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呦,歡迎公子大駕光臨,裡面請,裡面請!」迎賓的夥計嘴巴跟抹了蜜一樣,迎接許陽。

「有沒有雅間?」許陽問道。

「有,有!」夥計很殷勤地引領許陽,行到二樓,然後打開一間雅間的房門。

這間雅間名叫秋月閣,旁邊還有春花、夏雨、冬雪三閣,名字倒也雅緻。

「好酒好菜,儘管上來。」許陽現在財大氣粗,僅僅是翼虎幣就有好幾千萬,當然不吝惜這點飯錢。

「好嘞!」夥計喜上眉梢,轉身下樓去支應。

不一會兒,夥計便上來了,推開秋月閣的房門,面帶難色。

「怎麼了?」許陽問道。

「公子,實在不湊巧,寇小君侯宴請朋友,點名要秋月閣,您能不能屈尊到一樓坐坐?」

許陽皺眉:「寇小君侯?那是誰?」

「就是我!」一個聲音從夥計後面傳來,隨即一個輕搖摺扇,面容俊秀的青年,邁步上前。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兩名護衛,都是玄宗初期的實力。

「公子,這位就是寇小君侯,東海君寇君侯的嫡孫!如今已經是玄靈第7變,隨時有可能晉陞宗師!」夥計苦著臉介紹道。

「你要宴客?」許陽眼中精芒一閃,「海天樓偌大酒樓,你別的不選,單單選了這間秋月閣,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聰明,我喜歡和聰明人交談。」寇小君侯摺扇一合,輕敲手心,「剛剛在海天樓之前,那一幕醜劇,正好我看在了眼裡。這位粉紅色眼睛的小姑娘,音惑之術果然了得,僅僅幾個響指,就讓兩個玄師層次的高手中招!所以我寇中浩想來認識認識。」

「我用餐的時候,不習慣外人在場。寇小君侯,請回吧!」許陽毫不客氣地說道。

那夥計嚇了一跳,這藍衫公子是什麼來路,竟然和寇中浩這麼說話?

寇中浩眼睛猛然一眯,摺扇刷的一聲展開,似笑非笑地道:「許兄,不給我這個面子?」

許陽眼睛眯了起來,對方已經認出了他的身份。

「你認出我了?說出你的來意,」許陽平靜地說道,「否則,別怪我手下無情。我在潛龍榜上的稱號,諒你也知曉。」

「呵呵,小殺神威名赫赫,我自然仰慕的很,」寇中浩嘿然一笑,「實不相瞞,我是來擒拿幾位的。北禹城蔣家,潛流城陸家,都開出了高額的賞格,懸賞許兄的項上人頭!若是一般的賞格,我也不會動心,可一件天階玄器,恐怕玄君也忍不住會出手吧?許兄莫怪,哈哈!」

「許陽,這個人有病?」采籬看著寇中浩哈哈大笑的樣子,傻傻問道。

「一個自大慣了的人,平日里肯定聽慣了阿諛奉承,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沒什麼好說的。」許陽不屑說道。(未完待續。。) 寇中浩臉色一變,眉峰倒豎:「大膽!許陽,你自以為是潛龍榜第九名,就敢藐視我?告訴你,我可是能跨階戰鬥的天才人物,只不過一直沒有遇到合適的對手,讓我揚名立萬罷了。今天,我寇中浩總算得到了一個好機會,不但能取得一件天階玄器,還能取代你在潛龍榜上的座次,名震天下。」

「就憑你,跨階作戰?」許陽有些難以置信,「你難道擊殺過玄宗?」



寇中浩洋洋自得:「擊殺倒是沒有,只不過我和我寇家的眾多玄宗護衛,一一切磋過,至今戰績保持全勝!我想要殺玄宗,就像呼吸喝水一般簡單。」

「和家族護衛切磋……」許陽和御玄雨對視一眼,都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走吧,我不想殺你,免得惹上東海君,再豎敵人。」許陽忍住笑意,擺手讓寇中浩離開。

「許陽,你太狂妄了!你不過是玄靈第8變,有什麼好得意?我也達到了第7變!憑我跨階作戰的逆天戰力,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現在乖乖跪下求饒,奉上所有玄器、寶物,我可以留你一個全屍。 美女總裁的極品神豪 ,碎屍萬段。」寇中浩殺氣騰騰。

寇中浩身後的兩名護衛,臉色早就成了苦瓜。

「小侯爺,這玄師層次的弱者,怎勞您大駕?我代您將他收拾了!」一名玄宗護衛,請纓上前。

「寇良,你給我一邊站著看好了,」寇中浩不滿地說道,「一般的玄師,自然不用我出手,交給你們打發。但許陽這廝不同。他有著潛龍榜的名次,是個很大的榮耀。這一戰如果再交給你們,我何時才能名動瀛洲?」

原來寇中浩有著玄宗級別的護衛,平素遇到麻煩,護衛便直接上前解決,根本不需要這小君侯動手。再加上護衛們平時切磋都讓著寇中浩。 撩夫記 ,也在情理之中。

「來吧,許陽,我讓你三招,看看你修為如何,」寇中浩摺扇輕揮,一副深藏不露的高手風範,「三招一過,我就要反攻了。」

許陽真是好氣又好笑。說道:「真是個可憐的人,被祖輩的蔭庇遮住了雙眼,入耳都是阿諛奉承,根本就沒有認清自己!我不殺你,只需要你接我一指之力,能接下,這潛龍榜名次便歸你了。」

寇中浩大怒:「你居然敢這般藐視我?我不但要潛龍榜名次,還要將你擒拿……」

話音未落。許陽一指彈出,一道黑白相間的玄力。交錯融合,呈螺旋狀,向前迅猛射出。

寇中浩哼道:「雕蟲小技……」他袖子一拂,帶出一股罡風,想要將這道玄力震散。

「唰!」

光暗融合玄力直接穿透了他的大袖,兩極爆炸。一股強勁的大力,化作一隻透明巨拳,重重轟擊在寇中浩胸膛之上。

寇中浩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神色,他感覺自己好像被一頭巨熊撞擊,身軀倒飛而出。砸在了樓梯扶手上。頓時扶手斷裂,寇中浩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沿著樓梯一直滾到了一樓。

「許陽,你出手好重啊,要是東海寇家的高手趕來,可就麻煩了。」御玄雨笑道。

許陽聳聳肩:「我知道他很廢柴,但不知道他居然廢到了這個地步。早知道,我就使用單極玄力加持,不用融合玄力了。」

兩名玄宗攔在門口,惡狠狠地說道:「你們攤上大事了!都不準走!」在吩咐完之後,其中一名玄宗狂奔下樓,將一身髒兮兮灰土的寇中浩扶起。

「小侯爺,您沒事吧?」那名玄宗護衛說道。

「……」寇中浩被打蒙了,他劇烈咳嗽了兩聲,才清醒過來,「沒事,我能有什麼事?剛剛到底是哪路高手,在暗中偏幫許陽,偷襲我?」

這寇中浩執迷不悟,以為自己不可能被許陽擊敗,尤其是這麼輕鬆寫意地擊敗。他認為肯定有強大的玄宗高手,在暗中出手,幫助許陽。

「呃,小侯爺,您果真慧眼如炬,的確有高手在暗中幫助許陽,非常強大,我們趕快回府,請侯爺來鎮壓許陽。」那名玄宗護衛無奈說道。

「哼,許陽果真名不副實,兩個同輩之間的戰鬥,居然還讓前輩高手幫忙。我回去一定要稟告祖父,讓他出手,將那個隱藏暗中的高手擒拿。」寇中浩站起身來,哼道。

這一主二仆,來得快,去的更快,只留下了一句「你們都不準走」的狠話,就逃之夭夭。

許陽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許陽,我們真的不走嗎?」御玄雨有些擔憂地說道,「那寇家小侯爺,肯定是去搬救兵了,萬一惹來玄君級的高手,怎麼辦?」

許陽淡淡說道:「我已經手下留情,想必寇家玄君也能看出這一點。這隻不過是小輩的戰鬥,在他們老輩人物看來,沒有出人命,就只是普通的打鬧罷了。如果因此就派出玄君級的強者找場子,就過於小題大做了。再說,我現在面對普通的玄君初期人物,也未必會落在下風。」

采籬在一旁敲著碗筷:「上菜,上好菜!肚子都快餓扁了!」

那海天樓的夥計,看到寇家小侯爺都被打跑了,對許陽三人又敬又畏,心中暗暗猜測這是哪一路過江強龍,竟然不怕東海城寇家這地頭蛇。

東海城和臨淵城不同,四通八達,繁華之極,經常有超級世家的嫡系子弟經過此城,所以城主東海君的嫡孫吃癟,也不算什麼。如果是地域偏僻的臨淵城,小君侯黎望被人痛打一頓,那肯定是百年難遇的大事件,會鬧得滿城風雨。

夥計不敢怠慢,上菜的速度提高了許多,不一會兒,就上了冷熱八盤,什麼熊掌鹿尾、花鴨酥雞,吃的采籬滿嘴是油,大呼好吃。


夥計按照許陽的吩咐,又送上了兩壺新豐國的桑落酒,這酒液倒在杯中,宛如琥珀一般金黃,輕輕一聞,一股甘露的清香撲鼻而來。

許陽三人一路潛游天河,途中錘鍊身體,過了十天的苦修生活,的確需要美酒佳肴的調劑放鬆。(未完待續。。) 在東海城的東區,一座金碧輝煌的大宅院中。

「爺爺,你可得給孫兒做主啊!」寇中浩端著一杯熱茶,雙手奉上。

在主位上,端坐著一個相貌古拙的老人,他眯縫著眼睛,一頭花白的頭髮,年紀約莫八十來歲。

「呵呵,浩兒,你又招惹了什麼麻煩?」老人接過茶盞,放在茶几上,微微一笑問道。

這個相貌古拙的老人,就是東海城的君侯,寇天星。他只是玄君初期的境界,本來東海城這繁華城池,輪不到他來駐守。但寇天星站隊意識很好,背後有靠山支撐,所以在東海城主的位置上,做得穩穩噹噹。

寇天星四十歲才得子,六十歲得孫,對這寶貝孫子寇中浩非常寵溺。

「爺爺,孫兒今天在大街上,看到有人居然是用音惑之術,欺負平民,孫兒當然不樂意,上前和那人理論了幾句。那個人本身實力,同樣是玄靈九變階段,以孫兒的實力,擊敗他易如反掌。但是他身邊有高手護衛,一個彈指,就把孫兒給打飛了!孫兒在海天樓鬧了一個灰頭土臉,顏面大失,這才向爺爺求助。」

寇中浩三言兩語之間,就把事情過程說了出來,而且經過了精心的刪改,立刻就豎起了一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巍然形象。

「哦?你有沒有受傷,讓爺爺看看。」寇天星一伸手,將寇中浩拉了過來,一股柔和的玄力探入他玄脈中,仔細探測。

「嗯,還好,那出手的人知曉分寸,沒有大礙。」寇天星鬆開手,喝了一口茶水,隨後問道,「那高手護衛,竟然向你出手?你可看清了是誰,大概多大年紀?」

寇中浩說道:「那高手護衛隱伏在暗中。孫兒並不知道。不過,那個欺壓平民的惡霸,孫兒卻是認了出來,原來就是被太初道場、潛流城陸家、北禹城蔣家三大世家,共同懸賞捉拿的小殺神許陽!」

「是許陽?」寇天星眼神中精芒一閃,「竟然是他!」

「爺爺也知道了他?也是,這許陽不知犯了什麼事,居然引來三大世家的懸賞追殺。」寇中浩立刻說道,「爺爺。賞金是天階玄器,既然被我們首先發現,不如先下手為強,免得被別人摘了桃子。」

寇天星哈哈大笑:「孫兒,你一向惹事,如今倒也立了一個大功!爺爺這回要親自出馬,將許陽擒拿!哈哈哈哈!」

寇天星長笑一聲,猛然站起身來。快步向廳外走去,一疊聲說道:「浩兒。你趕緊派人去請在靜室閉關的那位先生,一齊到海天樓,就說有了許陽的消息。」

寇中浩驚訝地說道:「那位先生?!不會吧,要驚動他?」不過嘀咕歸嘀咕,他趕緊叫來一個護衛,吩咐一番。然後快步趕上寇天星。他不想錯過這一場好戲,再說,等到爺爺鎮壓了那個所謂的「神秘高手」之後,他還想和許陽「公平一戰」,奪取許陽的潛龍榜座次。

秋月閣。

許陽等人吃的興高采烈。杯盤狼藉。采籬喝了好幾杯桑落酒,一張小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其實這桑落酒並不醉人,而且有調理身心、增長玄力的效果,是很多玄者推崇的佳釀。采籬露出醉態,實在是因為她酒量太淺。

被許陽和御玄雨嘲諷了幾句,采籬哼哼著拿出那塊「解酒佩」,放在腦門上滾了一圈,那微醺的醉意立刻就消失了。

「這解酒佩,倒是一件不錯的寶貝。」許陽微微笑道。

「哼,大壞人,現在我原地復活了,咱們再來比過!」采籬抱著一隻酒壺,哼哼道。

許陽哈哈一笑,正要言語上打擊小狐狸一番,忽然聽到外面一聲大喝:「東海君在此!小殺神出來一見!」

「不會吧,東海君未免過於護短,真的找了過來?」許陽和御玄雨面面相覷。

不過,許陽並不慌張,他帶著御玄雨、采籬,肩上托著肥球,緩步下樓。

「小殺神許陽?他居然在海天樓,天哪!」

「三個超級世家開出了一件天階玄器的賞格,要捉拿許陽,他竟然還敢在海雲上國境內出現?」

周圍的人竊竊私語。

許陽聽得很清楚,他終於明白,為什麼東海君巴巴地趕來,原來自己這麼值錢,居然值一件天階玄器,這可是能讓玄君動心的東西。

一樓大堂內的食客,早就走的無影無蹤,許陽一眼就看到,一個鬚髮花白,面容古拙的老人,站在堂中。在老人的旁邊,輕搖摺扇的人,不是寇中浩又是誰?

「呵呵,東海君也看上了許某的項上人頭,想要取走換取賞格么?」許陽單刀直入,逼問道。

「你就是小殺神許陽?果然好氣概,面對老夫都毫不變色,」東海君寇天星冷笑一聲,「不過,老夫要擒拿你,並不是交給三大家族。」

許陽有些疑惑:「那你要怎樣?」

寇天星大笑道:「我要將你擒拿,然後交給一個人!那個人自然會給我比天階玄器更好的東西。」

許陽皺起了眉毛,除了三大世家,還有誰和他有這麼大的仇怨,要付出超過一件天階玄器的代價,擒拿他?

「小殺神,我建議你放棄抵抗,束手就擒吧,」寇天星大馬金刀地坐在一張椅子上,「我知道你的實力,玄靈第8變,就能夠抗衡玄宗人物,的確驚艷。但老夫已經是玄君境界,比你高出太多了。我出手,你沒有任何機會,反抗的話,只能受傷。」

「束手就擒?東海君,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許陽沉下心來,不再考慮是誰要捉拿他,冷然道,「你是前輩名宿,但我許陽也未必怕你。」

「哈哈,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了不得,一個個口氣比天還大,看來你不願放棄抵抗,逼老夫出手了。我一出手,就有可能會震破你的星海,讓你十餘年的苦修,毀於一旦。」

寇天星陰沉著臉威脅道。

「爺爺,您對付那暗中隱藏的高手就行了,小殺神交給孫兒應付!孫兒對於他的潛龍榜名次,志在必得!」寇中浩在一旁揮動摺扇,得意笑道。(未完待續。。) 「浩兒回來,不得造次,」寇天星溺愛歸溺愛,他還是知道自家孫子有幾斤幾兩的,和凶名卓著的小殺神對陣,肯定不得善果,「給我在一旁觀看就行了。」

寇中浩見到祖父板起臉,不得不從命,低頭嘀咕了幾句。

「既然東海君要不顧一張老臉,以大欺小,我許陽當然要接下!」許陽嘿然冷笑,話語也變得尖刻起來,「就怕你半輩子的威名,會折在我手中。到時候,我看你這東海君,還有沒有臉繼續做下去?」

「小輩狂妄!」寇天星大怒。

前一刻,寇天星還是一個花白頭髮的老人,沒有半分威勢。可在這四字出口后,寇天星的氣勢暴漲,彷彿在一瞬間,化身成了一個蠻荒巨獸,一股厚重如山的威勢,向許陽壓迫而來。


Views:
11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