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到?哼,想的太簡單了吧?別說被抓到了,只要讓師尊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不僅這幾個人都要遭殃,連帶著他們背後的勢力也會受到牽連,破壞普靈山比斗?膽大包天!」

在比斗場周圍留下的宗門弟子們議論紛紛,雖然更多的是嘲諷、奚落之言,但還是有些武者在察覺到明明是相同境界,實力卻有如此巨大的差距后,面色變得有些莫名起來,很顯然,這些人定然不是北域的武者,否則不可能來此公然挑釁,而儘管,所有人都知道北域的武者相較於天下其他四域的武者要差上一些,可打心底來說,沒有人願意承認這個不爭事實。


「我們怎麼辦?還參與到這趟渾水中么,要我說都四散離去吧,留下也沒有意義了……」

到了此時,且不說比斗沒有了進行下去的可能,留下這樣的殘局,倘若一會師尊等人真沒能抓到那名尊者,怒極歸來之時,說不定就把滿腔怒火撒在自己的身上,能夠被三、四品宗門收為弟子,並培養至靈王的境界,他們也傻不到哪去,想到這點后,心中不由生出退意。

此言一出,當即有看出事兒來的武者迎合:「兄台說的在理,這種戰鬥根本不是咱們這個層次的武者能夠插手的,連由咱們師尊幾人鎮守的普靈山都敢硬闖,咱們能起到啥作用?」


「你們不會是怕了吧?真搞笑,就算那個無名尊者再妖孽,他也只是在速度上有頗高造詣罷了,否則會不跟莫長老硬碰硬?一擊斬殺靈王境武者算不得什麼,畢竟境界上的差距擺在那裡,不過他們這次前來的目的倒是讓人感到詫異,究竟是為了什麼呢?想不到,想不到。」

「對!根本沒必要怕他們,不如這樣,咱們先聯合起來將那個尊者的幾名弟子拿下,這樣就算師尊等人抓不住他,有這些人被壓在這裡,他還能不回來?到時咱們也算立了一功!」

「此番比斗被人砸場子,數個宗門必不會善罷甘休,這個熱鬧值得一看,我不打算離開。」

「那個五名尊者的實力的確強,否則不可能敢以一人之力獨自面對數個尊者,不過話雖如此說,但這次他也真危險了,未必能夠逃掉,即便他在速度上有著頗高的造詣,甚至給他算上使用一些秘法或丹藥,能夠完全避開幾名尊者的合圍,可時間一久,他的耐力和丹田內靈力的凝厚程度都會跟不上身體消耗,所以不管怎麼說,這次都會以他無奈飲恨來收場……」

而就在有些武者感覺事情不妙離開,有些武者依舊留在此地之時,一陣『轟轟轟!』的靈力碰撞之時,已然在比斗場的右側傳來,眾人望去,竟是幾名黑袍武者和白眾戰到一起。

望著分為四個方向衝殺而來的君臨意和劉歌等人,白眾首領不怒反笑:「正愁找不到合適的方式來發泄心中的怒火呢,你們幾個還主動找上門來了?那好,我就免費送你們一程!」

能夠成為白眾的首領,哪怕只統領十幾人,可沒有幾把刷子的話,也說不定過去,況且今日之事的確讓他惱火不已,咆哮一聲后,揮舞手中長劍,如蒼鷹掠食般飛擊向君臨意。

「送我們一程?那你可得好好送送,不知『請神容易送神難!』這個道理?呵呵……」

君臨意一聲冷笑,在全力將自身的災厄之力催動到極致的情況下,一身金光閃爍的他,宛如一尊黃金戰神,眉宇間迸發出強烈的殺意,白眾的首領或許很強,可在他眼中,瞬殺!

只聽『唰!』地一聲傳來,一條數丈長的金黃色手臂虛影,驟然出現在了君臨意的頭頂上方,虛空一抓后,一尊閃爍著古樸精芒的寶塔頓時化為尺長寶鐧攥在手中,轟然砸了下去。

兩人的攻勢尚未自半空觸碰到一起,可兩股浩瀚兇猛的氣息,已經產生了一股股實質的靈力波浪,『喀喀喀喀』地聲響不斷傳來,只見比斗場的地面開始寸寸崩裂,聲勢驚人無比。

這一幕,不由讓一些武者看得觸目心驚,尤其是感受到那個身形略顯肥胖的武者,身體內迸發出那股金黃色的氣息時,那種源自於內心深處的驚慌和恐懼,更會變得明顯無比……

下一刻,『咔嚓!』和『啪!』這兩道一前一後的聲音便相繼傳來,第一道聲音,是寶鐧將長劍砸得破碎產生的聲音,第二道,則是在君臨意那兇狠地眼神下,白眾首領的身體被他一鐧砸爆時的巨響,骨骼連帶碎裂,鮮~血四下橫飛,但半空中的金黃色,卻未因此染紅!

這皆是因為,君臨意還沒有殺夠,殺爽,自中域與劍尊一戰後,他便一直沒什麼發泄的機會,要知道,當時後者可是在他身上留下了近百道劍傷,即便最後擊殺幾人是由他動的手,可孤傲的蒼狼,怎會因為一點一滴的甜頭,就讓自身的掠食慾望泯滅?所以,他需要殺戮!

「首領!可惡!怎麼可能?一擊之間就被秒殺?這……撤!」

見到首領在瞬間被擊殺,白眾幾人頓時感覺背後冒起陣陣涼風,他們猛然意識到,此戰已經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甚至說根本沒有任何贏的機會,剛想及時退開,可四周勁風已至。

君臨意在將白眾的首領擊殺后,根本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並且劉歌等三女也適時殺了過來,即便都處於鬥志昂揚的狀態,白眾的人也不可能是她們的對手,更不要說在首領被瞬間滅殺的情況下,他們早就無心戀戰,只想迅速撤離了。

「轟轟轟……」

一連串的爆響,伴隨著數股靈力波動的宣洩,如山洪噴發般狂猛湧出,漫天靈力風暴中,只是過去不到三息的時間,十幾名白眾的人便被四人那強橫的靈力撕碎,沒留下任何活口。

「好強!這麼短的時間內擊殺十幾人,原來不光那個胖子兇狠,那三個女武者也極強!」

驚嘆之聲頓時傳來,同屬於靈王境的武者,每個人都會有些許的攀比之心,出來一個君臨意就算了,誰能想到這四個人每個都是絕強之輩?和他們之間的差距,有著判若雲泥之別。

「強不強的,不是你們說了算,我兄弟說了,讓我砸了這個普靈山,剛剛給了你們半柱香的時間撤離,既然你們不走,我只能將你們判定為準備阻止我的人了,受死吧……」

不待他們多想,一聲險些讓整座普靈山都是為之震顫的巨響傳來,而後,他們便看到四道極光自如靈力風暴般地混亂場景內衝殺出來,攜帶著某種你深入骨髓地殺意,攻向他們。

「你……我們也沒對你做什麼,你找對人再殺好嗎?」

見來勢洶洶地胖子殺向他們這裡,一些膽怯之輩當即求饒。

「原因我都說過一遍了,況且你們胖爺我今天心情不好,就是單純的要殺你們,怎麼了?!」

……

當普靈山上的戰鬥還在進行之時,中了傲爽調虎離山之際的五名三、四品宗門的長老和他本人,已經追出了數百里之遠,儘管他們之間只相隔不到五十米,可一前一後地兩道極光,就是湊不到一起,顯然,他們想要追上傲爽,還是有些困難的。

達到第四重『步踏星羅』境界的《詭步》,配合著《暴身》這樣的增幅靈技,直讓傲爽的速度一直保持在超越幾名長老的程度,只不過為了不讓他們放棄,從而完成調虎離山的計劃,他不能拉開他們太遠,所以在有意控制之下,幾人始終跟著他。

而在傲爽的身後,五名來自於不同宗門的長老,神情陰鬱地簡直都能滴出水來了……

從修鍊至今,他們就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原本在普靈山舉辦比斗舉辦地好好的,突然殺出了幾個不知從哪個地縫裡冒出來的,先是讓莫齊力大失臉面,如今更是將他們幾個都拉下水。

僅僅如此也就算了,偏偏這個無名尊者的速度還極快,起初他們還以為他是使用了某種秘法,或是短時間增加速度的靈技,時間一久自然會失效,甚至使用起來後會對身體造成些副作用,況且他那相對於孱弱的氣息也擺在那裡。

可都追出數百里,眼瞅著就要超越一千里了,對方的速度還是保持著剛開始的程度,沒有表現出任何力竭的意思,反而似乎還留有餘力,越來越輕鬆,這,就太不正常了。

「莫兄……要我看,不行就這樣吧,這麼追下去,先將靈力耗光的是咱們啊……」

久追不下,幾人也有些退意了,儘管心中知道此事傳出去影響不好,但就這麼追下去,何時是個頭? 第1189章逗你一玩

「不追?開什麼玩笑,現在不追的話,咱們普靈山比斗被砸場子的事情傳出去,豈不被人笑掉大牙?現在江湖中因為一個叫傲爽的小子可是風起雲湧,正值口舌紛亂的時期……」

首先,自己好幾名弟子被擊殺,莫齊力就不可能放棄對傲爽的追捕,其次,正如他所說,因為傲爽之事,江湖中最近可是紛亂錯雜的很,他們這事一出,必然會被渲染地紛紛揚揚。

「我承認,在這件事上我的確有些私心,不過這個比斗可不是我《嵐榮門》一家獨攬,這件事不能利利索索地解決,我就不信咱們幾人回到宗門后……聲譽不受到任何影響……」

面面相覷,望著那依舊拉開他們幾百米距離的傲爽,打心眼裡說,其餘幾個宗門長老真是不想追下去了,尤其是此時對方到現在還沒有任何要停息下來的意思,速度也不見緩慢。

可莫齊力都這麼說了,就算不為了他先前許諾的幾千萬靈石,可即便是單純為了維護幾個宗門間的利益關係,他們也不得不繼續追擊下去,最起碼也要等到莫齊力先不再追擊才行。

一千里、兩千里、三千里、四千里……持續的追擊,直至接近五千里時,由整個普靈山蔓延出去的山脈,都已經被他們徹底跨越,再追上一陣,甚至都要到達北域的中部區域了。

「該死,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從開始到現在,過去半個時辰的時間了,不可能啊……」

莫齊力啐罵一聲后,肉疼地從空間戒內取出一株散發出濃郁靈氣的靈草,咬了咬牙,一口吞了下去,這是他從幻玉商盟的拍賣會上得到的『凝靈仙草』,多少次戰鬥都沒捨得使用。

「尼瑪……大概飛出去五千多里地了吧?他居然還能堅持下去,這小子,真有點邪門。」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既然莫齊力首先吞下一株靈草,他們幾個也無奈地取出玉瓶,拿出一枚龍眼大小的丹藥吞服,這幾枚丹藥,最次的也在五品以上,放到拍賣會上,拍個千八百萬靈石根本不是問題,尋常之時他們根本不會使用,但今日的情況,也絕非什麼尋常的狀態。

「我們這般渾厚的靈力如果都消耗到極限的話,以他不如咱們的氣息程度來說,想要再做堅持也困難無比,怎麼說也不可能比咱們堅持的久,所以放心,他應該飛不了多遠了……」

『應該』這個詞兒,本來就不包含肯定的含義,因此儘管聽到有人如此說,包括莫齊力在內,心裡還是沒什麼能追上的底氣,前方追擊的身影,簡直都要在他們心底留下陰影了。

可接下來……六千里,七千里,九千里,眼瞅著,幾人都要飛躍近萬里的距離,但他們和傲爽之間還是只有幾百米的距離追不上,額頭上漸漸暴起青筋,顯然,他們已經動了真怒。

而在他們的心底,除了對傲爽動怒外,也有些埋怨起剛剛說出『放心,他應該飛不了多遠了……』那句話的長老來,這叫飛不了多遠?從剛剛到現在,可是又飛出近五千里地了。

臉色逐漸變得難看起來,這個無名尊者到底使用了什麼秘法?或是說他的身上到底有著怎樣的秘密,能讓他的速度達到如此快,並且在飛行萬里的途中,速度始終不見緩慢和停滯?對方在靈力操控上的造詣也可見一斑,甚至要超過他們幾人,否則力量的運用無法如此平衡。

打個簡單的比方來說,武者的飛行,實則和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奔跑是同樣的道理。

以最快的速度急速奔跑,可能跑出一百米,幾百米的距離后就會筋疲力盡,累得必須停下來,如果保持在慢跑,或是走路的狀態下,會調節氣息的往往能夠跑出很遠都不成問題。

此時的情況就是如此,在剛開始時,不管是傲爽還是幾名尊者,全部都是全力以赴,用最快的速度飛行,可久而久之,當靈力消耗過多后,他們只能無奈地將速度放慢,原本以為對方的消耗速度會快過自己,但誰曾想,追了快一個時辰,己方快堅持不住,他竟還在發力。

或許他們永遠不會想到,擁有著魔珠,並且在靈魂之力的境界上達到地魂師巔峰的傲爽,對於靈力的操控,早就徹底超出了他們的想象,萬里的長途跋涉,對他來說不算是什麼難事。

但在後面緊緊追隨的莫齊力等人就鬱悶地要吐血了,一路追擊,不僅丹田內的靈力所剩無幾,吞服丹藥和靈草也不下五次,折算起來,統共花費近五百萬的靈石,卻打了水漂。

「莫兄,還追嗎?算了吧,不是我打擊士氣,他媽的到了現在,你還有任何追下去的慾望?」一名長老在吐血無比地情況下,都開始爆粗口了,實在是因為他們根本追不上對方。

「我……我他媽其實也不想追了,可現在放棄的話,咱們花費的丹藥和靈草怎麼辦?」

莫齊力甚至都開始喘粗氣了,雖說有一部分的原因是被傲爽氣的,但絕大部分還是源自於丹田內靈力的消耗,其他人還好說,普靈山比斗,他們《嵐榮門》恰巧是主辦方,並且這幾名不知從何而來的武者首先找上的也是他們,此次不能完美收場,他們受得打擊也會最大。

聽著後面隱隱約約傳來的聲音,面具之下,臉色變得通紅,汗水連連的傲爽,嘴角處也翹起一絲弧度,高強度的飛行,對他的消耗也極大,只是通過調節,將他降到最低罷了。

不過聽到身後幾名尊者的遲疑之聲,心中泛起更多的還是自豪感,儘管正面對抗自己絕不是他們的對手,但山人自有妙計,能保證不被他們追殺到,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本事了。

算計著時間,若莫齊力等人現在放棄追擊的話,自己從正面攔不住他們,屆時真讓幾人回到普靈山,胖子等人的情況就會陷入岌岌可危的地步,因此無論如何,都要將他們攔下來。

而雖然從正面無法阻攔,不過動些手段,從側面打開局面的話,應該會容易許多……

想到這裡,傲爽緩緩放慢自己的速度,同時大口喘了幾聲足以讓莫齊力等人聽到的粗氣,摘下面具擦了擦臉上的汗漬……

「他快堅持不住了!終於……哈哈,快了!」

「臭小子!增幅靈技快到時間了吧?千萬別說投降之類的話,我他媽今天必須玩死你!」

不知怎的,將這一切場景都收入眼底的莫齊力等人,直有種要喜極而泣的感覺,將近一個時辰的追擊,終於要得到回報了,原來不止他們幾人要堅持不住,對方也筋疲力竭了。

先前斷定過傲爽堅持不了多久的長老,如今看到他快不行了,也再度站了出來,語氣篤定無比地道:「我就說吧,他定然也快堅持不住了,別看咱們服用了不少丹藥的靈草,他更少不到哪去,況且使用增幅靈技過後,我就不信不會產生什麼副作用和影響?今天,就讓此地成為他的葬身之處!」

是葯三分毒,回復、補充靈力的丹藥再好,品階再高,也只是相對於尋常丹藥來說,雜質和有害元素要少上許多,可若真是連續吞服太多,必會造成體內靈力中出現雜質,變得不再凝實的情況,連帶著戰鬥起來都無法發揮巔峰戰力,這種事情自然是所有武者都想避免的。

我吞服了不少丹藥?呵呵,不知道我現在告訴你們,我一枚丹藥、一株靈草都沒有吞服下去的事實,是否會將你們氣到吐血?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你們只需在我後面跟住即可。

「還有五百米,快追上了!哈哈,臭小子,你倒是跑啊,繼續跑啊?」

聽著身後傳來的興奮聲,傲爽心底一笑,從萬鱷之源內取出了一顆恢復靈力的丹藥吞了下去,這還是自被莫齊力等人追擊以來,他首次吞服丹藥來恢復自身力量,可落在幾名尊者的眼中,就會變為第十次,甚至是十多次了。

「臭小子,記住我的話,千萬別求饒,也別望向拿靈石擺平今日之事,今天我不扒你一層皮下來,我莫齊力肩膀上頂著的都是狗腦袋,這麼多年我吃的東西也都是狗糧!」

此時最為興奮的,當屬莫齊力了,若傲爽真再以這種類似於閑庭信步般地形式跟他們比拼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不僅其餘幾個長老會哀聲抱怨,連他本人也再難以堅持下去了,如今這個時間,倒是恰巧合適。

而從『狗腦袋和狗糧』這些話中,也不難猜出莫齊力到底憤怒到了何等地步,可以說只要能抓住傲爽,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不過,人生不得意之事十之~八~九,莫齊力的設想很好,但能否實現,卻要另說了。

況且,如今起到主導地位的,可是在速度方面佔據優勢的傲爽。 第1190章別侮辱狗了

「只剩二百米的距離了,臭小子,你繼續飛啊?吞服丹藥,沒事,您慢點吃,別噎到!」

「不是挺能飛的么?後繼無力了?哈哈,聽到莫兄說什麼了嗎?我們也是這個意思,今天我們幾人若真拿不下你,以後都以『狗』來自稱,笑話,今日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做差距!」

見大勢已定,以莫齊力為首的幾位尊者也不再著急,紛紛出言嘲諷,在他們眼中,此刻傲爽吞服丹藥的行為,無異於將死之人在做著最後的掙扎,根本就是無用之功,沒有任何意義,最多就是在短時間內,能夠微微超越他們,可等待藥力消失,還不是會淪為待宰的羔羊?

沒錯,經過整整一個時辰時間的高速飛行,傲爽丹田內的精純魔氣的確早就所剩無幾,不過以他那在操控力量上達到細緻入微的層次來說,即便不需要補充靈力,也可以做到繼續在速度上超越他們,讓他們傾盡全力也追不上,只不過若真如此,接下來就沒有好戲看了……

而吞服這顆丹藥,除了能夠起到掩人耳目地作用外,也能適當補充一下消耗的力量,因此他何樂而不為?所以,他們嘲笑,就讓他們去盡情地嘲笑,過一會兒,不一定誰被打臉。

他們不是總把『狗』掛在嘴邊么?一會就看看,究竟是他們真能追上,並讓自己受到所謂的『懲罰』,還是不幸地中了計策,最終讓自己逃脫,變為一條只會叫,不會咬人的狗。

一道『咻』地聲音傳來,在吞服下去一枚丹藥后,傲爽的渾身氣息在增長一番之餘,整個人的速度也是瞬間提高了一個檔次,如一枚箭羽般飈射出去,轉瞬間又拉開他們千米距離。

不過這次,莫齊力等人卻並未表露出任何驚駭,不可思議地神情來,因為在他們的預料中,這都是必然之事,畢竟對方剛剛吞服了丹藥,但他們更肯定的是,用不了多久,他的速度就又會慢下來,直到算上他先前所吞服的丹藥,讓他不再獲得增幅,到時自會束手就擒。


連續吞服同一類型的丹藥,除了對身體損失極大外,藥力也會逐漸失去原本的效果,否則也不會有終身停滯在一個境界上的武者了,只需要無限拿丹藥砸,就能砸出個聖階強者來。

果不其然,正如他們所想,追了沒半柱香的時間后,他們和傲爽之間的距離,就又只剩下不到五百米了,這當然是傲爽刻意所為,但在莫齊力等人看來,是丹藥的效果在逐漸消失。

「小子,你要是還對自己能夠逃脫升天抱著一絲幻想,你就再吞服一顆丹藥,哈哈……」

一邊嘲諷著傲爽,莫齊力也在暗自盤算著剛才傲爽使用丹藥之後獲得的速度增幅,藥效達到巔峰之時,將我們拉開近兩千米,而繼續吞服丹藥的話,最遠應該不會到達一千五百米。

莫齊力雖然今日被氣夠嗆,可他也不傻,畢竟對方所展露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他還真怕眼前的勝利是對方刻意製造出來,迷惑幾人的假象,所以他不得不防,他甚至打算,只要這次他再吞服丹藥,還能將距離拉到兩千米,他們就立刻撤離,不再追擊。

不過他能想到的東西,傲爽豈會遺漏?況且每次實施計劃之前,他不將各個方面都考慮地周全無比?所以這個距離的問題,他早就想到了,只不過,他在拿捏著其中的程度而已。

再度保持著拉開兩千米的距離,定然是行不通了,莫齊力那個老傢伙的眉宇總會微微顫動,說不定就在做著什麼打算,而一下降低到五百米,對方恐怕也不會相信,只能如此了。

打定主意后,傲爽先是再次如同一枚利箭般飈射而出,代表藥力已經起到一定效果,而後,他將雙方之間的距離,由第一次的一千米,縮短到了八百多,不到九百的微妙程度……

八百多米,距離的確是有所下降,不過這到底是真實情況,還是他刻意偽裝?這一下,任他莫齊力人老成精,也無法察覺出傲爽到底是真要走向毀滅,或是示敵以弱,謀划著什麼。

就當莫齊力正思索下一步應當如何應對之時,他旁邊的一名長老笑道:「呵呵,衝刺從剛剛的一千米,降低到此時的八百多米,莫兄,依我看,超不出五顆丹藥,增幅丹藥對他就再也起不到任何效果,當然,這也是建立在,他的肉身強度,足以支撐他繼續吞服的情況下。」

以傲爽的境界和速度來說,他的肉身強度若沒達到一定層次,連他們幾人也不會相信,只不過,再強的肉身,也是有著限度之說的,儘管他們不了解他的極限所在,但衝刺之時縮短的的一百多米距離,不也正是從側面表明他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么?這點自是無可厚非。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