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碗只有那三十來個,有些客人,只好在那站着等。

余氏忽然勤快了,一有臟碗就趕緊洗出來。

林桃還是盛了兩碗給魚老漢。

「大妹子,我怎麼好意思總是白吃你的。」

魚老漢拿了一個銅板,放到林桃的攤上。

林桃沒收,硬給塞了回去。

「不拿錢!這是謝謝大哥一早來占攤位的。如果不是您占的位置好,我這魚凍,也不見得就這麼好賣。」

「等以後我能自己佔着攤位了,你來吃魚凍,我可就要收錢了。」

魚老漢笑着點頭,接過林桃手裏的碗。

「這鹽和糖多精貴啊!你賣這麼便宜,咋掙得了錢啊。」

林桃笑而不語。

她哪有買鹽來用。這鹽其實就是鹽酸果上那層白霜。

至於糖,無非就是茅草根汁。它裏面,含多量蔗糖、葡萄糖,少量果糖、木糖。

還有大量的澱粉。《本經》提到,它有涼血、清熱的功效。

才能使人在飲用后,有解暑、止渴、飽腹的感覺。

不過三個時辰,兩大鍋魚凍,就賣了個精光。

收攤的時候,林桃又從魚老漢那買了條魚。

魚老漢就更不好意思了。

不僅把所有的魚鱗都給了林桃,還挑了條最大的魚,只收林桃九文錢。

「這怎麼好意思?」林桃蜿拒。

「大妹子就別和我客氣了。大哥知道,你是照顧我的生意,才買魚的。」

張大山和張大海看着那麼大一條,饞得直流口水。

一想到今天能吃上魚,兩兄弟就瞅著那魚傻笑。

林桃還是領着眾人逛市場,買了市場里最便宜的土豆蛋子,討了魚鱗。

又挨個到肉攤去收骨頭。

和昨天一樣,都是一文錢一個攤子。

一共收了六個攤子的骨頭。

背着骨頭回家,可把三個兒子累得夠嗆。

剛把背簍里的骨頭和魚拿出來,隔壁劉氏就又出現在門口。

劉氏陰鬱的瞅著老張家院子,提着籃子急急的沖回家。

「喲,這是又和隔壁的幹上了?你啊!肚子都吃不飽了,還和那林氏干仗?省點力氣吧!」

「老頭子,咱村裏家家都沒啥吃的,那林氏咋天天吃魚呢?」劉氏不滿抱怨。

「你咋知道人家天天吃魚?」

「就那燉魚的味,都飄到咱家院裏來了,你聞不到?」

張老頭指著隔壁說:「你沒聽到,老王頭給了林氏三兩銀子,買張大妮?」

「一條魚才幾個錢?三兩銀子,就算頓頓吃魚,那要吃多少天!」

張老頭接過劉氏裝滿草根的提籃,扒拉着要去灶棚。

「你也別琢磨人家的事兒了。林氏是什麼人?把賣張大妮的銀子花完,就該賣張二妮了。兩個娃,投胎去了老張家,也是夠倒霉的。才七八歲的年紀呀。」

劉氏一把將張老頭拉到跟前。

壓低聲音說:「我今兒打聽了,吳郎中說林氏給那大媳婦看病,花了二兩銀子吶!」

「你說你這婆子,咋對人家的事,這麼上心?花二銀咋了?芮娘多好一媳婦!要是在我家,我也得給她治病。張大山要是我兒子,我早就把他手卸了。打媳婦,什麼東西!」

劉氏無語長嘆,她講東,他咋扯西呢!

「你這人缺心眼吧?前幾天晚上,你不是沒聽到,她家那二油子承認偷了一兩銀子。林氏又給芮娘治病花了二兩。你算算,這不三兩了?」

劉氏比著三根指頭,又道:「老王頭給的三兩銀子都花光了,她家哪來的錢買魚?」

「是啊?對哈!」張老頭楞楞的瞅著自家婆子。

此時,隔壁張家老院,又響起張小胖嘹亮的喊聲。

「又吃魚嘍!吃大魚嘍!」

林桃一把將魚從張小胖懷裏拽出來,遞給張大妮。

張小胖像被牽了魂似的,兩眼盯着魚直放光,魚到哪,他到哪兒。

張大林學着老太太,把和昨天一樣的圓骨挑出來,其它的都倒進了那口大缸里。

他實再是想不明白,娘花錢買這些骨頭來,就這麼放着幹啥。

撓撓頭,蓋上蓋子,叫着張大山刨骨頭去了。

余氏出奇的沒有抱怨累,按著老太太的吩咐。

架起鍋,把洗好的土豆蛋子,丟鍋里煮。

油煎土豆的香味,魚肉的香味,先後佔滿了劉氏家的院子。

瞪着那堵牆,劉氏咬牙切齒的咀嚼著嘴裏苦澀的草根。

林氏哪來的錢,又買土豆,又買魚的! 沈崇山此時已經從驚訝中回過神來!

他望著陳寧,冷冷的道:「連蜘蛛都不是你的對手,你果然有點能耐。」

「不過你能夠打贏我一個手下,難不成還你能打贏我一百個手下不成。」

他說到這裡,吩咐身邊的手下們道:「你們一起動手,誰殺了陳寧,我獎勵一千萬!」

話音落下!

除了他身邊幾個貼身保鏢之外,其餘的手下,幾乎是同時動了,如同狼群般殺向陳寧。

「保護少爺!」

典褚沉聲喊道!

他跟八虎衛齊齊踏出,迎上沈家一幫手下。

雙方短兵相接,激戰在一起。

沈崇山帶來的這些手下,都是沈家的精銳。

每個人都可以媲美特種戰士,正常情況一個打十個不成問題。

他本以為他這些手下,眨眼間就能夠把陳寧一行碾碎。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真正的驚呆了。

只見典褚跟八虎衛,如同猛虎,在人群叢中穿行,出手如電,沈家的手下們不斷慘叫著倒下。

這根本不是戰鬥,是單方面屠戮。

這場戰鬥,發生得快,結束的也快。

很快,沈家的一幫手下們,全部躺在地上,不是斷手就是折腿,一個個都在慘哼。

陳寧望著滿臉震撼的沈崇山,冷冷的道:「現在,你還要殺我全家,還要血洗中海嗎?」

沈崇山從震撼中回過神來,他重新上下打量陳寧,彷彿要重新認識陳寧似的。

他冷笑的道:「好小子,看來不但你身手不凡,就連你這些手下,一個個也功夫了得呀!」

「但是,你們再厲害,難道還能夠比我這把手槍還厲害不成?」

他說著,直接掏出一把手槍,瞄準了陳寧。

這突然的變化,讓宋娉婷一家都嚇呆了。

陳寧卻是臉色如常,他瞄了一眼沈崇山手中的手槍,淡淡的道:「一把破槍,也敢在我面前賣弄?」

沈崇山冷笑道:「呵呵,一把破槍,裡面的20顆子彈,卻足夠把你們全部殺光。」

「現在,我命令你給我跪下!」

陳寧輕笑:「就憑你這把破槍,就想讓我跪下?」

沈崇山臉色沉下,森然道:「你不跪下,我就一槍打爆你的頭。」

陳寧微笑:「你手槍的保險都還沒有打開,試問你要怎麼打爆我的頭?」

沈崇山聞言一愣,他低頭,發現他的手槍確實沒有打開安全裝置,還不能開槍。

他下意識的就要打開安全裝置!

但這時候,陳寧已經喊道:「典褚!」

身為兵王之王,槍王之王的典褚,毫不猶豫的反手從后腰掏出一把手槍,幾乎是不用瞄準,抬手對著沈崇山就是一槍。

砰!

沈崇山右手瞬間被子彈擊中,鮮血淋漓。

他慘哼一聲,手中的手槍也握不穩,啪的掉在了地上。

沈崇山不知道是因為痛苦,還是因為驚怒,整張臉都扭曲在一起。

他身邊的幾個貼身保鏢,也想要有所動作。

但是,典褚用槍指著他們,冷冷的道:「我勸你們不要亂動,除非你們不想要命了。」

典褚說完,走過來,把地上的手槍踢開。

陳寧此時漠然的望著沈崇山,冷冷的道:「跪下!」

沈崇山臉色劇變:「你說什麼,我是沈家五爺,我們沈家在京城,在整個華夏,有擁有通天本領,你敢讓我跪下?」

「小子,你信不信回頭我們沈家,就能夠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孟詩雪被氣的雙眼通紅,渾身發抖,指著謝苗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