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風鳥:幫忙?你一個凡人怎麼幫忙?

安然倒是仍舊淡定的吃着飯菜,似乎對戰局一點也不關心。

見追風鳥滿臉不解,他喝了口茶解釋道:

「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才怪。

修仙本就逆天而行,爭搶是很平常的事。

只是一來安然此時不適合動手,二來小陳已經與武行宗有了聯繫。

就像心結一樣,不給他斬斷的機會,未來不知道會不會再回到這裏。

只是這話到了追風鳥耳朵里,就自動翻譯成了「先觀望觀望,排除危險在出手」。

大師兄,您是真的苟。

安然一眼看穿,也不反駁,笑道:

「反正有時間,我來為師妹講一下管理這武運城的宗門武行宗的事吧。」

武行宗依靠五部功法建立,分別對應金木水火土,也可以說宗門名和五行諧音。

只是這五部功法都是四處收集之物,相互之間並沒有什麼聯繫,最高上限也僅是三級。

所以武行宗數百年來一直在嘗試另闢蹊徑。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經過幾代人的努力之後,武行宗創造了獨門秘笈——「風劍」。

修鍊五行功法的人在使出「風劍」后,可以形成對應元素的劍氣,劍氣離體即碎,化作一陣風襲向敵人。

所以被擊敗的敵人身體往往破碎不堪……

這功法安然自己就能創造出來,品質為藍品,很一般。

不過對於五級門派來說算得上是一張好牌。

另一邊,我真不姓陳一路狂奔,繞過一座座房屋。

可惜武運城實在太大了,哪怕他記着大概方向,也漸漸偏離了目標。

等到他終於到達現場的時候,那裏已經是一片廢墟,看不到半個人影。

茫然的環顧四周,最終他輕嘆一口氣。

「還是來晚了。」

應該求助那位大師兄的,至少還有可能趕上。

趁著武運城的修士還沒過來,他轉身打算先離開。

忽然,不遠處街道拐角的一點細節吸引了他的視線。

我真不姓陳跑過去仔細觀察一番,又小心翼翼地四處走動,終於在一處角落裏發現一名男子。

「石大哥!」

男子身穿白色宗服,全身上下幾十道深深淺淺的口子,將白衣服染紅一大片。

傷口處的衣服也十分凌亂。

見到來人,石姓男子才鬆了口氣:

「是小陳啊,你怎麼過來了。」

我真不姓陳想上前攙扶,卻又怕觸碰到傷口,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從遠處高樓上看到你們,就想過來幫忙,可惜我跑的太慢,現在才來。」

石大哥擠出一個笑容安慰道:「沒事,你的好意我收下了,這裏危險,你快走吧。」

說着他便勉強站起來準備離開,剛走沒兩步,劇烈的疼痛令他單膝跪地面色發白。

「石大哥!不行,我不能走,現在除了我沒人能照顧石大哥了。」

我真不姓陳踏出一步,突然想到了什麼大喜道:

「對了,其他人,說不定其他人有成功逃脫的。石大哥,你在這兒稍等,我去叫人。」

「等下。」

石大哥叫住了他,然後搖搖頭虛弱道:

「不必麻煩了,我的情況我自己清楚,小陳,我想托你將一件東西帶給我的同門,至少給他們留下我存在的證明。」

「石大哥~!」

我真不姓陳淚影婆娑的看着對方,似乎不願相信離別來的如此突然。

石大哥輕笑一聲,解脫似的向他招了招手:

「你過來,我把東西給你。」

「嗯!」

我真不姓陳擦掉眼淚,轉頭就跑。

蹲在地上的石大哥看到這一幕瞬間愣住,似乎不知道對方有什麼理由要跑。

但這都不重要,自己的位置決不能暴露。

強行運起氣海的靈力,石大哥忍着傷痛快速奔跑了起來,眨眼便站到街道上。

此時我真不姓陳的身影已經消失。

「該死!怎麼被察覺的?」

石大哥暗罵一聲,閉眼傾聽附近的動靜。

右側接道,拐兩個彎之後的小路上,有少年粗重的喘氣聲。

「找到了!」

石大哥抽出隨身寶劍,一腳登天,在空中懸浮的短短几秒鐘瞄準遠處的少年,靈力灌入長劍中,用力擲出。

淡金色光芒包裹着長劍刺向少年的後背。

石大哥笑了,在他落地之前,長劍距離少年不足十米。

我真不姓陳聽着背後的破空聲,腦中剛剛升起要死一次的念頭時,只聽背後「鐺」的一聲,一切陷入沉寂。 「聚印失敗?姐,你沒看錯吧?」

鳳洛塵嚇得舌頭都要打結了。

聚印失敗他聽說過,但是一失敗,直接就死了,這就太離譜了。

好在他運氣好之前陰差陽錯就聚印成功了,否則他不是也要遭遇一次生死劫?

東方永也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在喀城聚印成功,但也是稀里糊塗的,他這次有意去加入太子府,其實也是想提升自己的修為,可是一看這具被從太子府裡帶出來的屍體,他立馬就慫了。

「你還懷疑你姐我不成?」

鳳白泠也很意外,太子府那邊利用聚印招募人手的事兒,她早就聽說了,只是太子府對此事嚴格保密,別說是她,就是獨孤鶩都很難打聽到消息。

「太子府也太坑人了。這哪裡是幫忙聚印,簡直就是要命。姐,我們要不要曝光這事,幫姐夫……幫那個討厭的獨孤鶩一把。」

鳳洛塵說道。

「我們沒有證據,再說了,你們也說了這屍體是被只狼叼出來的,那狼現在在什麼地方?」

鳳白泠搖了搖頭。

「那狼跑的可快了,把屍體丟到我們面前就一溜煙沒了。我還沒見過這麼高大威猛的狼。」

鳳洛塵感慨道。

楚都居然還有人養這種狼。

狼……

鳳白泠想到了黑電,旋即又想到了蕭君賜。

難道說這狼和蕭君賜有關?

「和她說這麼多有什麼用?一介婦孺頭髮長見識短。」

東方永不屑道。

「不許這麼說我姐!」

鳳洛塵惱火道。

儘管對鳳白泠嫁給獨孤鶩這件事很不滿,可是她畢竟是他姐,他可以嫌棄她,其他人可不行。

「懶得跟你們多說。」

東方永轉身就走。

「慢著,東方兄,你不會還想去太子府吧?」

鳳洛塵追了上去,至於屍體,他們早就忘記了。

「去買副棺材,再去把鶩王和三皇子請過來。」

鳳白泠望著鳳洛塵和東方永離開,想了想,從急救箱里拿出了早前宮竺給自己的那副人皮面具,帶上了,走出了杏林春。

「你和鳳白泠是一路的,我們倆以後道不同,不相為謀!」

東方永冷聲道。

「東方兄,我姐是我姐,我是我。我們倆可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一起當過兵,死對頭又都是獨孤鶩,怎麼會道不同?你也別跟我姐計較,她就是被獨孤鶩逼著嫁入了鶩王府。」

鳳洛塵好說歹說,東方永的臉色才好了些。

「楚都是留不下去了,我們不如去外地接任務,好歹有條出路。可惜了這次的十國賽。」

東方永不甘心道。

嗖——

一顆石頭丟了過來。

東方永警覺,反手將石頭接住了。

「什麼人?」

Views:
1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