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越老點着頭,這時唐林說道,「與其說是一個球,倒不如像是一個繭。」

「也是。」兩個人點點頭,對唐林說的表示贊同。

「行吧,那就這樣,我們先去看看。」說着,鳳娘就要往外走,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從兜里掏出一個電話號,「如果我們失去了聯繫,你就打這個電話,就說鳳娘喜歡他。」越老錚錚的看着她,隨後點點頭。

鳳娘笑了笑,一揮手,帶着她的隊員出去了,很快,就響起直升機的響聲,聲音越來越小,表示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唉。」越老看着手裏的電話,看着天邊已經成為一個黑點的直升機,從兜里掏出手機,直接打了過去,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人,但是能被這樣的人看上的,應該不會簡單。

然而那邊顯示的是無人接聽,越老嘆了口氣,「丫頭,老頭我只能幫你這麼多了。」他可不知道,此時他要打打電話的對象已經在黑霧邊緣了。 而且G省附近在幾次日食雨之後,直接成了熱帶雨林,交通幾乎被完全斬斷。

G省的倖存者基地大部分都是救援無法及被喪屍吞滅的,可想而知這裡的環境到時候會變得多麼可怕。

「這個方向……我們要去H省?」

田國強知道阮夏夏規劃之後,頓時有些排斥:「這附近應該有倖存者基地才對,之前那些軍人不就是要把那幾個科學家接到附近的基地,我們四個人還是早點去附近的基地比較安全。」

說完,還小心的打量阮夏夏的態度,生怕阮夏夏不高興。

看到三人都是一年擔憂的模樣看著自己,阮夏夏頓時明白,以三人的性子,讓她們跟著自己去中部,怕是不太可能。

只能希望到時候G省情況沒有那麼嚴重吧。

「也行,只不過我也不知道附近的基地到底在什麼地方,我們只能找找那個基地的信息了。」

爽快的決定去三人想去的那個基地,只不過四人沒人知道那個基地到底在什麼地方。

「可以用廣播聽附近的信息吧!之前軍隊那邊的人說過,雖然現在其他通訊設備全都無法使用,但是廣播還能收到的。」

田雨薇立馬說到,然後趕緊探著身子去調廣播。

「不過不知道能不能接收得到,畢竟聽說信號不太好……」

雖然想到了之前軍隊給的信息,但是一想到現在的各種通訊情況,田雨薇心情瞬間低落了不少。

「沒關係,現在天色不早了,今天肯定是到不了基地,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總能聽到信息的。」阮夏夏倒不擔心這一點。

畢竟只要基地那邊有信息傳出來,就算信號並不好,也總能接收到的。

反正現在天色不早,今天想要順利到達那個基地應該不可能,還是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

「就我們四個人,會不會太危險了?」田母一想到現在哪裡估計都沒有安全的地方,不免有些擔憂。

「晚上視線不好,再加上喪屍活動的更頻繁,一直待在車上才會更不安全,我們只要找個偏僻一點的地方,不會有什麼喪屍的。」

雖然這附近大部分屋子裡是肯定有喪屍的,但是再怎麼都比這露天的野外好得多,起碼現在屋子還能擋得住普通喪屍。

一想到阮夏夏是個異能者,田雨薇倒是很贊同阮夏夏的話。

「肯定要休息一下的,不然明天我們哪有精力去找基地?」

這個時候天色漸晚,遠處是夕陽西下晚霞的餘韻,大地被籠罩在一層柔和橘色的光芒中。

如果眼前沒有遠處遊盪的喪屍和破敗的車輛,這確實是一副寧靜柔和的美景。

忍不住嘆了口氣,想著自己以前平淡而又無憂無慮的生活,阮夏夏滿心裡都是後悔。

要不是自己吐槽林菁這個角色腦子裡除了依附,就只有各種殘害別人,根本不該重生,應該也不會被帶進這本書里,自己也不用天天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阮夏夏現在只有後悔,自己多什麼嘴!蘇九天眼眶都紅了。

眼看着眼淚就要落下,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的蘇承肆忽然出聲:「九天,你在哪?」

因為看不到,他雙手只能在空中亂揮。

蘇九天眼中閃過一道希冀的光,下意識的握住了蘇承肆的手,男人順勢往她那邊走,蘇九天正感激的看着他,還以為自己得救了,覺得四哥對她還是疼愛的。

猝不及防之下,男人一腳踹在了她的膝蓋上,她撲通一聲直直跪了下去。

蘇承肆一把甩開了她的手,從懷中取出帕子開始擦,語氣輕狂。

「讓你跪你就跪,怎麼那麼多廢話。」< 《穿書後首輔他又奶又凶》142:費勁 第365章 岳大龍一臉冷笑地走來,語氣帶著嘲諷。 「聊你媽!」 趙衛東破口大罵,直接朝著幾個保鏢沖了過去。 他是當過兵的,受過專業訓練,幾個保鏢自然攔不住他,幾下子就被他放翻了。 但幾個攔不住,十幾個,二十幾個,自然攔得住他。 不一會兒,趙衛東便被生擒了,被眾人打倒在地上。 岳大龍叼著雪茄走了過來,搖頭:「嘖嘖,趙先生也有今天啊。」 「還記得竣工儀式當天,你帶著人來砸我的場子,還要抓我,那是讓我丟盡了臉。」 「沒想到這麼快就風水輪流轉了。」 趙衛東一臉不服,彷彿憤怒的老虎,怒吼道:「岳大龍,你算什麼東西,你敢動老子,不怕我滅了你嗎!」 岳大龍不屑道:「你自己現在什麼德行你不知道嗎?」 「你一個通緝犯,也敢威脅我?」 「你信不信我現在殺了你,還能立功呢。」 趙衛東頓時就軟了。 沒錯,他現在是個通緝犯,他所有的權利,所有的資源,全都不能用了。 他現在就是一隻過街老鼠,誰都能收拾他。 太慘了! 不過,他還是不甘心,紅著眼睛看向老王:「狗東西,我待你不薄,你為什麼要出賣我!」 「岳大龍到底給了你什麼好處。」 老王嘆氣道:「趙先生,我想你誤會了。」 「我不是幫岳老闆做事,而是......你這次得罪了天大的人物,那個人,連你都惹不起,我又怎麼敢跟人家作對。」 趙衛東大怒:「放屁!我不就是得罪了一個林壞,他有什麼了不起!」 話音剛落,幾輛綠色小吉普忽然疾馳而來,停在了不遠處。 看到吉普車的車牌,趙衛東懵了。 那車牌,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連他的上級,哪怕是他上級的上級,都沒資格用這種車牌。 車上的人,到底是誰? 不過很快,車上的人就下來了。 看到那人,趙衛東差點吐血。 是張小龍,林壞身邊的那個『小跟班』。 趙衛東曾經調查過林壞,也調查了林壞身邊的人,可他調查出來的結果,張小龍就是一個工地搬磚的。 這傢伙,怎麼可能開這種車? 他到底是誰! 林壞又到底是誰! 張小龍慢悠悠地走了過來,看著他:「怎麼了,看到我你很詫異?」 趙衛東咬牙:「你到底是什麼人?」 「都到這種時候了,你沒必要再隱藏了吧。」 張小龍有些失望:「唉,你居然還不知道我的身份。」 「你之前費盡心思,要跟我師祖搶百億項目的工程,不就是為了給我辦歡迎儀式么?」 「看來你都是虛情假意的。」 趙衛東:「......」 小戰尊! 這個搬磚的張小龍,居然是小戰尊! 小戰尊甚至還稱呼林壞為師祖。 林壞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趙衛東心如死灰,突然想到一件事。 名震疆域的四大統領,皆姓林,林鎮東,林鎮北,林鎮南,林鎮西...... 而林壞也姓林。 小戰尊的師父又是林鎮東,那林壞......豈不是林鎮東的師父...... 林壞......是神帥! 噗—— 紫筆文學 溫栩栩輕而易舉的就被中島花子給綁在了床上。 然後,她的臉,被這個日本女人捏著抬了起來。 「這張臉,還真是漂亮了,聽說,你的媽媽杜華瑾當年和我們家夫人在A市被並稱為第一名媛,可現在看來,當時的杜華瑾,應該比起我家夫人要強啊。」 楊瑤不在,這個日本女人捏着她的臉,竟然這麼肆無忌憚的貶低起她的容貌來。 而事實上,當年的杜華瑾,在相貌這一塊,確實比楊瑤要強。 溫栩栩渾身顫抖,她看着這個像毒蛇一樣盯着自己的女人,巨大的恐懼和厭惡,迫使她通紅的眼眶裏全是淚水。 「你們這些賤人,你沒有資格提我媽!」 「是啊,我們沒有資格,所以你最好是乖乖的在這裏躺好了,不然,不小心把我們惹惱了,那你這張臉,我可就不能保證完整的剝下來了噢。」 這日本女人拍了拍溫栩栩的臉,最後竟然在她的耳邊說出這樣一番喪心病狂的話來。 溫栩栩:「……」 終於,心口最後一處活氣都被冷凍成灰后,她噙滿淚水的雙眼一陣血紅閃過,下一秒,竟將張嘴就朝着這賤人的手咬了下去。

Views:
1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