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必須讓秋原悠人和《新小說》編輯部之間離心背德,然後自己再以此為借口,出面安撫對方,同時打點好上層的關係。

在這其中,淺野愛子是一個繞不開的原因,只要對方依舊擔任編輯這個職務,那麼秋原悠人勢必不會讓其他人擔任他的責任編輯……所以,必須要把她調離到其他部門去。

不過對她提出調任的,必須是菊池太才行,這又可以成為秋原悠人對《新小說》心生怨恨的原因之一。

武井航平想到這裏,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坐直了身體,對着菊池太問道:「菊池,關於發行秋原悠人單行本的版權,你們簽署的合同是多少年?」

菊池太不知道為什麼問這個,但還是實話實說:「3年,3年內只能授權給漫談社發行。」

聽到這個回答,武井航平露出了滿意的微笑,這樣一來,可以堵住秋原悠人因為不滿想要離開出版社的路。

畢竟他若要離開漫談社,那麼單行本勢必將不會發行,這一筆2千萬円的收入,至少3年內與對方毫無干係。

菊池太看着對方的表情,沉默了下,他看了一眼手上的紙,又提出一個問題:「武井編輯,關於文學賞的事,如果沒有評委會和本部長他們的許可,即便是我這邊有異議,可能還是不行。」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武井航平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你怎麼知道本部長就沒默許呢?」

菊池太驚訝了,他不明白對方的意思,但沒等他提問,武井航平又講清楚了原因。

「菊池主編,你還真是對手下的作者不了解啊,連門協悠真和本部長的女兒正在交往這件事都不知道。」

聽到這句話,菊池太再無任何僥倖,他低下頭,嘗嘗地嘆了一口氣。與此同時,他的內心情感極其複雜。

秋原老師,原諒我吧,我也是沒有辦法才這麼做的…… 數日前,多倫克覆滅了一個維度時空當中的低等文明,並且,多倫克在此星球上,大肆殺戮,把原住種族,都趕盡殺絕。

多倫克跟它們沒什麼仇?其主要,在於這個種族文明太低等,此文明生物幾乎沒有一點點的思維頭腦,生存全靠粗魯手段,來強奪。

其種族,看到這種腌臢的文明,真是它,這一偉大藝術品中的污點!

於是乎,多倫克便殺光了此處的物種,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當再過幾個宇宙軸紀的時間,再看看,這個星球上的物種發展程度。

然而,多倫克擔心它再次回到這個地方的時候,星球上還會出現這些低等的生物,便把兩個它準備拿走的幼崽,留了下來,還留下一個雌性的巴爾人奴,與其配合,所以,儘管後期沒有出現高智慧生物,憑藉巴爾人的智慧,依舊能夠培育出高智慧生物。

其種族,便是亢-c蝶斯族,亢鈦·C·米呔螂·波頓是首個巴爾人與蝶斯族結合的物種,它們具有,維度3.1級文明的巴爾人智慧,還有蝶斯族體型異化的能力。

可謂是,實力超前的超新物種,擁有了超強意識的蝶斯族,經過了一個宇宙軸日的時間,相當於人類三百多年時間,它們以極快速度,發明出了時光機,通過時空扭曲的方式,回到以前,看到了蝶斯族的情狀。

為此,蝶斯族便對魯雅人悲憤不以,便對多倫克產生了開始了復仇計劃,這一切,多倫克都將之掌握於股掌之間。

早在之前,多倫克就把精神控制藥劑,加在了巴爾人的體內,其實,多倫克一早就預料到了這一點,果然不出所料,為此,它才派它還在人格懷疑的巴爾人,就算,沒有這次蝶斯族,多倫克也會殺掉巴爾人。

所以說,蝶斯族這一復仇計劃,大致為多倫克一手策劃好的陰謀,而蝶斯族,便是這陰謀之中的,施行對象罷了……

再回到,我們的銀河系,看到那片銀白色的星系雲,那是我們x時空宇宙中的我們迄今為止都無法脫離的星系雲。

雖然,r時空達到了這個脫離銀河系的技術,但僅僅是摸到個零頭,想要深刻了解,人類還要掌握更高深的技術才行!

……

我們自以為很發達的次時空技術,多倫克想要攻打地球,人類的次時空技術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場,反之亦然,還會成為負擔。

如今,人類文明面臨生死攸關的時刻,xr時空的隔閡被打破,宇宙之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時空縫隙,使大量的星球與比鄰的文明相繼覆滅。

然而,在x時空那個身附核星源能量的星源者——雷破天再一次進化精神系統的時候,由於超意識領域驟然爆棚,被時空管理者發現,抓到了這個泡時空當中……

……

多維度時空宇宙之中存在著無數比我們人類文明更為低下的生物文明,蝶斯族便是其一,它們沒有人類文明發達,但卻有比人類頑強的軀體。

前段時間,沐慕在,星探空間站之中,研究出一種坎奈瓦種族進化必備的物質,高光聚合中合子,簡稱:中合子。

坎奈瓦種族那個所謂的中合子,大致與我們人類的多合分子差不多,都由數十種不同物質分子組成一個超巨大的分子結構。

如果,把這種東西,放到星源者的身體之中,再加上,星源者本身具備的核星源能量,他瞬間,在他某一潛能上,增加到了極致地步。

形似於,魯雅人的異變進化。當時雷破天本意是想把他的力量加到極致,當人類的力量加到極致的時候,爆發力與攻擊力想對之都會有顯著的提高!

但沐慕,卻建議他,提高精神力,因為當他提高力量的同時,儘管他身體的各方面都會隨之突飛猛進的增長,但想對之,他的身體消耗也會隨之增加。

且不說,當時那個星探空間站之中根本沒有可供大量消耗的多分子合成能源,沐慕的中合子結構還處於初步臨床試驗的階段,她自己都不確定,這個中合子結構進入星源者身體之中有沒有什麼副作用?來全力,提高人類的力量到極致……

再如,多重宇宙時空隧道之中,到處都是時空管理者的眼線,其還有,伽隆時空偵察隊的,航行在,多重宇宙時空之中的伽隆的時空戰隊。

要不是,雷破天與卡萊恩失去了聯繫,才沒有發現他,估計,自己現在就不只關在這個泡時空這麼簡單了!

「呲……」

坐在泡時空之中,雷破天喝了一口飲料,回想當時,要說,他估計,是第一個見到伽隆的星源者。

什麼?伽隆還在嗎?

當然。如今,伽隆霸佔了佧琦坦原有的資源領地,為了將逃離與念時空轉移的那些佧琦坦與類機甲人趕盡殺絕,便組建了一個伽隆時空戰隊,專門捕殺那些趁慌而逃的佧琦坦。

如今,除了億伽他們幾個之外的,除了念力十分強大的之外,在這個整個多維宇宙之中,靠意念精神體離開的佧琦坦,多達數千兆之多,被伽隆捕殺的,將近有,數千萬/萬的佧琦坦。

相比,打敗佧琦坦那時候,如今的,伽隆的能力,都進化到根本都無法用以生物來形容伽隆的進化體態。

打敗佧琦坦之後,伽隆又研究出了一種叫做:超聚憶生物的伽隆形態,四維空間之中,超聚憶生物近乎都超越了本時空宇宙的時空管理者能力的伽隆形態。

超聚憶生物的智慧/思維極高,μ數據,亞絡網數據,在他們眼中早已是視之即別的小數據了,他們將要研究更為高深的[拉米爾數據]……

拉米爾數據,則是一種,多合物質與合成生物的數據,更為之,還有合成星系雲,超念感視角等等,等多種虛宙時空定論……

但這並不必太擔憂,因為拉米爾數據內蘊含的意義十分深奧,目前伽隆也是無一人能將之解析。

一時半會,伽隆還不會有什麼大規模的動機……

再回到,雷破天這邊,他聽了沐慕的建議,把中合子結構納入了他的腦中,想藉此提高他的精神力。

就在,他接受了那個中合子那一刻,剎那間,他腦中一片空白,中合子結構瞬間的清空了他的部分記憶。

要說,坎奈瓦種族來說,中合子結構為它們必不可少的進化物質,就像植物需要陽光,可以更加的繁茂。

但人類,則不同,人類屬於動物,儘管足夠的陽光,沒有食物,空氣,與可供它們持續生存的水源,根本沒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本來,雷破天認為,他為星源者,他可以靠核星源的力量,來減小這個中合子結構爆炸般衝擊他精神力的衝擊力。

當他接受了此等中合子結構的時候,他感受到那股劇烈的熾熱與精神震蕩,中合子結構中微小的活性微分子結合為一粒粒聚合極光源超立合分子,仿若一堵堅硬如鐵的牆,核星源能量根本進不去……

這一下,他才意識到,草率了!

自從,卡萊恩離去之後,雷破天的體內的核星源能量就日益漸散,儘管沐慕一直在他的身邊都充當,他的星守者的角色。

相比,卡萊恩與他的關係,他倆的心念感應要更強一些,某種意義上,其促進了意念上的星源能量的增強。但這也僅,單純的,意念上……

再加上,體質方面,人類體質與坎奈瓦種族的體質具有明顯的差距,譬如:上次,郭寶連續給她檢查了三次,發現沐慕皮膚下面具有一層其厚無比的壁層。

其壁層,能夠牢牢地鎖死體內的有機物質,再者之,其壁層上鍍有一層薄薄的銀光膜,儘管恆溫物質,依舊可以保留在體內。

做有規律性的體內能源的循環轉換,助於坎奈瓦種族吸收光能量中的分子源,來補充他們所消耗的能量。

與這個擁有細胞核/么感安的植物來說,雷破天危險性,無異於,站在高壓線上蹦躂的小鳥,隨時都有致命的危險。

其次,當中合子結構進入大腦之中,按理說,坎奈瓦種族論動/植物態來說,大致都沒有確切規劃意識儲存的區域。

坎奈瓦種族智慧來源在於一種超意識,具有充足的時空間,來規劃記憶的久遠與近鄰,同屬於,超思維領域空間。

所以說,坎奈瓦種族的智慧領域能夠自為調控,具有一定的智慧掌控性!

相比之下,人類的記憶不屬於任何維度,其不會憑空出現,當生命體達到某種特定的能力時,憑藉外在環境的影響下產生。

正如他想到的,他一瞬間的功夫,大腦各種的數據,x宇宙中各大種族發展使,都一股腦的灌入了他的大腦之中。

沒想到,雷破天沒有超念空間,那些精神力頓時散到了外界,他不但什麼都沒得到,恰巧,被時空管理者碰到,便將他逮到了泡時空之中。

……

此時此刻,雷破天坐在了泡時空之中,喝完了飲料,頃刻間,耳邊就出現了一陣熟悉而又似略陌生的聲音。

「雷……雷破天,聽得到我說話嗎?雷破天……」

「你是誰?」雷破天皺了皺眉問。

對方似乎還很高興的回答,道:「太、太好了,雷破天能聽到,聽著,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水流拍打著,卻始終停留在那一個竹節上,沒有再往上升。

不知過了多久,水位慢慢在下降,水流依然聲勢浩大,但峰值確實在慢慢回落。

再一眨眼,天亮了。

水位逐漸回落,停在了離原有的河堤高半米的地方。

在洪水過去之前,水位怕是回不到從前的位置了。

但,這已經足夠了。

村長喉嚨里咕嘟一聲,心放回了肚子里,一屁股跌坐在花生地里。

突然,有人大聲吼了一嗓子,嚎啕大哭。

整整一夜,他們就這麼傻站在這,靜靜地等待著判決。

幸好,結局是好的。

雖然沙袋被捲走了不少,但至少,他們村子保住了。

山上傳來歡呼聲,眾人回頭望去,才看到山上站了許多人。

一片喧囂中,孫華肚子咕嘟一聲,格外響亮。

陸懷安回過頭,孫華有些訕訕,抹了把臉,糊的跟泥娃娃一樣:「嘿嘿,餓了。」

「走!回家吃飯去!」陸懷安意氣風發,一揮手:「全部都有啊,去我們家吃飯去!」

村民們都是一身的泥,水雖然沒衝垮河堤,但青上村村裡還是漫進了泥水的,屋裡頭怕是都有泥。

也無用多勸,大傢伙浩浩蕩蕩往爛坑村去了。

幾天沒下雨了,爛坑村裡的水都是山上的泉水,過了那兩天後,水已經逐漸變得清澈。

這一身的泥也不好去人家裡,他們索性去渠里洗乾淨手腳。

「豁!舒服!」

那水可真是透心涼的。

龔蘭她們給燒了熱水的,連連吆喝要他們上來洗。

「這水不幹凈,大家洗洗手和腳就行了,洗澡去家裡頭洗啊。」陸懷安是知道的,老一輩就常說,大水后就是大疫。

其實就是水裡頭不知道多少雜物,刮出傷口就容易感染,容易得病。

村支書也跟著喊,好歹把人全給叫進了平房。

後邊坪寬敞,都這會子了,也沒得什麼窮講究。

一人拿條褲衩,一條毛巾從頭洗到腳。

水是足足夠,晚上龔蘭她們全都沒睡覺,飯菜還熱乎乎的呢。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