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逸軒溫柔的揉了揉她的腦袋說:「魔獸之墜里有十個屬性,每一個屬性放一隻魔獸,這就是魔獸之墜的強大。」

「那小鶴暫時在裡面待著。」柳狐玥笑問。


小鶴無聲的點點頭,柳狐玥即刻將小鶴召喚入魔獸之墜里,魔獸之墜閃爍著一抹亮光,表面更加的光滑。

柳狐玥用手輕輕的撫了撫魔獸之墜,抬頭說:「你不心疼嗎?」

「心疼什麼?」鳳逸軒挑了挑眉,反問。

「你母親的魔獸。」

「她的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明白嗎?」鳳逸軒語氣充滿著寵溺。

柳狐玥別開了臉,他越是如此,她的心越是痛。

她伸手攥緊了鳳逸軒的大掌,另一隻手,放在他的腦後,將他的腦袋往自己面前低了低,兩人的額頭碰在一塊兒,柳狐玥輕輕的喚了他一聲:「鳳逸軒!」

鳳逸軒很意外的看著他,重重的點頭,嗯了一聲:「怎麼了?」

「如果有一天,我是說,如果……」柳狐玥語氣沉重的繼續道:「我真的不在你身邊了,你一定要……把我忘掉,不可以像父皇那樣,一輩子活在悲傷之中。」

看他現在對她期待那麼多,柳狐玥不忍……

她向來不是一個心軟的女子,更不是一個善良的人,可是,鳳逸軒對她的愛,她看到了,而且,還看得清清楚楚……

她很想背叛雲傾城的承諾,可雲傾城在警告她的時候,並不是在跟她開玩笑。

不過……

縱使真的不可能,她也要雲傾城給她一個交代。

她,為什麼不可以跟鳳逸軒在一起。

而且,雲傾城還告訴她,倘若她執意與鳳逸軒在一塊,日後,她與他一樣不會有好結果。

到底為何不會有好結果,這些,她都要雲傾城給她一個交代。

鳳逸軒眉頭緊緊的深鎖了起來,聽過了柳狐玥的話后,他的心情也變得煩躁了起來。

抬起了雙手,捧住了柳狐玥的小臉:「不會,我不會讓你有事,我也不會娶那麼多女人回來害你,你相信我,我不會讓你受到像我母親那樣的傷害。」

他不懂,他還是不懂她指的是什麼。

這樣柳狐玥更痛!

她雙眸顫起了淚光,隨後低了低頭,道:「鳳逸軒,你怎麼這麼傻!」 「在你面前,做一個傻子又有何不妨,只要你開心。」

他將她擁入懷中,大掌在她的腦袋重重的揉著,可是心……卻莫名的揪痛了起來,這種感覺讓他不安。


柳狐玥順勢抱住了他的腰。

她從來沒想過會如此的渴望得到這樣的溫暖。

她的臉貼在他的胸膛,輕輕的蹭了蹭:「傻瓜!」

*

與此同時,此時此刻的皇宮內,永樂宮的廚房外,一個身穿著御廚衣物的人影鬼鬼崇崇的進入天井,往天井內撒下了一包藥粉。

那人看了看四周,頭再往天井內看了幾眼,隨後便將那包過藥粉的紙塞入自己的衣兜里,雙手拍了拍,嘴角勾起了陰逞的笑意。


轉身,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永樂宮!

*

翌日清晨,皇宮內傳來了召喚師、魔法師和戰士們及普通禁衛軍七孔流血之說。

關鍵時刻,出這種事情對鳳灝君來說是一種打擊。

柳狐玥與鳳逸軒收到了這份消息后,急匆匆的趕往皇宮,當然,柳祥風也來了。

他們前往永樂宮,查看那些人的情況。

眾人來到永樂宮,召喚師的領域裡,那二十多位召喚師,只有五位召喚師是正常無礙的。

其餘的召喚師皆在自己的殿內,由皇宮裡的御醫照看著。

鳳灝君匆匆趕來,到了一間大殿,那是一位到達了九級的召喚師,他躺在床上,面色鐵青。

身旁有一位年輕的御醫在治看他的病情。

鳳灝君著急的走來尋問:「他怎麼樣?」

年輕的御醫趕緊起身,對著鳳灝君行禮,鳳灝君擺了擺手說:「快快說來聽聽。」

「回皇上,這些召喚師並不是生了什麼病,而是中了毒,中了一種到暗魂散的毒,此毒,不會給召喚師帶來任何危險,只要召喚師們療養十天半個月就會自動好轉。」年輕御醫回道。

「十天半個月!」柳狐玥低低自語,眼下,擂台賽就在三日之後舉行,而鬼谷王又在連雲城的某個角落盯著皇室與柳家,而這些守護著皇室的召喚師、魔法師,還有各種兵力卻在關鍵時刻倒下,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鳳逸軒回頭看了看柳狐玥,知道柳狐玥心裡在猜疑著什麼,便問:「難道沒有葯,讓他們馬上好起來嗎?」

年輕的御醫回道:「回王爺話,不需要任何藥物,召喚師們便會好起來,至於那些普通禁衛軍可就慘了,他們可能需要一些解藥鎮毒。」

因為那些禁衛軍都是無法修鍊的普通人,暗魂散對他們的傷害卻是十分大。

可鳳逸軒關心的並不是那些禁衛軍,而是這些魔法師跟召喚師們。

「本王是說,如果有葯可以治他們,那就立刻將他們治好。」鳳逸軒指著床上躺著的那看起來奄奄一息的召喚師。

他們不知道他心裡有多急,鬼谷王隨時都會行動,他們若是躺在這兒,那誰來保護這皇宮。

年輕御醫意識到了鳳逸軒生氣了,嚇的跪了下來:「定王爺,暗魂散只是在召喚師們的血液里停留……」 「除非把召喚師們的血液換掉,不然,就得由毒性自個慢慢揮發掉,並無藥物可以讓召喚師們立刻好起來。」

「你……」

「好了王爺。」柳狐玥見鳳逸軒要動怒的意思,立刻伸手扯住了鳳逸軒的胳膊,伸手擺了擺道:「你先起來。」

「謝王妃。」年輕御醫起身。

柳狐玥問:「這裡有幾個人沒有中毒的?」

「有五位。」

「魔法師中毒的有幾位。」

「魔法師基本全部中了招。」

柳狐玥低頭沉思,鳳灝君看她是知道什麼的意思,便問:「玥兒,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父皇,可以叫那五位召喚師進來嗎?」柳狐玥抬頭問。

「可以。」鳳灝君立刻揮手,讓身旁的李總管去叫那五位召喚師入殿。

五位召喚師一同進入大殿,鳳灝君他們已經從召喚師的殿內到了永樂宮的大殿之上。

那五位召喚師排成一列,在鳳灝君坐在殿上的大椅上時,對著鳳灝君恭敬的行了禮。

鳳灝君擺手道:「眾位愛卿不必多禮,快快道來今早的情況。」

站在中間的年輕召喚師邁前了一步,拱了拱手,先道:「皇上,我和幾位哥哥都是換了晚班,今早下崗,本想到廚房食用早餐,可我們到達了廚房后,其餘人皆倒在餐桌上,七孔流血,模樣嚇人。」

鳳灝君回頭,望向站在大殿左側,亦是鳳逸軒身旁的柳狐玥,問:「玥兒,你還有什麼疑惑嗎?」

柳狐玥點了點頭,隨後邁前了一步,問那位召喚師:「那你可食用了廚房裡的食物。」

「看到那些同仁,我哪還有心思再食用。」

「好了,本王妃已經知道問題出在何處了。」柳狐玥道。

鳳灝君倏地起身,從柳狐玥剛才的問話,他反應了過來,伸出了手,吩咐柳祥風:「柳國師,快快帶人,到永樂宮的廚房看看,檢查一下那些食物,還有,定要好好查查到底是何人膽敢在永樂宮放毒。」

「是!」柳祥風帶上了一隊人,前往永樂宮的廚房查看。

他們從柴米油鹽到各種肉菜。

柳狐玥踏出了大殿,與鳳逸軒一同前往永樂宮的御用廚房,看著那些忙碌著的護衛們,柳狐玥略顯煩躁的轉身,目光剛好落到了天井上。

天井裡面的水,是供應整個永樂宮仁義之士的水井。

她下意識的朝天井走去。

鳳逸軒轉頭看到她離開,便跟了上去,尋問:「娘子,怎麼到這兒來。」

柳狐玥沒有回他話,默默的走近天井,繞著天井走了一圈,再探頭往裡頭看了看。

鳳逸軒見此,也跟著把頭往裡頭伸了伸,瞧了幾眼后,問:「你懷疑水有問題?」

「你覺得呢?要不試試?」柳狐玥拿過了旁邊的水桶,丟入了天井內。

「砰!」水桶重重落入水裡的聲音在天井底下回蕩。

柳狐玥擺了擺手中的粗繩,將水桶舀上半桶水,再用力一收,水桶倏地往上而飛,穩穩落到天井邊延,桶里裝著的水飛濺了不少出來。 柳狐玥與鳳逸軒雙雙看向水桶,水面盪開了漣漪,將兩人的臉龐放印在水桶之內。


這時,柳狐玥抬起了手,將自己頭鬢上的銀簪拿下,放入水中,泡了泡……

鳳逸軒見此,握住了她的手,柳狐玥抬頭看他,他道:「有些毒,這樣試是試不出來,看我的。」

他從空間里拿出了一包粉,灑在了水桶里。

水緩緩的呈放出紅顏色,那顏色起初是淡淡的粉紅,最後變成腥紅。

柳狐玥鎮定的看著水桶里的情況:「是水有問題。」

「哼,鳳逸辰是知道父皇派出了永樂宮的仁義之士,所以才在水裡下毒的嗎?」鳳逸軒冷哼。

「只是此事,還是不要多張揚,畢竟連雲城的百姓們還不知道鬼谷族人已經來到了這兒,若是傳了出去,百姓們免不了受到驚擾,我還是跟我爹爹說說,讓告訴父皇,接下來……你看,該怎麼做?」她手上可沒有兵,眼下只能指望著鳳逸軒了。

她相信鳳逸軒有能耐的。

鳳逸軒第一次聽到她問他「怎麼辦」?

俊顏露出了欣慰的笑,狹長的雙眸也溫柔了起來,昨晚的那點煩躁也悄然的散開,伸手提起了柳狐玥面前放著的那一桶水,說:「你先回柳家,別讓柳家的人再出任何一點事,畢竟柳家裡面可也有太子的人。」

鳳逸軒那樣一說,柳狐玥立刻明白了過來,那柳靈幽不正愛慕著太子鳳逸辰嗎?

「糟了,我倒是把這個人物給忘了,這兒便交給你好了,我先回了。」柳狐玥轉身,急匆匆的往外走。

鳳逸軒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心中徒生一抹憂傷,不知為何,總覺得柳狐玥就如現在這樣,越走越遠,她一句話可以讓他很開心,可一個轉身卻能夠令他很憂傷。

鳳逸軒低下頭,握緊了水桶,直到柳狐玥消失了他才回到永樂宮殿,將這桶水交給柳祥風,再讓柳祥風傳答自己的意思。

之後,鳳逸軒便也往柳家趕去……

柳家。

柳府也調動了不少的兵力,護衛,守護著。

柳狐玥回到了柳府,便快步的趕往柳靈幽的院子。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