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急切呼聲問道。

「當然!」

霎時,大廳中一片嘩然,無數人興奮起來。

夢境商人真有超凡特性!

「這石台如何使用?」

有人迫不及待問道。

「點擊相應文字,即可呼喚出相應界面,每個界面都有文字介紹,我想只要不是白痴,應該都能迅速上手。」

寧修遠解釋道。

沒錯,石台上鑲嵌的玻璃,赫然是一塊塊屏幕!

對寧修遠來說,捏塑這一切十分簡單,就像捏塑夢境之地的路燈。

——這種感覺類似於他瘟疫門徒的戰術豬鼻式面具,我思故我在。

「我不相信,除非你展示出來。否則我怎麼知道,這是你在販賣商品,還是在套取我們的秘密。」

大概是人多壯膽,一隻人偶發出質疑之聲。

聲落,無數人齊刷刷看了過去。

「呵呵!」

寧修遠輕輕一笑,一抬手,十餘支封印瓶驀然出現在眼前。

每一支封印瓶中都蕩漾著形態不一的超凡特性,那獨屬於超凡特性的力量波動,令全場為之一肅,落針可聞。

略一展示,寧修遠便收了起來。

財帛動人心。

不,應該說,無數苦求而不得其門的神秘學愛好者們,心動了。

哪怕他們意識到,這場展示其實毫無意義,畢竟展示並不等同於一定會交易。

但不少人還是一咬牙,操作起石台,將自己最珍貴的寶貝,輸入其中,試圖能入夢境商人法眼,換來夢寐以求的超凡特性。

「我的東西為什麼會出現在【寄售市場】?」

就在這時,一聲驚呼,打斷了眾人。

「既然是寄售,自然所有人都能看見。不過,請放心,這裡只有編號,沒有真實信息,沒人會知道商品是誰的?如果諸位有看中之物,完全可以點開對方編號,私下溝通。」

寧修遠解釋道。

不少後知後覺之人懵了,連忙點進【寄售市場】,結果還未翻到自己的東西,就被大家壓箱底寶貝所吸引了。

「夏塔克鳥之舌!」

「深潛者血液!」

「貪厭魔狼毛髮!」

莫說魔法師,甚至連超凡者都驚呆了。

這裡很多東西,基本都難得一見。

原因很簡單,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誰敢滿世界嚷嚷?

即便是想交易出去,也多半是參加一些隱秘聚會,表達出售意願,同時提出自己想要之物,讓求購者想辦法尋找。

這種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可以說交易效率極低。

很多時候,三年五載賣不出去都是常事。

沒辦法,俗世金錢已經很難衡量這些珍貴的超凡物品,也沒有任何一般等價物能夠充當貨幣。

或者說,根本沒人認可。

所以若是價值不高之物,大家還敢擺攤之類方式拋售。

這種珍貴物品,一旦泄露,只會招來殺身之禍,因此種種原因,最終造成這些超凡物品極難流動的局面。

如今驟然集合在夢境商人舉辦的交易會上,這讓多少苦求無果之人,欣喜若狂!

剎那間,很多人都忘了交易超凡特性這回事。

或者說,做起兩手準備,趕緊溝通去了,萬一換不來超凡特性,拿下心儀之物也是好的。

【原來,你這是在創造新的交易秩序!我的眷者,風暴雨神教會,不會同意的。】

亞弗姆扎冷冰冰的聲音,在寧修遠腦海中響起。

不愧是舊日支配者,一眼便看穿了寧修遠的深層目的。

——寧修遠哪裡是要自己交易?分明是在以自己商品,創造新的交易秩序。

一旦神秘學愛好者乃至超凡者們認可他搭建的平台,哪怕他離開這裡,在這些人認知和意志的影響下,這座浮空城堡依舊會存在。

無人能夠摧毀!

即便摧毀,也會迅速重新冒出,就像被黑暗活焰(恆燃之火)燃燒的夢境森林。

除非風暴雨神教會殺光這些人。

或者將他們關於這裡的記憶,全部抹掉。

「夢境商人,你這是要取代愛格伯特的黑市?成為夢境之王?」

一聲幽幽聲音,突然在大廳中響起。

那是一名身著高領風衣,頭戴禮帽,手持禮杖,相貌平平的白髮中年男子。

【呵,說什麼來什麼,啊,我嗅到了高位特性的味道,他是風暴雨神的半神惡畜。】

亞弗姆扎的聲音,充斥著揶揄和促狹。

『高位特性?』

聽到亞弗姆扎的感嘆,寧修遠心中一動,他伸手摘下頭上灰霧禮帽,撫胸致禮。

「尊敬的半神閣下,歡迎光臨。」

聲落,全場一片愕然,齊刷刷的看向白髮中年男子。

不料,夢境商人的下一句話,又將眾人目光齊刷刷的拉了回來,目露駭然。

「我不明白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今晚之後,我便會離開這裡,怎麼會取代黑市?」

不等白髮男子開口,寧修遠掏出一支封印瓶笑道:

「來者皆是客,我想這件商品,肯定能滿足禰的需求!禰說呢,半神閣下。」

看著寧修遠掏出的封印瓶,古井無波的白髮男子,臉色駭然失色!

——高位特性!

眾人亦神魂俱駭,因為他們體內的超凡特性,在這一刻,齊齊躁動起來,隱隱出現失控徵兆。

7017k 保安室里大笑的保安心裏都明白,他們保護的是自己的香煙,自己的美酒,一旦俊俏公子不來這裏擺攤討要那些有錢人的錢,大家也都會失去一筆意外的收入。

牛亮一見保安雖然很混蛋,但也解決了自己目前所處的尷尬處境,牛亮立即把箱子撿起來抱到俊俏公子面前哈哈笑道「其實吧!我今天晚上來找你是我打工發工資了,所以我想請你吃宵夜,順便用我的工資賣的東西去你的地盤燒烤,慶祝一下,俊俏公子,你覺得我的想法怎樣,你願意嗎?」。

俊俏公子聽了牛亮的話,見牛亮這傢伙一發工資就想到請自己吃燒烤,還算有良心,把剛才牛亮觸犯自己的底線之事全拋開了呵呵笑道「好……我願意!」。

唐婉芸一直目光盯着俊俏公子看,怎麼發現俊俏公子的舉動好怪異啊!一副男孩子俊俏打把,身穿一套漢服衣服,可是舉動卻忸怩撒嬌,唐婉芸瞟了一會後喃喃自語道「一副奶油小生模樣,呵呵!難怪那麼討人喜歡呢?」。

俊俏公子一聽唐婉芸的話,目光凝神唐婉芸,心裏卻是一驚。

唐婉芸

一套休閑套裝穿在身上,嬌媚的身材不肥不瘦,一頭黝黑髮亮的修復柔順披件,一雙清澈的眼睛看上去好乾凈。

俊俏公子思索幾秒后呵呵笑道「美女好倩呀!我叫俊俏公子,你以後就叫我公子吧!要飯的公子,你就叫我要飯公子吧!不知道美女怎麼稱呼呢?」。

唐婉芸一聽人家自我介紹,也落落大方道「我姓唐叫婉芸,你就叫我唐婉芸吧!現在大家誤會解除了,我們開始行動吧!明天牛亮還得上班呢?我也得上班啊!」。

俊俏公子聽了唐婉芸的話呵呵笑道「牛亮!你這混蛋,你又說不認識漂亮的女孩子,這位姐姐就不錯啊!我喜歡她!」。

唐婉芸一聽俊俏公子的話瞪了俊俏公子一眼跑到牛亮背後大聲道「你……你別做夢,我心裏早有喜歡的人了,你雖然俊俏但我不喜歡你,因為你太女人氣了,明白嗎?真是的,那麼直接比牛亮的臉皮還厚!」。

大家一聽唐婉芸的話驚訝了,俊俏公子臉皮厚,很直接,唐婉芸卻又何曾給俊俏公子面子呢?唐婉芸直接的回答,讓俊俏公子心裏大受打擊瞪着牛亮道「牛亮!你這個混蛋,會什麼你身邊的女孩子對我都不敢興趣呢?我長得那麼帥氣,呵呵!我知道了,因為她們和我還不熟悉,等熟悉之後你們就知道本公子有多好了,好了好了,不和你們聊天了,我們去賣東西回我的地盤燒烤吧!」。

俊俏公子說完話,把自己的擺攤包裹拋給牛亮,牛亮一見立即接住道「小鬼頭!燒烤之事你最拿手,今天晚上就看你表現了,走吧!我沒先去小鬼頭家拿東西去」。

小鬼頭一聽明白了,牛亮根本沒有打算去隱賢山莊消費,他只是想去我那拿東西,小鬼頭心裏突然感覺難受啊!帶着牛亮這些人一去自己店裏,牛亮不變成強盜才怪,可是現在不得不去啊!

小胖子見小鬼頭不高興哈哈笑道「去你的小鬼頭,怎麼啦?不高興嗎?不高興可以啊!請我們去隱賢山莊吃玩就不去你家拿東西了啊!」。

小鬼頭聽了小胖子的話,心裏一盤算,去隱賢山莊身邊吃玩一下,恐怕就要把自己一年賺的錢吃喝完,這樣一算小胖子樂意起來了嘿嘿笑道「小胖子!你說什麼話呢?走啊!去我店裏拿東西去,今晚是我保證負責人讓你們吃得開心快樂就可以了!」。

牛亮一聽小鬼頭的保證,立即走到小鬼頭面前拍了拍小鬼頭的肩膀哈哈笑道「好兄弟!好樣的,這可是你說的哦!大家上車走吧!」。

唐婉芸見牛亮應付起事情來得心應手見大家都上了自己的車,高興的開着車向小鬼頭燒烤店去。

牛亮卻回頭看着隱賢山莊,開始沉默不語了。

慧娘就在隱賢山莊,可是自己這個做兒子的卻沒有機會見到他,牛亮想想,失敗啊!也不知道慧娘怎麼樣了,有沒有和俊俏公子聯繫。

牛亮想到俊俏公子,俊俏公子眼睛也不停的打量著牛亮,知道牛亮在想慧娘,微笑一下道「牛亮!呵呵!你怎麼不說話了呀!是不是特別的想去隱賢山莊玩啊!」。

牛亮一聽俊俏公子的話,俊俏公子話不著邊,肯定是想說什麼但隨即改口了,想來這一個多月以來,慧娘肯定是和俊俏公子聯繫過,等一下有機會必須得從俊俏公子那打探到慧娘的情況。

牛亮瞟了一眼俊俏公子回答道「盡瞎想,你看我是能去隱賢山莊那種地方玩得起的人嗎?」。

大家聽了牛亮的話瞟了一眼牛亮不說什麼了。

到了小鬼頭的燒烤店裏,見小鬼頭燒烤店裏吃燒烤的人很多,大家一陣興奮,吃燒烤的人多證明什麼呢?

證明小鬼頭生意好生意好就賺錢啊!

生意好就證明小鬼做的味道還不錯!

小鬼一到自己的燒烤店裏,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牛亮見小鬼頭有點磨蹭的味道,走到小鬼頭面前瞪眼小鬼頭道「兄弟!山上烤燒烤你不會不明白需要什麼,該拿什麼吧!」。

小鬼頭聽了牛亮的話后心裏難受道「當然知道啦!」。

牛亮聽了小鬼頭的話鬼火一冒道「知道……知道你就應該給我快點去拿啊!要我動手嗎?小胖子開始行動,時間有限!」。

小鬼聽了牛亮的話后很不情願的準備燒烤用的肉啊!雞啊!之類的食物。

Views:
1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