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龍今時今日的地位也不會在乎幾個警察。

保釋出幾個人不在話下。

「方總,你為什麼要這樣針對柳浩然呢,他未必會有一番作為。」秘書不解的問道。

方龍面色陰沉,沒有言語,其實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在第一次見柳浩然的時候,就感覺對方那個眼神好像是要殺了他一樣。 莫離舉著刀抵在青椒的拳頭上,紋絲未動的莫離「咕咚咕咚」幹掉了一大杯啤酒,舔了舔嘴唇。

「胖老頭,你別白費力氣了,作為一個刀客,我平時也會鍛煉身體的。」

「混蛋!你在說什麼?」

青椒見莫離自顧自的喝完了酒才對自己說話,頓時火冒三丈。

收回拳頭,雙拳緊握,武裝!

青椒的一身怪力並沒有隨着年齡的增長而減弱,覆蓋着武裝色的漆黑雙拳,狠狠砸向莫離。

看到青椒用出了武裝色,酒館里所有海賊都覺得這個年輕的海軍要完蛋了。

「轟!」

刀鞘與拳頭相撞形成的氣流衝擊擴散形成強烈氣流,片刻之後,衝擊散去之後,出現的狀況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莫離舉著的刀鞘穩穩的擋住了青椒的攻擊,青椒怒視莫離,雙臂青筋暴起,無論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撼動莫離一分。

「怎,怎麼可能,青椒的怪力可是出了名的。」

「喂喂,騙人的吧。」

他可是錐之青椒,擁有三色霸氣的老牌海賊,就這樣被一個海軍的三等兵輕鬆擋下。

詭異而震撼的場景,讓酒吧里所有的海賊都瞪大了雙眼。

但此時的青椒將自身全部的力量都壓在莫離舉著的刀鞘上,卻始終無法讓莫離晃動哪怕一絲一毫。

見這個胖老頭都漲紅了臉還不肯放棄,莫離有些無奈的看着他:「胖老頭,我不是都說了嘛,我在休假,你別來煩我啊。」

莫離舉著刀鞘的手臂輕輕用力,向上一推,整個人壓在刀鞘上的青椒炮彈一般倒飛出去,撞碎了無數桌椅,向後劃出老遠,把酒館牆壁砸出一個大洞。

這一擊並沒有讓青椒受到致命傷,畢竟莫離沒有動殺心,只是把他推開而已。

廢墟里掙紮起身的青椒,頂着周圍海賊的一樣目光,怒視着莫離,剛才自己的失敗並沒有讓他放棄,反而激起了他的怒火,憤怒的盯着穩穩坐在吧枱的莫離。

莫離拎着刀,好奇的看着青椒因為極度憤怒而炸起來的白鬍子,這個世界的人有點意思,鬍子還能這樣的嗎?

齊達魯有些擔憂的低聲說道:「莫離先生,這個傢伙有些麻煩。」

莫離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明擺着打不過我,還不走,看樣子還要繼續找渣,好好的休閑時光都被破壞了。

「阿達,我勸勸他,儘快把他打發走,咱們再喝酒哈。」

「炸毛的胖老頭,你跟那個卡普有什麼恩怨,你去找他啊,找我們幹嘛?我都說了我們在休假,不會受理你的投訴。」

齊達魯差點哭了,您這是勸?這是拱火呢吧。

聽到莫離提到卡普的名字,青椒更來氣了,頓時大吼:「你這毛頭小子知道什麼?自從卡普那個混蛋把我的錐頭砸扁,我就再也打不開冰山裏的財寶,我們八寶水軍積攢了幾百年的財寶啊!我再也得不到了!混蛋卡普!卡普!」

莫離聽明白了,全本你的頭型是錐子,後來被卡普砸的凹進去了,也就是他被一個叫做卡普的海軍給強行整容了。

看着鬍子裏長了張臉的胖老頭,哭的稀里嘩啦的,莫離咂摸咂摸嘴,這一大把年紀了,還因為整容失敗哭了,有點可憐啊。

莫離走在酒館中央,晃了晃自己拿把有些破舊的佩刀,認真的對幾近情緒失控的青椒說道:「胖老頭,你別哭了,不就是整容失敗嘛,我幫你削回去,好不好。」

「你!你說什麼!!!」

聽到莫離的提議,青椒愣了一下神,緊接着炸毛暴怒。

這小子是在嘲諷我,嘲諷我八寶水軍第十二代棟樑!公然嘲諷我的腦袋!

本來情緒就接近崩潰的青椒這下徹底失控,凹陷的頭頂覆蓋漆黑的武裝色霸氣,同時整個人的氣息變得霸道,與之前的青椒截然不同,一陣無形的衝擊瞬間擴算開來,很多人瞬間雙眼翻白昏了過去。

「是霸王色霸氣!」

「青椒要動真格的了!」

「小子!老夫先把你全身的骨頭碾碎,再去找卡普算賬!」

八沖拳·奧義—無錐龍!

青椒整個人高高躍起,頭頂的武裝色霸氣凝聚到了極致,渾身散發着霸王色霸氣帶着呼嘯的狂風向著莫離撞去。

圍觀的海賊們四散奔逃,從青椒散發的氣勢就知道他這一擊有多誇張。

莫離撇撇嘴,鐵頭功就說鐵頭功,花里胡哨的幹嘛?喊招式名字能增加攻擊力?

電光火石之間,莫離直接用刀鞘朝着極速撞來的青椒腦門砍過去。

輕輕的一刀,剛接觸青椒腦門的瞬間,青椒如流星般旋轉着倒飛出去,刀鋒劃過掀起的劇烈暴風也將整個酒館摧毀。

煙塵散去,莫離以及站在莫離身後齊達魯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酒館已經成了一片廢墟,而青椒的腦袋也被莫離削成了錐子的形狀,整個人倒插在地上,昏了過去。

「什,什麼情況?」

「那個傢伙只一刀,不僅打敗了青椒,還摧毀了這裏。」

「怪,怪物。」

從酒館廢墟里爬起來的海賊們,看着這一切都傻眼了。

「你們看青椒的腦袋!」

「真他媽給削回去了?」

「懸賞金五億四千兩百萬的傳奇海賊,一刀就被打敗了?」

原本因為整容成功而高興的莫離一聽,這個胖老頭竟然是五億懸賞金,眉毛一跳,這是十分之一的任務量啊。

「阿達,你去把他抓了。

雖然這個胖大叔很可憐,但海賊不就是海賊嗎,再說自己都幫他把頭型修整好了。

「啊,啊,哦。好,好。」還在震驚中的齊達魯不知所措的答應着,就往還昏迷的青椒那裏走去。

絲毫沒有在意自己少將軍銜被一個三等兵指揮。

莫離左手拎着刀,有些興奮,還差九個就能回去升職加薪了,果然老薩說的沒錯,抓抓海賊什麼,還是比較輕鬆的。

「阿達,我們回去了,自來卷大叔他們也應該搬完物資了。」莫離看着齊達魯把青椒拖了出來,帶上了手銬。

「哦,好的,莫離先生。」齊達魯答應一聲,拖着青椒就要走。

突然一個玩味的聲音叫住了兩人。

「喂喂,海軍,在我的地盤撒了野,就像走?

莫離回頭,一個身形高大的男人,長著一頭誇張的刺蝟頭,扛着一柄同樣誇張的大砍刀,陰測測的看着兩人。

莫離歪歪頭:「你有事嗎?刺蝟頭大叔。」

齊達魯卻是神情凝重。

「懸賞金八億的狂刀莫里斯」

…… 一天的考試結束了,大家都在對答案,雖然都是學渣,但是學渣也是有理想的,萬一考進了尖子班呢?

夜小瑩並沒有與大家一起對答案,現在她感覺到很餓,並沒有在學校吃飯,而是到了外面的小館子裏面炒了好幾個菜,就坐在那裏大吃了起來。

夜小瑩吃飯的速度很快,瞬間就吃下了一大碗飯。

唉,再這樣吃下去,自己這肥胖的問題是難以解決了,怎麼樣才能夠賺到更多的錢把減肥的藥方弄到手呢?

葯書中也有這方面的配方,但是,夜小瑩更相信系統中那些見效快的方子。

吃了飯,她正在那裏坐着想事,突然,腦海中就傳來了一聲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治好了韓江成的胃癌,獲得中級抽獎一次,是否抽獎?」

什麼?

夜小瑩的雙眼就是一亮,真的沒有想到還有這樣的驚喜,計算了一下時間,韓江成的葯也差不多吃完了,應該是治好了癌症。

起身走向了自己的那處小院,開門進去之後,夜小瑩道:「開始抽獎。」

隨着指令發出,就見一個大的轉盤呈現在了眼前,然後,那個轉盤上有着太多的物品。

夜小瑩還沒有看清楚那些物品時,轉盤就已經轉動了起來。

「停!」

指針就停到了一處地方。

「叮,恭喜宿主抽中跑步導引術。」

夜小瑩頓時獃滯起來,這是什麼鬼?

「系統,跑步導引術是什麼情況,有什麼用處?」

沒想到中級抽獎竟然抽中了這樣的一種東西,完全不著調吧。

「宿主,跑步導引術是配合著跑步時調整身體的機能,能夠跑出內氣,跑出健康,能夠跑步中減肥,在跑步中開拓智力,反正好處很多,請耐心體驗。」

「感覺好厲害的樣子,是不是能夠成為飛人?」

「並非不可能!」

「能跑出真氣?」

「可以。」

這下子夜小瑩是真的震驚了,這個導引術感覺很牛的樣子。

「我能在跑步中減肥嗎?」

「跑步十小時減肥一公斤。」

真的啊!

這下子夜小瑩彷彿看到了減肥的希望,雙眼放光了。

「不會一直跑下去,然後把我都減沒了吧?」

「不會,只達到了一定的標準時就不會再減,而是提升身體的質量。」

想跑步時才發現自己今天吃得有些飽,遲疑了一陣夜小瑩還是打消了這個想法,還需要複習一下準備考試。

隨後的兩天中,夜小瑩把精力都放到了複習的事情之上,理綜的內容她也認真的複習了。

數學考試雖然有些難度,但是由於看到的題型很多,所以在頭腦裏面快速的搜索之後,果然就找到了一些同類型的題型,最後也做了出來。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