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李泓遠自己也不過十四五歲,還是個半大少年郎。里裏外外的都牽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幾乎成了常安城一景。

兩個人的關係說是叔侄,跟父子也沒什麼區別了。

沒想到,這才幾天,「兒子」就被姜寧俘虜了。

人家一聲軟綿綿的召喚,他就毫不猶豫拋下自己,撒丫子飛奔而去。

姜寧就這麼被簇擁著,回到了煜王府。

姜寧把庫房打開,把筐里那堆寶貝翻出來,字畫都給了姜翊,又給了姜媛一塊鎮紙石,給姜艷一個筆洗。

都是極珍貴的好東西。

單說姜艷那隻筆洗就是汝窯出的,起碼值五六百兩銀子。

把他們都送走後,黃鶯笑道:「姑娘實在大方。」

姜寧道:「這些東西白擱著也是擱著,不如大家一起享受。不論親情還是友情,都是要精心維護的。哪有人天生就應該對你好?」

「還是姑娘想的通透。」黃鶯整理着衣物,嘆道,「只是,這番還是回來了。王爺那幾個滕人孺人,怕是又要來給姑娘添堵。」

「添堵?」姜寧笑道,「我那是不愛搭理她們,真鬧起來,誰給誰添堵還不好說。」

小謙噠噠跑過來,拉着姜寧的手:「小嬸嬸,我餓了。想吃小嬸嬸做的炸油餅。」

姜寧刮他小鼻子:「你可是皇孫,就這麼點出息呢?嬸嬸會做的好吃的可多了。」

炸油餅那是沒條件,現在都進了煜王府了,怎麼可能還吃那個。

左右也是閑着,姜寧便挽起袖子去廚房。

廚房裏的廚娘都不知措施。

王妃親自下廚?

這還懷着孕呢。

也不敢啊。

廚房的管事趕緊去報給李泓遠。

李泓遠正處理幾件皇帝派下來的差事,聞言道:「她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不離開王府。」

「可是,王妃要吃的給皇孫殿下。」

「小謙那樣挑食的孩子,願意吃她做的東西才怪。」李泓遠不在意,「讓她折騰去。」

廚娘們只得把廚房騰出來。

讓王妃折騰去。

個個都忍不住嘀咕吐槽。

她能做什麼飯?

做出來的東西能吃嗎?

別再把廚房給燒了。

但很快,她們就閉嘴了。

因為廚房裏飄來了香味。

那油滋滋的香酥味,讓人無法控制的流口水。

片刻后,黃鶯端著一小盆出來了。

姜寧隨後出來,笑道:「小謙,嘗嘗看。」

李廷謙看着盆里黃燦燦,冒着香氣的東西,好奇問:「這也是油餅嗎?」

「你嘗嘗。」姜寧拿一塊,吹了吹,遞給他。

李廷謙咬一口,眼睛發亮。

「小嬸嬸,這是什麼?好吃。」

「炸雞塊。」姜寧笑眯眯看着他。

哪有小孩子能拒絕得了漢堡炸雞呢。

可惜條件有限,否則再弄一杯可樂,就更好了。

李廷謙連續吃了四五塊,看的周圍的廚娘僕人們眼睛發直。

小皇孫向來胃口不佳,挑食,不愛吃飯。 煮肉這麼簡單,也沒必要保密,而且宋宸還指望他們好好宣傳宣傳,只有四口鍋,這麼多人自然不可能每個人都能吃的上,可光是香氣就夠他們饞了。

三個部落也不像騰蛇部落,每個人都有碗筷,上一次去通知的那兩個使者還好一點,還知道去外面掰根樹枝回來吃,其他人看著香噴噴的肉只能流口水,最後在碩的提醒下才弄了些樹枝回來插著吃。

第一次吃到煮出來的肉,又是插著吃的,自然毫無優雅可言,反觀騰蛇部落這邊,一個人捧著一個碗,手裡拿著的又是公輸精心打磨的筷子,長短粗細幾乎都差不多,而且還能把肉夾起來,自然比那邊狼吞虎咽好看太多了。

宋宸甚至能從自己這邊感受到一股自豪感,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大家都對騰蛇部落有好奇心,都羨慕的話,以後就可以從他們先下手嘛,也算幫他們脫離苦海了。

又是送禮物的,又是煮食物,騰蛇部落已經把漸漸東道主的風頭都蓋了下去,晚飯後都在圍著碩他們聊天,碩也算是個人精,半真半假的跟他們吹著,旁邊上次那兩個使者也不停的點頭,表示碩說的都還對。

他倆算是第一批體驗騰蛇部落生活的人了,自然知道現在的騰蛇部落有多富足,每天兩餐飯管飽不說,餐餐還都有活魚吃,身上也乾淨,皮毛在騰蛇部落更是軟乎乎的,躺在上面不知道有多舒服。

騰蛇部落的發展大家都看在眼裡,帶過來的這幾個未婚少男少女自然也就成了香餑餑,幾個水部落的女原始人差點就直接貼了過來。

男的還好,畢竟把其他部落的女的帶回家就是自己人了,幾個小女孩已經有點心煩了,其他部落自然沒有騰蛇部落這樣的生活條件,過慣了好日子誰也不想過以前那種飯都吃不飽的日子。

幾個人扭扭捏捏的走到宋宸這裡,眼神交流了半天,中間那個才低聲對宋宸說,「神使……我們不像去其他部落……」,宋宸自然也不願意她們離開騰蛇部落,這可都是自己部落里寶貝,憑啥送到其他部落去吃苦。

但是規矩也不好破壞,只能想想看有沒有兩全齊美的辦法了。

現在還是得安慰安慰這幾個快要哭出來的女孩子,宋宸讓她們先看著,明天大會開始了看看有沒有喜歡的……,至於去不去他來想辦法。

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其他部落的人入贅了,不過男性原始人都是各個部落里的支柱,而且這都是馬上就要成年的了,想要讓他們過來應該不容易。

只要能忽悠過來就不用擔心什麼了,他們自然是不會歪嘴的,部落里的日子也能讓他們徹底忘記以前的生活。

讓宋宸沒想到的是這裡晚上還有活動,而且非常之直接,石部落的成年女性都分散到了各個部落那裡,如果兩兩看對眼的的話就可以直奔主題,到宋宸這裡的時候,還好碩主動攔了下來,「我們神使還小,你找其他人去……」。

宋宸沒有想到原始人原來對性這麼的開放,原來這個相親大會不僅僅是為了剛成年的原始人準備的,更是為了一個部落的繁衍,如果不進行交流的話,一個部落很快都會變成傻子部落,畢竟後來都是近親的小孩,最原始的這種性,交流能儘可能的保持部落的繁衍。

碩這傢伙看中了一個還不滿足,甚至還把來宋宸這裡的那個也拉了過去,石部落的眾人也絲毫沒有綠油油的感覺,首領碌還樂呵呵的,畢竟這對他們部落可是一大發展,兩天的大會自然會有一部分人懷孕。

石部落的山洞沒有騰蛇部落那麼大,多了五六十個人自然是裝不下的,這就需要有人出去了,不過還好,騰蛇部落給大家都送了碗,拿人家的手軟,自然不好趕他們出去。

可能是晚上奮鬥的都比較晚,大家宋宸醒的時候大家都還沒醒,在石部落早上肯定是沒東西吃的,不過還好,巫在包里塞了不少肉乾,對付一下早餐正好。

大會的步驟絲毫不比後世各種會簡單,首先就是石部落的巫帶領大家祭祀天神,石部落的巫的裝扮跟騰蛇部落的巫還是區別挺大的,他們的裝飾品以獸牙為主,大大小小的獸牙掛滿了全身,然後就是跳了,石部落似乎還沒有祭台和圖騰柱,所有的人都是圍著一團篝火跳大神。

祭祀活動一直持續到快中午的時候才結束,這應該是幾個部落聯合祭祀才是這麼長,騰蛇部落祭祀活動最長也就一個小時而已,而且最後還讓他們幾個部落參與了進去。

祭祀完了以後大家都休息了一下,石部落也拿出了一些野果給大家充充饑,接下來就是重頭戲了,幾個部落的年輕人都打扮好了,相親方式主要還是男選女,幾個部落的女原始人站在一起,然後男的去挑自己喜歡的女原始人,看對眼的方式也很簡單,互相拿取對方身上的信物就算配對成功了,如果發生好幾個男的看中一個女的話,這個時候就要通過競爭了,要麼女的選出一個,要麼就是男的打出來一個。

男女比例總體還算平衡,除了騰蛇部落之外其他部落都是男少女多,不管男女,現在騰蛇部落里的人都是最受歡迎的,幾個男原始人很快就找好了自己的配偶,幾個女孩卻遲遲沒有選出配偶,碩有點著急了,因為按照規矩,女原始人必須要在相親大會上挑出自己的配偶,而現在自己部落里這幾個女孩卻一直不做出選擇。

宋宸知道幾個女孩的想法,只能把碩拉到一邊把她們的心思說了一下,又提出能不能其他部落的男的「嫁過來」,神使的話碩自然要聽,以前部落養不起那麼多人沒辦法,可是現在部落條件好了,多吸收點其他部落的人當然更好。

碩只好將其他部落首領都叫過去商量一下,看看可不可行,畢竟以前可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宋宸原本以為會困難的,甚至都做好了不成功的心理準備,不過結果卻很好,也可能是宋宸給的條件太好的原因,宋宸答應每個部落有一個男性原始人來騰蛇部落的話,就給兩口鍋,二十個碗,還有一隻羊。 獵物開始咬鉤,左醫生一本正經走到桌前坐下,拿了張拍CT的單子,刷刷在上面寫下「校牙拍照」幾個大字,頓覺一直憋心裡的悶氣出了不少,這下再沒人說他什麼事都沒做了。

左醫生將單子遞給蘇瀅:「先去排隊交費,然後去CT室排隊照片。」

蘇瀅有些不好意的道:「對不起,我還沒挂號。」她剛進醫院時看著挂號的人多,想著等找到左醫生還得排隊,不如讓珍珍排著左醫生看診的隊,她再來挂號。

他怎麼也忘了這事?左醫生眼睛轉了轉,淡定道:「交費時一起掛了。」

「好的謝謝。」等蘇瀅接過單子,左醫生又道:「這樣,你們去排隊交費,我去CT給你們排著隊,要快點來哦。」

「好好好,太謝謝了。」蘇瀅很高興。

大醫院看病的能力強,但也非常麻煩,挂號要排隊,看醫生要排隊,交費要排隊,拿葯也要排隊,總之啥啥都要排,有人幫著排當然好。

左醫生的服務態度也太好了,肯定是賣東東爸爸的面子。

蘇瀅哪裡知道,左醫生去CT室給她們排隊,一是他沒其他事,二是他要站那顯擺,肯定有經過的同事會問:「你怎麼在這排隊?」

他就說:「找我校牙的這人牙齒太特殊,我得親自來給他拍片,這方面我最有經驗,之前在美國跟著導師學習校牙,導師都誇我拍片拍得好。」

蘇瀅在交費隊伍里排隊,珍珍站她旁邊哭喪著臉:「姐姐啊,我以後死都不來醫院,排個隊都要排死人。」這不是排名,這是排長龍。

「不準說不吉利的話。」蘇瀅輕輕喝斥,「你去那邊玩著等我。」

心裡煩燥,怕又說出不好的話,珍珍這走走那走走,突然跑回蘇瀅面前,伸手去拿她手裡的單子和錢,附她耳邊小聲道:「姐姐你站在別動,我去試試瞧。」

珍珍說完就跑,蘇瀅拉不住,只得伸頭看著。

這裡的交費窗口有三個,她這道在最左邊,珍珍跑去了最右邊那道,蘇瀅聽不清珍珍和排在隊伍最前面的人說什麼,就見她捂著胸口,憔悴虛弱得差點摔在人身上…..

然後……最前面那人就讓開了,珍珍弓腰駝背站朝前,顫微微將單子和錢遞進窗口,一秒兩秒三秒……

蘇瀅緊張的手捂著胸口,她知道珍珍一定在騙人說有什麼急症,高燒心臟病之類的,可小傢伙的單子只是「校牙拍片」,被發現就惹事了。

還好,窗中內遞出回單和補的零錢,也沒人質疑珍珍,她拿著單子繼續「憔悴虛弱」往回挪。

等越過最右邊這路排隊后,珍珍立即挺直身體,小跑著回到蘇瀅身邊,賊兮兮的笑著小聲說:「走啦姐姐,我已經交好費了。」

她剛才跟人說她有心臟病。

以前她跟李小囡做死對頭時,姐姐常跟她說,李小囡那東西有非常可怕的心臟病,隨時都可能出事,她不能去惹那東西。

心臟病真的很可怕嗎?她剛才試了,果然可怕,人家馬上讓她插隊了,呵呵。 明君臨與陽和坐着未動,看着大宗大派的人陸續撤離極北之地。秦靈露與劉詩音結伴而行,蓋依映忐忑而來,恐怕得受傷而歸了!

陰陽宗上下,都集聚在心悅城,不敢外出了;蓋依映要到極北之地尋找神水,長老、執事都回絕了她的照護請求,就是她的道侶也拒絕了她的邀請!

極北之地也有未走之人,半年之後就是「日月淚」生成的時候,還不如就在此地等侯。當然,也有想奪取明君臨儲物袋中神水的修士,要跟緊明君臨的腳步嘛。

烏蒙與白揭來到明君臨和陽和的身邊,明君臨以為他倆在意神水,卻沒想到烏蒙絕口不提神水的事!

烏蒙微笑道:「道友與小友從大陸之南,遊歷到極北之地,頗有收穫。不知下一站要往何地?」

只要不回蒼穹山,陽和帶着明君臨隨遇而安,沒有特別的目的地!

陽和道:「隨便走走。」

烏蒙笑道:「結伴同行吧,我倆也是漫無目的,在一起也不會覺得無聊。」

陽和道:「陸岸禁止海族亂溜達,你倆還是回去吧。」

烏蒙道:「有些規定跟不上形勢了。就說你們人族煉丹師,能煉製出化形丹,就是我們海族修士渴望得到的丹藥。我們海族盛產貝精,卻是難得的療傷聖葯。生死不相往來,兩族損失都不少,如果互通有無,對兩族都是有利的事情!」

陽和呆在原地!

海族禁足海域幾萬年,雙方修士早就習慣了沒有彼此的生活環境。雙方交流天材地寶、靈丹妙藥,好處當然有很多,但控制不好局面,引發矛盾衝突就在所難免,誘發兩族大戰都有可能!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