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你的出現的讓我很意外,有種眼前一亮之感!」

虛玄天的此話對於慕雲霆來說,自己同樣也是在,對方身上有眼前一亮之感「是嗎?能夠讓天門的高人看上,在下也著實意外一場。」

「百秀劍門能出一位你這樣的弟子,是百秀劍門的福氣,只可惜百秀劍門,能夠撐起的天空太小了。」

叢林中

露珠點滴滑入,每一滴都如同一個秘密一般。

在水霧迷濛的草木中,慕雲霆一身血衣已經,悄然褪去顏色。

聽虛玄天一言,自然是眼中精芒一閃而現。

虛玄天又道「天門可以讓你,翱翔在更高的天空上!」

「是嗎?可惜在下出身劍門,還知道知恩圖報的道理!」

「可惜你不適合練劍!」

幾句來回慕雲霆也是意外,並沒有想到虛玄天居然會,邀請自己進入天門。


當然這其中又時刻,讓人嗅到了陰謀的味道!雖然慕雲霆拒絕的乾脆,但虛玄天臉上並沒有半點意外神色。

停步在前叢林當中出現了一道岔路,慕雲霆一笑而過「看來在下已經無緣與虛兄同行了,就此別過!」

「請!」

虛玄天駐足在前靜觀慕雲霆離去,在平靜的目光當中,沒有能夠看透深藏眼眸之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靈魂。

「無緣嗎?與眾不同的人!」

「確實如此!一個能夠讓人充滿興趣的存在。」

靈妙天從暗處現身,面色清冷玉容高貴,眼眸劃過慕雲霆離去的方向。

「你想要邀他入宗門,這次又是有何用心!」

「只是一種試探而已,僅僅只是想要揭開對方面具,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靈妙天也不認為自家師兄,會為了一點好奇心會有所動作,虛玄天又道「暴雨城主的籌碼,我很是好奇!」

「他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存在!」靈妙天明眸一動環視玉林各個角落,肅殺神情盡顯,強悍的戰力亦是開始澎湃起來「看來我們的獵物已經到了!」

玉林觀台上

盛鼎眼觀鼻鼻觀心,宛如一切都不能動其心,安靜如一座雕塑。

烈國十八王子卻與之大不相同,翹腿而坐一派慵懶的的摸樣,只是在此刻嘴角揚起一道嗜血的微笑。

暴雨城主則是收斂起之前的微笑,一改往常摸樣,睥睨古井無波「獵物!入局了!」

烈東宇道「城主每一次請來的獵物,總是讓人耳目一新!」

林外算計!林內亦是陰謀!

慕雲霆緩步而行,腦中一時思緒著虛玄天的所言,心中已經暗暗有了決斷「看來這一次烈國之行應該就此結束了,不然想結束的時候都不能結束了。」

一言剛出

周遭氣氛瞬時大變,天際穹廬在這一刻,顯得更加黑暗。

林中深處好似,一朵朵盛開的血色玫瑰,美得不可方物也帶著致命的危險。

莫名的危機,熟悉的感覺,看不見的前路!

山雨欲來風滿樓,而慕雲霆註定要沐浴血雨當中!

「真是陰魂不散!」

「咻!」

利箭破空而來!如同送來了閻王的邀請!

雙拳緊握周遭空氣悶聲作響,罡氣所到之處的草木橫飛。

戰魂高燃,炙熱十方大地!

慕雲霆持威風恰如惡神,挺立在前問戰天下!


「咻!」

又是一道利箭兇狠而力,不待言慕雲霆提拳相對,猛力相對箭斷兩端震撼一方!

「這就是你們的本事嗎?著實沒有讓人驚訝的地方!」

血光衝天,遙望天際整個玉林已經陷入了,無休無止的恐怖當中! 慕雲霆定下心神冷眼環視四周,一身功力已經運轉開來,眼中精芒盡出殺人模樣,已經是躍然紙上只待一戰開啟。

玉林內外紅霞蓋天,壓抑的氣氛蔓延在草木各處,如吞食天地的凶獸,已經開始張牙舞爪起來。

整個世界都開始變得無比緊張,所有人都被這天際異象吸引。

自叢林深處而來,腳步聲從悠遠而來,一聲接連一聲帶著死亡的氣息。

一朵又一朵的血花開發著,帶著無邊的罪惡,帶著無窮的恐怖,禁忌浮屠再度而現身!

「你們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自入暴雨城那一刻開始,這詭異的禁忌浮屠,就已經盯上了六門。

如今再度襲來,慕雲霆倒是沒有多少意外,只是眼前這陣仗顯然是今非昔比。

血色籠罩,在一寸寸吞噬著玉林,每一個禁忌浮屠都似帶著沉淪的噩夢!

另一方

虛玄天眼上一凝仰望漫天血紅,強悍功體已是隱隱而動「看來這禁忌浮屠真是賊心不死,若是不然絕對,不敢在這個時候進犯!」

「如是囂張!我們是否出手!」

虛玄天搖頭道「現在還不是時候,自有人會出面!」

殺氣四溢

殺門三子目光如古井一般,寒光血腥之手卻是再度握上長刀,一聲嘆息之後「看來!不能在玉林狩獵了!」

襲滅則道「話可不能這麼說,這可是一次師弟證刀的機會!」

「哦!能讓我驚艷嗎?」

「拭目以待!」

各有心思同在等待著,而殺身之禍已經找上慕雲霆,百餘名禁忌浮屠品級皆是不低。

森冷的氣氛營造出無形的壓迫,如同羅網罩向慕雲霆。

「開戰之前!難道你們沒有什麼遺言要說嗎?」

黑風狂卷如龍,血眸一現,光照十方九幽地!

慕雲霆屍力膨脹,長發亂舞間惡神模樣,誰敢與之四目相對。



再度垂落,卻難以洗刷人間的罪惡,更降不了血戰的溫度。

慕雲霆雙拳擎天而起,腳踏四方猛**直搗黃龍,同一時間百餘名禁忌浮屠也是有了動作。

「嗡!」

沉悶一聲

崩天裂地之撲面而來,禁忌浮屠開口吟誦中晦澀旋律。

聲聲相扣似囚禁萬千,慕雲霆暗自驚詫「這又什麼異術完全不似武道,卻擁有強大力量。」

吟誦聲通天達地,環繞四方的久久不去,每一聲吟誦都幻化成一條條鎖鏈,將慕雲霆纏繞起來難以動彈!

「哼!」

魔音入耳自有玄妙變化,慕雲霆似感自我世界開始崩塌,有沉淪深淵之感,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的境地。


雨還在下,伴隨著晦澀的吟誦著。

百餘名禁忌浮屠異口同聲,每一聲吟誦都如同在叩打著古老的城門,都在喚醒著城門的可怕。

一聲接連一聲,慕雲霆的世界在一點點被毀滅著!


而在這個時候慕雲霆,決定要賭上一把「充滿魔力的吟誦聲,帶著毀滅的吟誦聲,這是屬於黑暗的力量。」

放開心神

慕雲霆任由魔音入體,一時之間戰場凶獸成了暴風點,鋪天蓋地吟誦聲,全數沖入這具千年屍身中!

只是千年帝屍之軀,強悍程度完全超乎想象。

同樣

更讓禁忌浮屠意外的是,自己所吟誦的音律,完全不能佔據其本心,涓涓如流而行,卻是深不見底!

「奇怪!」

數名禁忌浮屠驚呼慕雲霆之能為,在這吟誦的聲中,居然完全不為所動,身如百代勁松剛強不折,意識同千山日月一般。

「就這點能為嗎?」

慕雲霆放開心神,完全的視音律之威,已經讓禁忌浮屠心中惱怒,如今再見囂張模樣,更讓禁忌浮屠不能忍受。


陸陸續續潛藏暗處的禁忌浮屠,浮出水面一同吟誦魔音。

「沉淪音律!」

天地共鳴,山河共振,玉林內外全然成了牢籠地,而這個牢籠完全是為慕雲霆而準備。

斗轉屍力,精血澎湃,狂態盡放,血脈再添幾度紅。

鴻蒙之前的黑暗,再度駕凌慕雲霆周身。

浩蕩萬年,宏偉千代,沉淪音律完全不能動其分毫。

禁忌浮屠口誦聲越發急促,聲聲不斷,沉淪之力更是片刻不熄,而眼前慕雲霆完全是不可逾越的雄山。

「現在輪到我了吧!」

納盡八方靈氣,掌握九天威能。

慕雲霆一吼動,千山萬壑,以音破音!

「黃金獅子吼!」

碎盡一切,至音高遠,十數名禁忌浮屠難以承受音力,當場破了功體含恨在前!




Views:
1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