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找別人的麻煩,武殿的絕滅,是他們咎由自取,辰門本無侵略擴張的野心,而武殿的挑釁,卻成就了辰門。

林辰突破到了歸虛境界之後,又經過一個月的修煉鞏固,此刻已經完全領會了歸虛第一境界。

辰門經過戰鬥,一個月以後,也恢復了元氣,甚至比起以前,強大了一倍不止。

一個月的時間,林辰都在鑽研武道,天龍槍也變成了辰門的聖器之下,天龍八槍也變成了辰門的絕學之一,許多武殿的典籍都搬到了辰門的總部,一時之間,辰門的修煉功法,數之不盡。

林辰不喜歡用槍,所以天龍八槍林辰也沒有鑽研,楊星就對天龍八槍情有獨鍾,癡迷以此,在分部幾乎天天修煉,用心頗多。

林辰難得有閒暇時間,和哥哥楊星一起鑽研煉藥之術,收穫頗多,並且請教天機殿的衆位陣法大師,把自己從陣法之書裏的不解都一一說出,然後逐一請教。

一個月,林辰都把心放在煉藥,陣法之上,放卻了境界的提升,整個人更顯得靈動和充滿神祕。

隨着林辰對煉藥,陣法,煉器這些與境界有關的鑽研以後,對境界的理解也越發的明瞭和清晰。

轉眼間,林辰呆在辰門不知不覺已經達到一年,每天廢寢忘食的鑽研煉藥和陣法,把辰門裏有關的書籍都精研了一遍,煉藥造詣和陣法造詣都得到了驚人的提高。


林辰的逆天資質,讓許多人都是暗暗震驚和不可思議。

主心骨上的封印,九龍刀已經解封,被壓制了十幾年的資質一發迸發出來,自然造成如此轟動。

從朱雀大陸而來的姬家,風家,還有妖獸,傷勢都全部恢復,讓此刻的辰門勢力空前強大。 星辰戒裏,林辰的魂身靜靜的看着萬物源母樹上的冰晶棺材裏的姬羽,目光柔和,幾年了,姬羽的身體越發的糟糕,最後不得不冰凍起來,以保持靈魂不滅,待尋到醫治聖藥。


“羽兒,我一定會盡快救醒你的,我說過,要帶你走出這片天地,看看人間美景!”林辰堅定的說道。

之後,林辰意識離開了星辰戒。

辰門經過一年的發展和鞏固,已經成爲名副其實的武風大陸第一勢力,遠遠超過北冥宗,還有蠻荒教。 武風大陸的西南之地和中央之地,都在辰門的掌控之中。

林辰召集了辰門的高層,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將要去拜訪北冥宗,之後,便離開了。

辰門依舊在王大錘的帶領下茁壯成長,林辰的威望依然高漲,辰門的雕像也栩栩如生,彷彿接受了許多的信仰力量,變得有些不同,至於那裏不同,卻又言不明,道不出。

林辰帶着天麟,紫貂,還有幽冥皇,玄龜皇,就離開了辰門,朝着北冥宗所在的地方北冥之地而去。

至於小猴子,達到了九階實力的它,林辰給了他一個任務,配合辰門中的靈獸山的原班人馬,組建妖獸軍團,讓妖獸軍團的成員更加強大起來。

從朱雀大陸妖獸領地而來的衆多妖獸,有許多都加入了辰門的妖獸軍團裏,讓辰門的妖獸軍團實力大振,完全成爲了一股很強大的力量。

幽冥皇和玄龜皇本就追隨天麟,妖獸加入辰門!也是理所當然。

黃金獅虎獸,荒原豹,等等曾經和林辰有交集的妖獸都全部加入妖獸軍團,辰門的實力達到了空前強大,妖獸和人類也得到了很好的相處,辰門弟子亦很興奮,如果可以得到一些妖獸的信任,就可以成爲夥伴,而不是要去野外冒着生命危險強行馴化。

北冥之地,在武風大陸的極北部,那裏到處是茫茫冰川,到處都是大雪紛飛,常年四季都是如此。

經過一個月的趕路,林辰等人也踏入了北冥之地的地界。

這裏沒有一望無際的森林,也沒有遼闊氣勢雄渾的山脈,有的就是冰天雪地,雪峯樹立,一切都是白色主調。

北冥宗四周都是陡峭的雪峯,只有一個山谷作爲出口,是一個絕佳的易守難攻之地。

林辰穿了厚厚的衣服,只把頭露在外面,行走在茫茫的雪原之上,天麟還有幽冥皇,玄龜皇則是直接躲在星辰戒裏,逍遙快活,讓林辰一個人苦逼的前去北冥宗,就連一直聽話的小紫,都不太願意出來陪林辰說說話,解解悶。

“小子,一看你就是北冥宗的弟子,把身上的東西全部交出來,我們哥幾個就饒了你,要不然,你過不了三分鐘!”

正在行走的林辰,被突然從雪地裏竄出的幾人嚇了一跳,沒有刻意放出靈識的林辰,騶了騶眉,顯然是遇到強盜了。

林辰拿出幾百塊晶石,放在地上,也不說話,直接就走了,沒必要和這些人廢話,他也不想廢話。

“媽的,這小子打發叫花子呢,哥幾個在這裏潛伏許久了,幾百晶石就打發我們,不妥吧!把身上的都拿出來!”一個絡腮鬍子大漢狂吼道,聲音裏充滿了霸道,不容反抗的意志。

“別找不痛快,我並非北冥宗弟子,而是前去北冥宗!”林辰冷冷的說道。

“小子,現在的北冥宗一片混亂,你還是別去送死好了,實話告訴你,現在的北冥宗弟子都在想辦法逃出來。”絡腮鬍子又說道,眼睛裏看林辰的眼神如同看神經病一般。

林辰又取出一千塊晶石,放在地上,閃閃發光。

“告訴我北冥宗的所有事情,這些都是你們的!”林辰擡眼淡淡的看了一眼不遠處得三人。


“哼,小子,你都是我們的,別和我們討價還價!”絡腮鬍子伸出大刀,指着林辰,一臉的得意和不屑。

林辰嘴裏冷哼一聲。

“不知死活的東西!”

下一刻,林辰從原地消失,轉瞬間,竟來到了絡腮鬍子大漢的面前,擡起手指微微一彈,大漢手中的大刀就如同玻璃一般,碎裂了。

林辰的手臂順勢一伸,穩穩的捏住了大漢的脖子,如同一隻鐵手,大漢激烈扭動,就是擺脫不開,甚至連動都不曾動一下。

旁邊的兩人都不曾發現林辰的動作,直到林辰捏住大漢的脖子才反應過來,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說,命可留,晶石亦可有!不說,命歸我,晶石亦歸我!”林辰淡淡說了一句,用冷咧至極的眼神盯着絡腮鬍子大漢。

“我說,我說,大人饒命,我全說!”絡腮鬍子大漢臉色憋得紅潤,聲音裏的恐懼不言而喻,沒人能體會那種絕望。

林辰鬆了鬆手,扶手而立。

“北冥宗宗主練功出了岔子,一隻野心勃勃的大長老南宮雲叛變,禁錮了北冥宗宗主,成功擔任了宗主,南宮雲此人狠辣無比,大肆屠殺宗主一派的追隨者!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多了,還請大爺放過我吧!”大漢跪在地上求饒,痛哭流涕。

林辰鄒了鄒眉,沒有說話,不急不慢得朝着北冥宗而去。

“問題有些棘手了,這冰魄神石的下落!也只有北冥宗知道,眼下北冥宗混亂,就有了不確定性!”林辰邊走邊嘀咕。

眨眼間,就消失在了茫茫雪原。

絡腮鬍子大漢看着林辰走遠,收起哭涕之色,看着地上的晶石流口水。

旁邊的兩人一隻出於呆滯狀態,根本弄不清是什麼情況,所以沒有輕舉妄動。

“老大!你剛纔是怎麼回事!我還以爲你又扯羊癲瘋了!”

“就是,又哭又鬧,還下跪求饒!真丟了我們雪原三霸的名聲!”

兩人對着絡腮鬍子就是一陣糖衣炮彈。

“都他媽給老子閉嘴,你們知道個屁,你們以爲我們每次遇到的都是軟蛋麼,剛纔那位可是高手之中的絕頂高手,在他眼神下,我連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來,要不是他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早就化成渣渣了!”絡腮鬍子大漢對着其他兩人咆哮道,臉色猙獰。

之後,三人收了地上的晶石,灰溜溜的離開了。

林辰加快了腳步,在夜黑之前必須趕刀北冥宗。

不管北冥宗如何混亂,林辰的目的只有一個:得到冰魄神石的下落。 冰魄神石,在林辰心中,已經超過了北冥宗,北冥宗的生死存亡,林辰不想管,可要是誰阻止他得到冰魄神石,神鬼皆屠。


離北冥宗還有一斷距離,林辰就把不情願的天麟,幽冥皇,玄龜皇從星辰戒里弄出來了,還有小紫,一出來就鑽進了林辰的衣服,毛茸茸的,暖暖的,一個小腦袋從林辰脖子下的衣領出伸了出來,露出皎潔的眼神。

之後,四人如同幽靈一般,飄到了北冥宗的宗門口。

北冥宗的宗殿都依山而建,算不上繁華,卻也是房屋衆多,宗門更是有一股讓人冰寒的意境,有一塊巨大的白色石頭雕琢而成,四周都是高聳的山峯。

宗門口,兩個守門弟子百無聊賴的照在那裏。

林辰四人快速接近,被守門弟子發現了。

“你們是什麼人,沒事別在北冥宗瞎晃悠!小心腦袋搬家!”

“我們前來拜訪北冥宗,速去通傳!”林辰聲音不大不小。

“可有拜貼?”

林辰搖頭,天麟在一旁大眼睛瞪起,守門弟子的話讓他差點暴怒!

“沒有就滾開,別在北冥宗領地內晃悠,我北冥宗不是一些小角色可以隨意拜訪的!”守門弟子趾高氣揚,一副牛逼模樣,頭顱還微微擡起,看着林辰四人,露出鄙視的神情,另一個弟子則是始終不言不語。

“找死!”林辰手指一指,胸前的紫貂如同一柄紫劍射出,剎那之間就斬斷了剛纔弟子的手臂。

“我乃辰門林辰,來拜訪北冥宗已經是對你北冥宗的尊敬,你這狗眼看人低的傢伙。不識好歹!”林辰厲喝一聲,臉色冷咧,看的地上的弟子都是一陣蒼白,聽到林辰者兩個字,直接嚇暈了過去,就是不知是假暈還是失血過多真暈過去。

“還不快去通報!”天麟咆哮一聲,看了看旁邊的另一個弟子。

“不用了,我這就帶你們去見長老,不,宗主!”另一個弟子直接請進了林辰四人,朝着北冥宗而去,說話顯然有些唐突,卻也讓林辰聽出了貓膩,此弟子是北冥宗宗主一派的人,不是南宮雲的人。

“你北冥宗現在什麼情況?”林辰邊走邊詢問了一句。

“一切安好,讓林門主費心了!”另一個弟子臉色剎那苦澀,切又臉上堆笑的說道。

“安好麼?怎麼我在外面聽說北冥宗已經處在四分五裂的境地,南宮雲很厲害麼?”林辰自顧自的說道。

“林門主,此話何意?”另一個弟子轉身,臉色恭敬的問道,甚至還有點激動。

“我來北冥宗只是爲了尋一樣東西,如果可以讓我滿意,我可以順手幫你們真正的宗主收了南宮雲,讓北冥宗現在的局勢改變!”林辰淡淡的說道。

辰門林辰的威名,已經在武風大陸讓人如雷貫耳。

“此言當真?”另一名弟子已經激動的說了出話來了。


“你說呢?”林辰淡淡一笑,越過他,直接走了過去。

天麟走了上來,拍了拍北冥宗弟子的肩膀。

“把握好機會,如果你真衷心你們以前的宗主,那小子就是你們反敗爲勝的關鍵所在!”

之後,北冥宗弟子熱淚盈眶,似乎暗無天日的日子就要結束,看着林辰的背影越加的恭敬起來。

“若有心,晚上帶我去見你們真正的宗主,我要和他談談,至於現在,還是去見見南宮雲吧!”林辰淡淡說道。

北冥宗守門弟子猛然的點了點頭,帶着林辰四人朝着宗主大殿而去。

宗主大殿外。

“稟報宗主,辰門林辰前來拜訪北冥宗!”北冥宗弟子朝着大殿裏呼喊了一聲。

剎那,大殿裏就衝出了一道身影,正是南宮雲。

“辰門門主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贖罪!”南宮雲很是客氣的和林辰打招呼,林辰嘴角微笑。

淡淡的說道:“宗主客氣了,我們只是路過北冥宗,所以前來打擾一宿,還望宗主款待啊!”

之後,那名弟子便離開了,林辰四人也進入了大殿之中。

夜幕落下,南宮雲也根隱晦的打聽了一下林辰的目的,林辰自然不會說出打聽冰魄神石的事情,而是以尋找萬年雪蓮爲藉口敷衍了過去。

南宮雲叫人安排了房子,讓林辰等人歇息。

看着離開的林辰四人,南宮雲臉色有些不好看,叫了一位弟子,暗中監視林辰等人。

“希望只是來尋藥,不要給我耍什麼花招,不然就是你是林辰,老夫也會弄死你!”南宮雲臉色陰厲,惡狠狠的說道。

“北辰風那個老王八蛋,再不說出冰魄神石在哪裏?老夫真要了解他的性命了,留住反而危險!”

宗主大殿裏,南宮雲臉色陰沉,自言自語的說着話。

大殿的空間裏,一隻紫色的小東西穿越虛空,徑直朝着林辰所住的屋子而去。

只是不知這紫貂,一直在大殿虛空裏探聽南宮雲的話語。

休息的客房之中,紫貂把得來的消息一字不漏的告訴了林辰。

“這南宮雲,好大的膽子,敢弄死小林子,我去剝了他!”天麟一聽,不樂意了,從椅子上戰了起來,就要朝門外走去。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