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什麼看啊,我臉上有東西嗎?」夏瑛有點不好意思,假裝嗔怒道。

「沒有,就是覺得好看,想多看幾眼。」鸞峰滿目含情地看著夏瑛,一副痴漢看怨女的表情。

「別看了,弄得我心裡也是慌慌的」夏瑛小聲嘀咕道,眼睛都不敢抬。

而鸞峰卻是向她湊了湊,出其不意地在其俏麗的臉頰上面,輕輕地吻了一下。

「哎呀!這裡這麼多人呢!」

夏瑛的臉好似紅透的蘋果,嬌滴滴的聲音讓鸞峰也是心亂如麻。。

「哪有啊,我怎麼沒看見。」

鸞峰放著眼前的成霸天和秋水不顧,向四周環視,風輕雲淡地說道。

而這時候,秋水也是醒了過來,接話道,「我不是人啊。」

看到秋水醒了過來,鸞峰也是湊了過去,也是在她那粉嫩地面頰上,輕吻了一下,道,「你是人,而且以後還會是我的人呢!」

鸞峰笑嘻嘻地說道,倒是滿嘴油腔滑調起來。

「看你,凈胡說。」

秋水推了推鸞峰,這讓鸞峰想起,秋水和自己初次見面的時候。

那時候,秋水臉上掛著假鬍子的,說話一嘴粗腔。

你再看看現在,活脫一位仙女下凡。

一身紫色的衣衫將美妙的身軀緊緊包裹。

柔軟的髮絲,散發著陣陣香氣。那種撲鼻的味道,讓人越發迷戀。

白皙的臉頰、脖頸就像是白白的棉花糖,讓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

雖然,年歲不大,但是飽滿的胸脯,卻是挺立非凡,顯出幾分風韻。 「怎麼,都老夫老妻了,我多看你一眼還不行啊。」

鸞峰嬉鬧著,又向前湊了湊,剛要噘嘴,卻是發現在不遠地天際之上,竟然看到了十幾隻零星的類似於魔獸的飛行物向自己這邊飛來。

「那是什麼?」

因為距離尚遠的緣故,鸞峰尚不能夠辨認清楚,那到底是魔獸還是人?!

夏瑛看時也是搖了搖頭,現下她的實力也是達到御龍師龍王境界了,可和鸞峰一樣,還是看不分明。

而秋水張目一看,卻是臉面瞬間就煞白起來,急聲道,「看那飛行物的輪廓,好像是我們創家的人魔獸。」

「什麼,創家的魔獸?」

「這麼說,你們創家的人來了啊?!」鸞峰也是緊張地道。

他心想,這創家人自是來這惡靈谷收拾那惡靈的。但是,秋水也與自己說過的,創家的創海天也就是她的父親,已是知道了他身上懷有秘寶,還說這次來人除了收拾那惡靈,第二個目的就是要捉他回去的。

而鸞峰身上的無論是護龍石,還是那龍鱗吊墜,甚至於,老師星辰束所遺留下的那把羽陽摺扇,還有那萬獸鼎也都是他身上的寶貴物件,要是他還沒有抵達南域護龍族,而就被北域的創家所搜刮一空,那可就完了。

因為那護龍石可是關乎護龍族生死存亡的重要物件,自己萬萬是不能失去的。

而且最為要緊的是,現下自己與秋水在一起,兩情相悅,恐怕也是那創海天所不能容忍的。

「成前輩,創家的人來了,他們初來雙峰鎮是不會傷害於你的,我現下就帶著秋水和夏瑛兩人躲一下,你先留在這裡,調理好身體再說。」

鸞峰看到成霸天轉醒,急切地告知,道,「有機會,我定然去成家拜訪,以後,成家有什麼事情,我鸞峰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而成霸天卻是緩緩地站起身來,看向鸞峰道,「小友不必這樣,我幫助於你,一方面是出於父親的遺願,一方面則是我老頭子看好你這年輕人,也是把你當作朋友。你現下抓緊離開,以後我們有緣再相見。」

「謝過,成前輩寬宏大量,恕我不尊。」


說過,鸞峰起身,帶著夏瑛和秋水就向那山坡上面的一處密林之中竄去,大有帶著情人,私奔的嫌疑。

而成霸天看了看鸞峰三人離去的方向,也是點了點頭,喁喁自語道,「這龍星算不得大,小友可不要辜負老夫的厚望啊。」

成霸天對鸞峰是十分看好的,無論是初見,還是到現在,鸞峰給他留下的印象都是不壞。他覺得,鸞峰是他在雙峰鎮上這麼些年來都少見的人才。

隨著天空上面的黑影慢慢地臨近,成霸天看得分明,而他的心中也是泛起不可遏制的波瀾。

在天空之上竟然飛過來十幾隻龐大的魔獸,那些魔獸長著一對幾丈長的羽翼,羽翼之上是厚重的灰色翎羽。

尖厲的爪子,一片黑亮,看上去就知道極為強韌。

寬大的獸頭頂部,向外凸著一個鼓鼓的大包。那大包如同堅硬的窺盔甲一般,同樣閃著黑亮的光澤。

隨著十幾隻魔獸的臨近,成霸天也是整了整衣衫,神情盡量顯得不至於慌張。

那十幾隻魔獸上面各站著一個人,但是,看到成霸天卻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伴你一世長情 ,盤旋了一陣,發出一陣陣嘶鳴,而後,一隻魔獸向成霸天這邊緩緩而降。

那魔獸巨大的羽翼一扇,從天空滑下,魔獸的背脊上面縱身跳下來一位年輕人,年歲約莫二十歲左右,神態自若,目光輕佻,滿是驕縱之態,看上去絲毫沒有把成霸天放在心上。


「你是成霸天吧!?」

那年輕人身形一晃,出現在了成霸天的身前。

縱然是成霸天也是覺得眼前一晃,暗覺這年輕人深不可測。而等那年輕人叫出自己的名字之後,他也是知道此人來頭不小,或許就是那成家的人。

成霸天笑著,道,「正是。不知道小友有何見教?」

但是,那年輕人僅僅只是瞟了成霸天一眼,嘴上露出輕蔑地微笑,道,「沒什麼見教,你認不認識這個人?」

說罷,從手裡面拿出一張黃色的紙卷,紙卷上面正是鸞峰的圖貌。

鈴音綿延 ,看了一眼圖卷,沉聲道,「這人小老沒有見過。」

但是,那年輕人一聽其說自己沒有見過,也是急了,厲聲道,「這個人你真的沒有見過嗎?我們從雙峰鎮上來,可是聽到了不少關於你們成家和那野小子鸞峰的流言蜚語。

你要是識相的,就告訴於我,要不然,就不要怪我無禮了。你要知道,我們可是龍城創家的人,你惹了我們,在這龍星北域你們就不要再待下去了。」

說到這裡,那年輕人眼目甚高,嘴角上揚,一雙黑瞳盯著成霸天,好似想從他的眼睛之中窺出些端倪來。

「鸞峰嗎?」

成霸天假裝剛才沒看清,再次接過那年輕人手中的紙卷,假裝又仔細地看了看,而後道,「啊,原來是這個年輕人啊。這個年輕人很好,行為規範,舉止親和,之前,我們的確是有過一面之緣。不知道小友找他做什麼?」

說這話的時候,成霸天心想,沒想到龍城成家的人這般的無無禮,就算是在龍星北域你們功法獨到,聲名在外,可以為所欲為,但是,也不能連誰都不放在眼裡啊。

每個御龍師都是有尊嚴的,何況成霸天已是這把年紀。

那年輕人見他肯說實話,忙道,「鸞峰那野小子,他在哪裡?」

成霸天搡了搡頭,望著鸞峰他們離去的相反方向,道,「他們好像剛才向那邊去了,約莫有一炷香的時間。」


「什麼,已經走出去了一炷香的時間了!」

聽了成霸天的話,那黑瞳男子也不考慮是真是假,回身一個箭步衝上了那巨大的魔獸上面。

而成霸天此時才看得分明,原來那魔獸竟然是一隻禿魔鷹,估摸著能夠達到二級魔獸的水平。他也是心中一陣駭然,沒想到一隻相當於大龍師級別的魔獸竟然成了創家子弟的坐騎。

那黑瞳男子乘坐禿魔鷹飛出,直奔成霸天頭頂上空的那還在盤旋著的十幾隻禿魔鷹跟前,並同上面的人低聲言語。

因為距離極近的緣故,所以成霸天對他們的言語倒也是聽得非常清楚。

那黑瞳男子剛回去,一名約莫三十多歲的的男子,就張口問道,「創浪,如何,那鸞峰小子身在何處?」

創浪站在那禿魔鷹的身軀上,巨鷹閃動著翅膀,他竟然紋絲不動,可見其功法卻也是非常了得。

原來剛才對成霸天很是無禮的小子叫創浪。

創浪躬身道,「創季風師兄,鸞峰和小姐應該是向那邊行去了,已有一柱香的時間了。」

那創季風聽其言,心中一忖,神態如常,吩咐四周,道,「鸞峰那野小子,據域主所說,他身上或許藏匿著很多不為人知的隱秘,我們一定要設法找到他,還要將其活捉。

說不定,在他的身上還能找到什麼非同一般的功法捲軸。

現下,創弟,你和創浪按照那人所告知的方向,同去追逐小姐和那野小子。其餘的人跟我去前面,去收拾掉那靈魂體。這次,我們都要倍加小心,爭取將那靈魂體還有那鸞峰野小子一同捉回去,讓域主處置。

風流按摩師 ,我們也算是立了一件大功。」

「是。」

「是。」

四下里答應起來。

之後,創家的這十幾位御龍師,也都是乘著那禿魔鷹四散而開,速度不可謂不快。 天空晴朗,萬里無雲,群鳥高飛,巒林碧樹。

湛藍的天空之下,風呼嘯地從那疾飛而過的禿魔鷹雙翼間刮過,將禿魔鷹那龐大的身軀撐起,使其在天空之中保持著急速的飛行。

在兩隻禿魔鷹的身上,各站著的是兩名身穿青衣胸口綉著盤龍的年輕男子。

一名男子形容乖張,眼神閃躲不定,不時間側身望向身側之人,這名男子就是剛剛問及成霸天,鸞峰去處的那個創浪。而創浪身側之人,正是年紀僅為十八歲的創家弟子,這一代的翹楚,創弟。

說來這創弟可是非常了得。

年紀輕輕,就在成家佔有一席之地,可見其實力,非同一般,據成家的門內人的傳言,恐怕這創弟的真實實力已是達到了龍皇境界。

能夠到這個境界不僅是他的天資聰穎,更多的恐怕是他那深藏不漏的手段,還有就是很多超乎尋常的際遇。

創浪笑著側身對著身邊的創弟說道,「創弟師弟,這次宗主派遣你來,可謂是用心良苦啊。現下你的實力在我們宗門內年輕一輩的弟子之中也是能夠達到前十位的。

以後你的成就定然是非同一般,而且我看宗主還在意讓你接近小姐,要是你能夠和小姐在一起,那簡直是可喜可賀啊,將來在北域上面必將出現一對神仙眷侶,人人為之稱道。」

創弟看了創浪一眼道,「你不要妄加推斷,宗主這次讓我前來,也不過是要我抓住那鸞峰,並將小姐帶回龍城罷了,並無其他的用意。你要是多嘴多舌,恐怕對小姐的名聲有累。」

創浪臉上一怔,隨即連忙回道,「是是是,師弟所言極是。其實,你和小姐從小一起長大,可謂是青梅竹馬,我們這些人可都看在眼裡,而小姐說不定也是對師弟你情有獨鍾呢!。」

創弟又瞟了一眼創浪,道,「你休得再胡言亂語,這要是讓小姐知道了,恐怕有你好看。而且,我對小姐的感情,也僅限於兄妹之情。」

話雖這麼說,可這創弟卻是心中對那創天珠實則已是愛莫已久。

原本這次接創天珠回去的任務,創海天是沒有吩咐創弟前去的,但是卻是創弟自己請纓。說是歷練,實則是想和創天珠,也就是秋水聯絡聯絡感情罷了。

對於創弟的話,創浪不可置否,眼目前看,閃出一絲狡黠,心中暗暗地道,你創弟確實是很牛逼,但是,小姐會看上你嗎?

你以為你的實力在龍城創家年輕一輩的弟子之中能排上前十,就了不起嗎?要不是有你域主護著你,恐怕你早就被朱力魔師兄給弄死了。

說來,創弟的師傅就是創海天,因為創海天身為北域域主,聲望極大,因此創家年輕一輩的優秀弟子才對創弟有所忌憚的。要不然,就像創浪所暗想的那樣,恐怕創弟早就被師兄創天道的死對頭朱力魔給弄死了。

創弟是創海天的四弟子,而朱力魔卻是成家大長老李寂的大弟子,年歲也是要長上創弟十幾歲。

因為創海天只有四名弟子並且都受到善待的緣故,所以那朱力魔一伙人,創季風一伙人,才千方百計的想要為自己爭奪更好的修鍊資源。因為此時常會對創弟等人暗中出手算計。

創弟與創浪二人站立在禿魔鷹的背脊上面,順風而行。但是,行過兩柱香的時間卻是還是沒有發現創天珠和鸞峰的身影。

創弟開口道,「創浪師兄,你剛才問過那成霸天,他所說天珠小姐與那鸞峰就是向這邊奔走的,為何現下還看不到小姐與那小子的身影?

是不是她們躲起來了啊?」

創浪開口道,「那成霸天的確是說小姐和那野小子是向這邊奔行的。但是,這都兩柱香左右的時間了,按理說,我們乘坐禿魔鷹應該很快就能夠找得他們的。可是現下確是找不到。而且,最關鍵的是這裡山崗幾乎沒有,也是很難躲藏的,以我們的眼目,要是躲藏起來兩個人,也是很容易就會被發現的。」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