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盧天閎究竟是怎麼打算的,我們都要去弄清楚,爲了避免打草驚蛇,我們這次還是做出普通人的樣子比較好。”

對於盧寶的這個建議所有人都很贊同,在商議之後便各自下去準備去了。

當到了指定地點的時候,會場早已經變的人山人海,可以看出無論盧家的情況究竟是好是壞,都會吸引很多人到來,這就是一個在明顯不過的事實。

盧寶一行人的打扮也很爲用心,裝扮成同行的記者,接受檢查的時候更是將提前準備好的記者招待證拿出來。

但意外往往總是發生在萬事俱備當中,未曾想到檢查譁子的時候,卻被忽然攔了下來。

盧家保鏢拿着招待證認真核對譁子和照片,總感覺哪裏有些不對勁,但又說不出來。

眼看着到了即將入場的時間,譁子這邊還沒有任何的效果,盧寶心中不免變的焦急起來,身爲當事人的譁子更是氣的緊咬牙關,儼然脾氣已經到了爆發點,這還是盧寶在一旁安撫情況下,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譁子怎麼會慣的這種事?


就在這個時候,昆垚帶人走了過來,見是昆垚,盧寶心中暗叫不好,沒想到偏偏在這個時候昆垚會過來,現在不要說譁子擺脫困境,就連自己和高翔也會自身難保。

走過來的昆垚有些不滿的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我總感覺這個人有些奇怪,所以纔將他扣下來。”

“拿過來我看看。”

手下人恭敬的將招待證遞過去,昆垚很是認真的對比起來,而盧寶和高翔一直背對着昆垚,等待着被揭穿身份。

“我看你們是真的會給自己找事做,這招待證上寫的那麼清楚,難道你們看不見嗎?還不快放行?” 昆垚的命令手下人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只能照做,譁子也就因此得脫,盧寶等人加快腳步離開。

走進去的高翔鬆了一口氣道:“簡直就是天助我也,沒想到昆垚這傢伙都沒有認出我們,看來我們的隱祕工作還是做的非常不錯的。”

譁子回想起剛剛的畫面就顯得很是憤怒:“算他們撿到了一個大便宜,如果不是昆垚及時出現救了他們一條狗命的話,他們早就是死人了,還會活到現在?”

從進來之後盧寶就沒有說過一句話,很是讓高翔困惑,不免問道:“盧寶,你怎麼了,總覺得你進來之後便一直怪怪的。”

“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我們和昆垚打過這麼多次交道,不要說我們這樣簡單的僞裝,就算是再增加幾分僞裝也不會逃過他的眼睛,怎麼可能就這樣輕易地放過我們?”

“聽你這麼說昆垚發現我們你就開心了?誰都有犯糊塗的時候,昆垚也不例外,依我看是因爲這裏人多眼雜,他根本沒有多餘時間顧及,所以纔會導致現在事情的發生,先別說這個了,說不定一會昆垚就會注意到我們的身份,還是先進去再說吧。”

就這樣,高翔拉着盧寶和譁子兩個人涌入人羣當中,很快就消失不見。

至於昆垚這邊也沒有對譁子的身份有過在深的懷疑,而是繼續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等到了開始時間,一臉正式的盧天閎坐在椅子上,說着在普通不過的開場白。

開場白剛結束,五花八門的問題便相繼傳出來,鑽入盧天閎的耳朵當中,聽着這些尖端的問題,高翔和譁子兩個人露出滿意的笑容,在心中認爲盧天閎開這個記者招待會簡直就是自取其辱。

可盧寶卻有着不同的看法,一直認爲盧天閎這樣做絕對不會這樣簡單,一定有着其他用意。

盧天閎伸出手說道:“我知道你們都想問我什麼事情,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一一解答,盧成才說走私文物的事情是我指使的,簡直就是空穴來風,我從來沒有讓他這樣做過。”

“可盧成纔不管怎麼說都是您的兒子,難道你對於盧成才奇怪的舉動一點發現都沒有嗎?”

“這個問題問的好,這也是我開這場招待會的最重要的目的,從現在開始,我將和盧成才斷絕父子關係,以此來昭示我的清白!”

這一番話讓在場的所有人大吃一驚,包括盧寶等人在內,一時之間鴉雀無聲,氣氛瞬間變的安靜下來。

這樣的情況正是盧天閎想要看到的,繼續說道:“我知道這樣的決定對你們來說確實很唐突,我的內心也很難過,但法不容情這句話我非常清楚,我也知道警察對於這件事格外看重,在我看來,無論是哪一種感情都沒有辦法凌駕於法律之上,包括父子之間的感情,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和盧成纔沒有半點關係可言,希望大家以後也不要用盧成才的事情來問我,謝謝。”

說完,盧天閎從椅子上站起來,徑直離開,記者們紛紛上前,意欲在多問一句,盧天閎卻避而不答,昆垚走出來說道。

“盧先生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希望你們能夠站在盧先生的角度上思考問題,難道盧先生想這樣做嗎?還不是爲了證明自己的清白!如果你們還有一點道德心,請給盧先生一些安靜的時間。”

也不等這些記者反應過來,昆垚護送着盧天閎離開現場,記者們不依不饒的追趕上去,最後只剩下熙熙攘攘的幾個人,其中包括盧寶幾人。

高翔很是氣憤的說道:“沒想到盧天閎竟然這樣狡猾,再這樣公共的場合竟然直接宣佈自己和盧成才斷絕父子關係,這不明擺着把自己洗白嗎!那我們之前的努力算什麼?”

譁子也同樣感到很是怒意十足,但卻一直保持着沉默。

至於盧寶表現的很是淡定,找到椅子坐下來:“我就覺得盧天閎不會就這樣心甘情願的放棄抵抗,只不過讓我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捨得將自己的兒子貢獻出去,不過這也符合他的作風,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盧寶,你怎麼這麼輕鬆,這樣一來我們所有的努力都要白費了,就算盧成才承認自己的罪責,也沒有辦法聯繫到盧天閎的身上。”

“說的不錯,我們確實拿盧天閎沒有辦法,但不要忘記一件事情,我們最初的目標就是要將盧成纔拿下,現在也沒有什麼可以遺憾的。”

聽盧寶這麼一說,原本焦躁的高翔和譁子也安分了很多,很是欣慰。

一時之間,盧天閎和盧成才斷絕父子關係的新聞覆蓋了更大的新聞頭條,完全蓋住了之前有關於盧家的負面影響,更有一部分記者相信盧天閎所說的話,竟然開始相信盧天閎是清白的,開始進去了洗白的過程。

在和盧天閎交談之後,盧成才便呆滯的坐在牀上,始終沒有辦法從當時交談的畫面中抽離出。

‘啪’警察將食物推過去說道:“盧成才,你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爲嗎?”

這說話的聲音頓時讓盧成才精神過來,因爲這個人正是盧寶。

“哼,你現在不是高翔的好朋友嗎,要想進來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怎麼還要打扮成這副樣子?”

“我這次來就是想讓你我之間有一個了斷。”

“了斷,難道我現在淪落成現在這樣還不算一種了斷嗎?”

盧寶悠閒的靠在牆壁上,所有的值班警察都被自己用瞳力控制住,根本不用有任何的擔心。

“對你而言你現在變成這樣我是很滿意的,但那隻不過是你的一廂情願罷了,對於我而言,你要接受更慘痛的代價纔會讓我滿意。”

“盧寶,你究竟和我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爲什麼要這樣對我?”

“你錯了,我並非和你有恩怨,而是和你們盧家,你們盧家虧欠我的遠遠要比你想象中的多很多。” “你不是知道你鄉下來的人嗎?”說完這句話的盧成才立刻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在低級不過的錯誤。“不,你不可能是鄉下人那麼簡單,一個普通的鄉下人怎麼會有膽子敢和盧家這樣對抗?”


“看來在這裏的時間讓你變聰明瞭很多,左右你現在已經是一個將死之人了,我也沒有任何必要瞞着你。”

說着,盧寶將自己拿着的報紙丟給盧成才:“看看吧,這就是你的好父親。”

盧成才立刻閱讀起來,通篇都是有關於招待會的事情,盧成才的情緒也從氣憤變爲最後的麻木。

“這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他來找我的時候就已經將他的決定告訴我了。”

盧寶冷哼一聲:“看來你也意識到了盧天閎的心狠手辣,對於我來說,我在很早之前就體驗過這種感覺。”

“很早之前?”盧成纔在心中默唸一番,似乎察覺到什麼,在一仔細看盧寶,更是覺得似曾相識。

“說起來我們在很多年前就見過面,看你這樣子似乎早就忘了。”盧寶長嘆一口氣。“還記得那個時候我不叫盧寶,同你一樣,我也活的無憂無慮,但沒有想到造化弄人,竟然是最親熱的人會對我們一家人下手,毫不留情的奪走了我擁有的一切,而我也被迫苟且偷生下去,更是改掉了自己的名字,現在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盧寶的話越來越讓盧成才相信自己心中的答案,詫異的看向盧寶,眼神中寫滿了吃驚,更是嚇得徐徐後退:“你、你難道是他?”

詭異的笑容不合時宜的出現在盧寶的臉上:“看來你似乎想到了什麼,你心中的答案一點都沒錯,當時盧天閎從我父親的手中竊取了盧家的產業,更是對我們一家趕盡殺絕,好在蒼天有眼,讓我活了下來,現在我就讓盧天閎嘗一嘗失去至親的滋味是如何!”

說到最後,盧寶的聲音變的哽咽起來,眼睛泛紅,眼淚更是順着眼角流淌下來,這是盧寶第一次當着自己的愁人將所有的心事全部吐出來。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一切都說的通了,果然所有的事情都是要償還的,正義或許會遲到,但一定會來的,不知道當盧天閎知道你的真正身份時會是什麼樣子。”

“盧成才,我已經把我的真實身份告訴你了,相信你也應該我來找你是什麼目的,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也不知盧成才從哪裏來的勇氣,徑直走到盧寶面前:“要說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如果早知道你是他的話,我相信我應該會和你徹夜長談吧。”

‘砰’盧成才直接跪在地上地上。

盧成才的舉動讓盧寶很是意外:“你不用以爲這樣我就會放過你。”

“我並不是來祈求你的原諒,只是想替我父親向你道歉,我知道他罪孽深重,我也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爲是徒勞,如果在有一次的話,我保證不會再有同樣的事情發生。”

“盧成才,你說這些都已經沒有用了,現在支撐我活下去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復仇,我就是爲了這個纔會活在這個世界上!”

“來吧,盧寶,動手吧,我是不會有任何的怨言,但是我要提醒你,盧天閎和盧成志要比我難對付很多,謝謝你讓我解脫,下輩子希望我們還可以嬉戲玩耍,只不過那個時候的我們都是貧苦人家的孩子,而並非像現在這樣,爲了利益勾心鬥角。”

這一番話完全是盧成才內心最真實的話,也着實在盧寶的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對於盧寶而言,倘若盧成纔不是盧天閎的兒子,盧寶說什麼都不會對他下手,要怪只能怪命運的安排。

盧寶替換掉自己的瞳孔,邪魅的看着盧成才,盧成纔不僅沒有害怕,反而笑了起來:“原來你還有這樣的實力,動手吧。”

盧寶緊咬牙關,利用自己的瞳力輕而易舉的控制了盧成才的精神世界,緊接着進行摧殘,在盧寶的精神攻擊下,盧成才慢慢失去了理智,開始崩潰,最後完全喪失理智,如同一個瘋子一樣。

盧寶一臉平靜的走出去,對於盧天閎的憤怒更是到達了一個新的高峯,已經沒有任何理由能夠阻止盧寶對盧天閎的復仇,除了死亡。

很快,恢復過來的值班警察立即發現了舉動奇怪的盧成才,這件事情更是驚動了莊重,莊重心中叫苦不迭,白天還信誓旦旦的說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護盧成才,沒想到晚上就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很是讓莊重爲難。

至於高翔和劉平也沒有想到盧成纔會變成這副樣子,同時也沒有將這件事情懷疑到盧寶的身上,不過看到盧成才變成現在這樣,高翔內心還是比較慶幸,正應了那句話,惡有惡報。

“局長,這盧成才變成現在這樣,我擔心再這樣下去隨時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莊重的眉頭緊皺起來:“現在看來只能暫時先將盧成才送到精神病房,你們嚴加看管,不能有任何的鬆懈。”

這件事情則交給了劉平來處理,高翔繼續留在了莊重的身邊。

莊重用着頗爲不滿的語氣說道:“現在你滿意了吧?盧成才變成現在這副樣子,你也招惹到了盧天閎,接下來再發生什麼事情你就不要怪我。”


“莊局長,我想您誤會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盧成才變成現在這樣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是他罪有應得,至於你口中所說的招惹到了盧天閎我覺得更是無中生有的事情,現在盧天閎已經和盧成才斷絕父子關係,又怎麼會聯繫到我的身上。”

高翔一番有理有據的說辭讓莊重很是無奈,最後只能憤怒蒼白無力的說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說完,莊重便一甩袖子回到了辦公室,剩下的高翔對於這件事情也是充滿困惑,也沒有想通爲什麼好好的盧成纔會在一夜之間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在劉平的護送下,盧成才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療,連醫生在一時之間也弄不清楚盧成才變成這樣的根本原因,只是留下來接受治療,考慮到盧成才的身份比較特殊,劉平帶人親自留下來,以免盧成才發生意外。

轟然之間,這個消息蔓延開來,呆在家中的盧天閎也聽說了這件事情,雖說斷絕父子關係是盧天閎單方面所下的決定,倒也是迫不得已,如今聽說盧成才莫名其妙的變成瘋子,盧天閎很是傷心,再加上自己剛剛在新聞媒體面前表明自己的立場,如果在衆目睽睽之下公然去看盧成才便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所以盧天閎一直等到了深更半夜才採取行動。

盧家的名氣很是廣大傳播到各個角落當中,無論到啊裏都要有人給一些面子,想要見盧成才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只不過在此之前劉平是盧天閎必須跨越的一道鴻溝,兩方直接碰面。

“盧先生。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您應該與盧成才斷絕了關係纔是,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說的沒錯,我確實和盧成才斷絕了父子關係,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我的兒子,如今他變成現在這樣,難道我見他一面還犯法嗎?”

劉平之所以這樣說倒也不是故意爲難盧天閎,只不過是想打擊一下盧天閎囂張的氣勢罷了,畢竟發生這樣的事情誰都會難過,即便是盧天閎,所以劉平也沒有任何過多的阻止,在說完這番話之後便讓開一條路來。

“我倒不是那個意思,既然盧先生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有辦法多說什麼,請進吧。”

盧天閎帶着昆垚走了進去,至於其他手下則被安置在外面。

看着眼前瘋瘋癲癲的盧成才,盧天閎內心心如刀絞,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決定會對盧成才造成這樣的影響,如果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盧天閎說什麼都不會採用這樣的方法來保全自己。

盧天閎輕聲說道:“成才,我是爸爸啊,你看看我!”

聽到叫喊聲的盧成才疑惑的看着盧天閎,眼神中充滿了詫異,並且向着盧天閎慢慢走過去。

看到這一幕,盧天閎認爲有戲,繼續說道:“成才,我是爸爸啊,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盧天閎的話音剛落,只見盧成才的表情變的痛苦起來,瘋狂抓着自己的頭部,最後厲聲喊叫起來,四肢不停的踢打着桌子,情緒顯得很是激動,並且開始瘋狂的大叫起來,吵鬧聲將其他的精神病人也吵了起來,畫面頓時失控起來。

這種情況很快引起了值班醫生和劉平等人的注意,急忙帶人衝了進去,將盧天閎拉開,工作人員立刻將所有失控的患者抱住,以免其產生過激的行動。

在昆垚的保護下,盧天閎暫時離開,但心中的痛苦並沒有任何的減少。

在一陣折騰之下,事情纔得到解決,劉平等人和工作人員早已經累的氣喘吁吁,滿頭大汗。


醫生走過來說道:“盧先生,現在盧成才的情緒纔剛剛穩定下來,希望您暫時先不要刺激他。”

盧天閎連連點頭,根本沒有想到盧成纔會對自己有這樣深得怨念,內心愧疚不已。

“盧先生,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盧成才的情緒波動很大,我擔心再這樣下去很有可能做出其他的事情出來,所以爲了盧成才的生命安全還希望盧先生你能夠離開。”

盧天閎很是配合的點了點頭,更何況盧成才的行爲舉止自己也全部看在眼中,即便內心有着再多的不情願,盧天閎也只能選擇離開。

在離開之前盧天閎隔着窗戶看了一眼盧成才,恰好和盧成才四目相對,很清楚的可以感覺到盧成才目光中的怨恨和怒火,似乎要將自己吞噬掉一樣,很自然的回想起盧成才最後對自己所說的話,似乎用在現在在合適不過。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