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多點了點頭,他直接在這個車後面看到了很多的屍體,這裏面最大的二十幾歲,三十幾歲,最小的只有十幾歲的小孩子,寧無華看了一眼,有點於心不忍,然後他就走到這個,開車的人的面前。

“這裏面爲什麼有這麼多人的屍體啊,我沒有聽到這附近有什麼火拼呢,爲什麼你會帶這麼多屍體?而且你帶着這些屍體去什麼地方,你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大是這樣子的,這些人是反抗我們的祕密,所以幫主讓我們把他們給殺了,所以有這麼多人的屍體,老大,你看一看吧,這些人都是爲他命令的。”

既然是幫主的命令,寧無華覺得自己也管不了,就讓這個開車的人帶着這些事情一看,然後就和開車的人點了點頭,就帶着屍體走了,看着這個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裏面的時候,寧無華也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些人除了殘暴的手段以外,根本就留不住自己的手下,這些手下也是可憐的,如果有其他掙錢的生意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待在這裏,都是因爲活不下去了,當兵吃糧啊。”

活在一個沒有戰亂的國家纔是最幸福的,這些普通老百姓每天都經歷着生與死的考驗,寧無華無奈,但是他也管不了這麼多,雖然現在已經是半夜了,但是他還是要去找那個人。

驅車跑到城市裏面,他再一次來到這個屠宰場裏面,這次這個屠夫看到寧無華來了,也是非常恭敬的點了點頭,帶着寧無華去見了自己的主人,寧無華再一次看到了這個,白人男子的這個白人男子,這個時候左擁右抱的。


“你這個地方味道這麼大,連我都有點玩不下去,這兩個女孩子居然能陪在你身邊,看來你花的代價特別大呀,果然你只是,吃了這個國家戰亂的福利。”

這個白人男子直接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身邊兩個美女的肩膀,然後這兩個女孩子非常嫵媚的,親了她一口就走了,但是走之前,還非常嫵媚的看了寧無華一眼。

“你看一看你纔來,就搶了我的美人,你看到了嗎?剛纔那個女孩子對你有興趣,你這樣做的話真是讓我很吃醋啊,說吧,你這次來幹什麼?你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有找到呢。”


“這次我想了解這個國家,我想知道有多少個勢力,參與這個國家的戰亂,我想了解一下,你能告訴我嗎?告訴我的話,我一定會有報酬的。”

這個白人男子笑了一下,坐在寧無華的面前,看了寧無華一眼,然後點了點頭,然後他就走出去了,寧無華看到她走出去之後有一股不好的感覺升起,他摸着自己懷裏的槍,如果稍有不對勁,他有自信,他可以馬上解決這裏的所有人。

等了一會兒,這個白人男子拿了一個保險箱,走了進來,把這個保險箱放在寧無華的面前打開,寧無華看了一下,發現裏面只有一個人的照片,而且這個人自己根本就沒有見過。

“你怎麼回事兒?我不是讓你告訴我這裏有多少股勢力在參與這裏面的事情嗎?你爲什麼給我一個人的照片,而且這個人,居然這是一個女的,看起來身材也不錯,但是我不喜歡白人女子。”

這個白人男子輕蔑的笑了一下,把這個照片遞給了寧無華之後,又把照片底下的那一個薄膜給打開,發現裏面有幾把槍,而且是銀色的手槍。

這下寧無華就很疑惑,他看得出來,這些手槍是專門定製的,根本就不對外銷售,而且這些槍,都可以隨身攜帶,也很好隱藏,像是特工用的槍。

“你給我看這些幹什麼?難道你想讓我,幫你把他給殺了,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告訴我,這裏有多少人蔘與到這裏面了。”

“你不要誤解了,我並不是讓你把他給殺了,我反而讓你保護她的安全,你不是想知道這裏有多少個,勢力參與到這裏面嗎?你只要保護好她的安全,你想要什麼信息我都可以給你,你覺得怎麼樣。”

寧無華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這個照片,照片裏面的女人看起來30歲左右,而且金髮碧眼,身材特別的好,寧無華看了一下她的手,發現這個人的時候並不像普通的那種,這個女人也應該不簡單,很像是一個殺手。

“你不會是開玩笑吧,這個女人還需要我保護,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女人就是一個殺手,難道殺手還有其他人保護,那他的業務水平真是有點低呀。”

白人男子笑一笑,他坐在自己位置,上面充滿笑意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明白自己想要知道這裏的一切,只要對這個柬埔寨瞭如指掌,需要這個男人的情報網。

“我可以保護她,但是我現在有事要做,我也脫不開身呢,不知道這個女人現在在什麼地方。”

“我就知道你會同意的,放心吧,這個女人,現在正在**軍裏面,他現在被**軍保護起來,你只需要到**羣裏面把他給帶出來,然後保護好他的安全,護送他離開這個國家,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寧無華沒有理會這個男人說的話,她從這個男人的盒子裏面,拿起了這兩把手槍,寧無華感受了一下這兩把槍,像是精心打磨了一般,看起來就像一個藝術品一樣。

“這兩把槍有什麼特別之處?爲什麼你會給我這兩把槍?按理說在這個地方我並不缺這個東西。”

男人笑了一下,確實這兩把槍不是普通的槍,它也給寧無華拍了拍手,表示祝賀,寧無華猜的沒錯。

“你說的沒錯,這兩把槍不是普通的槍,而且這兩把槍也不是給你的,請你把這兩把槍放在盒子裏面行不行?這兩把槍是這個女人的,所以你把他救出來了之後,請把這個東西原物返回。”

搞了半天,不是給自己的寧無華都沒想,就把這兩把槍放在了這個保險箱裏面,然後看着面前這一個白人男子。

“那好,我可以幫你揍他,但救出來之後,我問你的兩個問題,你都得免費回答我,不能有附加條件,你覺得怎麼樣,當然以後我有其他的問題,我想問你的時候,我自然也會付出代價的。”

這個男人閉上嘴巴,也閉上了眼睛,好像一尊佛像一般在那裏坐着,寧無華就慢慢的等着他,而且用自己的手在敲着桌子,時間1分1秒的過去了,這個男人睜開了眼睛看着寧無華。

“那好吧,只要你把這個人給我揪出來,我可以回答你這兩個問題,現在會有人帶你去救他的,而且已經有車在外面等你了,請不要耽誤時間,因爲天快亮了,而你只有48小時時間。”

寧無華點了點頭,拿出了一個保險箱就往外面走,走出來的時候,這個屠夫跟他點了點頭,然後寧無華跟着屠夫走,果然自己面前有一個黑色的麪包車,而且這個麪包車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外面看不到裏面,裏面也看不到外面。

“需要做這麼神祕嗎?那好,我去看看你們到底有些什麼,打開吧,我進去看看。”

這個屠夫打開了城門,然後寧無華坐了進去,讓寧無華沒想到的是,這個屠夫在外面把門給死死的關住之後。

寧無華都有點在裏面打不開車門,而且這個麪包車,自己坐的地方和駕駛室完全是隔開的,自己好像就是一個囚牢裏面的囚犯一樣。

而且寧無華面前有一個長方形的木盒子,寧無華打開了木盒子,發現居然是一些武器,一把安裝了消聲器的手槍,一件防彈衣,然後一個鋼繩,還有一臺小小的寧無華,寧無華那頭就是那個白人男子,白人男子的時候,對寧無華呵呵的笑。

“不用擔心,這次我給你提供了很多你想要的東西,不管是武器,還有資料,還有情報,我都可以給你,只需要你能給我圓滿的完成任務就行了,希望你能成功。”

“你對了,我和你才見兩面,你爲什麼就相信我能成功呢,難道你的情報,真的這麼厲害,阻止着我的一切舉動。”

白衣男子點了點頭,然後對寧無華說。

“從你來到這個地方之後,我的眼睛還有我的耳朵一直看着你,所以你前幾天,那幾個出彩的展示,我是特別欣賞的,我也沒有想到你會有這麼強悍的戰鬥力,所以,這次就拜託你了。”

看着這個男人笑的這麼開心,寧無華心裏面有點不爽,但是他還是點了點頭,脫下自己外面的西裝,穿起了這一件防彈衣,然後看到自己面前有一厚沓的資料,寧無華回過頭來,看着面前這一個白衣男子。

“這些東西你不用擔心,這些資料全都是介紹關押這個女孩子所在的那個建築的情報資料,這可是我耗費了很大的苦心纔得到的,希望你不要辜負,我的努力哦。” 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建築,有點不一般,而且寧無華看了一下,好像這個建築還是紅色高棉以前修建的,以前紅色高棉統治柬埔寨的時候,曾經修了一些破壞這些普通老百姓的監獄。

而且有一個監獄修的是特別的厲害,聽說混泥土都有一米厚,美軍轟炸轟炸了很多次,發現都沒有傷及這個建築分毫。

而且**軍接管這個監獄的時候,還進行了大批的改造,不僅讓這個監獄混泥土更加的厚了,而且還在裏面加裝了鐵板,正在裏面加裝了監控器等現代化設施之後,被譽爲整個東南亞最難逃得出來的建議。

“該不會這個女殺手就是在這個裏面吧,這是號稱,整個東南亞最難跑的出來的監獄,這根本不算是監獄,完全有可能是一個碉堡,你讓我從這裏面就扔,裏面還從來沒有人,逃出來過呢。”

“如果是一般人,我怎麼可能會擺脫他呢?就因爲你不是一般人,我才拜託你呢,寧無華希望你成功,而這一次我在裏面給你提供的內應,至少會爲你增加成功的機率。”

寧無華直接把自己手中的資料一扔,然後憤怒的看着這個白衣男子,然後對他說。


“我這次是虧大發了,要從這裏面救出來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我把他從裏面救出來的話,概率本來就小,有可能我自己都搭進去了,所以我要增加籌碼。”

“你說吧,你要什麼籌碼,只要我給得起我就給,但是希望你能快點成功哦,而且我希望你不要耽誤時間,現在天已經快要亮了。”

“我還有一次免費的詢問,如果你不同意的話,我馬上離開,不要以爲你這一個破車能擋住,我要離開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人能擋得住我,希望你要明白這個事實。”

白人男子略微思考一下,就點了點頭,然後對寧無華說。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同意你的要求,只要你能辦成,我需要你辦成的事情,別說一個願望,我可以滿足你兩個願望,當然還是一個吧,希望你能馬到成功,那好,我就在這裏和你斷線了。”

然後寧無華面前這個顯示屏就掛斷了,寧無華摸着這些武器,發現自己要去的那個地方,這些武器根本就不管任何作用,如果自己單槍匹馬衝進去的話,很有可能還沒到他們的視線面前,自己就死了呢。

“看來這一次,得想辦法呀,如果像以前一樣,單槍匹馬的衝進去,肯定沒有辦法,而且這一次自己還沒有身份牌,根本就沒有辦法僞裝,像這個地方一定會有生物識別的。”

就在寧無華猶豫的時候,她面前這個車給停住了,他面前的門打開了,一個東南亞長相的男子看着寧無華,然後點了點頭,對自己身邊的一羣人說了之後,兩個武裝人員走到寧無華面前,把他的手銬扣在寧無華的手上。

看到自己手上明晃晃的手銬寧無華,很疑惑,不知道這些人到底葫蘆裏面賣的什麼樣,就在寧無華剛剛想說話的時候,一個**打在寧無華的頭上,寧無華就暈了過去。

當寧無華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身處這個監獄裏面了,自己四周都是白白的牆壁,而且只有自己頭上有個天窗。

“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救人,把我自己救到這裏來了,難道我再一次上了他的當,中了他的奸計了嗎?”

寧無華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就在這時一個獄警走了過來,寧無華剛好想跟他說話,可是他直接放下了一堆食物之後就走了。

看到這堆食物,這個食物是給人吃的嗎?上面還有泥鰍,還有蛆在上面爬,而且寧無華小心翼翼的劃開,發現裏面居然還有蟑螂,看着面前這個高蛋白的食物,寧無華是一口都下不去了。

“我不能留在這裏,我一定要出去看一看,可是待在這裏的話,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呢,算了,現在跑不出去,就在這裏好好的觀察一下,這可是被譽爲東南亞最難跑的出去的監獄呢。”

寧無華直接笑了一下就坐在地上,他觀察着自己頭上這個監獄,寧無華終於到了,這裏隨時都有人看着自己,而且每一個半小時就換一次班,而且如果寧無華沒有猜錯的話,這些人核槍實彈的。

每天寧無華都不斷的觀察,就在這個時候,終於有一天,寧無華頭上的天窗給打開了,上面丟下來一根繩子,寧無華順着這個一根繩子爬了上去,當他爬出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周圍全都是自己住的這種井一樣的牢房。

就在這時,一個當兵的用槍頂着寧無華的頭,帶着寧無華就往前面走,走了一會兒之後,寧無華來到一個小房間,這個房間裏面只有一張桌子,兩個板凳,寧無華就在凳子上面,一個人走了進來看着寧無華。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會到我們這裏呢?而且我們調查了一下你的身份,發現你居然是個美國人,而且名字叫約翰,是一個來我們這裏做生意的商人。”

對於這個資料,寧無華感覺到莫名其妙,他看了一下資料上面的照片,發現就是自己啊。

“難道這一切都是那個白人男子搞的鬼,看來他把我放在這裏面,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我就看看他到底葫蘆裏面賣的什麼藥。”

寧無華這麼想了之後,就點了點頭,這個審訊人員看了半天之後,然後就對寧無華說。

“上面說你還偷***,走私貨物走私軍火,而且還賣個反**軍那個黑幫,你知不知道我們纔是**軍,我們纔是**,你這麼做是破壞我們國內的和平,你們這些唯利是圖的商人。”

“我們確實是唯利是圖,只不過是因爲你國家,戰亂頻發,所以我們才走進來的,不知道你能不能放我離開,如果你能讓我離開的話,我們可以合作。”

寧無華看了一眼,面前這個審計人員只需一年,看了寧無華一眼之後,直接就離開了,留下寧無華一個人冷冰冰的看着這裏。

他觀察着這個環境,他摸了一下牆壁,發現這個牆壁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裏面有什麼聲音,絕對外面聽不到。

跟他坐了一會兒之後,他面前的門打開了,獄警直接走了過來,壓着寧無華,回到了他的牢房,寧無華又帶到了這一個小小的地方,感覺到自己都快有點壓抑了。

就讓寧無華在這裏住了這麼多天,但是他這麼久了,都一直沒有發現那個女人到底在什麼地方,畢竟自己這次來的目標就是爲了這個女人了。

寧無華一直在觀察,一直關在這裏,而且觀察着外面的環境,寧無華憑着自己看到的資料,知道,這個監獄除了,牆壁厚以外,而且整個監獄修得就像一個迷宮,外面是一片原始森林。

唯一可以逃出去的就是這個監獄的西邊,監獄西邊,修的特別的簡單,而且看守也特別的低。

能修成這樣的原因就是外面有一片沼澤,可是沼澤裏面有很多的蟒蛇,鱷魚等等野獸,所以一般人如果想知道從那裏跑的話,幾乎逃生的可能性非常的低。

這裏的食物都是有人,固定時間帶過來的,除此以外,寧無華頭上的這個天窗只能看到天空,而且頭上下雨了的話,直接淋下來。

就在有一天的時候,有一個人來送飯的時候,寧無華直接跳了起來,抓住了他的衣領,然後一拳把這個人打暈了。

這個送飯的人被人打暈了之後,周邊的這些獄警馬上就發覺了,他們直接來到寧無華的牢房上空,用電擊棒打在寧無華的身上。

很快寧無華陷入了昏迷,當寧無華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在另一個房間裏面,而且這個房間四周好像都沒有出口。

自己四周全都是牆,而且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牆,這些牆裏面關了燈的,至於寧無華也感受到了亮度,可是這裏面除了一張牀,什麼東西都沒有了,寧無華就呆在這裏面,忘記了時間也忘記了多久。

這是寧無華,感覺到鬱悶的時候,它面前的門再次被打開了,獄警走了進來,抓着寧無華,再次讓他回到他以前所在的那個牢房。

寧無華再次回到這裏面的時候,他已經知道怎麼離開這裏了。

“如果自己只是呆在牢房裏面的話,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離開這裏,唯一的機會,就是他們家送我的時候。”

“那時候雖然有人,但是這些人,戰鬥力並不是特別的高,只要引起轟動,我就有可能離開這裏,倒是放開這裏所有的囚犯,引起轟動吧。”

寧無華看了一下,他看了一下自己身邊的這個牀,這個牀由於是鐵製的牀,所以一腳踢在牀的牀角之下,牀就倒了,但是寧無華得到了一個武器,一個鐵棒。

拿着面前這一個鐵棒,雖然這個武器樣子不怎麼樣,但是好歹也算是個稱手的兵器了,接下來就看一看時候了。

就在這時,送飯的人又來了,寧無華看到這個機會,直接抓住了這個人的衣服,一拳打在這個人的頭上,其他的獄警就要過來救人的時候,寧無華順勢倒了下來,然後她倒在了地上,假裝暈倒。

看到寧無華暈倒了,他們打開了天窗,把寧無華帶了出去,寧無華看到自己出來了,發現自己左右兩邊,扶住自己的這兩個獄警,寧無華左一拳又一拳,把這兩個人打退了之後,直接開始跑了。

這裏的看守人員也沒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敢越獄,所以拿起自己手上的手槍就開始打寧無華,但是寧無華是何等人也,他一個靈活走位就躲開了這些子彈,然後鑽進了房間裏面。

跑到房間裏面的時候,寧無華憑着自己的記憶,首先來到了這個監獄裏面的醫務室,找到裏面的藥。

看到這裏的藥物,寧無華隨便吃了幾口,治療一下自己這段時間,身體上面的感覺上的疲憊。

然後拿起了自己的手術刀,隨身攜帶在身上,他脫掉自己的衣服,也脫掉自己的褲子,讓自己全身**,然後他看了一下,這裏剛好有一件醫生穿着白大褂,他就穿上了醫生穿着白大褂,然後戴上了口罩。

寧無華伏在門前,看了一下外面這些躁動不安的人羣,就算一隊人馬,馬上要跑過寧無華的時候,寧無華輕輕的把門給打開。

直接把一個落後的人員的脖子給緊緊的勒住,然後把他帶到了這個醫務室,然後寧無華一用力氣就把這個人給勒死了。

看到面前這個屍體,寧無華直接把她衣服脫了,然後在他身上摸了一下,發現這個人手上有一把手槍,而且有他的身份牌,寧無華把這兩個東西先放在桌子一邊,脫掉了這個人的衣服,穿上了這個人的衣服之後。 然後寧無華看了一下,發現周圍居然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遮住自己的臉,他回過頭看了一下,你這個房間的陽臺上面養了一盆花,寧無華,直接特別的開心。

直接走到花面前,把花給拔了,用裏面的泥土抹在自己的臉上,然後攜帶着這個身份牌,還有手槍,就走出了這個醫務室。

由於寧無華的逃跑裏面引起了特別大的轟動,所以這裏面現在亂糟糟的,看着裏面亂糟糟的寧無華,知道這是自己的機會,所以他趁着亂不斷的跟着人羣走在他們的後面。

趁着這一羣人羣亂了起來,寧無華再一次來到關押自己這一個牢房的這個基地,看了一下,有大批人馬待在自己逃脫的這個地方,寧無華覺得,現在應該跑,可是想到自己這次是爲了救人的,也要咬牙堅持堅持。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