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主人?言一和游道都驚了一跳。

「嚇到了?」汪賀轉過頭看了他們一眼,「這船確實是俺的,但是俺把這船租給了船老大。」

「俺算是個鏢頭,手底下有幾條小船,做了些運輸的夥計——到了。」

汪賀停在了一間屋子的門前,「這屋子從前是俺小妹在住,後來小妹嫁了人,這間屋子也就閑置了下來,幾位若是不嫌棄,倒是可以在這裏住下。」

言一三人自是沒有嫌棄的道理,向老汪道了謝,就拿着鑰匙進了屋子。

看着幾人安頓好了,老汪順勢就出去了,剛開船,他也還有很多事要做。

「……阿、阿姊。」言一本來在鋪床,準備讓梁遠睡下。

就聽見游道站在她身後,猶猶豫豫地喊了句。

阿姊,這不像是豊朝人會喊的稱呼。

「你到底是哪裏來的人?」言一頭也沒抬,問道,她也不指望遊行鹿這小子會說實話,就是下意識地問了句。

「……從余平來的。」游道這次卻沒有顧左右而言他。

「你……?」這是怎麼了,剛好床也整理好了,言一把小世子安置好,才轉過頭,「怎麼了?」

「我想認你做姐姐。」游道正色道,「反正、反正我父親也可能不要我了。」

「我想以後就跟着你們,像親人那樣。」言一不顧自身安危,卻把他送上船的舉動,讓游道很是感動——要知道,當初他在余平的某個小鎮邊上遇險的時候,那些平日裏盡會恭維、討好他的人,可都冷眼旁觀著。

他光鮮亮麗地活了十年,自認為自己也算是個不會苛待下人的好主子,平日對那些侍衛也算親近,結果倒好,他出事的時候,連個伸手幫他的人都沒有。

「我以為我們已經算是親人了。」言一走過去,摸了摸他的頭,遊行鹿這人,確實是瞞了不少的事情,但是言一不介意,她本來就對這些事不感興趣——她看到的是,這人確確實實是在認認真真地照顧小主子,這樣就夠了。

人心最複雜的東西,她不強求他人一定要對自己坦白一切。

「唔……那,阿姊?」游道又叫了聲。

「嗯。」言一回道。

月光柔柔地穿過有些朦朧的琉璃窗,靜靜地散落在屋子裏,蟲鳴、水聲與月光交織一起,夜深了。

「休息吧。」言一開口道,「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明日再說。」儘管面上不顯,但她今天很累了。

「那我們睡哪?」游道四處望了望,也沒有看見第二張床。

「打地鋪啊。」言一說道。

「那被褥……?」

「汪先生不是放那兒了嗎?喏。」言一抬了抬下巴。

游道轉過頭,果然發現門后已經被放置了兩套被褥。

「自己鋪自己的啊,你睡裏面,我睡外面。」言一走過去,抱起了一套被褥,就準備開鋪。

「這,我不會啊。」被褥這些東西,以前都是侍女們弄好了的。

嘖,忘了這傢伙還是個錦衣玉食養出來的富貴公子了,「我只幫你弄這一回,看好了啊。」

「哦……」游道的聲音帶着一點委屈,這,也不是他想不會的。

經過一番折騰,三人終於都躺下休息了,此時已是天色將白。 「放心,師父在這呢。」葉塵沖着紫夢寒神念傳音。

他知道紫夢寒在紫薇帝朝肯定遭受了許多不公正待遇,驟然見到紫薇帝朝來人,心情難免有所波動,故此出言安慰。

葉塵行事穩健,但對自己弟子的事情還是非常上心的。

聽到葉塵傳音,紫夢寒心中頓感踏實多了,神色恢復平靜。

遠處有三個身姿玲瓏的身影飄然而來,其中兩人穿着侍女裝,分列兩邊。

兩位侍女的其中一人挎著花籃,手中不時地撒出晶瑩的花瓣;另外一人輕輕吹着竹笛,奏出悠揚動聽的仙樂,令人心曠神怡。

中間是個身着紫色衣裙的女子,眉如墨染,眸光清冷,雲鬢上插著一根紫玉簪,隱隱有紫煙氤氳,顯得高貴而靈動,宛若仙女臨塵。

【姓名:紫夢惜】

【身份:紫薇帝朝的七公主】

【修為:元神境初期】

……

葉塵輕輕掃了一眼,此人的信息就清晰地浮現在心底。

此女只是紫薇帝朝的其中一位公主,她的資質比許多大教古派的傳人都要強大,在某些聖地都足以成為聖女了。

她的兩個侍女都達到了異象境,堪比聖地的核心弟子。

然而,僅此罷了。

看到紫夢惜到來的這一幕,紫夢寒心中徹底放鬆了下來。

出行還帶着婢女?

這是來擺排場來了?

七公主紫夢惜來到隕聖山腳下之後,似有所覺的望向紫夢寒所在的位置。

看到紫夢寒之後,七公主紫夢惜眸光大亮,飄然來到了紫夢寒的面前,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紫夢寒,臉上浮現出一絲虛假的笑容:「這不是九妹嗎?能夠在這裏遇到你,還真是意外!九妹離家十餘年,想要尋找修鍊之法,如今可找到了?」

「不勞七姐掛心。」紫夢寒不咸不淡的回應。

對於紫夢寒的來歷,葉塵和李輕舟早已知曉,法空卻還是第一次得知,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師姐竟然來自於紫薇帝朝?

就連紫薇帝朝的公主都甘願拜在師父門下,看來師父遠比想像中的更加神秘啊!

不遠處擺攤或觀望的眾人聞言,一個個都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女子,竟然也是紫薇帝朝的一個公主?

這太蒼神城真是藏龍卧虎啊!

紫夢惜似乎沒料到紫夢寒會反駁自己,微微愣了下,身上瀰漫出蒙蒙紫氣,仔細感應了一番,眉眼間露出一絲輕蔑的神色。

「九妹的脾氣還是這麼大啊!」

「你體內沒有絲毫紫薇帝氣,也無其他神力在身,看來修鍊之事還尚未解決吧?」

「你是打算在這次的天驕聚會上找到修鍊之法嗎?」

「只可惜,凡人想要登頂隕聖山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姐姐帶你一程如何?」

紫夢惜搖頭輕嘆,看似好心的詢問。

「多謝七姐,不必了!」紫夢寒乾脆利落的回絕。

紫夢惜秀眉微蹙,神色間愈發冷漠。

她的目光從紫夢寒身邊的葉塵、李輕舟和法空小和尚身上掃過,感覺他們三人都只是很普通的修士,無人能引起她的興趣。

葉塵展露出來的修為在輪海境巔峰,絲毫沒有存在感。

李輕舟展露的修為在萬法境巔峰,他倒是想裝成輪海境的修士,但卻遮掩不住體內那浩瀚的神力和澎湃劍意,能將修為壓在萬法境巔峰已經是極限了。

這等修為,同樣入不了紫夢惜的法眼。

法空小和尚多年逃亡,在隱藏氣息方面也有着自己的手段,看起來像個剛突破到異象境的小修士,同樣不引人注目。

「既然九妹如此有自信,姐姐就先去隕聖山巔等候妹妹了!」紫夢惜語氣清冷,帶着兩個侍女邁步踏上了化龍天路。

對於紫夢寒這個妹妹,紫夢惜從心底看不起。

出生在紫薇帝朝,竟然是先天廢體,說明早已被老天遺棄,就算這輩子再怎麼努力也就這樣了。

紫夢惜身周浮現出那一顆紫氣蒙蒙的大星,化龍天路上的那股排斥力似乎對她失去了效用,任由她拾階而上。

不得不說,紫薇帝朝的底蘊確實深厚。

就算是公主的兩個侍女,此時也都抗住了隕聖山的那股排斥力,跟隨着紫夢惜消失在化龍天路的盡頭。

雖說圍觀眾人都對同樣來自於紫薇帝朝的紫夢寒非常感興趣,但他們從紫夢惜的口中得知,紫夢寒的修鍊似乎出了些問題,因此他們都只敢遠遠觀望,不敢前來與紫夢寒交談,唯恐遭到波及。

「刷!」

忽然,一個身材高挑的白裙少女出現在場中,柳眉細長,眸光靈動,鼻樑挺直,唇紅齒白,烏黑的長發用一根金簪隨意紮起,襯托的肌膚更加白皙剔透。

此女英氣逼人,全身縈繞着一股難言的波動,隱約與某種冥冥天機相呼應。

【姓名:雲清影】

【身份:聽風樓少主】

【修為:元神境初期】

……

對於聽風樓的來歷,葉塵多少有些了解。

聽風樓是一種情報機構,號稱是可以打聽到世界上的一切信息。

前提是,你得付得起相應的價格。

萬劍聖子在太蒼神城宴請東荒天驕,這種交流碰撞足以挖掘出更多有價值的信息,聽風樓沒有理由不參加。

聽風樓的少主都親自到了,足以可見聽風樓對此事的重視。

雲清影倒是不急着登山,眸子中光華流轉,從眾人身上掃視而過,冥冥之中似乎掌控了許多信息。

雲清影的眸光直接掠過葉塵,在紫夢寒、李輕舟和法空小和尚身上停留了下,嘴角微微上揚,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片刻之後,雲清影衣裙飄舞,踏上了化龍天路。

雲清影每一步落下,都彷彿有一種莫名的天機在流轉,若是仔細盯着觀看的話,會令人忍不住頭暈乾嘔,修為差者甚至還會當場吐血。

數十步之後,雲清影就徹底消失在化龍天路上。

「刷!」

陡然,紫氣東來,天空中有一道清麗脫俗的人影腳踏虛空而來。

那是個聖潔如雪的女子,全身就像是跟天道自然融為一體,每一步落下都像是遵循着大道的軌跡在行動,又像是天地大道都在遵循着她的命令執行。

【姓名:陸瑤】

【身份:紫府聖女】

【修為:元神境後期】

Views:
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