓發現自己使用霸鋼刃越來越不順手了,好一個重劍劍法。

一旁的太乙真人、道德真君和道行天尊見得雲中子佔據了上風,心頭大喜,居然同時出手圍攻雷克頓。

七千煩惱絲、九龍神火罩、七禽五火扇一起祭出,轟向了雷克頓。

雲中子的巨闕劍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不停地壓制著雷克頓。

一旁觀戰的趙公明臉色一沉,正要出手相助,卻被梅瓊霄一把給拉住了。只見梅瓊霄笑道:「趙大哥,不用緊張,我家夫君自有應對的辦法。」

是的,雷克頓雖然看起來被雲中子壓制住了,而且旁邊的闡教三人一起出手,似乎局面已經相當危險了。可是雷克頓的臉色依舊很淡然,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一樣。

「雷妖王,還不受死!」道德真君大吼一聲,法力全開,誓要把雷克頓置於死地。

陡然,雷克頓的雙眸變成了血色,整個人身上的氣勢大變!

這是驚天的氣勢,這是逆天的氣勢!

黑髮銀眉的妖王,渾身上下猛然爆發出烈焰,赤色的火鱗金甲覆蓋了全身,宛如洪荒魔神一般。

那一雙血色的雙眸,彷彿穿透了一切空間和時間,死死地鎖定了道德真君!

整個天地,一瞬間變得黯然起來。雲中子握著巨闕劍的雙手,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這是什麼情況?闡教的四人都是一陣驚詫,此時雷克頓的氣勢,已經徹底地壓倒了他們。

「找死!」雷克頓的聲音如同重鎚一般砸在道德真君的心窩之上。

黑狂式!雷克頓經過數百年的苦修,不僅僅奕刀式進境極大,連黑狂式都變得更加強大了,現在他甚至不需要化出鱷魚本相,就能直接開啟黑狂式了。

雲中子心頭一寒,驚呼道:「小心!攔住他!」

雲中子的話音一出,雷克頓的身形如同閃電般沖向了道德真君。太乙真人趕緊催動九龍神火罩,想要攔住雷克頓。

「哼!」雷克頓冷哼一聲,霸鋼刃毫無花巧地一刀劈出!

這一刀,至剛,至猛,至強!

轟的一聲炸響!太乙真人噴出一口老血,整個人面色蒼白地飛落出去,九龍神火罩之上浮現出一抹裂痕,霸鋼刃神兵殺手的威名絕不是虛的。

一旁七千煩惱絲也一起襲來,想要擋住雷克頓。

「擋我者死!」

霸鋼刃又是反手一刀劈出,至剛的霸鋼刃和至柔的煩惱絲相交。本來剛柔之間,相互克制,看的便是剛柔誰更強。

可惜雷克頓更強!

七千煩惱絲只不過擋住了一刀,就已經化作了漫天飛灰。道行天尊面色蒼白,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了。

「給我住手!」雲中子咬牙撲來,巨闕劍揮落而下。他自忖法力佔據絕對優勢,這一劍就算轟不退雷克頓,也能將其攔下。

可是雲中子錯了。

雷克頓雙手握著霸鋼刃,蓄積全身之力,根本不防守,反而硬劈向了雲中子!

狹路相逢勇者勝!雷克頓根本不管雲中子的劍招,誓要和雲中子換招。

雲中子臉色一變,自己的巨闕劍一劍也許能傷到雷克頓,但雷克頓的霸鋼刃一刀之下,自己根本連活命的機會都沒有。

雷克頓居然想要和雲中子硬拼攻擊力,雲中子哪裡見過這等瘋狂的傢伙,慌亂之中,已然被雷克頓佔據了先機。

「噗!」雲中子被霸鋼刃的刀身拍中,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飛落出去,已然不省人事。

「你以為,你的劍法有多厲害嗎?」雷克頓的血色雙眸冷冷地看著雲中子,「你的劍法和玉鼎相比,根本就是殺雞宰牛的雕蟲之技。」

隨後雷克頓的身形,緩緩地飛到道德真君的面前。

道德真君已經嚇傻了,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闡教四個天境高手聯手之下,居然也敵不過這個妖王。短短几百年的時間,這個雷克頓居然已經恐怖如斯。

雷克頓的血色雙眸鎖在道德真君身上:「再說一遍,自斷一臂,或者由本妖王的妖刀幫你一把。」 長安城中,烈焰臨空,但在道德真君的心頭,卻是寒霜一片。



Views:
6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