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會,我會叫下人,給大家送去,我們獸人一族的感謝!城主是城主,但,你們是你們。我奧力,心裏有數。”

“那就謝謝陛下了!”楊銳的微笑的聲音響起,也是舉杯幹了。

“不過,陛下,我想問一下,來敵之人可是天雲國的軍隊?”楊銳問道。

“你說的不錯,他們就是天雲國的軍隊!”奧力點點頭,說道:“你們肯定是想知道,爲什麼這天雲國,會攻擊我們這鳥不拉屎,而且又沒什麼利益可尋的城池了吧!”

聽着奧力的話,周陽等人都是點頭。因爲,是個明眼的人,都能看到,這獸人一族,根本沒有什麼值得要佔領的利益。

“其實,這天雲國攻擊我們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在這百多年來的時間裏,天雲國每三年都會進攻一次!每一次,我也都是藉着你們偉大的城主的幫忙是,扛了過去!”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想不通,只以爲是因爲,在天雲國之中,天雲國的皇帝,不允許一個自己沒有控制的區域罷了!完全是臉面的問題作祟。”

“可是,持續了百年,我也知道了問題不是我簡單想象的那樣。只不過,具體爲什麼,我還真不清楚。”奧力一臉的惆悵,只不過低頭之時,那眸子之中一道精光,含糊的閃爍了一下。

“不對,有問題!”聽着奧力的解釋,周陽百思不得其解,更是雲裏霧裏!但,看到奧力的眸子含糊的閃爍了一下,周陽知道,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確實有問題,他說話含糊其辭,閃閃躲躲,根本沒有把真像告訴你們!”勞瑞的聲音在周陽的識海響起。

“再者說,周陽如說你是天雲國的皇帝,會耗神費力,攻打一個毫不得利的城池百年嗎?”

“亦或者說,獸人一族爲什麼拼命的抵守百年?”

周陽點點頭,眉頭緊鎖的回道:“管他呢,這些都不是我們要過問的!再者說,爲了能得到雙峯城城主的新人,不管怎樣,我都得做!”

“尤其是這次,我沒想到這天雲國久攻不下,也是拖了半個月之久!而且,攻擊越來越猛!”奧力嘆氣的說着。

楊銳等人聽着奧力的話,點點頭!雖有疑問,但是楊銳等人知道,這不管自己的事情!自然不會猜疑有它。

“放心吧陛下,有我等幫助,這次,你也是如以前那般,不會失敗的!”

奧力聽着楊銳的話,豪爽一笑,“借你吉言,幹了!”

“嘟嘟~~”

突兀間,又是兩聲號角之聲傳來。

“不好!天雲國再次進攻了!”奧力猛然拍桌,一臉震驚的站了起來。

“各位強者,拜託你們了!”

周陽等人點點頭,頓時各個身影一閃,消失不見。

······

城牆之上,在這傍晚的深秋之時,涼意頗多。

“7888,這次我們繼續比一比,如何?”

楊銳對着周陽笑道。

“沒問題。”周陽點頭。

緊接着,周陽等人再次騰空而起。

“周陽下去!快!”

突兀間,勞瑞的話突兀在識海之中響起。

周陽雖然疑惑,可還是又再次落回了城牆之上。

“嗡!”

就在周陽落在城池上之後,一股龐大的能量從天雲國的陣營之中猛然疾射而來。

這股龐大無比的能量瞬間便是從周陽的頭頂之上劃過,再楊銳先騰空而起的幾位強者,瞬間便是消失不見!

那能量刺空的尖銳聲響,讓周陽覺得自己耳朵一震耳鳴。

“這是……”周陽震撼了!“竟然用A翼雷炮,直接打擊我們這些協助的強者!!”

“還好!差一點!周陽,就差一點,你死無葬身之地!”勞瑞驚駭的聲音在周陽的神識之中響起。

“乖乖,五門!竟然是五門A翼雷炮!”

“什麼!白天才一門A翼雷炮,現在就五門了?”周陽聽着勞瑞的話,也是一臉的驚駭,“不對啊勞瑞,如果說這天雲國有五門A翼雷炮,爲什麼白天不用?如果早用的話,那不是早就攻下這獸人帝國了麼?”


“說的也是!不過咱們不說其他,你現在要小心了!千萬不能騰空而起,只要騰空,這A翼雷炮可不是玩的,你必然要死!”

“怎麼回事,剛纔到底怎麼了?”躺在地上,被剛纔那A翼雷炮震暈的楊銳,醒了過來。 A翼雷炮,一擊便是死了七位強者!即便是先鋒隊的隊員,也是死了五位!

浪漫滿屋:情定美男蛇

兄弟的死,對於獸人這些四肢發達的獸人而言,心中怒火難平!

尤其是對於獸人一族可以說是個打擊!這就要說獸人一族的能力!獸人一族,天生大力!只要成年,即便是沒有魔法、鬥氣,但是,他們的戰鬥力,在人類當中,都能相當於魔法境界的強者,甚至於造化境的強者。

而且,獸人一族的繁衍能力超強!可以說,獸人一族全民皆兵!

但是,每一個種族有着超強優勢的同時,那麼它必然也存在缺陷。

就猶如呼延族,每個人都可以控制多頭魔獸,但是繁衍能力低下。

反之這獸人一族,雖然繁衍能力強悍,但是在修煉上卻是難入登天。

可以說,損失一位強者,就是給獸人一族一次嚴重的打擊!

本身修煉強者少,那麼僅有的幾個人更是生死好友!這麼一下,就死了兩個獸人強者!更多的獸人強者,要想騰飛起來,朝着天雲國的軍營衝去。

“不要飛!”

周陽看着又是幾位獸人強者要飛起,連忙喊道。

但,晚了!

又是一道強烈耀眼的白光一掃即逝!

周陽這次更是被這刺耳的破空之聲,弄的腦袋暈沉,坐在了地上。



隨後,又是三位獸人一族的強者消失不見。

死,就是這麼一瞬間的事情。

“別飛!都別飛,別衝動!難道說你們都想死,難道說你們至於你們的國家於不顧,或是你們的親人不要了麼?都別飛。”

看着又要有獸人強者飛起,周陽歇斯底里的大叫着。


聲音之大,以及那嚴肅,即便是先鋒隊剩下的幾人,都是一震,卻沒人反駁。

他們都知道,眼前這個境界低的7888號,說的不錯!誰飛起來,那麼無疑,就是找死!

······

“轟!!”

“轟轟!!”

一聲聲震耳欲聾的轟炸之聲,地動山搖!天雲國的A翼雷炮,輪流的轟擊着獸人城池的大門。

可見,如果天雲國一直這麼轟炸下去,那麼獸人一族城池的淪陷,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此時,獸皇大殿中。

“這可如何是好!各位英雄,不知道你們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此事的困境嗎?”奧力急的團團轉,着急的說道。

對於,獸人族一下就死掉五位強者,這無疑是滅頂之災一樣的打擊。

征戰樂園 ,沒有人再說一句話,即便是經常說話的楊銳。那一擊,差點死亡,他到現在也是心有餘悸!

周陽低頭思量許久,半晌後,擡起頭說道:“陛下,其實如果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情況,雖然對我們不利,但是他們的強者也是不能過來了。”

“他們的強者如果飛起,那麼我們的肯定也會!只要我們的強者飛起,那麼他們必然要使用那魔光炮!魔光炮可不分敵我!”

聽着周陽的話,奧力以及衆人都是點點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光是在城內廝守,也不是辦法的啊!再者說,如果這天雲國的魔光炮永不停息,我們的士兵也是不能出去的了!”雖然如此,奧力也是十分着急的!

“放心,不會的!”聽着奧力的話,周陽自信的說道,當然,這都是勞瑞告訴他,A翼雷炮,是隻能使用一次,每一次都會更換一臺,而且需要的能量太大!

即便天雲國有A翼雷炮,能有多少臺?又能有多少的能量,可供他們使用?

“爲何這樣說?”奧力着急的問道。

“陛下,我來問你!這麼強大的魔晶炮,你即便是有,能使用多少次?能有多少能量可供使用?放心,這天雲國也不會有多少!撐死,咱們大門一破,它們就不會使用了!”

“那個時候,就是短兵相接!”雖然如是說着,可週陽心中的疑惑更重!那自然是因爲,天雲國竟然使用這麼多A翼雷炮,那麼這獸人一族真的沒有利益可循嗎?

不,不單單沒有,而且可能會多的嚇人!

不知道會不會富可敵國!

“這位兄弟,我不得不承認你說的不錯!但是,你可想過,他們是國家!我們是什麼?我們怎麼能有這麼多的人來對付他們的軍隊呢!”一聽城池大門要破,奧力更是緊張萬分。

唉。周陽心中一嘆,雖然無奈,但是爲了得到地下古船,爲了世界不會這機械族皇者統治,周陽必然要選擇幫助獸人族,必須要混進這城主低下的古船之中。

擡起頭,周陽嚴肅的說道:“不知道陛下可能信得過我!”

“當然!”奧力根本沒有猶豫,急忙說道。

“那好,我有個辦法可以幫助陛下,但是我先聲明,如果對方再來強者,那麼我可能就沒有戰鬥力了。”

“行! 龍魂戰神 ,我們來扛着!這位兄弟,你就說你的辦法吧!”

聽着奧力的話,周陽點點頭,說道:“我想陛下也能看的出來,我是一個陣師!”看着奧力突兀眸子一亮,周陽打擊的說道:“雖然我是陣師,但是我沒有那麼多的戰鬥儲備,更沒有大量的低階魔法卷軸。”

“不過,我可以製作!只要你們能拿出來大量的獸皮,我會幫你們製作,你看如何!”周陽當然不會拿自己的六菱爲獸人一族製作低階魔法卷軸,再者說,也不肯能有那麼多。

“好!就依兄弟你所言,我這就派人準備獸皮,是不是等級越高的越好?”奧力雙手一拍,驚喜的說道。

周陽點點頭。

只是所有人都沒發現,奧力身邊的先知,看着周陽也是點點頭,那綠色的眸子更是閃爍幾下。

······


接下來,就猶如周陽所說一樣,天雲國沒有那麼多的A翼雷炮,也興許是怕浪費!在把獸人一族城池的大門轟出一個大洞之後,就是短兵相接。

一連三天。

此時,周陽在獸皇大殿之中,滿臉蒼白,閉着雙眼正在恢復着精神力。

“周陽,你的辦法無疑是最好的!百萬年了,我終於知道,這陣師的強大!”

“一騎當千啊!”

聽着勞瑞的誇讚,周陽微微一笑,並未說話。

“兄弟,兄弟太謝謝你了!”突兀,門外響起奧力喜悅的聲音,“你的魔法卷軸太強大了!”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