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爬到椅子上,居高臨下地看着許書白:「喂,許書白同學,敢不敢打個賭?」

這話問得很有技巧,不是要不要,而是敢不敢。

少年人鮮少有經得起刻意激怒的。

許書白也不例外。

「書白,答應她,給她一個教訓,讓她知道誰才是年級第一。」趙慶寧繼續拱火。

他最喜歡看熱鬧了。

「沈硯星,你瘋了嗎,許書白的屁股都黏在年級第一的椅子上了,你挑戰他,開什麼玩笑?趕緊認輸吧。」馮圓圓緊張兮兮地扯著沈硯星的袖子。

沈硯星捏了捏她胖乎乎的小臉,笑道:「要對我有信心,馮圓圓同學。這個年紀第一,我拿定了。」

她這話沒有刻意降低音量,因此全班同學都聽清了她的話。

齊刷刷地目光匯聚到許書白身上。

許書白面無表情地盯着沈硯星。

他是一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所以得了一次年級第一之後,他就讓自己連續兩年都保持了年級第一。

他不允許別人搶走屬於他的榮耀。

「賭什麼?」

他微微抬起下巴,看向了沈硯星。

眾人頓時沸騰了,許書白這是答應打賭了啊!

「來來來,賭五毛誰是年級第一!」當事人還沒開始對賭,圍觀群眾倒是先下起了注。

「我押一塊許書白贏。」

「我押兩塊!」

……

高三生活十分枯燥,好不容易有了一件令人激動的事,大家當然都積極參與了進來。

「那我押十塊,沈硯星贏吧。」

怎麼說都是同桌,她要是輸了,自己也過意不去,就當支持支持她了。

馮圓圓掏出了錢遞給了開盤的同學。

「哇,小圓子,你別衝動,這絕對是賠本買賣。」有人勸道。

沈硯星注意到這個動靜,給了馮圓圓一個放心的眼神,旋即轉向了盯着她眼睛眨也不眨的許書白。

「我們就賭這一次的模擬考誰是年級第一,如果我贏了,那許同學請答應我一件事情。」

「那我贏了呢?」許書白道。

「你贏了悉聽尊便。」沈硯星有系統幫忙作弊,自然信心十足。

「可以。」許書白話音剛落,鈴聲就響了起來。

班主任走進教室看到鬧哄哄地一團,黑著臉道:「馬上考試了,吵吵嚷嚷的幹嘛呢。」

大家如鳥獸散,趕緊跑回了自己的位置,拿着紙筆在老師的安排上交換了座位。

許書白的座位正好跟沈硯星形成了一個對角線。

兩人對視一眼,沈硯星給了他一個挑釁的笑,許書白面無表情地垂頭,開始動筆。

有了系統出產的道具,沈硯星看這些題彷彿看到了失散多年的家人,十分親切,唰唰唰三下五除二就把試卷填滿了。

早早完成試題的沈硯星有些無聊地撥弄着手上的筆,監考老師皺着眉走了下來,正準備教訓幾句,卻發現她已經做完了。

「寫完了的同學請認真檢查試卷。」

雖然沒點名,但他站在沈硯星旁邊,大家都知道他說的是誰。

周邊的同學頓時感覺亞歷山大,這才剛剛一個小時,怎麼就有人把試卷做完了。

沈硯星無視周圍那幽怨的眼神,乖巧地翻著試卷檢查起來。

許書白頭也不抬,像是什麼動靜也沒聽到,繼續下筆。

一連兩天的考試,沈硯星都是第一個做完試卷的,她周邊的同學恨不得把她拆了。

這是什麼魔鬼手速。

「沈硯星,你不會自暴自棄,沒寫完就棄考了吧?」馮圓圓擔憂地看着自己的同桌。

她可聽說了,沈硯星每一門都提前交卷了。

「想什麼呢你,我是這種人嗎。放心吧,你那十塊錢,絕對能翻倍掙回來。」沈硯星拍著胸脯保證道。 「什麼?少族長要學習煉丹?成為煉丹師?」

燕氏煉丹坊的一座大廳之中,燕氏家族的首席煉丹師燕南渦嘴巴張的好似能塞下一個鴨蛋。怔怔的望着眼前自信滿滿的少族長燕霸天。

修仙界中有一種地位超然的職業,修士們稱他們為,煉丹師!

煉丹師,顧名思義,是他們能夠煉製出種種提升修士實力的神奇丹藥,任何一名煉丹師,都將會被各方勢力不惜代價,竭力拉攏,身份地位顯赫之極!

煉丹師能夠擁有這般待遇,自然與它的稀少,實用有關,想要成為一名煉丹師,條件苛刻異常。

首先,必須自身靈根屬性有火屬性,並且是所有靈根中火靈根指數最高,其次,還要有木屬性的靈根,以作煉丹催化之效!

當然一些極有天賦的煉丹師,也可以不具有木屬性靈根,但火屬性靈根必須是所有靈根中指數最高,這一點沒有誰打破過。

要知道,修仙界修士的靈根屬性,取決於天生,並不能後天培養成,靈根指數也是毫無規律可尋,要找到靈根屬性有火、木兩種屬性的雖然不難,但要讓火屬性靈根指數最高,可沒那麼容易。

不過單單擁有火木兩種靈根屬性,並且火屬性靈根指數最高的修士,卻依然不能稱為一名真正的煉丹師,因為要成為煉丹師還有另外一種也是最重要的一種必要條件,那就是神識必須比同階修士要強大很多才可以。

煉製丹藥,最重要的三種條件:材料,火種,遠超同階的神識。

材料,自然是各種天材地寶,煉丹師畢竟不是神,沒有極品的材料,他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種,也就是煉丹時所需要的火焰,煉製丹藥,用普通木炭火,只能煉製出練氣期修士服用的丹藥。

如果想要煉製出更高階修士服用的丹藥,必須使用由火屬性法力催動出的火焰,修士修為越高,火焰的等級越高,煉製丹藥時的成功率和出丹率也就越高。

由於煉丹是長時間的事,長時間的煉製,是極其消耗法力的,因此,每一位傑出的煉丹師,其實也都是實力強橫的火屬性功法的擁有者!

最後一種條件,便是遠超同階的神識。

在煉丹之時,火候的輕重是重中之中,有時候只要火候稍稍重點,整爐丹藥,都將會化為灰燼,導致前功盡棄。要是稍微輕點,有會因火候不夠而不能讓藥物凝結成丹。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煉丹師必須學會的,然而想要將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須需要有強悍的神識為基礎,失去了這點,就算你前面兩點做得再好,那也不過是無用之功罷了!

在這種種苛刻的條件之下,有資格成為煉丹師的人,當然是鳳毛麟角,而煉丹師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藥,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為貴,也因此,才造就了煉丹師那尊貴的身份。

每一個煉丹師都是用靈石堆出來的,剛開始學習煉丹術時,那是要用合種珍貴靈藥做原料,較好的煉丹鼎爐做容器,上好的精碳做燃料,來練習煉丹術的。

培養一個煉丹師首先是要投入的,要成為一名煉丹師,不僅要有好的師傅,還要有強大的財力做後盾。只因為剛學煉丹之時,出丹率是相當低的,普通天賦的煉丹學徒,甚至有煉百爐丹藥,也沒有一爐成功的先例。

要想培養一個煉丹師,是有可能把一個地位超然的家族都拖垮的。

煉丹師按照能夠煉出丹藥的品階,以及出丹率,可分為煉丹學徒,煉丹師,煉丹大師,煉丹宗師和煉丹神師五個等級。

煉丹學徒是指剛剛開始學習煉丹的修士,這類修士首先是跟着師傅學習一些基礎煉丹知識,認識並給草藥分類,把握煉丹火候,給師傅打打下手。

一段時間之後,才會讓他們先用凡人界的珍貴藥材,煉製一些對普通凡人才有用的強身健體,甚至生死人,肉白骨的丹藥。

當煉製這類丹藥的出丹率在八成以上時,才可以着手煉製練氣期修士服用的丹藥,當出丹率大於五成時,修士就從煉丹學徒晉陞為煉丹師。

煉丹師是指的是,能在下境界修士服用的丹藥上,已經能夠賺到靈石。一般情況下練氣期修士服用的丹藥的價格,是所需煉製成本的三倍左右,也就是說有三到四成的出丹率,練丹師已經能夠保本,五成就能開始賺靈石了。

煉丹師能夠在練氣期修士服用的丹藥上達到七、八成的出丹率,就可以着手準備煉製築基期修士服用的丹藥。

以此類推,能夠煉製出在築基期修士服用的丹藥,並且還能賺取靈石,就是煉丹大師,能夠煉製出金丹期至元嬰期修士服用的丹藥,並且還能的賺到靈石的就是煉丹宗師。能夠在化神期以上修士服用的丹藥上賺取靈石的就成為了煉丹神師。

燕氏家族的首席煉丹師燕南渦,也僅僅是剛剛踏入煉丹師的門檻而已。能煉製出的丹藥只是能供練氣初期修士服用的聚靈丹。就連練氣中期修士服用的培靈丹,他煉製的出丹率也非常低,僅僅只能收回成本,還不能從中賺取靈石。

但儘管是這樣,也讓他在燕氏家族的地位超然,僅僅在族長燕南淵和大長老燕南瀚之下,在燕氏煉丹坊中的地位更是名副其實的第一。

「不,二長老是誤會我的意思了,不是學習煉丹,而是想借用一下二長老的煉丹室,用作煉丹之用!」

眼神中絕對的自信,讓燕南渦狐疑不以,他可不敢相信一個年僅十五歲的少族長燕霸天,在昨天擊敗家族天才燕陽天後,今天又說自己會煉丹,就算是他從娘胎里就開始學習煉丹,也不可能在不聲不響中就會煉丹了吧。

大廳之中墜針可聞,燕南渦仔細的上下打量著燕霸天,怎麼看也不覺得他是在戲弄自己,以他在燕氏家族的地位,就是燕霸天的父親族長燕南淵也是不敢戲耍他的。

「好!那我就先考考你,如果你能一一答對,我就把煉丹室借你一用,但是你煉丹時,我可得在旁邊觀看!」

輕輕嘆了一口氣,燕南渦沉默了片刻,忽然說道。

「沒問題!二長老有什麼問題儘管考來!」

清澈的眸子中沒有絲毫畏懼之意,燕霸天直接答應了下來。 林凡笑得很開懷。

像是個大尾巴狼似的。

「你們身後的禁區的確是大威脅。」

最後。

林凡停止笑意,嘆道:「雖然我不想承認,但卻是事實,就當下實力來論,禁區的確是略微比神庭強上一籌。」

「桀桀……既然你知道這一點,還不趕緊將我們放出來?」

鬼精獰吼、怪笑。

這一禁區的修鍊之法太古怪與妖邪,好像為天地不容,那雷神鞭跳躍出的雷光與威壓等,好像都作用於他身上。

那種浩瀚如天威般的威壓就這般鎮在他的魂海中,讓他心驚肉跳。

「林凡!你要知道,就算你殺了我們三人,也得不到什麼好處,三大禁區合共億萬人,兵卒無數,有吾等存在壓制,可能不會亂來,但若是我們逝去,群龍無首,你應該知道你神庭會面臨什麼!」

葬主高喝,道:「這樣,我們不如坐下來談一談,先將子規啼誅殺,分了他家的資源,而後大家和平共處,你看如何?」

林凡譏誚一笑:「出賣盟友這種事,神庭可從來沒有做過,況且以後也不會做。」

林凡這句話倒是讓得子規啼的臉上出現笑意。

「林凡,真的要不死不休嗎?你要知道,此時你神庭正飽受戰火呢,若沒有我們制止……」

鬼精凄厲大叫。

有一縷雷光從雷神鞭上跳躍而來,恰好落在他的身上,當場就被燙出一個焦糊的大坑來。

這對他來說簡直是災難性的結果。

雷霆乃至陽之力,天生克制一切鬼魅。

「你們想多了。」林凡幽幽開口。

他一點都不急。

Views:
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