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是,昏過去了?

「司……」剛一開口,就發覺自己的嗓子是啞的,馬上停下來,想要清清嗓子,誰知道聲音卻很大。

聽到動靜,司耀轉過身,忙的過來扶她,「你醒了?」

「我昏過去了?」只是一個小感冒發燒而已,不至於吧!

她的體質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差了?

「不是,你只是睡著了,我不想吵醒你,所以就讓你先在醫院裡住下來。」他回答道。

蘇韻:「……」。 伏特加頓時就蔫了。

米花大橋右邊的500碼處,有一棟嶄新的高樓大夏。

此時,科恩正趴伏在43樓的某個房間的窗前,這裡正對著米花大橋,是狙擊的首選之地。

科恩趴伏在窗前,用狙擊/槍對準米花大橋那邊,食指壓在了扳機前。

閉著一隻眼,通過槍上的瞄準器,一邊望著鈴木史郎,一邊調整狙擊/槍的位置。

隨著狙擊/槍槍口的移動,科恩始終在瞄準鈴木史郎的頭部。

鈴木史郎移動一步,他的槍口便往旁邊移動半寸。

聽了琴酒的話之後,科恩冷冷的說道:「我已經瞄準了目標,絕對不會讓你失望,卡爾瓦多斯估計不用開槍了。」

「科恩,聽你的意思,你能先我殺了目標?」

「呵呵,目標是我的,一旦我出手,你才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科恩的話剛落音,耳麥那邊便傳來卡爾瓦多斯呵呵的冷笑聲。

與科恩一樣。

卡爾瓦多斯埋伏在米花大橋左邊400多碼的一棟老式大樓里,他也趴伏在地上,用狙擊/槍瞄準了數百碼外的鈴木史郎。

槍口隨著鈴木史郎的移動而移動。

「既然如此,就看我們誰先殺了目標。」

科恩冷笑,論起狙擊/槍法,他還從來沒服過誰。

儘管琴酒比他強了一點點,但還不足以令他心服口服。

「好。」

卡爾瓦多斯也不甘示弱。

「你們倆給我消停點,殺死目標才是第一要務,誰要是搞砸了,我跟誰沒完。」

琴酒冷冰冰的聲音從耳麥中傳出。

科恩和卡爾瓦多斯都不說話了。

琴酒又說:「等目標停下來就動手。」

「是。」

….

在幾位保鏢的跟隨下,鈴木史郎昂首挺胸的往前走去,很快他就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龐。

松村奈未!

此時,松村奈未站在兩位保鏢面前,彷彿也看見了他,投過來一個微笑。

鈴木史郎回了個笑容,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

咚咚咚的腳步聲在暗夜裡響起,江風徐徐吹拂,吹起鈴木史郎的鬢髮。

鈴木史郎離松村奈未越來越近。

展眼的功夫,兩人之間已經只剩下十步遠的距離。

九步。

八步。

七步。

….

與此同時。

fbi,黑暗組織的人的神經全部繃緊,一瞬不瞬的看著鈴木史郎。

尤其是黑暗組織的人。

伏特加挺直了腰板,儘管看不清米花大橋那邊,但他依然緊張的注視著那裡。

手掌心不覺微微冒汗。

琴酒也變的專註起來,連動都沒有動,始終用望遠鏡盯著米花大橋那邊。

要說神經蹦的最緊的當然是科恩和卡爾瓦多斯這兩個動手狙擊的人。

只見他們的精氣神極度凝聚,瞳孔逐漸縮小,連心跳都變的緩慢了。

他們一瞬不瞬的瞄準鈴木史郎。

只有幾步了。

只要他停下來,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扳動扳機,結束鈴木史郎的生命。

….

時間退回半分鐘之前。

「噓!」

朱蒂車裡。

突然,柯南緊張的對正在說話的朱蒂比了噤聲的手勢,朱蒂立刻問道:「怎麼了?」

「卡爾瓦多斯又說話了。」

柯南急匆匆的說完,便不再搭理朱蒂,他側過頭仔細專註的聽著卡爾瓦多斯的話。

一邊聽,柯南嘴裡一邊自言自語:「科恩,聽你的意思,你能先我殺了目標?」

「呵呵,目標是我的,一旦我出手,你才沒有出手的機會了。」

聽到這裡,柯南臉色大驚。

他猛地抬頭看著朱蒂,急色的說:「糟了,他們要在這裡殺了鈴木先生。」

以的柯南的聰明,聽了卡爾瓦多斯那番話后,自然能猜到黑暗組織的人要在這裡對鈴木史郎動手。

柯南急急忙忙的說道:「這是陰謀,那個人不是松村奈未,鈴木先生現在很危險。」

一聽此話,朱蒂也急了。

她立刻推門下車,匆匆的說道:「走!去攔住鈴木先生。」

話還沒有落地,朱蒂已經走遠了。

柯南奮起身從車上跳下來,急忙追了過去。

容不得兩人不急。

鈴木史郎此時危在旦夕!

….

三步。

兩步。

一步

走到松村奈未身前的時候,鈴木史郎臉上徹底露出個笑容,他說:「奈未,這麼晚了,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

「是很重要的事情。」

松村奈未亦露出一個笑容,但如果仔細看,她眼眸深處並沒有絲毫笑意,反倒是一片瘮人的寒意。

與此同時。

科恩與卡爾瓦多斯的槍口亦跟隨鈴木史郎停了下來,他們瞄準了鈴木史郎的頭部,異口同聲的說:「我瞄準了,隨時可以開槍。」

琴酒嘴角劃出一抹冰冷的弧度,冷冷地說:「那還等什麼。」

一聽此話,科恩與卡爾瓦多斯按住扳機的食指便開始往下壓,準備扣動扳機。

同一時間。

朱蒂和柯南匆匆跑到了距離鈴木史郎不遠的地方,他們朝著鈴木史郎大喊道:「危險,小心!!!」

鈴木史郎微微錯愕,而松村奈未臉上的笑容逐漸冰冷。

砰砰…

下一瞬,黑夜中似乎隱隱有幾道槍聲響起。

一顆子彈偏離鈴木史郎很遠,一瞬間飛過去,將後面的鋼鐵橋欄打出一道火花。

瞬間,在場的人臉色各不一樣。

鈴木史郎身邊的幾位保鏢緊張起來,立刻將鈴木史郎擁護在中心。

而鈴木史郎看著松村奈未的臉色逐漸發生了變化,先是一驚,隨後怒氣湧出,變的冰冷起來。

松村奈未,不,應該說是貝爾摩德才是。

她看著那顆偏移目標很離譜的子彈,滿臉錯愕。

怎麼可能!

科恩他們的槍法變的這麼差了嗎?

怎麼會偏離目標這麼遠?

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貝爾摩德知道科恩和卡爾瓦多斯的槍法有多好,不過是四五百碼遠而已,不可能打的這麼偏。

除非是在他們開槍的時候受到了干擾。

Views:
1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