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我們快過去,你看到那名宮女沒有,就是那邊穿綠Se衣服那個。」雲拂曉一邊往人群後面快步走一邊低聲和龍九說道。

龍九循着雲拂曉的目光望了過去,也發現那名偷偷移動的宮女,他點點頭,「她很可疑,嗯,她的目標是皇上。」

龍九目光如炬不過看了看就發現那名宮女雖然裝着不在意,但是目標卻很堅定,那就是皇上。

雲拂曉神情嚴峻的點點頭,腳下步伐加快不少,「龍九你快過去。」

龍九的輕功最好了,如果他過去絕對能趕在那名宮女動手之前趕到,只要提醒皇上,也就不怕那名宮女有什麼古怪了。

她不是不能現在高聲提醒南宮擎,但是如果這麼一喊,那名宮女不再行動,她也沒有實際的罪名定罪,讓這名宮女留下這不是一個禍害嗎?

龍九卻沒有聽從雲拂曉的話自個趕過去,而是低聲說了一句,「娘娘得罪了。」

龍九說罷扶著雲拂曉的手臂,帶着雲拂曉運起他獨門的輕功,帶着雲拂曉毫不費力的就穿越在後面的樹叢中。

其中有暗衛發現他們,不過在看到是雲拂曉和龍九,他們只是疑惑卻也不擔心他們,繼續關注場中的情況,隨時做好營救的準備。

場中的龍魂衛都是高手,那些宮人武功殘差不齊,加上一部分是歸順讓他們的心裏產生壓力和分心,失誤就更多,越來越多的人受傷,受的還是讓他們不能再活動的傷勢,傷了就只能下場,否則就找死。

龍魂衛的人得了南宮擎的命令,對於這些反抗的殺無赦!

所以出手就是殺招,除非不傷,傷了就是重傷,非得下場的傷。

所以場上的人越來越少,地上呻、Yin輾轉的人越來越多,那名臉SeYin沉的男子看的眉頭皺得緊緊的,他環視了周圍一圈,像是隨意瞥了瞥,只是那熠熠閃閃的目光卻顯示他好像在尋找什麼。

「龍一盯着他,不能讓他離開,必要時廢了他的武功。」南宮擎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那名Yin沉的男子,這裏的人都聽他的命令,看着他才能找到其他人。

南宮擎怎麼想也覺得這次的事不可能只有這個主謀,肯定還有其他的人,其他的會是誰呢?

「是,屬下知道了。」龍一點頭應下。

有了龍九的攜帶,雲拂曉根本不用出什麼力氣就像騰雲駕霧一般,腳不沾地的往前面移動。

很快他們就靠近南宮擎,南宮擎像是有所感應的往雲拂曉的方向看了過來。

當他看到雲拂曉往他這邊疾奔過來時,他雙目不由一亮,眼底也微微露出一抹笑意來。

就在這個時候,雲拂曉緊張的沖着他大叫,「皇上小心!」

南宮擎心隨意動一下子就側身閃避整個人往旁邊極速平移,恰好躲過那名宮女射來的一把匕首。

就在南宮擎閃躲的時候,那名還有一點距離的宮女已經箭般的飛撲過來,手上銀湛湛的利劍刺向南宮擎。

只是她還沒有來得及攻擊到南宮擎就被龍魂衛攔截,在龍魂衛環持的場合,被她射了一把匕首已經讓龍魂衛蒙羞了,如果再被她攻擊到南宮擎,他們這些龍魂衛的臉面還有?

他們還好意思跟在南宮擎的身邊嗎?

「龍一,那邊!」在他們這邊鬧出襲擊的動靜時,那邊那名Yin沉着臉的男子也同時行動,他往一個比較薄弱的地方沖了過去,只要他衝出包圍圈,他就能離開,他身上的太監服飾是一個很大的關鍵,可以讓他很快的潛伏起來。

龍一負責盯着那名臉SeYin沉的男子,不用南宮擎提醒,已經像大鵬展翅一般從眾人頭頂飛躍過去,像凌厲的老鷹一般俯衝而下。

那名男子雖然挑了人手最少的地方衝過去,卻沒有辦法立即離開,被逼的和那些侍衛交戰起來。

龍一就需要他這被阻的一會,他就能趕到,龍一身為隊長,武功能差嗎?章節內容結束–>看完記得:方便下次看,或者。7[:] 晚間收工,軍子順道載着安子回松樹嶺。

摩托車在盤山公路上風馳電掣,與幾輛草綠色的軍用卡車擦肩而過之後,就到了大萬安子的家了。

「大哥,明天我不過來了。窯裏面那個熱我實在受不了,別把小命玩掉了。」

臨別之前,接過大萬遞給的香煙,軍子向他撂挑子了。

「你不是說你不怕熱嗎?才一天就慫掉啦?」

大萬嘿嘿壞笑了兩聲,眯縫着眼睛正在享受着尼古丁所帶來的快樂。

「你不知道,窯洞裏的熱是那種不能呼吸的熱。我以前乾的差事雖然辛苦,但都是自由走動的清爽活。碼窯就那麼巴掌大的地方,還不給挪地方,這個活打死我也不幹了!」

軍子踩滅煙蒂,準備上路了。

「兄弟,實話跟你說吧,我本來就不贊成你摻和窯廠的事情。你有的是賺錢的營生,跟其他兄弟不一樣。前幾天看你那麼積極,我也就不好說啥了。」

大萬是個圓滑通透的傢伙,很有做大哥的風度,見軍子決心不幹了,也就給了他一個順水人情。

「大哥你真是這麼想就太好了,麻煩跟其他兄弟們說一聲,明天我就不去窯廠了。往後有啥喝酒干架的好事,不要忘了我老五。」

大萬一口答應了軍子的離群,令他很感意外,趕緊掏出兜里剩下的半包過濾嘴香煙孝敬大哥。

「放心吧,只要有我安子在,兄弟們將來有肉吃,絕對不會少了你一塊!」

大萬不客氣的接過煙盒,還順手遞給了軍子一根。

「你呢,在外邊賺了大錢,也要隔三差五的帶點酒菜過來,請兄弟們咪西咪西,多走動走動。關係都是處的,長時間不走動,兄弟間的情分也就沒有了。」

「一定一定!老安,我走了!」

軍子如釋重負一般踹開了油門,與大萬安子揮手告別,一溜煙的消失在霧靄朦朧的山道上。

這年年底,大萬一夥如願以償的接手了南廟磚廠的承包權。

他們是二手承包,每年付給原承包人老於十五萬元的承包費。

這個退休老頭每年凈得五萬塊的差價收入,就啥也不管了。

原來自從大萬他們進廠后,柴油制磚機的傳動帶隔三差五的受損。燒磚車間的次品頻出,動輒就把一整窯的紅磚燒成灰磚頭了。

大萬又發揮了他那高超的交際能力,小半年的時間就和全廠上下的所有主管和老師傅們處好了關係,直接架空了於老頭。

老於同志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物,知道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

乾脆直接召見了大萬一夥,與他們當場簽訂了轉包合同,南廟磚廠也從此換了主人。

這段日子,軍子也一直在跑磚廠的事情。

在何處建廠、從哪兒購置制磚機、需要雇傭哪些師傅等等,都跑的有些眉目了。

一天傍晚,二大王世川從紅石灣回來,帶回了車文給他的紙條。

「軍子,七號我要去縣城考試,你來送我吧。」

紙條的內容就這麼短短的一句話,原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就快到了。

車文是以社會青年的身份報名的,沒能像她的弟弟那樣,由學校統一安排住宿。

所以只能自己提前去縣城了,解決住宿和吃飯的地方。

接到的車文的捎信,軍子有點茫然。過去兩個月來連軸轉的瞎忙活,都快忘記了這個心愛的山裏妹了。

給摩托車加足汽油,又從管家的媽媽那兒,要來了五百塊的鈔票。

七月五號的一大早,軍子就迫不及待的啟程了。

鮮花坪的碼頭邊上,鄉村女教師車文歡天喜地的跳下了木頭划子。

背着印有五角星的帆布書包,邊上系了一個喝水用的搪瓷缸,手裏還提了一大包的東西。

「軍子!想我了吧?」

軍子的變化車文差點都認不出了,等確定了眼前的墨鏡青年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戀人時,姑娘的雙眸里都燃燒着絢爛的火花。

「準備出門鬧革命啊!搪瓷缸都帶上了,還帶了這麼多東西,你也不嫌熱!」

軍子摘下墨鏡,接過了車文手裏的包裹,幽默的對着瓷缸敲了兩下。

「我媽讓帶的,我們走吧。」

車文親昵的捶了一下軍子的後背,摩托的馬達聲里,兩個年輕人離開了山鄉水庫的碼頭。

縣城旅社這兩天的生意格外緊俏,所有的床位都被鄉村中學的師生們預訂了。

兩個人轉悠了大半天,才在一家紡織廠的招待所,找到了一個單人間。

登記入住后,軍子又陪着車文熟悉了考場,再從考場走回招待所已經是黃昏了。

雖然經過了一年多時間的充分準備,但車文還是覺得這次考試自己是過來湊數的。

沒有太高的期望,也就不像其他學子那樣的緊張了。

每天有軍子陪着,吃得好睡得也安穩,兩天的考試輕鬆過去。

下午外語科目考試結束,兩個人去了趟地區師專,這也是車文老師夢寐以求的地方。

這所專科高校坐落在一座河心島上,它最早的前身可追溯到1918年的省立第三甲種農業學校。

大革命時期,這所學校的師生當中湧現了一大批那個年代的風雲人物。

包括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的創始人許繼慎將軍、革命作家蔣光慈等等。

對於皖西大別山人來說,這些先烈前輩都是家鄉的榮光和驕子,值得後輩們永遠緬懷。

徜徉在校園圍牆外的河灘小徑上,仰望着高牆內那棟綠樹掩映的灰色教學樓,關於這座地區最高學府的前生今世,車文對着半文盲的軍子娓娓道來。

紅石灣小學的閱覽室里,有一本新出版的《蔣光慈傳》。

這位「紅色土地上的偉大歌者」,他的所有詩歌,車文差不多全背下來了。

談到詩人,車文情不自禁的吟誦了起來。

想起來,

我真是有點辜負淑君了。

但是她現在死了,

我將如何對她呢?

讓我永遠懷念她吧。

讓我永遠將我的心房,

當她的墳墓吧。

…..

這其實不是新體詩,而是詩人小說《野祭》中的一段文字。

車文誦讀的悲愴委婉,韻律十足,完全變成一首悼念戀人的抒情詩了。

直到那時候,在愛情的欺騙下,車文還沒有意識到她和軍子之間在心靈上的距離,已經越來越遠了。

她的追求是詩和遠方,而軍子的理想則是鈔票和女人。

因為車文正在抒情吟誦的時候,軍子卻藉著墨鏡的掩護,肆意的欣賞著河灘上漫步的情侶們。

一個月後高考出榜了,車文的分數盡然超出了同年重點檔三十多分。

地區師專肯定是不會去了,無比絢爛的未來,已經在向我們的小車老師遙遙招手。

從二大那裏得到了車文的高考結果,軍子默默來到了村莊旁的新河邊上坐了半天。

Views:
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