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過傷感的詩,腰小青默然神傷,耳畔傳來悠揚的馬頭琴聲,浪漫而熱情的藏族青年男女用他們特有的方式表達彼此的愛慕,山坡下村落裏隨風傳來的馬頭琴聲加劇了腰小青的傷感,以致於錯過了最西邊的太陽落山的最後時刻。

夜幕降臨了,天上的星星近可手摘,夜風頗冷,高原的晝夜溫差很大,一陣冷風吹過,白樺樹葉兒沙沙響,腰小青抱着膀子打了個冷戰,輕嘆一聲邁步下山。

“小青。”溫柔而又堅定,陌生而又熟悉的聲音響起,一個身着背心、體格健壯、高大魁偉的男人突然站在腰小青的面前,男人將他的迷彩服輕輕地披在了腰小青的肩上。

“怎麼是你?”纔想起高強,高強居然真的出現了,腰小青一陣激動,在這樣遠離家鄉的西藏高原,能見到矢志不渝追求她的高強,實在是令人震驚又意外,在這特別的時刻,在這西藏的天空下,腰小青心柔軟了,都想原諒高強的過錯了。

“我說過,我要永遠保護你。”高強不善表達,但語氣霸氣。

“我也說過,我不想再見到你。”腰小青語氣生硬,但比起每一回說出這句令高強傷心的話來,聲音明顯小了許多,而且披在身上的軍外套讓人感到溫暖,腰小青破天荒的沒有甩掉高強爲她披上的衣服。

是的,自從腰小青得知高強染指過別的女子外,她沒有給高強任何解釋的機會,而且對高強說過永遠不要再見到他。而腰小青託關係遠離北京去江南從警,很大的原因就是躲避見到高強,但卻沒想到高強特種兵退役後居然執着的一路追隨她,從江南到西藏,這要多麼的癡情和多厚的臉皮才能做得到啊。

面對高強,腰小青再度拋出不想見到他的話,着實令高強羞憤而又自責。

自從劉俊告訴他腰小青援藏之後,他便沒有一刻安心,迅速交接了青江派出所的公務,憑他的能量,輕易地便來到西藏找到了腰小青的住所,但他一直沒有出現,他只想暗中見見她就好,西藏有狼和極端宗教信仰者,對孤身在外執勤的腰小青來說會有很多危險的因素存在,他只想暗中保護他,期待用堅貞來融化因誤解和意外凍結的愛情結冰。

對於一個經歷過血和火的戰場洗禮的特種兵來說,不被任何人發現暗中保護一個女人不是件很難的事,高強主動退役就是爲了再次征服心中女神的芳心,他堅信總有一天腰小青會被他的真誠與忠誠而打動,儘管在他和她的情感之間出現了天大的裂縫一時半會難以逾越。

每次西藏夕陽西下的時候,高強都會選擇離腰小青常倚靠的那棵白樺樹不遠的另一棵矮壯且又生長有茂密枝葉的不知名的大樹作掩體,在不遠不近又不被腰小青能輕易發覺的地方默默地守護着他的女神。

要不是腰小青被來自喜馬拉雅雪山的寒風吹得打哆嗦,要不是腰小青流着淚吟出那首傷感無比的天淨沙秋思,要不是高強心疼的一時忍不住,高強說什麼也不肯現身令腰小青當面責備和刺痛的。

對於腰小青一直不依不饒地說出不想再見到他的話,高強內心七縈八素,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我真的不想再見到你。”腰小青悠悠地重複了一句,儘管話說出口有點口是心非,她對視一眼茫然不知所措的高強,轉過身去。

心愛的人近在咫尺,卻不能相擁,這是何等的天涯啊?這就是傳說中遙遠的距離嗎?……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就在你身邊,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面對揹着身子始終不肯原諒高強的腰小青,骨子裏好強卻又從不肯服輸的高強忽地吟誦起一首詩來,他知道腰小青喜歡倉央嘉措的情詩。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不增不減

……

PS: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祝福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希望喜歡強子小說的讀者朋友們繼續支持強子碼出更精彩的文字,才續更三天,急需各種支持,鮮花、收藏、簽章、月票、訂閱、書評助力強子登上都市小說訂閱榜或月票榜,真心感謝。 高強輕聲吟誦着西藏六世**喇嘛倉央嘉措的情詩,那位自稱住進布達拉宮就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薩街頭就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的倉央嘉措的情詩穿越時空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有無數癡男信女傳誦着。

或許是高強的真摯執着,或許是倉央嘉措情詩的魅力,在高強呤誦的那一刻,掛在西藏純淨夜空的星星輕輕地眨着眼睛,美麗的格桑花悄悄地開了,腰小青的心漸漸融化了。

她左手捂住高強爲她披上擋風寒的外套,右手伸出袖子悄然拭去淚水,就如西域的情王倉央嘉措那樣,高強的不遠千里的守護怎能讓人不心動?人生得此夫君,夫復何求啊?

腰小青轉過身來,背靠着白樺樹,眼裏依然有淚光閃爍,對高強嫣然一笑,柔聲道:“強子,我可以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如果你的理由足夠讓天上的星星爲你歡呼的話,那我可以考慮原諒你。”

“小青,真的嗎?我等你這句話很久了。”高強激動起來,漲紅着臉,聽到出自腰小青久違的“強子”,心裏柔軟地要哭,一個久經沙場的漢子竟然一時間手足無措起來。

腰小青輕輕地點點頭,見高強那麼在乎近似憨厚得老土的樣子,似乎回到了從前青梅竹馬的時光,有高強在身邊的感覺真好。

高強挺了挺身子,一本正經地說道:“小青,組織讓我參加了一次特別行動,要我臥底打進毒犯團伙內部,必須與毒犯頭子的情人周旋並且不惜一切手段要取得女方絕對信任,那時我別無選擇咯。”

“是嘛,就這麼簡單?”腰小青心裏舒緩開來,想必這樣的解釋或這樣的理由也勉強能接受的了,男人嘛,將在外,君命還有所不受呢。

何況高強是軍人,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再說了,她與高強還只是未公開戀情的兒時玩伴。如此說來,只要不是感情出軌,只要精神上是純潔的,高強染指別的女人也真的是情有可緣了,想來是錯怪高強了,也該是時候原諒高強了。不拋開恩怨,又怎麼能重新開始呢?

“是的,就這麼簡單。”高強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然後重重地拍了拍胸脯,朗聲道:“我可以對天發誓,對西藏的星星與明月發誓,向西藏最美的情王倉央嘉措發誓,我的黨性是純浩的,我的人格是清白的,我的愛情是忠貞的。小青妹妹,如果我有一句謊話,那就山無棱海無角,天荒到地老。”

腰小青抿嘴一笑:“強子哥,這個時候你還貧。”

“你笑得真好看。”高強讚美了句,自個兒也咧嘴笑了,心底壓着的千斤大石終於搬掉了,這就是傳說中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啊。

“是嗎?我笑得好看嗎?有那個嬌豔的毒梟情人好看嗎?”腰小青歡喜地甩了甩頭,有強子哥的讚美終究是讓人歡欣的,但嘴上卻從不饒人。

“嘿嘿,那哪能和江南都市最美警官小青妹妹比啊,毒梟情人是害人的罌粟花,你可是美麗聖潔的格桑花,沒法比。”高強嘿嘿笑着,終於再次俘獲女神的芳心一輩子都無憾了。

“哼,哪跟哪啊,你是賊心不死吧,還想着毒梟情人,看我不打死你。”腰小青把嘴一撇,冰釋前嫌,說聲招打,掄起披在身上的外套向高強砸去。

高強閃身躲過,腰小青笑着追趕,青梅竹馬的時光倒流,西藏高原留下了他們的歡聲笑語。

追趕了一陣,腰小青捂着肚子坐在一塊突起的石塊上,高強再次將外圈套披在腰小青的肩上,輕輕地攬着腰小青的腰,腰小青將頭靠在高強的肩膀擡手數星星。

夜有些深,山崗上有些涼,但高強的心中爐火一般熾熱。

“星星知道我的心。”腰小青心裏默唸一句,輕輕嘆息,柔聲道,“強子哥,你好傻,爲什麼要爲了我退役呢,憑你的本事,在部隊裏肯定是有大好前程的。”

高強沉默一陣,眼神注視遙遠的天際,輕聲細語:“自恐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怕誤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腰小青靜靜地聽着,許久,開口道:“強子哥,回部隊吧,那裏纔是你真正的人生戰場。你不要因爲我一棵樹,而失去整個森林。”

“青青,你就是我的整個森林,你就是我心中的如來,最美的佛。”高強堅定無比,沒有半點猶豫脫口而出。

腰小青搖了搖頭:“那,你總不能在這兒一直陪着我吧?”

高強神祕一笑:“當然不會,最多個把兩個星期,元旦前,我們馬上就要回江南。”

腰小青很驚訝:“你怎麼知道?”

“我有消息人士啊,現在維穩形勢這麼緊張,****那麼囂張,得軍警換防了,你個弱女子就別摻合了。”

“切,什麼叫摻合,我也是接受組織安排好不好?”腰小青心中釋然,想到很快就要回到江南,心裏一時莫名激動起來。她忽然想要打個電話告訴劉俊,告訴江浩風,告訴胡亞男,或者告訴全世界熟悉或陌生的人,她很快就要回江南了,她腰小青已和強子哥和好了。

……

青江美食城力俊公司,從總經理劉俊到一般普通職員,全公司上下緊張地忙碌着,大家洋溢着笑臉,都知道過兩天市長祕書要來考察,而且舒祕書是爲市長視察力俊公司打前站的。

市長都要來視察了,可見力俊公司前程遠大啊,許多人都在心裏默默地調整好人生職業規劃,少不了有人下定決心在力俊公司奮鬥終身,夢想着與未來輝煌的力俊公司共享尊榮,中國人有中國夢,小人物也有夢想的。

劉俊送走周朋後,立馬召集陳爾林、黃毛航天笑、夢婷、虞美人等核心人物,成立應急接待小組,就接待細節等方面作好充分佈置,提前準備公司宣傳資料,樓道及辦公室的衛生都要搞一搞,適當張帖些**宣揚正能量的宣傳畫,並要求青江美食城在沈市長祕書來公司時在美食城大廳及各出入口的電子屏上打出歡迎標語,並預訂好最精緻的膳食。

按照劉俊的要求,迎接舒祕書到公司考察,一定要象迎接沈市長蒞臨公司視察一樣重視,要請記者做宣傳報道,要做好公司接待上級領導的視聽資料的製作與備份。

唯有在接待舒大祕書時,將要迎接沈市長的程序走一遍,舒祕書才能根據考察的情況爲隨後迎接沈市長提出正確合理或哪些地方需要改進的建議來。

有一天半的時間準備也算充分,第三天清晨,江南天氣晴朗,秋風送爽,上午八點半的時候,劉俊接到周朋的電話,告訴他舒祕書半小時後將和他同時到達青江美食城,請他做好準備迎接工作。 周朋打來電話,告訴劉俊說他正在市**等候市長祕書,也是市**辦公廳副祕書長的舒運來,估計半小時後就到,讓劉俊作好迎接準備,不過特意叮囑了一點,特殊時期,在接待規格上一定要保持低調,舒副祕書長說在市長還沒有視察力俊公司成行之前不宜對外宣揚。

劉俊回話照辦,掛電話後卻有些犯難了,他能理解舒祕書的用意,現在中央八項規定執行力度很大,風聲很緊,**官員行事都是謹小慎微,稍不留神就會被人抓小辮子說事,可千萬別把好事給辦砸了,坑人又坑己就得不償失了。

只是,記者都叫好了,還要不要安排採訪?宣傳橫幅都印好了,還要不要掛上?美食城的電子屏幕上的歡迎標語都事先錄製好了,還要不要在美食城的大廳和有電子屏幕的出入口滾動播放?這些個細節問題不可能一一向周朋請教,只能自己琢磨。

越是急事,越急不得,就以怎樣合適的尺度接待市**副祕書長舒運來,想必有半小時的時間應該能想出更好的辦法。

劉俊沒有自作主張,他讓啞巴肖力叫來辦公室主任夢婷,徵詢夢婷的意見,畢竟夢婷做過省城電視臺的記者,見多識過,這種情況要不要請記者採訪或者怎麼採訪,相信夢婷應當知道怎麼做。

夢婷進來,劉俊起身,示意夢婷沙發上坐,開門見山道:“婷婷,剛纔江浩風祕書周朋來電話說舒祕書半小時後就到美食城,舒祕讓周朋轉告在接待上要低調,特別強調在沈市長視察咱公司成行之前不宜讓外界知曉,你看現在這事兒還有些難辦,規格高了不行,中央八項規定擺在那了;規格低了肯定也不行,那會給人造成慢怠的印象,都不好。你說說,這事咋弄?要不要辭掉記者?”

“記者都知道了,再辭掉就顯得咱們做事草率,是不成熟的表現,那不行。”夢婷稍作思考便作了決斷,加重語氣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採訪得照常進行,只是要注意方式方法。”

劉俊點頭,皺了皺眉,說道:“我也這麼想,辭掉記者肯定不妥,再說了,記者已經知道舒祕書長來公司考察肯定是代表沈市長的意圖的,沒有哪個記者會錯過這麼好的採訪機會。本來讓記者加強宣傳報道,對我們公司的發展是十分有利的。但舒祕書可又不想讓外界知道,顯然不想讓記者參與,這就有點騎虎難下了。”

夢婷輕輕一笑,滿是自信,道:“阿俊,不用急,越是難爲越要爲,利用記者對公司作正面報道以及舒祕書來公司考察本身都是件利好的事,我們要充分利用並把握好這次機會,既要記者按原計劃採訪舒祕書,又要讓舒祕書不感到唐突,我想辦法總是有的。”


“呵呵,是啊,有句話說得好,辦法總比困難多嘛,想必婷婷有好辦法了,說說看。”劉俊親自給夢婷倒了杯茶,啞巴站在辦公室門旁邊守着,不讓外人打擾劉俊與夢婷的交談。

接過茶杯,夢婷溫情的目光注視了下高強,心湖泛起一絲漣漪,她能感覺到劉俊自在江南主流媒體上頭條以來,整個人的氣質都變了,比起以前似乎更穩健更通達了,人情味兒更濃了,這樣的男孩很讓女人迷醉啊。

夢婷看了下手錶,放下茶杯,說道:“阿俊,這事不難,力俊公司上頭條以來,有很多媒體記者蜂擁而至,這是事實。咱們可以安排一個假象,就是記者在公司採訪的時候正好巧遇了市**辦公廳舒祕書長考察力俊公司,然後記者們很興奮地轉而順道採訪舒祕書長解讀當前市**對於扶持民營企業的相關政策以及政策的落實情況,這樣對舒祕書長來說,既不顯唐突,而且會感到很有面子,阿俊,你說是不?”

“是,這辦法真不錯,還是婷婷有經驗。”劉俊高興起來,又道,“照這樣說的話,美食城大廳及有關出入口的電子屏可以改成歡迎某報某網站某廣播電視臺的記者採訪團蒞臨力俊公司實地採訪的字樣,這樣的話,有那麼多記者熱衷採訪咱們公司,更加會讓舒祕書堅定市長關注力俊公司的重要性了,對不?”

“對,對。好了,時間不多了,不能再聊,我得安排去了。不過,在舒祕書和周朋到達公司時,你作爲力俊公司的負責人,可得親自到酒店門口迎接哦。”夢婷叮囑一聲,急急地出了辦公室安排接待事務去了。

親自迎接代表沈市長又是市**辦公廳的副祕書長那是必須的,和夢婷商談了一會,等夢婷走後,劉俊稍事整理,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便叫上啞巴肖力一起下樓。

啞巴如今是劉俊的總經理助理兼財務部長,真正的身份則是劉俊的貼身保鏢,可謂算是公司的二號人物,但啞巴實際上並不參與公司具體事務,實則財務大權由劉俊自由掌控。

而啞巴跟着劉俊還是和以前那樣提着個精緻的裝有強弩的樟木箱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特別的公文包,當然,樟木箱子裏少不了放上十幾萬備用的現金,而啞巴身上也少不了帶上可隨時取現的百萬元銀行卡。

力俊公司如今生意火爆,財大氣粗,不過好在劉俊是鄉下人進城,吃過苦過過苦日子的人,又有夢婷精打細算,公司的開銷當用則用,倒沒什麼特別大的浪費,相反隨着經營順利,財務帳目上資產負債表裏的利潤卻可勁兒的見漲。

有錢就想辦大事,多辦事,力俊公司上頭條在江南市一炮打響後,如今市長都關注了,劉俊心裏竟然想到了“紅頂商人”這詞兒來,可以預見,有沈市長這層關係,往後力俊公司在江南是大有作爲的。

劉俊和啞巴從容下樓,接待市長祕書及巧妙安排記者採訪的一些具體細節都不用劉俊考慮,有夢婷打理,劉俊儘可當好他的總經理角色就行。

九點差十分鐘的時候,劉俊和啞巴已經下到美食城的大廳,仰首可見大廳門口電子屏幕滾動播放“歡迎江南市媒體記者採訪團蒞臨力俊公司實地採訪”的大紅楷體字,隱去了歡迎市府祕書長的標語。

大廳門口站着兩位年輕漂亮的女迎賓,青江美食城的光頭老總辛平先劉俊一步已在大廳門口迎候,夢婷也恰到好處地走到劉俊的身邊。


夢婷朝劉俊輕輕點頭,表示安排就緒。

劉俊則與辛平相視一笑,握手問好,畢恭畢敬地垂手等着市長祕書舒運來的到來。

片刻,一輛金黃色的豪車賓利慕尚徑直開到了美食城大廳門口的迴廊上,居然見到江浩風親自陪同戴着無框眼鏡顯得斯文氣十足的青年男子下車,想必來人就是市府副祕書長、市長祕書舒運來。


劉俊愣了下,搞不懂了,一系列的疑問涌上心頭,不是說好周朋陪同的嗎,怎麼會是江浩風來了?不是舒祕書事前打好招呼要低調的嗎,怎麼舒祕書長居然高調到坐價值千萬的豪車來考察?這到底是要低調,還是要高調?這是唱的哪一齣啊? 江浩風的到來實則比市長祕書舒運來的到來更讓劉俊感到意外和震驚,事情很突然,事先說好的要低調接待舒運來,沒想到江浩風居然親自陪同舒運來考察力俊公司,而且是坐着豪車賓利來的,這樣子劉俊還真是一頭霧水。

好在如今的劉俊已不是剛進城時的毛頭小子,經歷過派出所裏遭扣押、江潭地產商姚一凡派人暗殺以及和地痞刀疤臉、青江一霸段二炮幹過架,還和日商宮本鬥智鬥勇過,生意也做得紅紅火火,也算是見過些大場面的人,江浩風和舒運來的同時到場,劉俊也只是瞬間愣神,很快恢復了平靜。

劉俊熱情上前,喊一句“江老闆,好久不見啊”,和江浩風招呼一聲後便朝舒運來伸手相握,並主動自我介紹:“我是劉俊,你是舒祕書長吧,久仰久仰。”

舒運來剛下車時,偷偷打量了下劉俊,見劉俊氣宇軒昂,身材高大、皮膚白淨、文質彬彬卻看不出多少商人的氣質,更象是個文化人,無形中對劉俊平添幾分好感。

對於劉俊的事蹟,舒運來通過周朋事先已有所瞭解,見了本人更感親切,笑着和劉俊握手:“劉總過獎,百聞不如一見,劉總果然年輕有爲啊。”

“不敢當,不敢當。”劉俊呵呵笑着,轉身引見恭敬站在一邊的青江美食城的老總辛平,“舒祕書長,這是青江美食城的辛總,他聽說您要來,特意在此恭候。”

“呵,辛總好啊。”舒運來熱情與辛平打招呼,顯然兩人認識。

“舒祕書長好,聽說您要來力俊公司考察,我們美食城可不敢怠慢,中午略備薄宴還請舒祕書長賞光。”辛平滿臉堆笑,熱情相邀舒運來中午在美食城用餐,本來辛平要說略備薄酒的,但中央八項規定以來,大多數官員不敢中午飲酒,辛平忌諱,所以臨時創造性地將薄酒改說成了薄宴,也是無奈的說法了。

江浩風淡然站在一旁,由着辛平、劉俊和舒運來打招呼,他與劉俊相熟自不必說,而跟辛平兩人也算同行,做餐飲、住宿這塊在江南市都是圈裏有名的大商家,兩人關係非外人可以想象,既是競爭對手,又是合作伙伴。

“舒祕書長,江老闆,有請。”等場面上的幾個男人相互間招呼得差不多了,一直在旁邊默默微笑不語的夢婷恰到好處地引領大家向美食城大廳走去。

“夢大記者,你不會是來採訪我的吧?”舒運來和夢婷相熟,在某些場合兩人打過交道,剛纔夢婷不想挑明身份,但舒運來卻是真誠地開起了玩笑,他並不知道夢婷由於發現了青峯山區裏陳旭副市長贊助旭日小學的可怕內幕怕遭報復而辭去了江南電視臺的記者工作。

“我也想啊,舒祕書長是大人物,是記者都不想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只是我已經從江南電視臺辭職了,現在效力力俊公司,劉總是我的頂頭上司吶。”夢婷不緊不慢地前面引路,語氣不卑不亢。

劉俊稍感謙意,緊前舒運來一步,道:“舒祕書長,剛纔忘介紹了,這是我們辦公室主任夢婷夢主任。”

“哦,我們認識。記者當公司辦公室主任,也不錯嘛,這是職業轉型吶。”舒運來恰到好處地評論了句,衆人也跟着呵呵笑。

電梯口有專人守候,舒運來和江浩風、劉俊幾人一起進電梯的時候,美食城辛總送到電梯口和衆人打聲招呼說是公司還有些事要處理就不陪了,說好中午在美食城用膳,舒運來微微笑着,表示接受。

來到力俊公司,就在夢婷領路進公司接待室時,便有記者驚叫起來,“這不是舒祕書長嗎?你也來力俊公司考察嗎?”於是乎一夥有十來個記者擁過來了。



Views:
16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