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閣下地語氣,似乎是對自己地本事有着很大的信心”雲山破回過神來,盯着霸羽,沉聲道:“你不拿出臣服衆人的實力,恐怕今日他們……”

雲山破地話,並未完全說出,便是忽然噶然而止,同時,大廳內。毒光煞氣驟然升高,那些廳中原本滿臉譏諷的“名醫”,此刻也是緩緩張着嘴,不可置信地死盯着大廳中霸羽手掌上升騰起來的黑色光芒。

雲冰心見識過霸羽毒光的恐怖,當下並未顯得太過驚訝。那些名醫,包括雲破山在內都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若是如此恐怖的光芒夾在他們身上,他們定然不會撐過一時片刻,就會徹底死亡!

“諸位應該有所瞭解吧?”沒有理會周圍那寂靜的氛圍,霸羽低頭望着那在手掌猶如火焰一般升騰的恐怖毒光,左手手掌玉色光芒也在升騰,淡淡的道。

“毒……”深吸一口氣,這些天成天與毒打交道地名醫,瞬間便是認出了霸羽手掌上毒光的底細,臉龐之上,緩緩的被震驚所覆蓋着。

“小兄弟……你這…這是自己控制的?”震撼逐漸地從眼中褪去,雲山破臉龐上地狂喜,幾乎難以掩飾。

“現在,你們可以停止作踐那些寶貴的生命時間,和那些無謂地廢話了麼?”臉龐霸氣縱橫的青年,語氣淡漠。

雖然現在霸羽地語氣依然是如同先前那般毫不客氣,可那些名醫,卻是再不敢將不屑與嘲諷表露在臉龐上,能夠掌控如此恐怖毒氣的人,前途幾乎是無可限量。 “閣下,先前怠慢了,在此爲你說一聲抱歉”,起身來,雲山破對着霸羽微微彎身,禮節做得無可挑剔。這時候,雲冰心傳音,將之前霸羽所做的一切,告知。

頓時,雲山破肅然起敬,那等魄力,根本不是他能夠比擬的!!!這一下,雲山破顯得更加恭敬,沒有絲毫的不懈怠,眼神之中都顯露而出敬佩。


沒有回答他的話,霸羽斜瞥了一眼一旁訕笑的雲山破,然後便是與雲冰心轉身而過,對着那正房行去。

緩緩走近正房,淡淡的柔和燈光射出,霸羽輕輕推開房門,頓時霸羽就感覺到一股濃重的死氣,久久淤積而不擴散。對於這種死氣,霸羽倒是一點也不陌生。

房間之內地空間頗大。在中央位置。一張大牀擺放其中。一位臉龐乾枯的老人躺在其上。在牀榻周圍,好幾位侍女正在忙來忙去。聽得房門聲。她們將目光投射而來,旋即便是再度細心地照料着陷入昏迷狀態的老人。

慢慢走近大牀,霸羽目光在牀榻之上掃了掃。發現老人地臉龐上。隱隱噙着大片地灰黑之色,安靜沉睡的臉龐上,竟然有着更加恐怖的死亡氣息。

“果然很嚴重…”瞥着老人那張幾乎是半隻腳踏入了墳墓的臉色,霸羽低聲道。

“毒這種東西,若是至強之毒,恐怕就算是一名巔峯強者,也不敢輕易沾惹。老爺子幾天之內就已經是這步田地,現在已經是達到極限了。”身後,緊跟而來地雲山破嘆息着搖了搖頭,旋即小心地道:“小兄弟,你看,是否有些醫治的眉目?”

一旁,雲冰心微微點了點頭,一對明眸,崇拜地緊緊盯着身旁那身姿欣長,臉色淡漠的青年。

“我並沒有其他高明的辦法,我曾經以身試毒,知道毒液的恐怖,也沒有把握嘗試其他辦法,爲今之計,我只能夠用之前的以毒攻毒之法!”霸羽搖了搖頭。平靜的道。

“那樣的話,危險性應該很大吧?”聞言,雲山破遲疑地低聲道。

“呵呵……不到百分之四十地把握。”霸羽懶聲道,瞥了一眼一旁臉色突變的雲山破,緩緩道:“看老爺子這般模樣,想必兩天之內毒液爆發老爺子就會歸去。是讓他在毒素地折磨中死去?還是拼一拼是否能夠挽救?如何選擇,你們自己決定?”

雲山破父女臉色再次變換,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夠目目相覷,根本拿不出主意來。

“抓緊時間吧,我並沒有多餘地時間來消耗。”霸羽沒有理會雲冰心爲難的神色,看着她的嬌軀,淡淡地道。其實,對於霸羽來說,這種毒液在某種程度上已經不比石浩天體內的毒液差。若是,在他的體內,不下片刻,霸羽就可以完全吞噬煉化,但是這毒液卻在雲嵐山體內,若是稍有差池,雲嵐山便會立刻消亡。

“這樣的話,那便全靠小兄弟了,若是真地能夠將老爺子治療好,你將會是我們雲家的恩人。若我們,雲家能夠在這次大難之中保存下來,我雲家將舉家相報!”咬着牙沉吟了一會,雲山破終於是狠狠的點了點頭,沉聲道。

“讓開吧。別打擾我。”隨意的揮了揮手,霸羽坐在牀榻之旁。瞧得霸羽準備動手。雲山破拉着雲冰心趕忙退了幾步,同時揮手將屋內的侍女,全部驅逐。

霸羽眉宇一寧,整個人變得慎重了起來,一手將牀榻之上的雲嵐山撐起來。霸羽隨意地瞟了一眼這位老爺子,雖然經過毒素侵蝕,老人那本就乾枯地臉龐,更是有些顯得有些不成人樣,這位卻依然能夠從中隱隱看出許他的神態。

“喝……”

一聲輕喝,左手輕飄飄的拍打在雲嵐山肩膀之上,一股勁氣,將他身體上地衣袍震成粉末,露出了一具宛如骨頭架子般的枯瘦身體,薄薄的人皮包裹着軀體,已經耷拉下來。

望着這具枯瘦地身體,繞是以霸羽地性子,也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心中頓生一種感慨。而那一旁的雲山破則是種種嘆氣,看着老爺子如此,心中悲痛不已。雲冰心,眼眶更是泛起許些紅潤,平日極爲罕見的霧氣,縈繞在眸子中,讓得這位身份嬌貴地女人,顯得有些楚楚可憐。

“去……”

緩緩探出左手,一縷黑色的煙霧在指尖繚繞着,霸羽平靜的道:“我要開始了。對於給別人療毒,我有着一定經驗,但是以毒攻毒在別人身上我還是第一次運用,你們做好一切準備!”

聞言,雲山破父女臉色都是一變,不過卻也只得苦笑着點了點頭。他們都明白,那種毒液的恐怖,現在他們唯一能夠信任的,就是眼前這個霸氣寧天的霸羽。

對於,雲嵐山的毒液,霸羽沒有采取同石浩天一般的方法,直接拔毒。 九零軍嫂撩夫記 ,顯然雲嵐山沒有這樣做。若是纔去直接拔毒的方法,毒液還未罄盡,雲嵐山的生命就會徹底消散。

毒天巫訣的力量緩緩探出身體,然後將那縷黑色毒光包裹而進。努力地壓制着它那恐怖的毒性,然後輕輕地點在雲嵐山後背之上。


手指點上,黑色毒光噗的一聲,便是鑽進了雲嵐山身體之中,而本來那毫無知覺地後者,也是在此刻,身體猛然顫抖了起來。

手指點在雲嵐山後背上,霸羽眼神凝重,毒天巫訣的力量控制着毒光,迅速穿梭過一些主幹經脈。毒天巫訣,救人殺人一念之間。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涌來救人,但是霸羽依舊凝重無比!

藉助着意念力量慢慢伸展,雲嵐山體內的狀況也是出現在了霸羽地腦海之中。感應着那些變得烏黑的骨骼,霸羽眉頭逐漸地皺了起來,雲嵐山中毒之深,遠遠出乎了他地意料。 “看來想要一次性驅逐毒素是不可能了……”心中喃喃了一聲。霸羽控制毒天巫訣的力量包裹着毒光,再次緩緩的接近着那些被毒素所包裹的烏黑骨骼。


隨着毒光越來越多,那本來滿臉麻木的雲嵐山,臉龐上逐漸地浮現疼痛之感。乾枯的手掌,也是緊緊的握了起來,一條條青筋在手臂上出現。

被毒天巫訣的力量包裹的毒光,在達到一個飽和點之時,停止了增加。這個飽和點恰巧是雲嵐山所能夠承受的一個極點,若是再多一點,兩種毒液交戰起來,那種情況根本不是霸羽能夠控制的。

隨後,霸羽緩緩地吸了一口氣,略一遲疑,牙齒一咬,便是控制着毒光,慢慢覆蓋上一截烏黑的骨骼。那是手指之上的骨骼,並不是體內重要骨骼。

“啊……啊……啊……”

牀上,雙眼緊閉地雲嵐山猛然睜開雙眼,嘶啞地劇痛幹吼聲,從其嘴中傳出一股兇悍地氣勢。魂兵階的氣勢爆發而出,猶如迴光返照一般,面對如此雄渾氣勢,霸羽眼神一寒,腦海中巨人虛像一震,那魂兵階修士所產生的壓迫之力,便是在瞬間化爲虛無。

“老爺子…”望着那忽然睜眼嘶吼地老人,雲山破父女急忙喊道。

“我在爲你驅毒,若是你能忍受這股劇痛,你體內的毒液應該便能驅逐,不過若是不能地話。那我也無能無力了。”看了一眼那滿臉大汗地雲嵐山,霸羽知道這是雲嵐山本能的爆發,並不是由他控制。

聽得背後地聲音,經過很傷時間的掙扎,雲嵐山微微偏過頭,望着那張霸氣縱橫的臉龐,不由得一愣,旋即咬着牙幹聲笑道:“小娃子,是你救我?”

“哈哈……沒說一定能救你,說不定我一個失神,你會死在我手上。” 醫路青雲

“哈哈,我這條命本來就是撿回來的,小娃子竟然放手弄吧。弄死了,也沒人敢怪你。”嘴角抽搐着忍耐着體內地劇痛,雲嵐山豪邁的笑道。儼然一股關二爺刮骨療毒的氣勢,但是那種痛苦要比刮骨療毒要恐怖太多了,關二爺只是刮一塊骨,而云嵐山則是全身骨骼!!!

“老爺子,你瞎說什麼呢?你一定要撐過來,雲家還要你抗呢。”望着那從昏迷狀態中甦醒過來的雲嵐山,雲冰心懸起的心莫名的放下,隨後忍不住嗔道。

“你這個死丫頭我還沒看到你嫁人,我怎麼捨得離開。”雲嵐山看着自己平日最喜愛的孩子,豪放地說,但是又是抽搐着嘴角發出一陣劇痛。

“不想你的這把老骨頭碎了,就安靜點。”霸羽出聲震懾道。

望着霸羽霸氣縱橫的臉龐,那些棱角讓她更加癡醉,於冰心悄悄吐了吐舌頭。再轉頭看着雲嵐山那痛苦的臉色之上竟然浮現一絲笑意。這麼多年來,敢如此對脾氣暴躁地老爺子說話的,除了司空徒那老匹夫之外似乎就這個傢伙了。

隨着幾人的沉默而下,房間中地氣氛,便是悄悄的靜了下來。

“想到啊,這麼年輕的人,竟然能夠控制如此恐怖的毒液,這小子將來的成就絕對非凡!”安靜地氣氛持續了許久,雲山破望着牀榻旁那年輕欣長地背影,忍不住偏頭對着雲冰心低聲道。

“這算什麼,要知道他的實力可不僅僅止步於此,他很神祕,很強大,在他身旁也很有安……”雲冰心傻傻點了點頭,美眸中一抹傾心之情。她生下來就好強,還從未見到過能夠超越過自己地同齡人,而霸羽卻是她第一個對同齡人產生崇拜的情緒。

“看來你對他的評價很高,我也覺得他很不錯!”瞟了一眼自己女兒的神色,雲山破戲謔地道。

雲冰心突然明白過來,臉色頓時羞紅。“你胡說什麼啊?爲老不尊。”白了雲山破一眼雲冰心有些嬌羞地搖了搖頭。

“這些年,你在冰雲獵殺團之中,比以前成熟了許多,現在你應該能夠知道,那份責任承擔不易了吧。若是這次,我雲家在劫難逃,你就隨着霸羽遠走他鄉吧,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千萬不要回來!”雲山破望着身旁女兒那光潔美麗的側臉,深沉地道。

雲冰心沉默,斜瞥了一眼霸羽,半晌後,低聲道:“我知道很苦,但我毫無怨言,我說過要替父親扛下來,這次雲家的危難,我也不會逃走!”

“這次司徒家有備而來,他借獻寶之際,徹底拉上大蠻宗這條線。據說大蠻宗已經決定讓他做內門執事了,若是他實力在進一步,必然會成爲長老!到那時候,他就是大蠻宗舉足輕重的人物,到時候再想撼動他,就必須面對整個大蠻宗。大蠻宗的力量,是多麼恐怖,想必你也耳濡目染。不要意氣用事,能夠爲雲家留下一點血脈,也是我雲家傳承大事。”

雲冰心纖手挑開飄落在額前地青絲,沉默片刻後,平靜地道:“父親,你說的我都懂,但是雲家就是我的根,沒有云家我就是無根浮萍,即使活着,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除非……”

納蘭嫣然輕咬着紅潤的嘴脣,緩緩擡起俏臉,目光略微有些迷離,但是全部落在了霸羽的身上,不再說了……

”唉……“



雲山破吐了一口氣,整個人在此刻彷彿蒼老了很多。運價的死活,就在此一舉,或許霸羽就是雲家的機遇!!!!

………………………………………………………………………………………………………………………………………………………………………………………………………………………………

安靜的房屋之中,雲家父女低聲說着話,目光投向兩人,隨着時間的推移,望着老人臉龐上滾流而下的汗水與手臂上聳動的青筋。兩人的低聲談話突然停止了下來,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眼中瞧出許些焦急與不安…… 沒有理會房間中那不安的兩人,霸羽神色依舊凝重無比,點在雲嵐山後背的手指微微顫抖着,濃郁的黑色毒光,不斷被毒天巫訣的力量包裹着,然後小心翼翼的竄進後身體之內,逐漸的使用高溫驅逐着其體內那些已經侵入骨頭的毒液。

濃郁黑光包裹在烏黑的骨骼外圍,雖然兩看似是融合在一起,不過用心神察看,便是能夠現其中卻是隔着一條極爲細微的縫隙。縫隙之中,一股捨棄的震盪之力慢慢散發而出,那骨骼之上的毒液被這股震動包裹,然後慢慢滲出,溶於充斥在雲嵐山體內的毒光之中。

隨着霸羽控制的毒天巫訣持續包裹,一縷縷黑色的霧氣,悄悄的從骨骼中散而出,然後在逃逸之前,被恐怖的毒光迅猛撲上,包裹而進,利用毒天巫訣,逐漸的將這些毒液瞬間吸收。

然而,在霸羽使用毒天巫訣吸收黑色霧氣之時,在黑色霧氣即將揮的那一霎,許些黑色的莫名東西,竟然是緩緩的與毒天巫訣的力量摻雜在了一起,旋即完全的沉寂。

閃婚蜜寵:暴君總裁,請消停 ,純淨的玉色光芒,讓人神往。


…………………………………………………………………………………………………………………………………………………………………………………………………………………………………………………………………………………………………………………………………………

隨着時間的悄然渡過,那被霸羽力量所包裹的一截烏黑骨骼,竟然是在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的恢復着正常之色,淡淡的生機竟然換髮而出。

外界,此時的雲嵐山,汗水如雨一般滾落而下,蒼老的面龐,不斷的抽搐着,絲絲吸着冷氣的聲音,從牙縫中泄露而出,那種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承擔的!

“小兄弟,儘管施爲,莫要顧念老朽,老朽這把老骨頭還能夠撐得住!”拳頭死死的捏着,條條青筋在手臂上聳動着,雲嵐山聲音嘶啞顫抖地說。

其實,霸羽凝聚心神,十分耗費心力。那種痛苦,讓人難以忍受,心焦力摧!

其身後,霸羽額頭上密佈着汗水,聽得雲嵐山那顫抖的問話,他微微點了點頭,輕聲道:“既然你能再堅持下去,那我們就繼續下去!”

一塊塊骨骼,在霸羽的控制下,轉化爲原來的顏色,淡淡的生機從體內煥發,雖然雲嵐山的臉色並沒有完全轉變,但是那雙眼睛所透露而出的神色卻是瞞不了任何人。

又過了一個時辰,霸羽心神終於達到一個極致!

旋即,霸羽道:“這一次的驅毒,便先停止在這裏吧,你中毒之深,遠遠超過我的所料,想要一次性便將毒液驅逐,即便你能夠堅持下來,我也會心力交瘁而死!”

“你是說,我體內的毒液能夠全部驅逐,此事到底是真是假?”聞言,雲嵐山忍不住驚喜的道。

“按照現在的進展,兩天之內,似乎沒什麼問題吧。”霸羽淡淡的道,”只不過,你的實力想要全部恢復,還需要一定的準備。”

“呵呵,沒想到小兄弟小小年紀,竟然便是擁有這般本事,真不知道是哪位隱世高人才能培養而出這種優秀的弟子。這毒藥,是大蠻宗極爲有名的一位強者煉製而出,即便是他也解不了此毒,想不到竟然被你給解除。”雲嵐山興奮,聲音嘶啞的笑道:“不過,此事還望小兄弟不要聲張,我怕那位強者會厚顏無恥地加害於你!”

“對了,小兄弟的名字?”

“霸羽……別說廢話了,好好休養,明日繼續。”皺了皺眉,霸羽道。

突然,霸羽臉龐忽然微微變了變,一抹笑意從他的眼眸之中散發而出,不過緊接着,便又是回覆了過來,佯裝無事的瞟了一眼那略微有些黑的指尖,抿着嘴,不着痕跡的將手掌縮回袖袍。

“霸羽小兄弟,如何了?”望着停止了驅毒的霸羽,雲山破急忙上前,問道。

“今天的療治,便到這裏吧,按照這進展,若無意外發生,兩天之內此毒定可解除。”霸羽瞥了一眼那臉色比先前好了一些的雲嵐山,沉吟道。

“多謝小兄弟了,你放心,我雲家定然會保證這兩天一切正常!”望着雲嵐山略微有些光彩的蒼老臉龐,那壓在雲山破心頭的重石,終於是落了下去。雲嵐山對於雲家的重要性,就猶如那司空徒對於司空家的重要性一般,失去了這根頂樑柱,面對司空家的打壓,運價必定會一蹶不振!

“來人,那些庸醫,就讓他們老老實實呆在這裏,將他們徹底域外隔絕!”雲山破果決地下命令道!

“我明日會繼續過來,告辭了。”霸羽道。

“小兄弟,我看爲了省去一些麻煩,不如便住在雲家吧?”聞言,雲山破連忙熱情的笑道。旋即,霸羽轉頭看了一眼雲冰心說:“難道你沒告訴你父親,我一直住在你的冰心小園之中?”

雲冰心聞言,臉色頓時羞紅,心中羞赧無比,恨極了霸羽,“這個人怎麼如此不會說話,竟然當着我父親的面如此說話,今後還讓我如何……”

“哈哈……好,好,好!!!”雲山破大聲喊道,“丫頭你要提爲父照顧好小兄弟,千萬不要怠慢了客人!”

“你……你們……”雲冰心心中一怒,立刻奪門而出!霸羽在此刻纔想到這句話,自己說的欠考慮了,但是沒有

“不用了,我有自己的事。”淡淡的搖了搖頭,霸羽不再理會二人,擡腿便是對着門外行去。看着,霸羽的身影,雲嵐山和雲山破都感覺非常滿意!

“丫頭的眼光果然不差,將來霸羽必定是人王梟雄的存在,此人絕不可怠慢,他有什麼要求,我們雲家儘量滿足,或許這次司空家會栽一個大跟頭!”雲嵐山道! 寬敞的房間之中,雙頭蛟身體慵懶地躺在陽光之中,周身縈繞着淡淡的黑白色兩道寒氣,隨着其呼吸吞吐間,寒氣炸射,充盈的能量,讓得陽光都被冰凍,整個房間之內隱隱透露着一層溫玉般的光芒。

輕輕的將房門關上,霸羽輕手輕腳的行進屋中,瞧着雙頭蛟,心生較量之心。

雖然霸羽弄出的聲響極爲細微,不過對於雙頭蛟來說,無疑是猶如在雷鳴一般響亮,當下體外的冰寒之氣迅速被吸進身體之內,同時那繚繞在身體之外的凌厲氣勢,也是悄悄收進體內。

瞥着霸羽那滿臉的疲倦,開口問道:“呀……回來了,搞定了?”

“雲嵐山中毒頗深,雖然今天暫時緩解了一下毒性,想要完全解除,還需要一定時間!”霸羽坐在柔軟的牀榻上,疲憊地回道。

隨後,霸羽盤身而坐,微皺着眉頭瞥着手掌之上玉色之中夾雜的黑斑,然後雙手緩緩結出修煉手印,然後逐漸閉目。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