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孤庭微微一笑,道:“那不妨把賬簿拿出來,讓本皇子查看一番!若沒有錯,自當離去。”

府主搖搖晃晃的喊道:“管賬簿的人那裏去了!”

“小的在這!小的在這!”

剛纔動靜聲甚大,宗人府的府吏都是些文官,不敢上前,此時都躲在門房後偷看。

一個纖瘦的府吏聽見了府主命令,連忙從門房裏跑出來,恭敬拜道:“府主!賬簿都在賬房。”

府主醉醺醺的說道:“去給那小子查查清楚。”

“這…”那小吏面露難色,但斷然不敢違背宗人府主的命令,只得道:“二皇子,請稍待,小的這就去查!”

“不必!”荒孤庭擺手,止住那府吏,道:“你把我的賬簿拿出來,我自己看!”

“是!是!”小吏惶恐不已,連忙跑進去,顫顫巍巍的把荒孤庭的賬簿拿來給他。

荒孤庭從府吏手中接過賬簿,翻來細看,頓時皺眉道:“這上面記載,我的月錢已經全部在第一時間領取完了!”

荒孤庭心思微轉,定然是荒孤焚做的好事!把手一丟,將賬簿甩給那小吏,喝問道:“這賬簿是誰記的!”

“是…小的!”那府吏不敢擡頭,慌慌張張的撿起賬簿,維諾道。

他是賬房的主管,賬簿多如牛毛,他一個人怎麼記得過來?很多賬簿都是手下人記錄的,他只需過目即可,但像荒孤庭這樣身份的人,他豈敢大意,都是親自動筆。

“哼!本皇子三年未出東宮太子殿,你哪隻眼睛看到本皇子領了錢!肯定是你私吞了本皇子的三十六萬銀幣!來人,把他拖出去給本皇子斬了!”

“啊!”那府吏嚎啕一聲,噗通跪下,痛哭道:“皇子殿下,這不關我的事啊!真的不是我拿的!”


“那是誰拿的?還不快點說清楚!要不然誰也救不了你!”

“是是是…是王統領!”那府吏真害怕荒孤庭一個不滿意就殺了他,不敢隱瞞,終於說出個人來。

“說名字!”荒孤庭淡淡道。

“王洪!”

“哼!果然是他,果然是個吃裏扒外的傢伙。”荒孤庭冷哼一聲:“你現在去,把他找來,就說本皇子在這宗人府等着他!”

“是是!”那府吏連忙跑去。

一旁的府主荒擎蒼,癱坐在臺階上,一腿翹起,依然自顧自的喝着酒,絲毫沒有府主的樣子,更好似沒有聽見那府吏說的話一般。任他奔走。

荒孤庭走到荒擎蒼面前,笑道:“府主,出了這等亂子,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說什麼?”荒擎蒼頭也不擡。

“我的銀幣被別人領走了!你這個府主難道不是失職嗎!” 武俠開端

“哼!你小子自己不來,被別人領走了,怨誰?”荒擎蒼絲毫不在意,伸出滿是老褶子的糙手,指了指站在門口的兩個侍衛,道:“人受傷了,門也破了,都有數,賠啊!”

荒孤庭本來還想訛詐些利息,但是這個府主顯然不吃這一套,更不怕他的皇子身份,那便沒轍:“只要我的三十六萬銀幣到手,自然賠你!”

蒙武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笑道:“二皇子!既然你的銀幣有着落了我們現在就比吧!你放心,反正贏了之後,我去跟那個王洪討要!你只要輸我六十四萬便好!如何?”

荒孤庭淡淡一笑,道:“你就這麼確定你能贏我?”

“那當然,”蒙武自信一笑:“你現在最多靈元境一重或者二重,哪怕你真的天賦逆天,也不可能超過三重!雖然我勝之不武,但是,這是你想要送銀子給我的,你可別說我欺負你!而且,我確實也想和三年前名震天荒的孤庭太子交交手!哈哈!來吧!”

蒙武早已迫不及待,小玄子和侍衛等人後退之後,在宗人府內留下一片空曠之所,他再也等不及,狂叫一聲,直接出手。

而二皇子和蒙家少將軍在宗人府比武的事情也很快傳了出去。


“天荒神火拳!”蒙武狂暴一拳轟出,空中竟然真的出現刺眼火光。

面對蒙武的強勢攻擊,荒孤庭眉頭微凝,腳下紋絲不動,手臂猛然擡起,一掌打出。

這一掌沒有用武技,但是三種元氣全部調動,丹田裏的日月星瘋狂運轉。

頓時氣浪翻滾如千層波濤排山而出。

“啪!”拳掌相交,爆發出的竟是如金石對撞的脆響。

所有人屏氣凝神,小玄子心神繃緊,爲荒孤庭捏了一把汗,

悄悄躲在旁邊的荒孤焚,心中大喜,都已經在腦海中勾勒出聶天被一掌轟飛的場景。

下一刻,讓所有人詫異的是,荒孤庭和蒙武兩人竟是同時後退。

荒孤庭退了五步,蒙武退了兩步。

荒孤庭穩住身體,淡淡一笑,心中說道:“靈元五重武者,果然實力不凡,縱然我有三種元氣加成,絕對的力量還是要略遜一籌。”

此時的荒孤庭,不動用任何武技,只憑借肉身力量便有五千斤之力,再加上三種元氣加成,至少也要有八千斤之力!

但饒是如此,他的力量仍然弱於蒙武。

畢竟蒙武是靈元境五重武者,境界的優勢,對武者而言簡直是不可跨越的鴻溝。

“這……怎麼可能?!”蒙武穩住身體,十分驚訝的看着荒孤庭。縱使他第一招佔了上風,臉上浮現的不是快意,而是巨大的震撼!

荒孤庭竟然擋住了他正面一拳!

這簡直不可能!

荒孤庭不過是區區靈元境一重實力,怎麼可能擋住靈元境五重武者一擊。

荒孤庭一出手,蒙武就完全感知到荒孤庭的實力:靈元境一重!

差四個小境界,竟然堪堪能和自己分庭抗禮!

太詭異了!

太匪夷所思了!

簡直超出了武道的理解。

他不是應該一拳被自己打趴下嗎?四重小境界境界的差距難道已經不是天壤雲泥之差嗎?

若是四重,甚至三重還可以理解,但是一重。實在讓蒙武震撼至極!

在場震撼的何止蒙武一人,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做夢似地看着眼前一幕。

“我的老天啊!殿下真牛掰啊!真的有實力和蒙武這個粗漢子一戰!”小玄子第一個反應過來,直接興奮失聲。

“不可能,這不可能,表哥一定沒全力出手!”荒孤焚也傻了,癡癡的說道。

他本來根本不相信荒孤庭這個廢了三年的人可以恢復實力,而且突破靈元境,但這是他母后親口所言,他也只是咬牙信了,但更沒想到,他竟然還可以跨境對戰!

豈不是說,今後,自己又要被他踩在腳下,絕不可以!荒孤焚心中暴虐嘶吼。

荒擎蒼撩起遮眼的虛白頭髮,複雜的看了一眼荒孤庭,然後繼續喝酒。


震撼之後,蒙武實在是既驚訝又佩服!果然不愧是十三歲便達到蘊元境九重的天荒第一天才!

“二皇子!果然厲害!如果你再能接住我這一招,我蒙武立刻認輸!”

蒙武也是一個輸的起的剛直漢子說了一句,鎮定下來,再次出手。

而此時二皇子和蒙武比武的消息也已經傳遍皇宮。甚至傳到了天荒皇帝的耳中。

“荒唐!”天荒皇帝聽了柳玄一的稟告十分震怒。一掌拍在桌案之上。

元力翻滾,桌案卻紋絲不動

柳玄一抱拳道:“皇上,二皇子如今天賦歸來,而且突破靈元境,您應該高興纔對啊!爲何如此生氣?”

皇帝淡淡看了一眼柳玄一,沒有說話。

柳玄一連忙低頭。

片刻後

“讓擎蒼給他一百萬金幣,順便…告訴他,別太過火!”

柳玄一耳邊傳來沉沉的聲音。

“是!” 蒙武和荒孤庭雙目對視,氣氛頗爲平靜。

下一刻,蒙武雙手猛然發力,凝練的異種元氣,涌動而出,化爲三道雷火之光,蜿蜒盤旋急速飛行,猶如三條氣勢兇猛的雷蛟。

荒孤庭眉頭輕皺,這個蒙武竟然修煉出了雷火雙屬性的異種元氣!天賦倒是不低。

此時三條雷蛟,攜帶無匹的氣勢,身上的火光把空氣都要燃燒。蒙武大喝一聲,雙手猛然前揮,雷蛟應聲而動,嘶吼一聲,猛然向荒孤庭衝殺而來。

感受到三條雷蛟龍澎湃的力量,荒孤焚此時興奮異常:“最好直接殺了他!”

荒孤庭臨危不懼,運用強大的精神力,緊緊盯着張狂咆哮的雷蛟。暗道:“倒是可以試試一級戰神印的威力!”

荒孤庭腳下沒有絲毫轉移,雙手迅速結出戰神印的印式。

下一刻,詭異的一幕發生了。

荒孤庭四周的空氣似乎有些異樣起來,隨着他每一個手印揮出,整個空間好似在震動一般。

在這一刻,所有人好似產生了幻覺,方圓數十米之內的天地靈力都在圍着荒孤庭轉動。

荒擎蒼在這一刻猛然擡頭,心頭的頗爲震撼,“如果我沒有看錯,這小子正在調動周圍的天地之勢!這種手段倒是詭異。”

緊接着,下一瞬間,荒孤庭的手印完全結出。

在這一瞬間,空間之中的天地靈力似受到某種神祕牽引,瘋狂地涌進荒孤庭的身體。

這種感覺,好似天空突然塌陷,全部向着荒孤庭傾斜。

而衆人腳下也是一陣晃動,轉眼間,地板寸寸開裂,大地之中都溢散出點點靈力涌向荒孤庭。


“土極裂神印!開!”荒孤庭喃喃開口,全身突然爆發出驚人氣勢,旋即一道金光大手印,壓向三條狂暴雷蛟龍。

與此同時,荒孤庭腳下一道裂縫轟鳴,眨眼間向蒙武蔓延過去。

蒙武大驚,連忙半空躍起,躲開裂縫襲擊。

“不可能!這不可能!”感受到荒孤庭的駭人氣勢,荒孤焚接連失聲,根本不願相信眼前的一切。此時荒孤庭身上的氣勢顯然已經超過了蒙武。

但是靈元境一重怎麼可能威脅到靈元境五重?

隨着衆人的震驚。金光大手印和三條雷蛟龍衝撞在一起。

剛纔狂暴的三條雷蛟,瞬間被金光大手印覆蓋,宛若被扼住脖頸,連連嘶吼咆哮,但,再難以翻出浪花。

荒孤庭心中驚喜,戰神印在戰神圖內部世界看不出威力,還以爲是個雞肋,但沒想到實際威力超過荒孤庭的預估!竟然可以抗衡靈元境五重的全力一擊,甚至隱隱壓制。

而且這只是一級戰神印,後面的十二種印法,豈不是強到逆天?對於戰神印的威力,荒孤庭十分滿意。這種跨境戰鬥,便是天階武技也比不過。


荒孤庭已經明白,戰神印並不是武技,而是一種溝通天地之勢的手段,借住天地之勢灌溉己身,環境的加成之力越強,武者的實力越強。能以弱勝強,反敗爲勝。這種手段,不是一般武技可以比擬。

“轟!”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