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光明又趕快拿出邙山牌香煙,抽出兩根想遞給兩位客人,。

王老闆和司機,大概是嫌棄煙不夠上檔次,倆人都拒絕了。

李月娥她熱情地說:我去給兩位客人做點大米飯吧。

王宏達立即說:「那我們倆謝謝大嫂了哦!」

李月娥一邊往廚房走,一邊說:「甭跟我客氣啊!」

「哦,我想購買你們村生產的鋼材,我可是慕名而來的喲!

我是聽你們村的焦大川跟我說,你們村生產的鋼材很合格,而且質優價廉啊!」王老闆轉入正題說。

「你的建築公司購買這麼大的量,能給你節省不少的錢哪!」張光明說。

「嗯嗯。」王老闆又點頭說。「張支書你看在我和焦大川是好朋友的份上,能不能再降兩到三個百分點呢?」他伸出三個手指說。

張光明很和氣地說:「我們廠子里有購買的鋼材的量大,價格就優惠的規定。

我一向是堅持原則的人,您要的量足夠多呢?

那我該把價格給你算低的,自然就會降低的。

但是達不到我們規定的量呢?那一點兒也不能降啊!」

這位王老闆看著張光明試探著說:「那我給你回扣,你看能不能把價格再降點呢?」

張光明的臉色霎時變得很鐵青,立即說:「看來你是把我當成貪慾之人嘍?」

王宏達看這架勢,張支書是要跟自己發脾氣。

他就很尷尬地趕緊又說:哦,老張別急,我不過是開個玩笑啊。

今個算是遇上了個原則性強的人吶!

我就願意和你這樣堅持原則的人打交道。

張支書,我們交個朋友如何? 其實王老闆是被眼前這位村支書張光明的砥礪廉隅,分文不取的舉動敬佩不已。

「他鄉遇知己邂逅,還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呀!」王老闆他真誠的又頗顯懇求的意思說這一席話。

「你要是不嫌棄,我當然願意跟你交朋友呀!」張光明樂呵呵地說。

「無緣一生不相識,有緣一日成摯友啊!」張光明高興地用雙手恭恭敬敬地把信陽春前茶的茶水,恭敬地一一遞給王宏達和他的司機說,「請喝茶。」

司機馬三寶笑著說:「這正是不打不成交啊!」幾人都開懷大笑起來。

兩人先把鋼筋的事說妥以後,就開始嘮嗑。

王老闆試探著問:「你說一個企業的成功秘訣是什麼?」

「我認為當老闆就得廉潔自律;做生意就得堅守產品的質優價廉、誠實守信經營……」張光明不假思索地說,「貪念是萬罪之源,廉潔若是牆,我要用它擋住貪之歪風!

廉潔要是過濾器,我要用它摒棄掉貪之靈魂!

讓人的靈魂變得潔凈無貪念。

對於誠信嗎?」

王宏達亟等他往下說。

張光明繼續自問自答說:「我是這樣認為的:只有選擇誠信的人,才能得到尊重和信賴。」

王宏達就贊同地點點頭。

張光明他又說:孔子不是說了這樣的一句話:「人而無信,不知其可。」


王老闆又認同他的話,就鄭重地嗯了一聲。

「無論是哪行哪業,只有選擇誠信,只有以優質價廉誠信的法則,才能取得成功走向輝煌啊!」張光明回答了最後一句話。

王老闆看著司機,倆人都用崇敬的目光對視了一下,然後都看著張支書,很滿意地點點頭。

倆人對這位廉潔自律的村支書,油然產生了敬佩之情。

王宏達說:「我做生意這麼多年,對於誠信我看得最重要呀!

張支書說的我都贊同。

是的,只有固守誠信經營,才是成功之根本呀!」

他又和張支書撈起了家常。

忽然他看見張光明家牆上掛著的照片,立即瞪大眼睛問:這位姑娘和你什麼關係?

張光明正要回答時,愛妻端著一個正方形的木托盤,上面放著兩碗大米飯和一大盤雞,還有一盤燒茄子。

她笑呵呵地端進屋裡,正好她聽見王宏達問的話。

她就邊給他倆端大米飯和菜,邊喜笑顏開地說:這個姑娘是我們的小女兒張文傑。

王老闆的司機著急上廁所,他沒顧上看張光明家的全家福。

「什麼?張文傑是你們的小女兒?誒呀,真是太好了!我正發愁怎麼跟她聯繫上呢。」王老闆喜出望外地說。

李月娥還把自家的三個女兒的情況介紹了一遍。

她又指著牆上掛著的全家福說:「這就是俺家的大女兒,還有二女兒和三女兒。」

當王宏遠得知他們家的四個孩子,個個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孩子,又非常的優秀時,頓時他對這對夫婦教育出這麼出色的孩子,而產生了無比感佩之意。

王宏達又誇獎著說:「從外表上看你,深藏若虛不露鋒芒,其實你是大智大謀之人呀!

你不但帶領村民們脫貧,還走在了致富的前列。

而且你還培養出這麼幾個優秀的孩子呀!」

張光明他趕緊說:哪裡,王老闆你過講了。

王宏達的司機從廁所回到張家的客廳里,王老闆指給他看張光明的全家福。

王宏達他笑著說:小馬,你看看照片上有你熟悉的面孔嗎?

馬三寶這時才仔細地觀看著牆上的全家福照片,其中有一位英姿颯爽的姑娘的照片,他看起來有點面熟,就說:「這個姑娘看起來咋這麼面熟呢?讓我想想啊。」

過了一會兒,他驚訝地目瞪口呆。

他想起來了,眼裡放著異常的光芒說:「哇!我竟然到了世界武術冠軍的家裡做客了!

您有冠軍小閨女兒個人的照片嗎?」他問張光明。


張光明笑著說:「有啊!我去給你拿來哦!」

張光明馬山從客廳的條幾抽屜里拿出一個相冊,從相冊里把張文傑的相片抽出來,他正要遞給王宏達時,司機立即搶了過去。

他手拿著張文傑的照片愛不釋手。

他欣喜若狂地說:我在電視上看到您的女兒,拿著世界冠軍獎牌站在領獎台上,那英姿卓越的讓我多羨慕呀!

我真沒想到哇……啊!今天我太幸運了!

他感慨了一番,又對王老闆活說,「王老闆如果讓世界武術冠軍,給咱的建築公司做廣告的話,我想咱們的公司一定會很火爆的呀!

明星效應嘛!你說是吧?」

王宏達他喜笑顏開地說:你個小機靈鬼兒說得對呀,我也正有此意呀!

他扭過臉來問張光明:不知張支書可否同意?

張光明以審慎的態度說:「這個事嘛,還是讓我小女兒她自己做決定為妥。

我做不了她的主呀。」

司機他問張光明:我能不能和您的小女兒照張相片啊?

張光明卻很爽快地說:「你想和她照像?那這樣吧,我給她打電話說一下這事兒。你再去找她吧。

她會看在是爸爸的客人的份上,應該會同意跟你合影的。」

馬三寶喜不自勝地咧開大嘴就小了。

張光明又強調說「你只要不是用於商業目的就行。」

馬三寶他趕緊一臉真誠的樣子說:我想您保證:我絕對是個人崇拜張文傑,才想跟她合影的。我絕對不是有別的什麼企圖。

張光明又說:嗯,我相信你說的話。

司機小馬開心地笑著,他滿臉憧憬的神色看著張文傑的照片……

王老闆是個急性子,他立馬就讓張光明把張文傑的號碼告訴了他。

他就立即給張文傑打電話說明自己的意思。

沒想到張文傑毫不猶豫地拒絕了他請她做廣告的事情。

張光明也很無奈。

王宏達放下電話,對著話機,用雙手抱拳懇求著張文傑說:我真心想認識你呀!我求你就成全我的心愿可以嗎?

張光明家他這樣,他也懇求小女兒,跟王老闆認識一下也無妨嘛。

但是張文傑她強調說:我們見面后再詳談好嗎?

王宏達喜不自勝地說:「那要是你同意為我的公司做廣告,我相信若是有了名人的廣告,我們建築的公司就能大火了呀!」

張光明鄭重地對王宏達說:「文傑真要是同意了為你們的公司做廣告,你一定的把質量放到第一位,一定一定的把好質量關。你就得為她的聲譽負責呀!

你還得跟我的小女兒鑒份協議書才行啊。

王老闆他鄭重地許諾到:我一定會記下張支書的話。


我懂得以高標準,且優質價廉求生存的道理。

他們還撈起來家常。

他還說:我愛人和我是大學同學,由於潔癖太嚴重,我媽媽照顧孩子,我妻子嫌老人不講衛生。

你不知道我愛人乾淨到什麼程度,他把屋裡屋外每天收拾得一塵不染的,她容不得屋子裡的地面上有一根頭髮,甚至連一丁點兒頭皮屑都不允許存在。

所以她就辭職自己帶孩子。

她在家相夫教子,是一位標準合格的家庭主婦。

我家大的是兒子,他在京城的財經大學金融繫上博士生。

我那兒子是個性格好,人品好的好孩子呀!

我還有一個女兒,她呀只上了個研究生……她媽媽硬逼她跟我的老同學的兒子談對象……


Views:
4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