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呀,我看他到現在已經喝了那麼多水了,恐怕他酒壺裡面的那些酒呀什麼的都已經喝完了!

我看他一會兒怎麼辦?!」

伴隨著彈幕越來越暴躁,冰冰他們幾次試圖安慰彈幕上面的情緒都無功而返。

如果不是之前馮寶寶表現出來的強悍的武力的話,直播間當中的這些人都要直接罵娘了。

畢竟面臨現如今這種境況,那全都是張遠一人搞出來的,想到此處就連冰冰的心情也沒有好上多少。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沙沙沙的聲音瞬間從直播間當中傳了出來。

在眾多觀眾擰著眉頭的那一瞬間,張遠一把攔住了自己背後的馮寶寶。

「怎麼啦?難不成前面有什麼東西啊?!還有東西能攔住你不成?」

馮寶寶一邊說著,一邊灌了一口水。

些許水珠順著她那有些凌亂的衣服朝著下面滴落,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柔柔弱弱的模樣。

而聽著馮寶寶的話,張遠微微點點頭。

他從腰間抽出了一柄長劍,接著目光當中帶著一抹嚴肅的說道。

「對!前面肯定有問題!你有沒有聽到沙沙沙的聲音?!」

張遠雖說嚴肅,但是眉眼當中隱隱帶著一絲笑意。

那模樣看起來就好像是在逗面前的馮寶寶玩一樣。

而聽著張遠的話,馮寶寶則不由的抬頭看了看前方,黃沙漫天,沙土揚塵,周圍的一切顯得既冷清而又死寂。

沙沙沙的聲音?

馮寶寶皺起了眉頭,直播間當中眾人那更是破口大罵。

「什麼沙沙沙的聲音,我看這小子純粹就是沒有酒口渴了,想要拿馮寶寶的水!

寶寶可不能被這個混蛋給騙了!」

「對呀,就是這個該死的混蛋,要不然寶寶也不會流落到現如今這個境地!」

「不過說起來你們真的沒有聽到沙沙沙的聲音嗎?經過他這麼一提醒,我好像也聽到了!」

「別胡說八道了,什麼聲音,要我看呀!哎呦,我艹……好像還真有……」

「不對不對,你們看前方那個黝黑一片的東西是什麼東西啊?為什麼朝著他們兩個人的方向過來了?!」

順著直播間當中觀眾的目光看上前方,只見如同潮水一般的速度極快的東西,瞬間從遠處一連串的流了過來。

那東西伴隨著沙沙沙的聲音,將路上的所有沙石泥土帶起陣陣灰塵。

而當那些東西來到張遠他們面前的時候,眾人幾乎都快懵逼了。

張遠面前的這些東西不是其他,正是一大群螞蟻……

「這螞蟻有什麼好怕的,我看你們都昏了頭吧?」

有人不由得在直播間當中提出了自己的疑惑,但是下一秒,只見強哥一把拍了一下一旁的桌子猛然開口說道。

「我好像見過這些東西,這好像是沙漠當中的行軍蟻!不好,有危險!」

「我說是什麼東西,原來是沙漠行軍蟻呀!

難怪會有這麼大的威脅力呢,這些小玩意兒可不簡單!」

幾乎是和強哥同時說出的是張遠的話。

馮寶寶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有些古怪的看了面前的張遠一眼開口說道。

「啥子沙漠行軍蟻啊,這不一群螞蟻嗎?!就這群螞蟻有什麼大不了的?!」

聽著馮寶寶的話,張遠淡然笑了笑,然後從不知從哪兒的地方拉出了一隻魚,接著直接將魚丟到了那群螞蟻當中。

呼啦啦的一聲,一群沙漠行軍蟻如同是有智慧一般的瞬間將那條魚包攬進了他們的當中。

在眾人驚恐的目光當中,沒過三秒的功夫,那群沙漠行軍蟻便瞬間將面前的魚吞噬一空,接著直接朝著張遠他們的方向而來。

看著眼前的一切,馮寶寶不由的愣了一下神。

但下一秒又下意識的抓住了張遠的手。

「快走,這些沙漠行軍蟻,真的是厲害!瓜娃子的!這一眼看上去,居然能直接吃掉一條魚!如果這樣爬到我們身上的話,那不是幾乎是瞬間的時間,我們就會變成這一地的骨頭?!」

聽著馮寶寶的話,張遠笑了笑。

「還變成一地的骨頭呢,恐怕連骨頭都剩不下來,這些東西吃東西可是快的很!」

張遠滿不在乎的又喝了一口小酒,好像手中的酒壺當中的酒水就是自己的性命一樣。

這一幕把外面的所有人嚇得一愣一愣的。

他們怎麼想也沒有想到張遠居然如此膽大包天,敢當著這些沙漠行軍蟻的面去喝酒?

他是真不怕死還是假不怕死啊?他難道不知道他死了之後炎國將會遭遇難以想象的重創嗎?!

看著張遠淡然的神色,馮寶寶似乎也被感染了。

「你有解決這些沙漠行軍蟻的辦法嗎?!」

聽著馮寶寶的話,張遠斜眼看了一下朝著他們飛快爬來的那些螞蟻搖了搖頭。

「沒有!」

嘩的一下,直接的話瞬間讓直播間內外傾倒一大片。

同時馮寶寶也有些無語的看著張遠。

「那既然你沒辦法對付這些沙漠行軍蟻,咱們現在還不快走,等會晚了那可就走不掉了!」

聽著馮寶寶的話,張遠指了指前方。

「你說咱們從後面的方向來的,這要不走前面咱們走哪兒?總不可能在沙漠當中亂逛吧!

格……雖然我覺得在沙漠當中亂逛不是什麼壞事兒大事,說不定這前面有美酒美食,若是讓這些沙漠行軍蟻擋住了我們的去路,那可不是平白浪費了好時光……」

張遠一邊說著一邊打了一個滿滿的醉酒嗝,似乎對於無法去前方顯得極為不滿。

看著張遠的動作,直播間眾人都快急哭了呀。

我的老天爺呀,快讓這小子跟著馮寶寶一起走吧!

要不然你別說往前面走了,恐怕下一秒都得被這些螞蟻吞掉骨頭。 把吳家三人送走之後,屋內幾人也如同虛脫一般坐在了沙發上。

這一家人,可真難對付啊。

方慧還在絮絮叨叨:「半夏啊,這錢你可得快點湊啊。」

「你表弟那邊,可千萬不能出什麼事。」

「你三姨……」

許半夏惱怒:「你別說了!」

「我都答應幫他湊錢了,這還不行嗎?」

許半夏拉著林漠上樓了。

許建功直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憤然道:「鬧吧,鬧吧!」

「這家,早晚讓你敗光了!」

許建功也進屋了,把房門猛地一關。

方慧站在客廳里,滿臉淚水,憤然道:「你們怎麼這麼忘恩負義啊?」

「當初要不是你三姨……」

沒人理會她,今晚這件事,也把一家人都弄得心力交瘁。

第二天,侯律師親自跑去解決這件事。

這侯律師,在事務所,屬於能力最強的一個了,關係網也很大。

折騰了一天的時間,總算把這件事辦好了。

不過,這賠償金,就不低了,要一百六十萬。

晚上,吳家人聚集在許家,侯律師把情況跟他們說了一遍。

方玲聽到這個數字,當時就炸毛了:「一百六十萬?」

「他怎麼不去搶啊?」

「人又沒死,憑什麼要這麼多錢?」

「侯律師,你……你是不是故意坑我們啊?」

侯律師眉頭皺起,沉聲道:「方女士,你要覺得我處理的不好,你可以另請高明。」

「我這次辦這件事,是看在林先生的面子。」

「否則,這種違規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做!」

方玲怒道:「這算什麼違規的事情?」

「就是一件小事,你不用故意把事情誇大,來表現自己的功勞。」

「我告訴你,你之前說的一百萬,現在又說一百六十萬,擺明就是你的問題!」

「你肯定是想獨吞六十萬,對不對?」

侯律師徹底惱了,直接起身:「林先生,實在不好意思。」

「這個案子,我辦不了了。」

「得罪的地方,我給您說聲對不起!」

林漠無奈地道:「侯律師,我明白你的意思。」

「應該是我跟你說聲抱歉,讓你為難了。」

侯律師朝林漠拱了拱手,直接轉身走了。

方玲跟在後面:「喂,你給我站住!」

「你把話給我說清楚,為什麼會多六十萬?」

「你這種人我見多了,專門坑蒙拐騙忽悠人。」

Views:
1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