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風一驚,趕忙奔回樑媛身旁,用手電筒向地面照去,果然,在地面出現了許多雜亂的腳印,但是唐風一時卻無法判斷這些腳印是昨天他們留下來的,還是那些黑衣人剛剛留下來的。

唐風將目光轉向面前的牆壁,鋼筋混凝土的堅固牆壁,絲毫看不出有門的痕跡,但是唐風仍然本能地向前走去,來到這面巨大的牆壁前,他伸出手仔細摸索這面牆壁蘊藏的信息,可是一切都讓他失望,這面牆壁與三號大廳的每一面牆壁似乎都一模一樣,看不出有任何的差異。

wωw●тtκan●C○

失望,憂憤,焦急,一切的情緒積累起來,唐風恨恨地錘了一下面前的牆壁,誰料,就是這重重地一錘,讓唐風聽出了玄機,唐風心裏咯噔一下,這聲音很奇怪,似乎……似乎和大廳內的牆壁不一樣。

唐風扭頭看看樑媛,樑媛瞪大了眼睛,也聽出了端倪,“這……這面牆好像不一樣!”

“是的,也許……也許這就是我們的希望所在!”唐風退後幾步,用手電仔細在這面牆壁上搜尋,他知道時間對於他們來說已經不多了,如果這面牆不是出口,那麼,他們也沒有時間再尋找真正的出口了。

8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唐風還是沒有在這面牆上找到門的痕跡,也許……也許這裏根本就沒有門?!唐風不斷擴大他的搜索範圍,隨着他手中電筒射出的光柱逐步移向牆壁的邊緣,突然,唐風眼前一亮,他發現在整面牆壁頂端的邊緣出現了一些奇怪的裝置,唐風手中的電筒快速移動着,不錯,在牆壁頂端出現幾根不引人注目的鐵桿子,難道……難道這整面牆壁就是東側的大門?

樑媛也看出了端倪,她失聲尖叫起來,“不會吧!這整面牆壁就是……圖上標示的東側大門?可是……可是工程圖上面,那扇大門應該在三號大廳內,這怎麼跑到維修車間裏來了!”

“不要驚歎了,快,快找找看,怎麼打開這座大門?”唐風催促道。

“好,應該有辦法的,那些傢伙能從這兒出去,我們就一定也能從這兒出去!”樑媛興奮起來。

就在這時,從彈藥庫裏,傳來馬卡羅夫的聲音,他有意提高了嗓音,“你們還有七分鐘了!”

七分鐘!那頭的葉蓮娜和韓江已是滿頭大汗,韓江下了很大決心,雙手顫抖地用小鉗子剪斷了那個紫色的線,韓江不敢去看,此刻,他閉起眼睛,把一切都交給了長生天!

當韓江頭上豆大的汗珠滴落到那個****上時,韓江發現四周依舊平靜,他還活着,****沒有爆炸,他睜開眼,卻發現****雖然沒有爆炸,但是****上的時間仍然在不停地向前跳動!

“媽的!”韓江的心臟在大喜大悲間劇烈跳動,他稍稍放寬的心,一下子又揪緊了!

“這怎麼回事?剪斷紫紅色的線,既沒爆炸,也沒讓****停下來。”葉蓮娜也有些懵。

“這說明在紅色和綠色的線之間我們必須做出命運的抉擇!”


“紅色?綠色?按常理應該剪……”葉蓮娜此時也不知道該剪哪根線?常理,一切常理在此刻都不管用了。

“還有六分鐘了,葉蓮娜,韓江,你們快出來吧!唐風好像找到大門了!”

馬卡羅夫一句話,讓葉蓮娜和韓江從絕望又變成了希望,兩人對視一眼,韓江還不肯罷休,但是葉蓮娜搖了搖頭,勸道:“咱們快走吧!”

“不,如果唐風沒找到大門呢?”

“韓江,你別固執了,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葉蓮娜催促道。

這時,外面又傳來馬卡羅夫高亢的聲音,“葉蓮娜,韓江,你們快出來,唐風找到出去的大門了!”

聽馬卡羅夫這一喊,韓江心裏緊繃的這根弦終於放了下來,他不再堅持,和葉蓮娜一起退出了這間堆滿**的房間。葉蓮娜將這個房間的門死死關緊,雖然她知道這麼做並沒有用,但她還是覺得這樣似乎安全些。

韓江,葉蓮娜和馬卡羅夫三人撤出了彈藥庫,來到維修車間,此時,唐風已經確信他們面前這面牆壁就是整個地堡東側的大門,可是他卻不知道如何打開這扇巨大的大門,也許……也許這扇大門早就已經鏽死,也可能它需要電才能驅動,不,不可能,如果那些黑衣人是從這兒走的,這扇大門就一定能打開,除非……除非他們出去後,破壞了這扇大門!

唐風不敢再想下去,他的耳畔忽然傳來韓江的聲音,“要打開這扇大門,一定有控制桿之類的東西,唐風,再去看看那間小屋。”

韓江的提醒,讓唐風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那間奇怪的小屋,他快步跑進小屋,用手提式的強光手電筒照射整間小屋,當電筒的強光照射到那張桌子下面時,唐風停住了,他驚喜地發現在桌子後面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塊鐵蓋板,唐風撲倒桌子下面,他發現鐵蓋板好像剛剛被人動過,上面竟沒有多少灰塵,唐風心裏一陣狂跳,他打開鐵蓋板,裏面果然出現了兩柄操縱桿。

唐風面對兩柄操縱桿,遲疑起來,應該按哪一個操縱桿?如果按錯了,後果……這時,屋外傳來馬卡羅夫的聲音,“唐風,你還猶豫什麼?我們只剩下五分鐘了!”

唐風聽到馬卡羅夫的呼喊,全身一哆嗦,他不再猶豫,使出渾身力氣,先摁下了右側的操縱桿,幾乎同時,從維修車間那面巨大的牆壁裏傳來一聲巨響,衆人心中一陣狂喜,但是隨後他們等待了十多秒鐘,面前的牆壁卻沒有動靜,剛纔的響動也消失了。

唐風不知道這是爲什麼?他狐疑地又摁下了左側操縱桿,又是一聲巨響,緊接着,奇蹟出現了,一連串的響動過後,整面牆壁開始發生變化……

維修車間東側的牆壁開始緩緩向內開啓,唐風忙從小屋裏面跑了出來,五個人怔怔地站在牆壁前面,吃驚地注視着這神奇的一幕。

唐風已經從門下面看見了外面的黃沙,黑色的大門越升越高,唐風大口呼吸着外面的新鮮空氣,所有人都沉浸在絕處逢生的喜悅當中,但是,當大門升到一半時,唐風忽然發現,門外的斜坡上,正有一排黑衣人手持德制MP—5微型***對着他們,葉蓮娜大叫起來,“不好,快躲!”她話音剛落,便響起了刺耳的槍聲。

9

隨着槍聲的響起,五個人本能地向後退去,好在大門還沒完全開啓,厚厚的門板幫他們擋住了大部分子彈,唐風將樑媛撲倒在地上,然後將樑媛拉到了那個小屋內,韓江也跟了進來,當大門停止轉動,完全向上打開時,唐風和韓江發現,葉蓮娜和馬卡羅夫躲到了大門另一側,也就是維修倉庫的捲簾門下。

看到葉蓮娜和馬卡羅夫暫時無事,唐風和韓江才稍稍放下心來,但是他倆的心馬山又揪了起來,因爲馬卡羅夫大聲喊道,“**還有四分鐘爆炸!”

隨即,又聽見馬卡羅夫用俄語喊了一句什麼,四分鐘?他們只剩下四分鐘,當馬卡羅夫喊完,門外傳來一陣可怖的大笑,“我的老朋友,咱們久違了!”

唐風覺得這聲音很熟,韓江也聽出來了,“是……是斯捷奇金!”

那頭,葉蓮娜和馬卡羅夫也聽了出來,“斯捷奇金,你果然沒死?”馬卡羅夫用俄語喊道。

“我當然不會死,我在監獄裏呆了那麼多年,還沒活夠呢!那個該死的史蒂芬,以爲抱着我,就能跟我同歸於盡,哈哈……可是賀蘭山保佑我,這小子一下去就鬆手了,結果我被賀蘭山的樹杈給救了,而那小子,則摔進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媽的,賀蘭山居然保佑了惡人!”唐風暗暗罵道,但他馬上想到了一些問題,“斯捷奇金,趙永是你殺的嗎?”唐風用俄語問道。

“趙永?!不,我對這人沒什麼印象,他也不是我殺的!”斯捷奇金回答得很乾脆。

“那在千戶鎮襲擊我們的人也不是你嘍?”唐風繼續問道。

“千戶鎮?不,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斯捷奇金的回答讓唐風心頭罩上了一層疑雲,但是時間緊迫,他沒有時間去多想,唐風又接着問道,“你們看來很熟悉這裏,早就知道二十一號地堡的存在?”

“呵呵,知道又怎麼樣?你們已經死到臨頭了,就不要問這麼多了!”斯捷奇金顯得失去了耐心。

唐風一時不知所措,馬卡羅夫突然大聲衝斯捷奇金喊道,“斯捷奇金,你認識布爾堅科嗎?”

“哈哈,伊萬,我說你就別問這麼多了,布爾堅科?哈哈,我知道你和他都曾經在這裏呆過,不過……不過他已經死了!”斯捷奇金模棱兩可地回答道。

“他曾在這裏訓練過學員,而這裏的學員後來暴動了,都死了,他的學員身上有和你們身上一樣的刺青……”

“伊萬,你想說什麼?”斯捷奇金粗暴地打斷了馬卡羅夫的話,“時間不多了,我告訴你吧,我過去認識布爾堅科,但是他很早以前就死了,那個布爾堅科已經永遠消失了!”

馬卡羅夫還想說什麼,斯捷奇金已經不耐煩了,“伊萬,不用你來喊了,我來替你喊一句吧,你們還有三分鐘了,哈哈哈!”

伴隨着斯捷奇金的狂笑,槍聲大作!馬卡羅夫焦急地看看這頭的唐風,韓江,唐風和韓江也看着馬卡羅夫和葉蓮娜,他們竟一時都沒了主意,**三分鐘以後就會爆炸,但是如果貿然闖出去,又要面對斯捷奇金密集的火力,勝算幾乎爲零。

就在衆人手足無措的時候,突然,大門外的斜坡上,傳來幾聲槍響,緊接着是更密集的槍聲,唐風不明白外面發生了什麼?韓江卻聽出來了一些端倪,“這是不一樣的槍響,是手槍!”


韓江在密集的槍聲中,分辨出了手槍的聲響,“你確定嗎?”唐風將信將疑地看着韓江。

“確定!”韓江十分肯定地說完,將目光投向對面的葉蓮娜,葉蓮娜顯然也聽出了名堂,衝韓江點點頭,韓江轉而對唐風說,“你沒看出來,那些黑衣人已經不向我們射擊了。”

唐風側耳仔細聽了聽,果然,槍聲依然密集,但是似乎已經遠去,“天無絕人之路,該是我們衝出去的時候了!”韓江恨恨地說道,然後掏出槍,打開保險,第一個衝了出去,緊接着,葉蓮娜和馬卡羅夫舉着槍衝出大門,唐風護着樑媛,跟着衆人也奔出了沉重的黑色大門。

10

外面刺眼的陽光照得唐風一時睜不開眼,但是他們沒有適應的時間,密集的槍聲促使他們必須立刻投入戰鬥。

巨大的緊張和恐懼,促使還沒適應外面陽光的唐風,衝着前方胡亂地放了幾槍,然後他掩護樑媛躲到了一座小沙丘後面。

待眼睛適應了外面的光線,唐風看見韓江,葉蓮娜和馬卡羅夫幾乎和自己一線,隱蔽在小沙丘後面,向斯捷奇金的人射擊。此時,剛纔還趾高氣昂的斯捷奇金,卻沒了聲音,他的人陣腳大亂,東倒西歪地已經躺倒了好幾個。

唐風似乎有些明白了,有人在背後襲擊了斯捷奇金他們,這才致使斯捷奇金陣腳大亂,可是誰會幫助我們呢?唐風想不明白,此刻也沒必要想,他的耳畔又傳來了馬卡羅夫的聲音,“還有兩分鐘了,我們必須衝出去,否則我們還是逃不了被黃沙掩埋的命運!”

是的,他們只剩下兩分鐘,必須衝過去,唐風,韓江和葉蓮娜都加強了火力,雖然唐風槍法平平,但是韓江和葉蓮娜都是一等一的神槍手,一連幾槍,已經放倒了好幾個黑衣人。

黑衣人也屢屢被從身後射來的子彈放倒,頃刻之間,黑衣人都被放倒在地,長出一口氣的唐風急於抓到斯捷奇金,衝出了小沙丘,韓江,葉蓮娜和馬卡羅夫也跟了過來,可是他們馬上意識到身後還有巨大的危險猶如吞噬一切的惡魔,馬上就要爆發!

此時,離爆炸只剩下半分鐘,衆人回身望去,看見此處已經遠離前進基地,一個足有十多米寬的黑洞呈現在他們面前,這就是二十一號地堡的東側大門,而在大門上方並不是戈壁,也不是沙丘,而是一座突兀的小石山,這座山是地堡大門的天然屏障,當地堡大門封閉時,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在小山中還有這樣一座大門。

衆人正在詫異之時,惡魔終於爆發了,一陣沉悶的巨響從地堡深處傳來,大家不約而同地轉身向東奔去,但是唐風剛一要跑,就覺得地面劇烈晃動起來,唐風站立不穩,拉着樑媛,一起摔倒在黃沙中…… 1

待塵土散盡,一切重新歸爲平靜,唐風使勁吐了兩口嘴裏的黃沙,晃了晃腦袋,這才從沙堆中站起來,唐風只覺得四肢發軟,頭暈耳鳴。

樑媛,韓江,葉蓮娜和馬卡羅夫也先後從黃沙中站了起來,五個人再回身望去時,二十一號地堡的東大門已經蕩然無存,不止如此,大門上方的那座小山也有坍塌了大半,而整座地堡也已變成了一座巨大的被滾滾黃沙覆蓋的深坑。

“這上面居然還有座山……”唐風喃喃說道。

“我……”馬卡羅夫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是又沒說出來。

衆人的目光都落在馬卡羅夫身上,馬卡羅夫又張開了嘴,“我……我忽然覺得這裏很眼熟,我好像曾經來過這裏。”

“哦!老馬。你再好好看看。”唐風啓發道。

“哦,對了,這……這裏不就是布爾堅科墜機的地方嗎?”馬卡羅夫認出了眼前這個地方,隨即,馬卡羅夫用十分肯定地語氣說道,“對,就是這裏,前進基地東面的小山背後,這就是布爾堅科當年墜機的地方。

“這……竟然這麼巧?布爾堅科的墜機地點就是地堡的東大門外?”唐風吃驚地看着面前已經被掩埋在黃沙下的二十一號基地。

“太不可思議了,父親,當年你處理布爾堅科墜機時,就沒發現這裏有處這麼宏大的地堡?”葉蓮娜問。

馬卡羅夫搖着頭,“是啊,太不可思議了,我當年在這兒處理布爾堅科墜機時,從未聽說過這裏有一處地堡。”

“你們先別說什麼地堡了,趕緊抓住斯捷奇金,不能再讓他跑掉了!”韓江催促道。


“他跑不掉,那幫黑衣人都被放倒了。”唐風頗有幾分自信。

“是啊,只要抓到斯捷奇金,很多事就迎刃而解了,還有,大家分散開來,檢查一下這裏,看看還有沒有別的什麼遺蹟。”馬卡羅夫說道。

“別的遺蹟?”唐風馬上明白了馬卡羅夫的意思,“您是想再找找當年墜機的遺蹟?!”

馬卡羅夫點點頭,葉蓮娜忽然說道:“對了,還有從背後攻擊斯捷奇金,救我們的人呢?”

衆人於是分散開來,在這片戈壁灘上尋找,他們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韓江和唐風將所有被打死的黑衣人一提擺放在一起,但是讓他們震驚的是,他們沒有找到斯捷奇金!

“一共十八具黑衣人的屍體,但是卻沒有斯捷奇金的。”韓江道。

“也沒發現從背後攻擊斯捷奇金的人!”葉蓮娜道。

“十八具屍體?!”馬卡羅夫喃喃地說道,隨即,他的瞳孔急速放大,吃驚地叫道,“不——竟然也是十八具屍體,這麼巧?!韓江,你沒數錯吧!”

韓江又數了一遍,肯定地回道:“沒有數錯,就是十八具黑衣人屍體,獨不見斯捷奇金的。”

“十八具?當初布爾堅科直升機墜毀,我看到的也是十八具屍體!竟然如此巧合?宿命!”馬卡羅夫嘴裏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查看了那十八具屍體,果然,這其中沒有看見斯捷奇金的屍體。

“又讓這個傢伙跑掉了!”葉蓮娜恨恨地說道。

“不,葉蓮娜,現在他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以斯捷奇金的兇悍和狡詐,即便你抓住他,他也不會說什麼的!”韓江道。

葉蓮娜點點頭,從手裏掏出兩枚彈殼來,“我在東北面的沙丘後面拾到兩枚彈殼,我做了比較,這兩枚彈殼和黑衣人用的不同,也與我們的不同,從發現的位置看,這兩枚彈殼很可能就是從背後攻擊斯捷奇金的人留下來的。”

韓江從葉蓮娜手中接過兩枚彈殼,仔細觀察了一番,“這……這很像是中國九二式手槍的子彈,但我也不能完全肯定。”

“哦!如果是這樣,這裏越來越有意思了!”唐風看着遠處,發現那裏還停着幾輛越野車,“我們過去看看。”

衆人跑到幾輛越野車近前,一共是四輛車,兩輛切諾基,一輛路虎,一輛牧馬人,唐風和葉蓮娜特別注意了這些車的型號,“沒有上午我們見到那兩輛車!”葉蓮娜道。


“我們剛纔追過來時,曾估計有六輛車往這邊來了,現在只剩下四輛,說明有兩輛離開了這裏。一輛應該是斯捷奇金,另一輛車很可能屬於那個從背後攻擊斯捷奇金的人。可是,這人會是誰呢?”唐風盯着地上的車轍印說着。

“要不,我們再追蹤車轍印試試!”葉蓮娜提議道。

唐風在猶豫,馬卡羅夫卻擺了擺手,“算了,馬上太陽要落山了,驚嚇勞累了一天,我們還是回基地先休整吧,休整好了再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計劃。”

尋寶全世界 那這幾輛車呢?”唐風問。

“幾輛車都被破壞了,看來斯捷奇金即便是撤退,也做的井井有條。”韓江檢查了四輛車,又道,“不過,車上的許多裝備,我們還可以用,比如手電,電池,GPS,電子羅盤,還有毛毯和武器彈藥。”

“我現在開始懷念我的悍驢了,這麼多東西,還有我們五個人,我們的老爺吉普車能裝得下嗎?”唐風想起身形單薄的老爺吉普車。

葉蓮娜拍拍唐風的肩膀,“放心吧,擠是擠了點!但是這車絕對能帶的動我們,不要忘了這車當年可是準備經受核戰爭考驗的。”

唐風聽葉蓮娜這麼說,心裏有了幾分底,衆人七手八腳把能用的裝備全都背到了訓練基地外,再搬到老爺吉普車上,五個人只能蜷縮在車上,在夕陽餘暉下,慢悠悠地向前進基地駛去。

2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