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舞看著台上那隻在蘢中昏迷著的幻火狐,眼中露出了些許悲哀,只是除了乾珏,眾人都只顧著看台上,並沒有察覺到。但小舞現在坐得離乾珏很遠,乾珏也沒辦法安慰她什麼的,只有輕輕對她搖了搖頭,示意她別露出太多情緒。

小舞也知道自己的多愁善感很容易惹人懷疑,所以全程避開眾人的目光,特別是寧風致。只是有些失神地看著台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

幻火狐被拍下去后,後續的拍賣品一個個被拿上台,拍走。其中不乏有一些十分珍貴的物品,拍出了幾十,甚至上百萬金魂幣的價格,讓史萊克眾人是充分認識到了錢財的重要性。

「好的,讓我來看看,接下來將要拍賣的物品是什麼!啊…,原來是一塊珍貴的礦石!」

這塊礦石是被放在一個木製托盤上端上來的,當主持人打開蓋子,眾人就看到一塊如碳般漆黑,但卻反射著金屬的光澤,並散發著幽幽淡藍色氣息的石頭。

「這種礦石名叫千載寒石,它體內蘊含著驚人的寒氣,堅硬無比。像我這樣僅僅只是站在其周圍幾米遠的地方,都能感覺到其中散發的冰寒。根據我們最博識的鑒定師所說,這種礦石要在極為陰寒的環境中,經過至少千年的孕育,才可能出現,珍貴無比,是鍛造各種神兵利器的好材料!

這次我們拍賣的這塊千載寒石,重量是十四斤四兩,起拍價為五十萬金幣,大家現在可以踴躍地出價了!」

「六十萬,二十四號貴賓出價六十萬金魂幣,還有沒有更高的!」

主持的努力地煽動著台下眾人的情緒,想讓這塊寒石拍出更高的價格。但,識貨的顯然不是很多,只有寥寥幾人在叫價。不過,即使只有這幾人,這塊千載寒石的價格,依舊在穩步上升,顯然,它的確是一件珍貴的寶物。

「珏哥!珏哥!」

乾珏正津津有味地看著台上的寒石,忽然聽到唐三在叫自己,一轉頭,就看見了唐三那狂熱的目光。

「珏哥,你有多少錢!借我,我想要這塊寒石!」

唐三看著乾珏,激動的說著。

千載滄冥石,這可是千載滄冥石啊(千載寒石在唐三前世的名字)。即使是一錢,也是價值千金,沒想到,這拍賣會上,居然會出現這種東西,還是以斤來計量,拿下,一定要拿下!

唐三看著台上那散發著淡淡寒氣的黝黑石頭,心中激蕩的心情無以言表。要知道,這可是做唐門機括類暗器,『火樹銀花』的主要材料。

火樹銀花不夜天,萬千仇敵舞翩躚!

火樹銀花在唐門暗器中排名第四,和佛怒唐蓮、孔雀翎一樣,都是群攻類暗器。

但,火樹銀花,是唐門開發出來,專門用來應對大範圍敵人,甚至是戰爭的利器。像佛怒唐蓮,它的覆蓋範圍,只有方圓幾十米,孔雀翎甚至只有十幾米,而火樹銀花的覆蓋範圍,至少是方圓一百五十米!

方圓一百五十米啊,這種攻擊範圍,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雖然對比起佛怒唐蓮、孔雀翎來說,火樹銀花的殺傷力沒有那麼恐怖,但那也只是相對來說。

火樹銀花一旦爆發,方圓至少一百五十米的範圍,會被幾千度的高溫濃縮火焰所籠罩,再伴隨著由千載滄冥石製作的銀針,一時間,不規則的高溫火焰,會在範圍內彎轉扭曲,形成如樹一般的形象,再配上射出的萬千銀光,身處其中的敵人會在高溫的灼燒,以及銀針的衝擊之下,如舞蹈般,不停地變換著各種姿勢。這唯美,卻令人心懼的景象,也就成就了這件暗器,『火樹銀花不夜天,萬千仇敵舞翩躚』的美名!

「呃…」

聽著唐三借錢的話,乾珏看著台上那已經向著百萬大關逼去的的價格,有些尷尬。

「那啥…,你珏哥雖然有幾十萬的身家,但,距離一百還是差一些的,恐怕不夠啊…」

「…..」

唐三有些懵逼地看了看乾珏,又看了看台上那揮散著寒氣的黑色石頭,不甘地抿了抿嘴。雖然他還可以找寧榮榮借一點,但他和寧榮榮其實算下來,認識也就四五個月而已,再加上人家爹在這裡,他怎麼可能開口向人家借錢嘛。

「呵呵,差多少我可以先幫你們補上,就算是我借給你們的了,你們以後還給榮榮就好了。以你們的天賦,這點錢在以後,其實還是很容易能賺到的。」

寧風致看出了唐三的渴望,開口建議道。

「…..」

唐三抬頭看著寧風致,寧風致也微笑著看著他,臉上滿是誠懇。但唐三猶豫了半天,還是沒法開出這個口。

「不如這樣吧,寧宗主,我們做個交易。」

一旁的乾珏忽然說道,然後手指在儲物環上一抹,一個鉛制的金屬盒,就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乾珏將它放在茶几上,小心翼翼地移到了寧風致的面前,打開。

寧風致原本有些慵懶的身姿,立刻就坐直了起來。

「這是…魂骨..!」

寧風致看著眼前金屬盒中的物品,沉聲念道。

「是的寧宗主。這是一塊產自七千年左右年限的銀月狐的魂骨,乃是一塊左臂骨。銀月狐是一種身體素質不強,更偏向於使用魂力的魂獸。每當夜晚月出之時,它們便會沐浴在月光之下,吸收月光的能量修鍊。所以不論是銀月狐吸收能量的特性,還是將能量轉化為攻擊的特性,都非常適合輔助魂師,我思來想去,我們幾人中,最適合它的還是榮榮,不如,今天就將它作價賣給您,您看怎麼樣。」

寧風致瞪大著眼睛看著乾珏,慢慢將這塊左臂骨拿了起來。

小巧玲瓏的左臂骨,潔白精緻,外表流淌著一股如月光般的光華,熠熠生輝,散發著淡淡的毫光。

「你真的…,要把它賣給我?」寧風致有些不可置信。

這可是魂骨,可遇而不可得的東西。像這天斗大拍賣場,說是有魂骨拍賣,也的確是沒錯。但那種拍賣,基本上都是以物易物,以魂骨換魂骨,基本不會出現魂骨換金錢的情況。但現在乾珏卻說,要將這塊魂骨作價金魂幣賣給他,這怎能讓他不震驚。

「呃…,其實我也是有一個要求的。」

面對著寧風致的詢問,乾珏撓撓頭,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

未完待續。金梅聞言有些失了神。

「三姐,你見過那個玉掌柜嗎?」金梅沒一會,又打聽起來。

「見過。」金梨說道。

「她人怎麼樣?好嗎?」金梅問。

「只是見過,並不熟悉。」金梨看了她一眼,說道。

「她應該很喜歡你吧?不然也不會花那麼大代價把你過繼過去。」金梅羨慕的說

《農家嬌娘》第132章齷蹉心思 隨着刺殺唐玄奘失敗,唐玄奘師徒再一次踏上了西遊的路。

黃楓的生活也再一次變得平靜了不少。

這一日,天空中落下了一個其貌不揚的和尚。

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和尚一步步的來到了黃楓的小院跟前。

看着面前古樸的小院,如來佛祖的心裏震驚無比。

之前關於這個小院兒的傳說,他都是道聽途說而來。

親眼見過之後才發現這個小院兒的恐怖之處。

看似平平無奇的小院兒,其實內里暗含乾坤,自成一體。

閉上眼睛去感受的話,竟然察覺不到它的存在。

睜開眼,它卻又真實坐落在那裏。

如來上前幾步,雙手合十,恭恭敬敬的道了聲前輩。

「如來那小子來了。」通天教主忽然說了一聲。

如來佛祖?

黃楓眉頭一皺,這老小子閑着沒事兒來自己這裏作什麼。

興師問罪來了?

黃楓心裏有些鬱悶。

有本事你去找唐玄奘的麻煩啊,怎麼,打不過孫悟空了,來這裏找老子的晦氣?

不過沒關係,通天教主現在可是我師兄,我還怕你不成?

想着,黃楓面色淡然的將院門給推開了。

如來佛祖抬起頭,看向了黃楓,直接和對方的眼神對在了一起。

這一看不要急,如來佛祖只覺得自己彷彿看向了一片廣袤無垠的星空!

星空之廣大,一眼望不到邊際。

這人的精神力好強!

難不成最近一段時間的傳說都是真的?

此人的修為真的到了連道祖鴻鈞都要忌憚的地步?

想着,如來佛祖不敢怠慢,趕忙說了聲前輩。

黃楓眉頭一皺。

他本以為對方是來找自己麻煩的,正想藉著通天教主的身份狐假虎威一番。

誰知道一上來對方跟自己叫前輩不說,而且神情非常的恭敬,並不像是來找自己麻煩的樣子。

舉拳不打笑臉人,更何況對方的態度還這麼謙卑。

黃楓無奈,只好讓如來佛祖進了屋子。

如來緩步走進屋內,一看院子正中央坐着的人,心頭頓時一驚。

「晚輩見過教主大人。」

通天教主擺了擺手說道:「通天教主早就沒了,叫我通天便是。」

似乎對如來佛祖無感,通天教主起身伸了個懶腰。

「累了,我先去休息一番,晚上咱們把酒言歡。」說完,通天教主便背着手離開了院子。

如來佛祖聞言,更是震驚。

通天教主和黃仙師的關係這麼好!

而且一看就是平輩論交的地步。

看來果然如傳言所說的那樣,黃仙師的修為至少是跟聖人平起平坐了。

想到這裏,如來佛祖變得更加迫切起來。

「坐吧,我去給你倒杯茶。」

既然對方來了,黃楓也不好這麼快就趕走,於是便招呼著如來坐下,自己則是給如來沏了一杯茶。

陣陣茶香傳來。

原本聞慣了燈油香氣的如來,不應該被淡淡的茶香所吸引。

可他發現黃楓沏的茶似乎和別人的有所不同。

那茶香之內竟然隱含道韻,令人聞一口便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如來雖然知道有些不禮貌,但還是忍不住將茶杯端了起來,往嘴裏送去。

隨着茶水入腹,如來只覺得大腦嗡的一聲,人當時就陷入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之中。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