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不帶這樣的,一大早的,你怎麼能這樣啊?”周雅蕙咬着嘴脣,紅暈就已上臉。

就在這時,周海剛好過來催促他倆快點上學去,就看見林陽光溜着身子壓在周雅蕙的身上,頭腳倒置交叉,就咳了一聲道:“你倆就不要鬧了,快要遲到了。”

林陽卻不管不顧他人的感受,一個勁地猛吸,弄得周雅蕙的雙眼一眨一眨的,“這小子的怪癖也真夠奇葩的,他說過他喜歡我,難道是迷戀我身上的味道?而且選中我腹部這塊地方來意淫?連我的口水也敢吃,這小子真是無可救藥了,十足變態狂一個。”

想到這,周雅蕙滿臉通紅,這還是她第一次爲一個男孩而臉紅,但自己是誰啊,是女魔頭呀,是神聖、傲嬌不可侵犯的千金小姐,豈能任林陽你胡作非爲?

周雅蕙曲起膝蓋,撞向了林陽的腦門,林陽一痛就滾到了一邊,仰躺着,因衣物被燒燬,下邊的東東傲然挺立着。

男孩子在早晨擎天一柱是非常正常的嘛。

周雅蕙一見,趕緊捂住臉,但禁不住叉開五指,又合攏五指,再叉開五指,如此反覆,弄得自己欲罷不能的。

周海實在看不下去了,砰砰下了樓。

林陽穿上了新校服,胡亂洗漱了一下,就跟着周海和周雅蕙出了別墅,上了紅色法拉利四座敞篷跑車,緩緩向花椰一中的方向駛去。

周海回過頭來,朝林陽說道:“林陽,後座上有早餐,你吃吧。”

林陽這纔看見在他身旁有一隻小盒子,打開,裏面有一份土豆雞蛋餅和一杯豆漿,外加幾顆蝦球,見見都胃口大開,立馬抓起就吃,三幾下就解決了。

一進入學校,周雅蕙立馬就變得十分冷傲,散發着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傲嬌,跟林陽眼中的蕙姐形象相差甚遠,彷彿換了個人,而且,學生們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但都躲得遠遠地,敬而遠之,簡直是神女一般的存在。

進入學校的操場步道,周雅蕙就獨自走開了,周海就帶着林陽進了教導主任的辦公室。

教導主任姓楊,名喚書生,人跟他的名字一樣,一副書生氣,見到周海就趕緊打招呼,爲林陽登記,然後親自帶着林陽到了教室,將他交給了高二(1)班的班主任張茜茜。

張茜茜戴着一雙高度近視眼鏡,瞧了林陽許多,說道:“你確定你今年17歲?”

林陽點頭。

“這也太瘦小了,嚴重營養不良啊,瞧起來十五歲還不足呢。”

同學們在底下嘻嘻笑了起來,令林陽無所適從,臉都無處擱了。

“張老師,我知道他爲什麼營養不良。”周雅蕙唧唧歪歪站起說道:“他就一賣菜的,面有菜色是正常的,在我的眼裏他就是一隻臭蟲。”

周雅蕙話音一落,同學們都鬨堂大笑起來。

林陽瞪着周雅蕙,只見她坐在最後一排的一個角落裏,獨坐一課桌,很明顯,她比在座的所有人都要孤傲。

“好吧,教室裏沒有多餘的課桌,既然你跟雅蕙認識,你就跟雅蕙同桌吧。”

林陽走下了講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射過來,就像有千支針刺在身,這種痛比琥珀女的針紮在心臟還要痛,還要毒。

林陽來到課桌旁,剛想坐下,周雅蕙就一腳踹在林陽的屁股上,將他踹倒在地,同學們又都笑得前仰後合,稀里嘩啦的。

“老師,我抗議,這林陽是個變態狂,他媽媽是個瘋子,他就是個小瘋子,跟他同桌,我沒有安全感。”周雅蕙扮可憐也很有一套,很無助的模樣,眼眶都紅了。

周雅蕙的話音一落,所有人都議論紛紛起來。

“他就一臭蟲,鑽糞坑的。”


“小心你的**,哪天鑽進你肚子裏那可就麻煩了。”

“他媽媽還是個瘋子呢,要是哪天他發瘋拿刀砍人,那就不得了了。”

林陽急忙站起,猶如鍼芒在背,急得團團轉,雙眼不由在地板上轉溜,都不敢擡起頭來了。

“你這是在找地縫鑽嗎?”

張茜茜主任走下了講臺,來到前排的課桌前,朝一名男生說道:“蒙李雄,要不你跟雅蕙同桌吧,這位子就讓給林陽吧。”

“謝謝老師給我這麼個好機會,能跟雅蕙女神同桌是我的榮幸,夢寐以求啊!”

蒙李雄喜滋滋的,剛呼啦站起,就被他的同桌陳熠拉着坐回去,陳熠喊道:“蒙李雄,你可不能重色輕友,要哪天這林陽殺了我,有你一半的責任。”

“他殺你?你誰啊?你可是陳熠,你不殺他就佛祖保佑了。”蒙李雄嘴裏雖這麼說,但還是坐着不動了。


張茜茜又問了幾名同學,但同學們都不願意跟林陽同桌,林陽心裏憋得慌,他感覺自己一刻都呆不住了,拔腿就跑,剛到教室門口,耳畔的琥珀女就喝了一聲:“林陽,你給我站住。”

林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淚嘩啦啦地流,喊道:“我再也受不了了,你就饒了我吧!”

“你千萬不能跑,你要忍住,這就叫忍辱負重,你要是跑了,就沒有機會跟女魔頭呆在一起了,她身上是一座取之不竭的寶藏,錯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

琥珀女諄諄誘導,恨鐵不成鋼地說道:“要是你這一刻都忍不了,將來就不是一個班的學生看不起你了,而是整個社會都看不起你,甚至整個人類都會鄙視你,懂嗎?” 林陽的身子顫抖着,雙腳就像灌了鉛,再也邁不動了,可教室裏的同學們還在議論着。

“就這林陽賣菜的身份,也敢入讀花椰一中,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混進來的。”

“是啊,花椰一中讀的可都是家世顯赫的子弟,偏偏被一隻臭蟲混了進來。”

“你瞧他喃喃自語,自己跟自己說話呢,只有瘋子才這樣的嘛!”

“我們不能跟這種人同桌,不然我們都要倒黴了。”

“是啊,瞧他那模樣就是一副倒黴相。”

班主任張茜茜只好走向了講臺,將兩手支在講臺上說道:“同學們,這是新來的同學,他叫林陽。”

張茜茜不說還好,一說,全班同學又都鬨笑起來。

“真是的,這也能笑?”同學們的鬨笑聲,一聲聲鑽進了林陽的耳朵裏,就像一隻只電鑽一般衝刺着他幼弱的心臟,使他全身痙攣不已。

林陽的牙齦都咬出血來了,他真想就此離開此地,管她什麼玄清氣,自己只想有頓飯吃就行了,讀什麼書啊,當什麼保鏢啊,全他媽的見鬼去。

“滾出去!”教室裏有人喊了起來。

“林陽滾出去,滾出高二(1)班,滾出花椰一中。”

“死臭蟲,還不快滾蛋……”

“就算要老子滾出去,老子也要轟轟烈烈幹一場……”林陽噏動了鼻翼,握緊了拳頭,心想,該教訓教訓這些狗眼看人低的東西了。

可是,當林陽一步一步走回去的時候,所有同學都閉上了嘴,而且,他發現,無論他揪出哪個來暴打一頓也都是落了理的,因爲,衆怒難犯啊。

林陽再次陷入進退兩難的深淵,站立着,整個身子篩糠一般,覺得自己真的要發瘋了,雙手抓住自己個頭發,嘴裏默唸着:“媽……我該怎麼辦?媽……我該怎麼辦?”

林陽雙眼血紅,陷入了無法自拔的悲痛深淵。

“我願意跟林陽同桌。”


一個清脆響亮的聲音響起,教室裏頓時就炸開了鍋,堪比高壓鍋爆炸,議論聲一波蓋過一波,都快要將教室掀開了。

林陽擡頭,就看見坐在中間位置的一名女生——哦!不,女神纔對——她站了起來,微笑着,遠遠地向林陽伸出了友誼之手。

女神始終微笑着,始終保持着伸手的動作,等待着林陽的到來。

林陽只瞧了她一眼,就定格住了。

暫時不管她長得美不美,現在她的這個動作卻真的是美極了,美到了極點,雖手中無一物,卻猶如搖鵝毛扇,輕輕地將林陽呼喊,輕輕地將林陽召喚。

林陽猶如被人從水裏撈了出來,緩緩地走了過去,眼淚都還沒幹,女神的手還伸着,甜甜地笑着。

“歡迎你,林陽同學,我跟我原本的同桌打過招呼了,她就跟雅蕙坐一起吧,我身邊的這個位置就是你的啦!”

林陽轉過腦袋就看見了周雅蕙,她正用狠毒地目光剮着自己,趕緊低頭,見女神的手還伸着,想回握,可眼前的這隻手太美了,宛如溪水柔荑,林陽不敢玷污,急忙將手放下,貼緊自己的褲腰處。

女神莞爾一笑,大方地用手作了個請坐的動作。

這隻手代表的是整個春天。

林陽迷迷糊糊地就坐了下去,身子動都不敢動一下。

女神叫楊沫茵,是花椰市五大家族之一楊忠桂的千金小姐。

楊忠桂是花椰一中的校董之一,所以,女神出口比班主任張茜茜出口還要有效力,雖一石激起千層浪,但沒人敢二話了。

她和周雅蕙都是學校裏公認的校花,論長相和身世都不分上下。

林陽翻開了課本,但耳朵一粒芝麻都倒不進去。

整節課,林陽看都不敢看楊女神,但整個心都是她滿臉的笑意,整雙眼睛都是她那隻代表着整個春天的手,整個耳朵都是她剛纔清脆的響聲:我願意跟林陽同桌!

“林陽,快噏動鼻翼,你心中的女神也是一座寶藏,玄清氣竟跟周雅蕙不相上下。”琥珀女喊道。

林陽卻坐着不動,琥珀女又急道:“臭小子,你敢不聽我的話,看我怎麼收拾你。”

“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不能對她做出這種齷齪之事。”

林陽話一出口就不行了,趕緊用手捂住嘴巴,因爲,所有同學都朝他這邊看了過來,又引起了議論。

“女神?”

“齷齪?”

有的說這林陽真不是東西,楊沫茵幫了他,他還在動歪心思,還想玷污人家呢;有的說他就一神經病,自言自語;也有的說他是精神分裂症,心裏有兩個人,一個是邪惡的,想非禮楊沫茵,另一個是正義的,正在努力制止那個邪惡的呢。

楊沫茵卻輕輕一笑,小聲問道:“林陽,你心裏在想什麼呢?”

林陽一陣慌張,嚅囁着道:“沒……沒什麼。”

“我說林陽,你這榆木腦袋真的是…… 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了,你跟我交流直接在心裏面想着不就行了,何必說出來,你的屁股一撅起我就知道你要幹什麼,不必說出口,不然,人家都會當你是精神病患者的。”

“好吧!”

“又來了,又說出口了,唉!”

“好吧!”

林陽在心裏重重地想了一下,翻開了書頁,誰知道琥珀女又在他的腹部刺了一下,恨恨地說道:“你讀什麼書啊,趕快給我將楊女神的玄清氣都吸光。”

林陽在心裏恨恨地想,“不行,我不能對楊沫茵下手。”

楊女神——他不能褻瀆。

“你不怕我的尾後針了嗎?”

“不怕,就算你將我扎死,我也不能在我心目中的女神面前自毀形象。”林陽做好被刺的準備。

“行啊,小子,你是動真情了啊!好吧,這次就饒了你。趕緊給我練功,就在今天早上將蜜蜂御氣訣第一層給我完成了。”

“那……”林陽差點又說出話來,轉念心動了動,“那怎麼行,如果我不好好讀書,要是考不出個好成績,我更加被同學們笑話了。”

“嘻嘻!你也會這麼想啊,但就你小學還沒畢業,你能讀懂高中的書本?放心吧,好好練你的功,其他知識類交給我就行,我會在你的腦海裏植入高中的所有知識,你不用學習也能回答問題。”

“好吧!希望你能做得到。”

“什麼做得到,我是誰,遠古的琥珀女呀,這世上還有什麼事能難得倒我的,乖乖地,雙手置於丹田處就行,自然點,雙腳也不用翹起來了。”

琥珀女聖潔的影像又出現了。

“不行啊,我正在上課,跟着你扭來扭去的,我這神經病就坐實了。”

“這次,我只教你調息運氣。”

林陽不得不照做,還別說,一經運氣,林陽就進入了靜止的狀態,心無旁騖,其他同學根本就打擾不了他了,心裏的悲憤情緒也就蕩然無存了。

臨近下課,琥珀女就嚷嚷:“恭喜你呀,林陽,你終於完成了蜜蜂御氣訣第一層,現在你已經穩固了玄清氣,就算跟別人戰鬥也不會損耗太多的玄清氣,相當於這個國家的一級武者了。”


Views:
17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