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未落,上方突然傳來一個陌生男聲,驚得龍建渚兩人內心一顫,連忙擡頭!

只見石堆上方,正站着一名神色陰冷,面色譏諷的青皮武者!

正是剛纔最後離開的那名消瘦男子!

“是你?!”

彩兒震驚道:“你怎麼在這?!”

“呵,剛纔離開的那個大塊頭就是你們領頭的吧。”

消瘦男子滿臉冷笑:“現在沒了他,我看你們兩個能跑到哪去……”

說着,他雙眼微眯,如毒蛇般盯着面色逐漸驚慌的彩兒,陰森道:“尤其是你這個……騙了老子的小濺人!”

……

……

破碎的洞穴內,堯風一邊隱藏,一邊飛速移動。

看着周圍一條條垮塌的暗道,他臉色愈發陰沉……

沈正威兩人恐怕遇到**煩了!

砰!!!

突然,前方傳來一陣悶響!



堯風一驚,連忙找了個石塊躲了起來。

只見一個身影從洞內深處重重砸了出來,面色痛苦,全身鮮血。

正是剛纔在牢房外被人圍攻的沈正威!

“沈大人!”

噠噠噠!!!

這時,一個身影飛速趕來,同時還不忘朝後方開了數槍。

“大耳……”

沈正威咬牙坐起,捂着胸口,艱難道:“我們恐怕逃不出去了……”


想起剛纔自己兩人被衆人包圍的場景,他此時還心有餘悸。

原本被失控的人羣圍殺,他已精疲力盡。

尤其是不管自己如何傷害對方,對方都能恢復後,他便有了絕望之感……

可沒想到,那名被控制的龍衛突然發瘋,竟是無差別攻擊,和其他人混殺了起來。

自己才能趁機轟開洞壁,一路逃了過來。

“闖入者……”

這時,兩名老者帶着數十名武者緩緩從破洞走出。

老三看着被自己重傷的沈正威,冷漠道:“告訴我,你們是怎麼進入到我們的地宮的?”

“嘿……”

聞言,沈正威伸手抹去嘴角鮮血,慢慢從地上爬起,冷笑道:“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們嗎?”

“你如果不說,我有一千種辦法讓你生不如死。”

老三面色陰沉,剛說完,一旁的老四就不耐朗聲道:“三哥,這種倔骨頭直接動手就得了,不要跟他廢話!”

說着,他俯身眯眼盯向對方,陰森道:“你毀了我們的祭品室,又毀了我們的地宮……”

“我待會一定會好好讓你嚐嚐我們的手段的……”

看着對方陰沉眼神,沈正威兩人皆是下意識後背發涼,內心驚懼。

“你們這些瘋子!老子就算死也不會落在你們手中!”

這時,周大耳雙眉倒豎,剛拿起手槍對準自己腦袋時,突然唰的一聲,他右手一抖,手槍直接跌落在地。

看着痛苦捂手的周大耳,老三收回彈石子的右手,淡漠道:“想自殺?沒那麼容……”

轟隆隆!!

話音未落,突然巨響驟起,驚得老三等人面色大變,連忙大喊:“快後撤!!”

只見老三兩邊石壁忽然層層崩裂,煙塵驟起,全部垮塌!


整個地底都在隱隱晃動,瞬間將洞口完全掩埋!!

“這?!”

看着面前被石塊瞬間封死的洞口,沈正威面色震驚:“這是怎麼回事?!”

“咕嚕……”

而一旁的周大耳更是嚥了一口口水,輕聲喃喃:“這麼大面積垮塌,比我們剛纔還狠啊……”

“你們兩個還能走嗎?!”


突然,一個沉穩之聲從後方響起,嚇得兩人連忙轉頭。

只見堯風從旁鑽出,神色冷靜,還伸手拍了拍風衣上的灰塵。

“大人?!!”

見狀,沈正威滿臉詫異,隨即立馬低頭答道:“大人,我們還能走動。”

掃了眼對方身上血跡,堯風微微蹙眉,給沈正威體內暫時輸入了一股力量後,沉聲道:“此地不可久留,我們先一起回到地面上!”

說完,堯風立馬轉身,往龍建渚所在方向趕去。

而沈正威感到體內恢復的一絲力量,不由微驚。

他與周大耳互視一眼後,皆是看出對方臉上重新生出的希望之色。

隨即,兩人微微點頭,便立馬迅速跟隨堯風而去!

不知爲何,只要有堯風在,他們就覺得任何事情都還有希望! 破洞處。

彩兒被消瘦男子一拳狠狠打中腹部,隨即砰的一聲,身體狠狠砸在洞壁之上。

“噗……”

彩兒嘴角溢血,蹙眉盯着對方,咬牙道:“一個大男人打女人,真不是東西。”

“打女人?呵!”

消瘦男子轉了轉自己手腕,慢慢走至對方身前,掃了眼其凹凸有致的身材,獰笑道:“我不僅要打你……”

說着,他伸手輕輕撩開對方臉上散亂的髮絲,緩緩道:“我還要你嚐嚐,老子作爲男人的本事……你幹什麼?!”

話音未落,消瘦男子突然面色大變。

只見彩兒猛然出手,雙臂瞬間變得堅硬,死死抱住對方,朝後方大喊:“快動手!我堅持不了多久!!”

“什麼?!”

聞言,消瘦男子連忙轉頭看去。

只見龍建渚正雙手持刀,顫顫巍巍走來,滿臉惶恐,不敢動手。

“姓龍的!你再不動手我們都得死!!”

彩兒急得大喊。

而消瘦男子身體一邊暗自蠕動,一邊回頭對龍建渚眯眼道:“你姓龍,那你是龍家人吧?”

“龍家可是我們的合作伙伴,你只要沒有傷害我,就算誤闖進地宮,我們也不會怪你的……”

“真的?!”

聞言,龍建渚立馬面色一變,連忙道:“我是龍建渚,龍老爺子是我父親,你們真不會傷害我?!”

“原來龍老爺子是你父親?”

消瘦男子雙眼一眯,嘴角微翹:“那你就更應該幫我了,因爲……”

“你殺不了我!!”

砰!

話音一落,消瘦男子突然如無骨動物一般,瞬間從彩兒懷中逃出,隨即猛然一掌,直接打在彩兒身上,使後者倒飛而出,猛然噴出一口鮮血!

“你?!!”

見狀,龍建渚嚇得手中短刀跌落在地,連連後退:“你……我是龍家人,你不能殺我!!”

“呵呵……”

聞言,消瘦男子慢慢轉身,俯視地上的龍建渚,陰笑道:“不好意思,這幾天龍家祭品送得越來越慢,弄得我們丹藥緊缺……”

說着,他慢慢將手指抓在對方腦袋上,陰森笑道:“所以,我現在對龍家人……很不爽!”

“蠢貨……”

遠處,彩兒看着嚇得已經尿褲子的龍建渚,咬牙暗罵。

隨即,她偷偷從飽滿的胸口處掏出一粒小丸子,暗道:如果實在不行就只能用這個了……

而消瘦男子回頭瞥了一眼彩兒,咧嘴道:“小濺人,等我吸了這傢伙後,再來好好調.教……唔?!!”

話沒說完,消瘦男子突然身體一顫,猛地瞪大雙眼!

隨即,他瞳孔微顫,緩緩低頭,只見一個拳頭正從其後背穿膛而過!!

“是你……”

他勉強轉頭,看到身後的冷峻身影,不禁面色震驚,內心恐懼……

隨即砰的一聲,他筆直倒在了血泊之中,其整個胸腔已被對方一拳轟爛。

“堯先生!!你終於來了啊!我想死你了!!!”

消瘦男子剛死,龍建渚便一把抱住及時趕來的堯風大腿,嚎啕大哭。

而彩兒捂着胸口,面色微白,緩緩站起,心中也不由鬆了一大口氣。

緊接着,她注意到堯風身後兩人,不由驚疑道:“這兩位是……”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