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妞妞作爲“過來人”,一路上嘰嘰喳喳給小姨做起了嚮導,沈慕雪比較含蓄,一手挽着老公,一邊微笑着看着女兒充當小大人,桃花眼裏泛着柔情。

江城和彭城均屬於南方城市,秋日暖陽高照,和風輕拂,令人心曠神怡,高速路兩旁林木鬱鬱蔥蔥,隨着車子的前進不斷後退,遠處山峯層層疊疊,連綿不斷,映接着天邊的雲彩。

下午兩點多,幾人終於抵達了江城。

一踏出大巴,陳風忍不住伸伸了懶腰,深吸了一口江城的空氣,雖然夾雜的塵埃遠比西川運城多,可心裏面總感覺韻味就是不一樣,因爲有種回家的感覺,這種感覺,對於陳風而言,甚至遠比回到彭城還要強烈。

雖然離開了三個月,但陳風和柯宏澤在江城均有住所,所以兩批人各自回家。

“雲佳,怎麼樣?對新城市有什麼感想?”

坐上的士,陳風微笑着扭過頭看着何雲佳問道。

“樓…樓很多……”

小丫頭愣呆呆地看着窗外,憋了好一會應了一句。

“噗嗤”一聲,司機忍不住就笑出聲,意識到失態,趕緊捂住嘴專心開車。

何雲佳感覺自己的見識太少,一開口就丟了臉,索性將嘴閉上,紅着臉低下了頭。

爲了避免尷尬,陳風也就沒再說話,只剩下沈慕雪緊握住妹妹的手,美眸裏給予足夠的鼓勵。

機場距離陳風的出租屋並不算遠,不到一小時幾人就回到家。


由於久未開窗,一開門,小屋裏頓時一股黴味來襲,傢俱電器均鋪上了薄薄的一層灰塵。

“雪兒,你帶着雲佳先去收拾房間,我來搞定客廳和廚房,否則今晚沒法睡覺了。”

一進門,陳風把行李放好,擼起袖子就直接開幹。

小丫頭妞妞看見爸爸忙活,光着腳丫提着水桶也跟進洗手間。

沈慕雪看着忙得不可開交的父女,紅潤的俏臉上現出了兩個甜甜的梨渦,她捂着大肚子,靠在座椅上,滋滋地享受着這美好時光。

“姐,真羨慕你。”

看着忙碌的小家庭,一直陪伴在旁的何雲佳突然呢喃了一句。

“啊?”


沈慕雪有些愣神,緩了一會才注意到何雲佳的話,她輕輕地揉了揉妹妹的腦袋柔聲說道:“佳兒以後也一定會比姐姐幸福的,只要不放棄對生活的希望就可以的。”

“真的?真的嗎?”

何雲佳原本黯然無光的眼神裏突然泛起了精光,直勾勾看着沈慕雪問道:“我…我真的也能得到幸福?”

“嗯,一定可以的,佳兒是個好女孩,老天爺看到的,只要佳兒繼續努力,不放棄對生活的希望,姐姐相信,佳兒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幸福的。”

沈慕雪迷人的桃花眼眯成一條彎月,輕撫着妹妹的手腕柔聲說道。

“小姨,快…快來幫妞妞……”


兩人說話間,妞妞提着比自己還大的水桶笨手笨腳地就從洗手間走了出來,因爲水桶裏裝着水,小丫頭每走一步總能濺起一些水花,搖搖晃晃地一副隨時會倒的模樣。

“妞妞,小心,莫要摔了…”

沈慕雪看着小丫頭如此,白皙的臉蛋掛起了慌亂的神色。

何雲佳也趕忙走過去想要去幫上一把,可誰知道人還沒到跟前,小丫頭兩腳一絆,撲通一聲連人帶桶摔個四腳朝天,濺起的水花直接灑了何雲佳一身,連同端坐一旁的沈慕雪也未能倖免。

小丫頭妞妞一開始嚇得有些呆住,揉着膝蓋扁着嘴又不敢哭,可當她看到何雲佳驚慌失措,渾身是水的模樣,還從嘴裏吐出了半口水時,小丫頭又咯咯咯地笑了起來。

“怎麼了?”

陳風聽到聲響,趕忙從洗手間邁了出來,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時間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好笑,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佳兒,趕緊的,去換身衣服,彆着涼了。”

沈慕雪看到何雲佳一身溼透,趕緊催着對方去換衣。

妞妞原本還在咯咯咯笑着,看到媽媽瞪着自己,小丫頭搞怪地吐了吐舌頭,索性抓起拖把玩起了水。

……

“佳兒,這裏只有兩個房間,今晚就委屈你跟妞妞一起睡。”

飯桌前,陳風將一碗圓鼓鼓的白米飯遞給了何雲佳,並略顯尷尬地對着她說:“這段時間暫時將就下,等姐夫過段時間買套四居室,到時候再給你個獨立房間。”

何雲佳接過米飯,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環視了一圈不大但聽溫馨的小屋回道:“姐夫,沒事的,我要求不高,有個地方睡覺就行,這…這裏比…我家強。”

說完,何雲佳默默地低下了頭。

沈慕雪是最熟悉對方感受的,看着對方如此,心裏頭止不住一陣心疼,連忙放下碗筷,握住了何雲佳的手笑着對她點了點頭。

陳風自然知道對方原來的處境,原生家庭的悲劇在於父母過於重男輕女,導致何雲佳和沈慕雪的性格都偏懦弱。

“雲佳,別擔心,既然跟了姐姐姐夫出來,以後我們就是你的家人。”

陳風笑哈哈說道:“等忙完了這陣,我就在江城給你找個大學,上上學,學點本事,再交個男朋友,人生就無憾了。”

“男…男朋友……”

何雲佳呢喃一句,小臉蛋瞬間紅了起來,羞澀地不敢擡頭,可眼神裏卻對陳風所說的生活充滿了嚮往。

接下來兩天,陳風除了繼續收拾屋子,置辦家庭所需,還帶着何雲佳和妞妞去了蘭英幼兒園找了郭英紅,重新辦理了入學手續。

閒暇時間,他又到處看房,兒子即將出生,還多了個妹妹,兩居室已滿足不了需求,手裏還有點閒錢,索性換個大點的,最終在橫江北路御景花園分期貸款買了一套150多平的四居室,也算是真正在江城落戶安家。

……

是日,忙完了家裏瑣碎的陳風在闊別數月後再次踏臨了白氏大廈,看着高聳入雲的大樓,心裏頗爲感概,畢竟這是自己重生後的第一個起點站。

因爲曾經就職過,前臺小妹還算熟識,陳風很快就到了白靈兒的辦公室門口。

站在大門口,陳風突然有些猶豫,想起數月來一直利用對方,可白靈兒卻真的全心全意爲自己鋪路,自己突然來訪,卻兩手空空,不免心裏有些尷尬。

“哈哈, 求你,愛我一次 。”

陳風撓着頭,叨囔了一句,重新擡手準備敲響大門。

然而在他正欲敲門的一刻,辦公室門突然打開,緊接着白靈兒的俏臉就顯現於前。

無奈此時的白靈兒一身黑衣短裙,打底的是一件白色襯衣,臉上化着淡妝,柔順的長髮被她高高挽起,耳根旁還插着朵小白花,一雙勾魂的大眼睛有些紅腫,懷裏抱着一個大瓷盅。

白靈兒見到陳風的一刻,突然愣住了,直愣愣地盯着對方。

“你…你怎麼來了?”

緩了好一會,白靈兒驚訝地問道。

“我帶老婆回江城待產,順便過來看看你。”

陳風淡淡答道,又疑惑地看着對方:“你…你這身打扮是什麼情況?出事了?”

聽到陳風的話,白靈兒眼眶一紅,冷冷回道:“沒你的事,自己先呆着。”

緊接着,她直接繞過陳風,抱着大瓷盅就走向了樓道盡頭,最終推開了“董事長”大門,消失在樓道中。

“什麼情況?更年期又到了?”

陳風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稀裏糊塗地吃個了閉門羹。 正當陳風愣神之際,樓道盡頭就傳來了白靈兒的哭鬧聲,聲音很大,惹得總裁辦公樓的前臺都好奇地探着腦袋張望。

“做好你的事,好奇害死貓。”

陳風輕輕走到前臺身後說了一句。

前臺小妹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哆嗦,祛祛地回頭張望,看到陳風笑吟吟的面容,捂着胸口呼了口氣說道:“哎,陳助理,嚇死我了,我還以爲哪位老闆呢。”

因爲陳風在白氏集團呆過,人又比較風趣,沒架子,所以跟衆人關係不錯,尤其是長得標誌的前臺小妹,大家也習慣了對方的調侃。

“哈哈,這樣就嚇到了,那你還看個啥,趕緊做事。”

陳風叮囑了一下。

“哦,哦。”

小前臺笑嘻嘻應了兩聲,重新回了崗位。

“白總這幾天心情不好?”

陳風聽着董事長辦公室的吵鬧聲依舊,看着小前臺問道。

“不知道啊,但是確實這幾天比較異常,我和白總打招呼,她都只是微微點頭,以前還會跟我們聊上幾句,時不時還送點護膚品,最近沒了……”

前臺小妹嘟着小嘴答道。

陳風見問不出什麼,索性朝着董事長辦公室走去,想幫着把對方的門關上,省得影響不好。

“白盛南,你就是個混蛋……”

“靈兒,夠了,我早就說過蕭旭的事純屬意外,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你怎麼還冥頑不靈?”

“哼,那是你,你個沒人性沒血性的黑心商人,一心只有錢,沒有感情……”

“你……我不跟你,懶得理你……”

“站住,今天是蕭旭百日,你必須跟我一起去拜祭他……”

……

站了一會,陳風聽得入神,一時間都忘記自己過來是關門的,可門還沒關,白盛南就陰沉着臉走了出來。

“呃…白董好…”

陳風略感尷尬,知道避不開,索性不作解釋,撓着頭打了個招呼。

白盛南也有些愣神,惡狠狠地瞪了陳風一眼,甩着衣袖就離開了辦公室。

“白盛南,你個混蛋,給我站住……”

白盛南前腳剛走,白靈兒就流着淚水抱着“大瓷盅”追了出來。

一邁出門口,就看到一臉懵逼的陳風。

白靈兒盯着陳風看了一下,直接繞過陳風朝白盛南走的方向追了上去:“白盛南,你給我站住……”

可追到電梯口,對方的電梯剛好合上門下了樓。

白靈兒一手抱着“瓷盅”,一手拼命按照電梯按鈕,看着顯示屏上的數字,她一跺腳,就要朝着樓梯間跑去。

陳風見狀,伸手拉住了她。

“你幹什麼?別拉着我…”

白靈兒生氣地甩開了陳風的手腕。

“大小姐,你瘋了,這是三十多層樓,等你下去的時候,對方還在嗎?”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