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就在蕭綺夢無話可說的時候,陳北冥忽然開口:「你們兩個,算什麼東西?」

一句話,把兩位經理說的一愣。

蔡經理眯著眼睛,冷笑道:「陳先生,我知道您厲害,您別生氣,要是把我們打死了,那萬隆集團也就完了,您不是白忙活一場?」

這句話看似姿態很低,但實際上實在威脅陳北冥。

側面告訴陳北冥,萬隆集團沒有我們兩個,根本活不下去!

陳北冥呵呵一笑,開口道:「是么?那我到真想看看,你們兩個死了以後,萬隆集團會變成什麼樣。」

話落,陳北冥緩緩站起身。

還沒等陳北冥做什麼,這兩位就已經嚇的臉色慘白了!

「北冥!別激動!」

蕭綺夢急忙喊住了他。

蕭綺夢嘆了口氣,低聲道:「兩位,你們的要求我不能答應,協議上有說明,現在萬隆集團所有的一切我們都有管理權,而且我不認為,我管理的不如你們。」

「所以,你們兩位,希望能好好配合我工作。」

「我先去辦公室。」

說完,蕭綺夢給了陳北冥一個眼神,二人轉身離去……

坐在董事長辦公室,蕭綺夢的神情有些恍惚……

她摸著紫檀木的辦公桌,到現在還是不太敢相信這居然是真的。

房門輕輕打開,陳北冥笑著走了進來。

「恭喜你啊!夏董事長!」陳北冥笑道。

蕭綺夢苦笑:「你可別這麼高調了,本來現在公司就好多人對我有意見。」

陳北冥笑道:「哪有如何?」

蕭綺夢嘆了口氣,坐在沙發上,低聲道:「董經理和蔡經理一定恨死我了!不行,待會我還是得和他們陪個不是,冤家宜解不宜結嘛。」

陳北冥微微一笑:「不愧是我老婆,這格局就是不一樣!不過我看他們兩個未必會原諒你。」

「試試看吧。」

正說到這裡,房門突然砰的一聲被推開了! 沈安安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只見西城警署的接待大廳,地上都是斑斑血跡,觸目驚心。

地上,更是有零星的子彈殼子……

這裏,分明發生過槍戰!

幾乎警署所有的警員都聚集在這裏,真槍實彈的裝備,目光悲壯。

沈安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慌亂不已。

「梁警官,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如此慘烈?

梁肖這才收起剛剛演戲的平靜,眼圈泛紅。

語氣更是凝重,「沈小姐,您跟我來吧!」

梁肖引領着她們上樓。

沈安安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是不是楓哥受傷了?」

梁肖隱忍言道,「您上去就知道了!」

沈安安跟在後面,腳步匆忙。

還沒看到,她幾乎已經斷定,一定是卓楓出事了。

不然怎麼可能容許有人猖狂至此,到西城總署來鬧事,而且還鬧出這麼大動靜?

梁肖推開醫療室的門,卓楓就躺在那簡易狹窄的病床上。

他閉着眼睛,臉色蒼白,額頭上斗大的汗珠順着鬢角往下流。

一身本來筆挺莊嚴的警服,有些發皺。

褲管更是被血液浸透成深色,黏在腿上。

幾道白色的紗布,只是簡單的包紮了一下傷口而已。

沈安安幾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心如雷震,張了張嘴,竟是一時說不出話來。

「楓哥……」

卓楓聽到有人喚他,才緩緩睜開眼睛。

「你來了。」

說話間,便要撐坐起來。

沈安安急忙上前,「你別動,好好躺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卓楓執意坐了起來,旁邊梁肖急忙放了一個靠墊在後面。

「本來沒事,他們非得給我打一陣鎮定劑,所以這會兒有些暈。」

沈安安心下一沉。

看着卓楓說話的樣子,並非傷到要害的樣子。

這樣的傷勢還需要打鎮定劑的話,那隻能是情緒和心理上的問題不好控制。

只聽梁肖有些激動,「再不給您打鎮定劑,您就自己端著槍衝出去了!」

卓楓一笑。

那笑容,怎麼看都帶着一股子苦澀。

「我是署長!往前沖是應該的!換做你,你也會沖!」

「可是……」梁肖竟一時無言。

對,如果換做是他,他也會跟那群王八羔子拚命。

只是,他多希望即使他,這樣署長就不會受這麼重的傷了。

卓楓問道,「老薛怎麼樣了?」

「呃……已經送醫院了!」梁肖有些支吾。

卓楓立刻看出不對,「到底怎麼樣了?」

梁肖硬著頭皮言道,「現在在重症監護室……還在觀察情況!」

卓楓深深鬆了口氣,欣慰點頭,「好,活着就好!」

「嗯!」梁肖別開了眼神。

沈安安不認識他們說的老薛,看來也是一個受傷的警員。

不禁問道,「楓哥,你也受傷了,怎麼還在這裏,不去醫院呢?」

卓楓擺了擺手,「我沒事,小傷!」

話說完,挪動了一下身體,卻倏然緊皺起了眉頭,臉色越發蒼白了幾分。

一直沒有說話的貝小么,瞟了一眼卓楓腿上的傷口,不禁搖頭。

「槍傷可不是小傷!」

。一番折騰后,陳裂成功打破猜忌,逼的西王母體力不支,將藏起來的孕肚重新凸現出來。

「人家只是為了穿着嫁衣好看些,所以才把肚子藏了起來。」

西王母玉手輕撫紅色嫁衣下的孕肚,笑容意味深長道:「不過這樣也挺好。」

孩子沒事就成。

陳裂放下心來,道:「走吧。」

《我的屬性面板去弒神了》第190章基因鎖到手 「我的修為達到了金丹八層,想要突破到金丹九層,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餘明延口中發出一聲感嘆,他修為剛剛突破,需要一段時間去鞏固修為。

因此餘明延依舊沒有從洞府中離開,而在餘明延閉關修鍊的這段時間,金桂島附近的海域卻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連戒和周成兩人所在的島嶼這兩年受到妖獸攻擊的愈發頻繁,兩人孤立無援,根本抵擋不了那些妖獸的進攻,最終決定帶着門下的修士前往靈風島,忍痛放棄他們在這裏的產業。

連戒和周成兩人帶着門下的修士離開后,附近海域的妖獸也真如連戒兩人所說的那樣,慢慢向餘明延所在的金桂島匯聚。

這些妖獸並沒有立即攻上金桂島,因為他們對島上的人類修士十分恐懼,之前它們就有同伴死在金桂島上的人類修士手中。

隨着時間的流逝,匯聚在金桂島周圍的三階妖獸數量越來越多,最終由一條三階後期的銀空魚為首,對金桂島發動了攻擊。

銀空魚是那條晉陞成為四階妖獸的銀月魚妖的近親,銀月魚妖成為四階妖獸后,這條銀空魚也變得耀武揚威起來。

金桂島四周有餘明延佈置的三階防護靈陣,三階防護靈陣的力量頗為不弱,但是也抵擋不了如此多三階妖獸的攻擊。

在那些妖獸攻向金桂島的剎那,餘明延就感應到了金桂島的情況,這時他立即停下修鍊,向洞府外面疾馳而去。

「這麼多的三階妖獸!」

餘明延的速度極快,他從洞府中衝出去的時候那些妖獸還沒有攻破防護靈陣的屏障,沒有進入金桂島。

只是那屏障的防護力量也沒有多麼強橫,以那些三階妖獸的力量,估計很快就將能那道防護屏障毀掉。

「正好拿你們來試試三階上品岩漿符的力量!」餘明延立即向那些妖獸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他看到那條為首的三階後期的銀空魚后,迅速將手中的岩漿符催發。

一條翻湧的赤紅岩漿河流從岩漿河中翻湧而出,這條岩漿河流是由濃郁的靈氣幻化而成,但是它卻有着比真正的岩漿河更加恐怖的力量。

岩漿河奔騰翻湧,好像有雷鳴般的浪潮聲傳出。

那條銀空魚在看到向它傾壓而來的岩漿河流后,銀色的微微輕輕旋轉,周圍的海水頓時翻湧而起。

普普通通的海水經過銀空魚靈氣的催動后,頓時化作一條寒冰寒流,翻湧的海水中寒氣四溢,呼嘯間在半空中架起了一座厚厚的冰橋。

這座冰橋橫跨在海水和金桂島之間,剛好攔住了那條奔涌的岩漿河流。

岩漿符所化的岩漿河流將冰橋覆蓋住后,岩漿河流中頓時傳出一陣陣爆炸聲。

瞬息后,堅硬的冰橋被翻湧的岩漿河流吞噬,岩漿河流繼續威勢不減地向銀空魚攻擊而去。

Views:
2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