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隊長對於對方的想法,自然也是非常的清楚,不過他相信,就算是對方強行出擊,不過,一旦對方離開了他們的防禦陣地,那麼他們的戰鬥力必將會大幅度的下降,因此他命令自己的作戰部隊,一邊構築防禦工事,一邊進行還擊,如此一來,對方絕對不敢輕舉妄動,如果他們繼續衝擊過來,距離太近的話,那麼,到時候,咱們就可以全力以赴,打對方一個反擊,讓對方損失慘重,總之一句話,現在最難受的是對方,而不是他們自己,他們現在只需要繼續,僱主他們的防禦工事,以靜制動,可以代勞,相信,不久之後,隨着自己的防禦工事最終建造完成,對方也只能是乾瞪眼了。

果然,等效赫拉隊長所料想的那樣,對方在強行突進了一段距離之後,見對方沒有動靜,仍然不為所動,繼續建造他們的防禦工事,居然也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看上去也是進退兩難的樣子。

是的,如果他們繼續強行衝擊,可是對方,在構建他們的防禦工事的同時,重要可以進行還擊,而且他們的攻擊力和殺傷力,仍然非常不錯,讓他們根本就無法強行突擊。

可是,如果他沒無功而返,就此撤回的話,那麼,恐怕是在設計方面,會挫傷,非常不利的影響,於是一時間他們感到非常糾結,就好像是被出賣了一半。

是的,讓赫拉隊長最擔心的事,久攻不下,等到敵軍的增援作戰部隊趕到之後,那麼,問題將會更加的複雜化,到了那個時候,可能就更不好辦了.

――――――――――――――――――――――――――

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當務之急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趕在對方的增援作戰部隊之前,修築好防禦陣線,構築好防禦工事,這樣,他們也就能夠沉住氣了,也就能夠變被動為主動。

敵軍方面,對於赫拉隊長的這種想法,自然一清二楚,因為他們看到,對方的那一隻剛才正在猛烈攻擊的部隊,居然拿起了鐵球,然後,開始構築防禦工事,很顯然這是準備跟他們進行長久作戰。

於是,按照他們的指揮官的命令,無論如何也不能夠讓對方,將這種防禦工事建造起來,因為一旦對方建造起了防禦工事,也就能夠跟他們形成長久的對峙狀態,這樣的話,對他們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他們更具魅力,竭盡全力向前攻擊,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跟對方距離越來越近,他們這才發現,對方在構築防禦工事的同時,並沒有放棄,對他們進行阻擊,而且讓他們感到無比驚訝的是,對方的這些作戰隊員,居然能夠一邊構築防禦工事,一邊揮動手中的武器,對他們進行開火反擊,而且,他沒反擊的火力,其猛烈程度絲毫不亞於,在平常時候的那種攻擊方式,這讓他們感到有些大惑不解。

――――――――――――――――――――――――――――

而且,隨着距離不斷的靠近,很顯然對方的攻擊火力所顯示出來的威力,也是越來越大,越來的越猛烈,越來越兇猛,對他們的殺傷力自然也是越來越大。最後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他們只好停止了前進,可是一時間,又不知道何去何從,繼續前進,面對着對方如此猛烈的反擊,讓他們真的不敢靠近,可是如果退回去,那麼比較會助長對方的囂張氣焰,影響自己方面的士氣。

在這種情況之下,負責指揮這一次突擊作戰的那一位小隊長,經過反覆思考,關鍵的時候,他毅然作出決定,那就是,只能繼續衝鋒!

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考慮,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因為,在這種情況之下,很顯然,如果他們等到對方將防禦工事構築起來,那麼,他們也就更加沒有辦法對付對方了,那對方沒有任何辦法了,而只能夠面對着對方更加牢固的攻擊,束手無策,與其等到那個時候,倒不如提前發起攻擊,就算是全軍覆沒,也是有所價值,也能夠對對方造成一定的殺傷。

就這樣,那一位小隊長一聲令下,於是,所有作戰部隊再一次,向前沖了過去,當然了,在這個過程之中,雙方之間免不了又一場,無比猛烈的互相攻擊,猛烈的子彈,非常的密集呼嘯著,飛越空間,穿梭往來,在彼此的隊伍中間,菲菲的擦肩而過,這其中自然免不了有一些敵我雙方的作戰隊員,在如此密集子彈的攻擊之下,中彈身亡。

赫拉隊長這邊,所有作戰隊員仍然在堅持不懈,繼續構築他們的防禦工事,與此同時,面對着對方,突然加速的進攻,他們自然也加快了對於對方的反擊作戰,在這種情況之下,赫拉隊長拿着望遠鏡,密切的關注著戰場上的態勢,驀然之間,他毅然下達命令:「傳我的命令,命令所有作戰隊員,暫時放棄,修建防禦工事,拿起武器,全力以赴,向正在攻擊過來的敵軍,展開最為猛烈的反擊!」

―――――――――――――――――――――――――――

哈拉隊長之所以做出這種決定,自然是有原因的,他知道,提防著一次,肯定是鐵了心,要竭盡全力,對自己發起衝擊,雖然,對於自己的作戰部隊,一邊進行構築防禦工事,一邊進行反擊的這種做法,這種能力他還是非常有信心的,可是,畢竟來敵氣勢洶洶,一旦讓對方,突破了?那麼,後果將會不堪設想,因此在這種關鍵的情況之下,他也不敢掉以輕心。

如此一來,幾百名英勇的作戰隊員,按照赫拉隊長的命令,立刻暫時扔下了手中的工具,真心的操起了傢伙,然後,在已經修建成為了半成品的防禦工事的掩護之下,向正在攻擊過來的敵軍,發起了更為猛烈的阻擊作戰。

噠噠噠,噠噠噠。。。。。。。密集的子彈,從他們手中的武器裏面激射出去,這些姿態,發出了一陣陣尖嘯之聲,破空而去,就像狂風暴雨一般,橫掃敵軍,一時間,正在拚命,進行衝擊的敵軍作戰部隊,受到了巨大的殺傷。

而且,最讓他們感到恐懼的是,對方現在,居然正在利用已經接近完工的防禦工事,對他們進行反擊作戰,這樣一來,可以說,他們的優勢基本上完全喪失殆盡,本來,對方的攻擊力和整體作戰力就相當強悍,再加上那種半成品的防禦工事的掩護,更讓對方如虎添翼,反觀自己,方便,隨着時間的推移,雖然正在逐漸的接近對方,然而,兵力損傷卻是越來越大,人員也是越來越少,事情也是越來越低迷,這樣下去,這恐怕撐不了多久了。

――――――――――――――――――――――――――

在這種情況之下,面對着對方利用已經構築的差不多的防禦工事,對他們所展開的這種極具殺傷力的阻擊作戰,敵軍方面終於沒有辦法了,如此一來,他們除了選擇撤退,別沒他法。

結果,撤退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不情願的,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可是現在,他們也只剩下這一條路可走了,於是,伴隨着更加密集的瘋狂的子彈的掃射,他們紛紛的被推下去,在後退的過程之中,那瘋狂的子彈並不長眼,或許是專門找着他們。

於是,在對方被追的過程之中,又有幾十名敵軍的作戰人員,被那呼嘯攻擊過來的子彈擊中,然後轟然倒地,再也沒有站起來。到目前為止,敵軍方面所組織的最為猛烈的一次攻擊,終於偃旗息鼓,最終以失敗告終了。

接下來的時間裏,赫拉隊長指揮作戰部隊,快速的修築防禦工事,他知道到目前為止,自己的防禦工事已經修築的差不多了,頂多再需要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可以完全的建築完成,到了那個時候,不管情況發生什麼樣的變化,自己方面,也都會沉住氣了。

敵軍方面,哪一位前敵指揮官在這個時候,也是感到非常的生氣,不過,讓他感到稍微有些欣慰的是,總部方面向他們派遣過來的增援部隊,已經逐漸的抵達,現在,他已經在考慮,等自己的增援作戰部隊抵達以後,究竟應該如何採取下一步的軍事行動了?當前來說,自己已經吃了一個啞巴虧,損失了很多的兵力,不過好在,主動權自己並沒有完全的喪失,特別是,他們仍然圍困住了對方的那一小股作戰部隊,只要對方的那一小股作戰部隊沒有突圍出來,那麼,自己方便就還有機會。

――――――――――――――――――――――――――

按照他的打算,在自己的隊員作戰部隊過來之後,他就會馬上再次組織一次全力的反擊,要知道,對方雖然構築了防禦工事,不過,他們的作戰兵力隨着剛才自己的那一次猛烈的衝擊,也是受到了一些損傷,戰鬥力也是有所削減。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自己能夠充分的利用剛剛到來的那一支增援作戰部隊的銳氣,對敵再次發動衝擊,應該說,一定能夠攻克對方,只要攻克了對方,那麼,自己也將會大獲全勝,因為被自己所圍困的那一支作戰部隊,基本上成為了烤熟了的鴨子,再也跑不掉了。

另外,他還有一個作戰方案,那就是啊,先拿下這些已經被自己所圍困的敵軍,相對來說,這隻d軍作戰部隊,戰鬥力並不是很強,而且,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圍困之後,他們的彈藥,補給,已經基本上陷入了枯竭狀態,如此以來,直接影響到他們的戰鬥力,可以說他們的戰鬥力,已經降低到了最低限度,這對於自己快速的將其拿下,是非常有利的。

只要,先拿下了這一股作戰部隊,那也是不錯的,到了那個時候,前面的那些敵軍雖然構築了防禦工事,可是,面對着自己的全力以赴,他們根本也不會是對手,於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敵軍方面的這一位指揮官,立刻決定,不妨再一次,等到援軍到來之後,對那一支被圍困在哈里德小鎮的敵軍小股作戰部隊,先行進行解決。

十幾分鐘之後,他們的增援作戰部隊終於到來了,在經過了短暫的交接以後,立刻之間,所有作戰部隊彙集起來,這次對那一個哈里德小鎮,進行猛烈的進攻。

―――――――――――――――――――――――――――

應該說,對方所採取的這種戰略戰術的轉變,從整體來說,還是非常優秀的,此時此刻,赫拉隊長拿着望遠鏡,把這一切完全的看在眼裏,他不由得暗自震驚。

他知道,如果對方真正攻下了這一座哈里德軍事小鎮,將被圍困在裏面的自己的友軍全部消滅掉的話,那麼,自己這邊的防禦工事的建造,以及自己這邊的進攻,以及自己的整個作戰計劃,也將會完全失去意義,失去價值,沒有任何作用了。

從這個角度來看,對方此次所採取的戰略戰術的調整,看來還是非常的有針對性,非常的到位,而對於自己方面來說,則非常不利。而且他也知道,被圍困在哪一座?哈里德小鎮裏面的自己的作戰部隊,完全可以肯定的是,在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圍困以後,他們的武器裝備,武器彈藥,甚至補給物資可以說已經非常的缺乏,在這種情況之下,面對着對方,增加了一支強有力的增援作戰部隊之後的攻擊,只恐怕,凶多吉少,很難繼續堅守下去。

一時間情況變得相當地複雜起來,赫拉隊長拿着望遠鏡,在進一步的觀察了一段時間之後,倒背着雙手在地面之上來來回回的走了幾趟,隨後,他果斷地意識到,如果自己方面再不主動出擊的話,有可能會喪失戰機,犯歷史性錯誤,從而導致整個戰鬥的最終的失敗。是的,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一位赫拉特里隊長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當前的這一種情況之下,他知道,自己方面最好的一個選擇,那就是主動出擊。只要,自己的另外的那一支作戰部隊,能夠順利就位的話,那麼,自己方面也就具有着主動對敵出去的條件。因此,可以說,究竟自己方面能否主動出擊,基本上就要看那一支迂迴部隊現在是不是已經抵達到了對方的側後方了。想到了這裏之後,他立刻通過遠程通訊電話,跟自己的那一支迂迴作戰部隊進行聯繫。

。 夏北的面容一變,下意識想捂住楚塵的嘴巴,可也來不及了。

楚塵的聲音不高,可兩人的身邊有人,聽見了楚塵的這個評價。

「你是誰?竟然這樣說蔓蔓。」有人直接不滿地開口,「蔓蔓可是公認的羊城第一才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是出自中醫世家,書香門第,你竟然說她敷衍?」

「就是,蔓蔓雖然只說了兩個字,但是,充分表達出了她對這幅畫的肯定程度。」另外一個人沉聲地說道,「一個『好』字溢於言表,直抒胸臆,首先是肯定了羅少爺的畫作水平,再是描述出這幅鳳求凰的難得。一個『畫』字奠定了這幅鳳求凰的基調,預兆著它將要成為羅少爺的畫作代表之一,兩個字組合起來,表達出蔓蔓對這幅畫的喜愛,對於心愛之物,再多的其餘修飾詞語都是多餘的。」

夏北目瞪口呆。

楚塵也恍然大悟,不和柳蔓蔓的狂熱粉絲爭論,當即頷首,「是我疏忽了。」

這時,也有人認出了楚塵。

「這不是楚塵嗎?南拳之師楚塵!我看過他和趙方泉的戰鬥視頻,太帥氣了!」

「本人比視頻上看起來更帥啊,突然好想和楚塵較量較量。」一個女孩吞咽口水,雙眼發光。

「呵,原來是他啊,在我看來,只是粗鄙的武夫,不值一提。」

眾多的目光一下子朝著楚塵的身上集中了。

畢竟楚塵這幾天在羊城太火。

楚塵也沒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話讓人關注了他,剛要走開,這時,柳蔓蔓的身邊,柳芊芊開口說道,「楚塵,不如你也來評價一下羅少的這幅畫吧。」

眾多視線注視之下,楚塵只能硬著頭皮走上去,看了一眼,點點頭,「好畫。」

「太敷衍了吧!」

「這算什麼評價?」

「我估計楚塵應該不懂畫吧。」

楚塵:???

這踏馬的大型雙標現場。

這時,羅雲陽面容含笑地開口,「術業有專攻,楚塵精通拳腳功夫,沒有接觸過書畫藝術,那也正常,大家不要強人所難。」

夏北忍不住看了羅雲陽一眼,他感覺這傢伙看似是和和氣氣的態度,實際上,是在嘲諷楚塵沒有欣賞水平。

夏北皺了皺眉頭,見楚塵沒有說話,也沒開口。

「我們四處走走吧。」楚塵和夏北剛要離開,這時,突然間,又有一道聲音響起來,「我寫了一幅字,大家來品鑒品鑒。」

一個青年人面容含笑地走過來。

他的身後,有兩個人幫忙拿著宣紙,宣紙上寫著一行字……

龍鳳齊聚一堂,蛇鼠混跡其間。

這是寫得飛舞激揚的草字。

狂草書法。

一般沒有接觸過的人都很難一下子看懂狂草書法。

不過,眼前這些都是富二代之中的文藝代表,他們倒是都有一定的水準,看見這一行字后,眾人第一時間都愣了一下,目光轉而看向了楚塵和夏北,面容變得怪異起來。

有人忍不住撲哧地笑出聲來,然後急忙說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不說還好,話語一落,更多人笑了起來。

柳蔓蔓眉頭下意識地一擰。

所有人都以為楚塵這個粗鄙的武夫看不懂狂草書法,可柳蔓蔓可是查過楚塵的底細的,知道楚塵在書法上的造詣很深。

這幅字的作者羅雲龍,是羅雲陽的弟弟,很顯然,這個弟弟看見楚塵對哥哥那幅畫敷衍的評價之後,寫了一幅字過來嘲諷了。

夏北確實看不懂,下意識地說了一句,「塵哥,上面寫的什麼?」

夏北已經將聲音壓得很低了,然而,此刻眾人都在注意著他們兩人,聽見夏北這句話,頓時有人嗤笑起來。

果然是粗鄙的武夫!

大字不識!

手腳靈活,大腦簡單!

「沒什麼,這是我送給你們的一幅字。」羅雲龍笑吟吟地走來,「初次見面,感謝你們對我哥這幅畫的評價,這一幅字,就當交個朋友了。」

夏北不是傻子,從對方這嘲諷戲謔的話語已經察覺到了一些什麼。

夏北目光看向了楚塵。

楚塵的神色淡漠平靜,看著這幅字,「對不起,這幅字太丑了,我受不起。」

「字丑?你該不會覺得自己看不懂的字就叫丑吧。」有人直接笑了,「要不要我讀一遍給你聽?」

楚塵的目光陡然間一冷,盯著那人,「那你來讀讀?」

這人有種瞬間宛如墜入冰窟的感覺,渾身瞬間一個激靈。

他竟然一下子忘了,眼前這傢伙,是一個武力值逆天的存在。

以自己的家勢自然不怕他,但是,萬一在這裡惹火了他,他動起手來,難免自己吃虧。

這人慫了,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

「怎麼?你也不懂嗎?」楚塵的視線輕冷地眯起來了。

「既然你這麼想知道的話,我就來告訴你吧。」羅雲龍身邊站著的兩名男子是他的隨行保鏢,他不怕楚塵,哪怕是任何場合,楚塵敢對他動手的話,羅雲龍自信,他能夠讓楚塵下半輩子都後悔。

羅雲龍的聲音很大,「龍鳳齊聚一堂,蛇鼠混跡其間。」

羅雲龍笑了,「是不是很應景?」

話語一落,夏北的臉色不由得一邊,頓時陰沉了幾分,下意識地攥起了拳頭。

今晚的聚會,是他邀請楚塵一起過來,然而現在,卻連累了楚塵和他一起被人羞辱。

夏北猛地走上前去,剛要開口,楚塵擺手將他攔住,「小北,別衝動,別人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的豪門少爺,不同我們這些粗鄙的武夫。」

羅雲龍笑了下,「楚塵,就憑你這句話,本少爺挺欣賞你,有沒有興趣來當我的保鏢?」

楚塵瞥了他一眼,「你配嗎?」

不理羅雲龍,楚塵徑直再度走到了那一幅鳳求凰的面前,「既然羅家少爺對我剛才對這幅畫的評價有意見,那麼,那麼,我重新評價一下。」

Views:
1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