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泥潭回歸了平靜,那些紫色氣體漂浮在這泥潭之上,聚集成了一顆紫色的氣珠。

好幾次,這顆氣珠都想飛進泥潭,但是每次都被攔了下來,幾次過後,這氣珠又變得稀薄了幾分。

但是它卻鍥而不捨的一次又一次衝擊著這個泥潭。

也不知道衝擊了多少次,當它再次衝擊的時候,直接炸裂開來,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這氣珠消失之後,唐僧也沒有出來。

不過這泥潭裏的泥水卻再次涌動了起來,最後竟然從泥潭中飄出了一個泥球,不用說,這個泥球應該就是唐僧。

這個泥球飄到空中之後,泥潭中再次深處了幾條泥柱,鏈接到了這個泥球上。

之後,這個空間就瀰漫這一股能量,這股能量正是從這泥潭裏向這個泥球里輸送的。

咦!既然如此,那這個泥球為什麼還要飄到空中啊!難道是因為這樣顯得霸氣嗎?

這邊唐僧正在接受這蛻變,或許是這樣吧。

而這邊孫悟空正在岸上焦急的等待着唐僧。

因為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天了,唐僧一點動靜都沒有。

有一次孫悟空想直接下去看看唐僧,但是他卻被一股力量擋在了湖面上,他根本就下不去這個湖。

沒辦法孫悟空只好繼續在岸上等。

「猴哥!」

突然,孫悟空好像聽到了豬八戒的聲音。

「猴哥!」就在孫悟空疑惑的時候,豬八戒從天邊飛了過來。

「八戒,你怎麼來了?」孫悟空有些好奇。

「猴哥!這都三天了,你和師傅一點消息都沒有,我們擔心你們啊!所以我就過來看看了!對了,師傅呢?」豬八戒看了一圈,沒有發現唐僧的身影。

「師傅在這裏面!」唐僧指了指眼前的大湖。

「這裏面?」

「對,就是這裏面!」

「不會出什麼事了吧?」豬八戒問。

「不知道,俺老孫下不去!」孫悟空搖了搖頭。

「下不去?我試試!」豬八戒說完便直接跳下了水。

但是他和孫悟空一樣,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攔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豬八戒看着孫悟空有些不解!

「不知道!」孫悟空搖了搖頭。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豬八戒問孫悟空。

「咱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等了,等師傅出來,能第一時間看到我們。」

「行,那我現在回去和紫霞她們說一聲,然後我也過來和你一起守吧!」

「好!」

豬八戒說完就飛走了。他得趕緊回去和紫霞她們說一聲,這幾天給紫霞她們還有女兒國國王等人都着急壞了。

回到皇宮之後,豬八戒給紫霞她們講了唐僧和孫悟空現在的情況。

「什麼?御弟哥哥進了那個湖裏?」小柔一聽,立馬激動了起來。

「放心,師傅沒事,我怕猴哥無聊,所以我準備一會兒也去陪他,不用擔心。」豬八戒說了一聲。

「不行,我也要去!」紫霞立馬說道。

「那這裏怎麼辦?」豬八戒問。

「咱們一起過去。」女兒國國王婉君說道。

「這不行,您是一個國家的王,這不行!」紫霞搖了搖頭。

「姐姐,我去吧!我和他們一起去等御弟哥哥。」小柔說道。

「陛下!您過去不現實,再說了,這宮裏的大臣也不會同意的!」紫霞對婉君說。

最後沒辦法,婉君留守皇宮,其他人跟着豬八戒一起過去,與孫悟空匯合。

………………..分割線(點多少點都是一個字,想水都水不了!)

「猴哥!」

孫悟空這邊正在湖岸上來回踱步呢,突然聽到了豬八戒的聲音。

「八戒!這是什麼情況?」孫悟空看到豬八戒后問他。

因為孫悟空看到,豬八戒的身邊還跟了一群人,除了女兒國國王,其他人都來了。

「怎麼你們都來了?」孫悟空問。

「猴哥!他們不放心師傅,所以都跟來了,我也沒辦法!」豬八戒攤了攤手。

「好吧!那就等等吧。」眾人既然就來了,孫悟空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悟空,師傅既然在這個湖底,咱們為什麼不下去?」紫霞有些不解,既然師傅在湖底,為什麼不下去陪他呢?

孫悟空沒有說話,而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紫霞看了一眼孫悟空,然後縱身向湖裏跳去。

但是就在她離湖面還有一尺的時候,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擋住了,隨後直接被彈到了岸上。

紫霞:???

「這是什麼情況?」紫霞不解的看着孫悟空。

「不知道,俺老孫也下不去!」孫悟空搖了搖頭。

「我也下不去!」豬八戒說了一聲。

「我來試試!」蠍子精小柔說了一句,然後也跳進了湖裏。

不出意外,她也被彈了上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柔問。

「不知道!」眾人搖了搖頭。

「我想到了!」小柔像是想到了什麼。

「什麼?」

「可能因為我等不是人族,所以進不去這個湖裏,這裏可是當年女媧娘娘造人的地方,我覺得除了人族,誰也下不去!」

「可是我師傅他是金蟬子轉世啊!」豬八戒說。

「御弟哥哥已經輪迴了十世,他已經是人族了!」小柔說道。

「好吧!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等吧!」

就這樣,又過了三天,平靜的湖面上開始出面具絲絲漣漪!

「有情況!」一直關注湖面的孫悟空突然叫了起來。

眾人一看,平靜的湖面上竟然出現了絲絲漣漪。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

寬敞的大廳內,蔡京眼神凝重地坐在太師椅上,一雙眼睛看著高俅,雙手都死死地攥緊了拳頭。

附近的油燈微弱而搖弋,那一絲若隱若現的淡淡火苗,看上去隨時都會熄滅,顯然,就算它再怎麼樣,要給整間屋子帶來明亮也是杯水車薪。

室內,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而高俅說了這麼久,也停了下來,仍然是坐在那裡不緊不慢地喝著茶。

顯然,這些事,他已經成竹在胸了。

死死地咬了咬牙,蔡京沉默了半天,還是沉聲說道:「那麼,你要老夫如何行動,你到底有什麼條件!」

「呵呵,條件自然只有一個。」

高俅冷笑一聲,又拿起手中的茶杯茗了一小口,才眼神似有深意地望著蔡京說:「等你把董雙抓到的時候,記得先帶到我這裡來一趟,到時候,我會告訴你條件的。」

「你要說的就是這?」

眉頭皺了皺,蔡京語氣低沉地開口了:「高太尉,那麼說,如今你便願意將兵馬交與我統率了?」

「呵呵,此是當然。」高俅微微點了點頭,才緩緩地站起身,一臉冷峻地神情走向蔡京,到了他的身前,才看著他說道:「我會以殿前太尉府的命令,讓關將軍和呼延將軍在曹州等著,然後,吳大學士和曹州兵馬都監花榮,會率領地方禁軍兵馬三萬援助你。」

「當然,這一切的責任,都在你自己身上,我也更不會,來幫你扛。」

「好,無礙!」

沒有絲毫的猶豫,蔡京猛地一拍附近的桌案,一把就站了起來,他那張蒼老的面龐上,儘是壓抑不住的暴怒。

很明顯,女兒和女婿的死,已經讓他這個太師,徹底憤怒了。

以至於,到了沖昏頭腦的地步。

「既然如此,待我滅了董雙和林沖這兩個畜生,再來向高太尉你道謝了。」蔡京說著,冷哼一聲轉過身去,早已經邁開了步伐,一邊聲音低沉地說道。

「你想好了嗎,如今朝廷忌憚齊王董雙如虎,要是這次一動手,朝廷追究下來,死的,可是你蔡京。」高俅在後面,只是語氣淡然地說著。

「呵,老夫早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只求能為女兒和兒子討回公道。」

語氣冰冷地說著,蔡京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半天過去,他才停了下來,語氣也變得平和:「董雙這個畜生,老夫這次要把他給大卸八塊,九族殺盡了,親自動手,以報女仇,為此,即使是與這個什麼混賬齊王作對,惹得朝廷落下死罪,也無所畏懼!」

說著,蔡京快步走到了大門口,雙手一用力拉開了那扇古樸的大門,看著外邊的陽光一下子涌了進來,蔡京沉默了片刻,還是停下了步伐。

半天過去了,他只是微微偏了偏頭,淡淡地說道:「待在黑暗裡,很有意思嗎?」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這就是我選擇的道路。」高俅難得的笑了笑:「而且,誰能笑到以後,可沒人能知道。」

「你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了,太尉大人。」蔡京說著,他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在了這片空間。

然而,他的聲音卻在遠遠地傳來了。

「高太尉,好自為之,願我帶著董雙的首級回來的時候,你還能安然無恙吧。」

Views:
1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