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也不回,道:「有容,進來做啥?出去,陪你老同學和秦叔嘛!」

蘇有容一個小拳拳,擂在他腰上,「好你個宋三喜,現在啥事都自作主張了是吧?當我不存在?」

宋三喜扭頭,一臉無辜,「有容,又怎麼了?」 幾顆丹藥下肚,直升95級,榮登超級封號斗羅行列!

什麼最年輕的封號斗羅啥的,在他這裏全是渣渣,一歲不到的超級斗羅,完全可以抬走所有天才!

這一刻,千聚雷甚至都沒有太多的感覺,就像是打遊戲隨便吃了口葯撿了個人頭一樣。

毫無波瀾……

殊不知在大陸之中,到了這種層次的存在,如果想要提升一級簡直比登天還難!

千聚雷的這種輕鬆突破,如果被傳出去,又會讓多少停滯半生寸步不前的封號斗羅情何以堪?

呼了一口氣,千聚雷伸了伸懶腰,赫然發現自己雙腳非常有力了!

還差幾天滿月的他,居然就感覺能夠落地走路了!

但他一點也不意外,一切都在情理之中,畢竟,渾身都是力量!

這一刻,他嘗試站了起來,站在嬰兒床一邊。

舉眼望去,只覺眼前一切,似乎都變得不同了。

隨着自身的實力倍升,哪怕是在這深夜之中,他的目光也能透過房間,清晰地看得到百米之外的一切景物。

心神一動,體內的魂力瞬間流轉,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

這一晚的修鍊,堪比別人幾十年的成果,簡直比妖孽還妖孽!

「糟糕,這裏面有好強的氣息結界,連我進不去了!」

就在這時,房外響起一個焦急的聲音。

那原本聽從千道流之命,守在院中的八位魂師,其中一個實力強悍的,意外感覺到了一絲魂力波動。

就在他想要前去查看的時候,發現自己連意識都無法進行探知,當場就慌了!

而接着,八位魂師齊齊整整的圍了過來。

當他們試圖進入時,門外彷彿有一道強大的無形氣牆,將他們全部阻擋在外!

一絲辦法都沒有!

這一刻,那位實力已達封號斗羅的魂師,臉色狂變!

「這氣息結界,憑我封號斗羅的魂力修為,竟然找不到突破口!」

「難道說……」

「糟了!要是少爺他們出事了,我們就完了!」

畢竟千道流可是非常信任他們的,要是連保護兩個孩子都做不到,他們根本不需要活了!

面對如此強悍的結界,幾人越想越不安,硬闖又闖不進,一度讓八位久經戰場的魂師心態都要崩潰了!

聽到外面急得跺腳的聲音,千聚雷不由一笑,搖了搖。

只嘆這些人也太盡職盡責了,這大晚上也不容易,立刻撤去了釋放在外的氣息結界。

「嗡!」

隨着千聚雷的結界撤去,八位魂師瞬間急匆匆沖了進來。

八位魂師已經全副戒備,準備迎接強敵了!

所有強勢武魂的煞氣,瞬間充滿了整個房間!

這時候,八位魂師已經急出了滿頭大汗。

然而,他們就看到千聚雷安靜的站在嬰兒床一邊,千仞雪也是平靜的翻了翻身,繼續睡着……

幾人不由一怔,繼而一喜,脫口問道:「少爺,你們沒有事吧?」

千聚雷微微一笑:「我們能有什麼事?」

幾人看着眼前這個只有不過一個月大的少爺,的確不像有事的樣子,心裏才一松,也暗暗虛了一次。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要是這位少爺在他們眼皮底下出了事情,他們這一生都白活了。

只是,剛剛那種感覺,他們都留下陰影了……

「好吧,你們出去,別打擾我們睡覺了。」千聚雷淡淡說道,隨後直接跳到了嬰兒床裏面,挨着千仞雪蓋起了被子。

「好好,我們這裏出去……」

幾人也是收起武魂,斂住氣息,躡手躡腳的出門關門。

至始至終,他們都只關注著兩個孩子的安全,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一個月不到的千聚雷不僅能站立,還能和他們以大人的口吻說話……

……

一夜無話。

第二日。

千聚雷嘗試着給千仞雪也吃了半顆「益氣補魂丹」。

畢竟她的身體還相當幼小,他擔心她吃不消,所以量有所控制,以免小妹難受。

只是讓千聚雷沒有想到的是,在千仞雪吃了半顆丹藥后,竟然直接開口說話了:「哥哥,這是什麼糖果,好好吃哦,我還要吃!!」

千聚雷一陣無語。

感情自己辛苦煉製丹藥,被這小妮子當成了糖果?

這世上要是真有這種糖果,那這大陸魂師數量豈不是要翻個好幾倍?

果然,這丹藥下去,千仞雪身上魂力直線飆升,比他之前的每晚推背效果要好太多了。

若是到了這妮子六歲覺醒武魂之時,恐怕得驚艷所有人……

只是,千仞雪能開口說話后,這小傢伙也太活潑了,這機靈鬼問不完的問題,對丹藥更是追根朔源……

千聚雷苦口婆心,最後才好不容易讓她相信,這種東西不是一般的糖果,不能多吃,吃多了會肚子疼。

不過,千聚雷始終拗不過她,最終還是給了另外半枚,看着千仞雪回味無窮的咂著嘴巴,千聚雷第一次感覺到這個妹妹太難帶了……

由於兩個孩子即將滿月,武魂殿發出了盛情邀請,即將舉辦滿月酒,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千聚雷也就一直呆在小院裏。

只是,閑來無事的他,想要用「震獄神鼎」練手時,卻發現無藥材可煉。

之前的藥材都是菊花關給湊的,現在想想,如果每次去找他要,也容易暴露,但自己去買的話,也根本沒錢,總不能每出去一趟,都掰斷一節黃金嬰兒床吧……

而且那些煉丹材料,隨隨便便,都要花費高達上千金魂幣,不是一般人消耗得起的。

近千金魂幣,對於普通人,無異天文數字,而他這樣的教皇之子,小小年紀也不可能說有就有。

總不能向千道流伸手要吧?

簽到了四年零一個月,之前在比比東腹中還不覺得,第一次,千聚雷竟然覺得自己窮了。

「看來得先弄一些錢才行。」

千聚雷意識到錢財的重要性后,產生了這個想法。

如何賺錢?

千聚雷苦思之下,最後決定煉器了。

畢竟,在這大陸上追求力量,大部分都是戰魂師的世界,神器之類的,就是天物!

當日,爺爺千道流給他玄銀魚后,那群魂師看到時的眼光,他已經覺察到了他們對這方面的渴望了。

當下,千聚雷便研究起了兵器來,首選的材料,赫然是當初封印黑龍的那破敗的銹劍。 「年華里的倒影,你的生活將會在哪裏?」

「用有限的力量,放出無限的光芒!」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生活,有生活的地方就會有我們!」

「吾輩之道,未入豈能知曉,彭大社聯,來了才知道~」

……

八月的最後一天,恰逢周末。

和以往的每一年都一樣,又到了開學的日子。

雖然陸小白不住校,不需要提早來學校清理宿舍,但還是要來學校把這學期的書領了。

彭傅大學的大學主幹道上,遍佈着各個社團的招新廣告。

大二大三的學長學姐們,不遺餘力的……

《時間停止后》第六十四章開學第一課 「老大,我們也去試試吧!」一旁的風行和朱烈山等人早就躍躍欲試了,紛紛開口要去試一試!

「你們就沒想過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賞格嗎?知道這是選什麼嗎?」姜陽冷靜的問道。

「無外乎就是挑攻城隊而已,看樣子大帥是想強攻這赤火城了!」朱烈山毫不在意的說道。

「知道你還去?丟了性命怎麼辦?」姜陽沉聲問道。

「老大,別人去不去我不管,反正老朱我必須去!殺父之仇不共戴天,老朱我父親就是被這些外族人殺死分食,你說我能不去嗎?」朱烈山瞪着一雙血紅的雙眼說道。

聽朱烈山如此一說,姜陽頓時啞口無言了!是啊,先不說為了人、妖兩族,單是殺父之仇,就不可不報,沒想到平時大大咧咧的朱烈山還有這麼大一段血海深仇!

「既然如此,為何不早說!你老大我就那麼像貪生怕死之人嗎?既然你要去,老子陪你一起去,干他娘的!」姜陽冒出一句粗口罵道!

「老大,你就別去了,這是我自己的事!再說了,攻城隊太危險了,嫂子還在等着你呢,要是你出點事,嫂子不撕了我啊!」朱烈山強烈拒絕道,甚至將敖靈兒都搬了出來!

「危險?你都不怕我怕個屁啊!再說了,別看你修為境界比我高,論實力,論肉身強度,你哪樣比得過我?老子就是一個人形兵器!」姜陽一臉得瑟的說道!

「老朱,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這種事怎麼着也得算我一個才行啊!」風行也站了出來。

「就是,瘋子說得對,這種出風頭的事,怎麼能只想着你一個人,也算我一個!」卻是平時最膽小的鹿瀚!

到最後,整個一什的人全都站了出來,要一同前去!

「老大!你們…」平時大大咧咧話最多的朱烈山此時卻是哽咽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小凡,你就別去了!」姜陽一把將伊凡拉了出來!

「憑什麼,姜兄瞧不起我嗎?」

「我們這什人中,肉身最弱的就是你了,你去幹什麼!」姜陽低喝道。

Views:
1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