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李欽應該保守自己的秘密。

但他也需要給外界展示自己財富的獲取渠道。

反正在農產品節上已經面世,其實也就不需要過於隱藏了,而眼下的展示后,他也將進行嚴密的安保措施安裝。

一切都是這樣的順理成章。

「我,明白了……該死的,難怪你那麼有錢!」尼克咬牙切齒,那臉上的表情,大概寫得是『嫉妒』二字。

而聽到他的話,李欽的目的也達到了。

午飯。

史密斯與尼克被留下了。

享用了一頓正宗的中餐,讓他們讚不絕口。

「那麼,接下來的事情,你們聊?」尼克準備撤了,牽扯到銀行級別的安保系統,他不該留下來聽取信息,這會讓人覺得不靠譜。

「ok,不送。」

「但,李,你要記得,我是你最好的朋友,生意上的……有什麼好事,記得聯繫我。」尼克現在覺得自己今天來對了。

為李辦事,這是最明智的決定。

「放心,我在尤金沒什麼朋友,你算一個。」

尼克走了。

本與老魏也被李欽用眼神趕了出去。

史密斯慵懶的靠在真皮沙發上,拍了拍扶手,眼中盡然是享受。

李欽笑道:「喜歡?」

「嗯。」史密斯抬頭,話不多的他第一次讓李欽聽到了一句完整的話:「你知道,步入老年,我的時日無多,所以為什麼不享受呢?」

「呵呵,那我的訂單,會讓你買下一套這樣的沙發。」

史密斯搖了搖頭:「或許吧,但我很缺錢……算了,說正事吧,鑒於你農場的特殊性,我建議你安裝覆蓋整個農場的全套設備,不僅僅只是大棚。」

李欽稍加思索,點了點頭。

其實……

系統就完全覆蓋了屬於自己的領地。

但,如果未來發生什麼事情,不太好解釋。

有了全套安保就不一樣了,雙層保險,也能對外界解釋自己對農場的一切,了如指掌。

「我同意,那麼給我一個報價……」

「我有兩套方案……」史密斯坐直了身體,「一,單純的安保系統措施,安裝后,一切會跟警方系統聯網,出現問題他們會第一時間趕到。」

「二,安保系統不與警方聯網,我會給你安排一個安保團隊,負責你的對接,我相信他們會比警方來的更快。」

「前者,除了安裝費外,每年只需要四千刀的聯網費,後者,按照事故處理付錢……任何麻煩,聽清楚孩子,我是說任何,他們都會幫你處理妥當。」

話落。

兩雙眼睛碰撞在一起……

李欽忽然發現,這個小老頭,不太簡單啊!! 「嘟嘟嘟——」

盛歡的電腦響起警報聲。

她瞥了電腦一眼,驚了幾秒,快速扔掉手裡的蘋果核,手機飛快的在鍵盤上敲動。

這邊,傅雲清電腦上的底圖坐標跟著開始晃動,變得不穩定了起來。

狩獵的興奮,在傅雲清眼底顯現。

「很好。」他興奮的自言自語,手上的動作更快。

跟他上次的猜測一樣,這個黑客就在金城,就在剛才,他差點就能定位到對方的精準位置。

而現在,傅雲清已經接到了對方的反擊,變成了你追我趕的遊戲。

地圖定位一變再變。

傅雲澈很清楚,這些障眼法都是暫時的,只要對方不是真的在移動位置,就會很快找到破綻。

持久戰之下,對方總會露餡。

「嘀——」

他電腦屏幕上的定位忽然消失了。

傅雲清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貼近電腦屏幕:「怎麼……可能!」

不可能!

在對方IP地址還活躍的情況下,竟然隱藏了位置?

「這個手法……有點似曾相識。」傅雲清腦子裡的畫面一閃而過,想起在他在留學時候認識的一個大神。

「嘀嘀嘀——」

他只是跑了一秒鐘的神,他的電腦就差點被反攻擊,防火牆亮起紅燈警示。

傅雲清手指立即在鍵盤上飛快輸入,主動接收對方的攻擊,然後試圖解剖對方的漏洞進行反攻擊……

電腦屏幕下方的地圖定位越發清晰,直到確定在一個他覺得不可能的位置:「新區?」

那裡不是……只有傅氏開發的別墅區么?

哥哥家也在那啊!

「啪——」

沒等傅雲清再仔細多看一眼,他的電腦忽然黑屏了。

「誰啊!誰拔了電源!」

其他技術員跟著一起抱怨,所有人的電腦都因為斷電黑屏了。

技術部門口,人事部的前台訕訕的伸出腦袋,「我是看其他同事電腦一直關不了機,就想著拔了電源試試……怎麼了嗎?」

技術部的直男:「事兒大了,我們找不到黑客,你付得起責嗎?」

前台小姑娘垂下頭,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雲清盯著自己黑掉的電腦屏幕,長長的嘆息一聲,倚在了身後的靠背上。

天意吧,就差一點了。

顧隨指著那前台小姑娘氣急敗壞:「一會兒自己去跟你領導認錯,扣一個月工資!」

前台小姑娘哭喪著臉:「……」

他哪裡有功夫同情,直奔到傅雲清身邊,問:「雲清,怎麼樣,有線索沒?」

傅雲清擰著眉想了想:「還是上次那個黑客,人可能就在金城,具體的位置……」

「在哪?」顧隨期待的俯下身。

剛才那個地址太奇怪了,傅雲清也不確定是不是假的,就沒說:「具體位置我也還沒定位到,就斷電了。」

金城新區都是別墅,居住人口很是稀疏,如果是真的,那應該很好排查……

顧隨拍了拍自己太陽穴,嘴裡咬牙切齒,扭頭就走:「剛才那小姑娘是不是正式員工,扣工資不行,得開了!」

而且,他覺得自己這次也該滾蛋了!

好在,這次黑客氣人歸氣人,集團卻沒有造成什麼損失,財務部戰戰兢兢了一天,還是照常下班了。

也不知怎麼的,傅雲澈竟然大發慈悲的,連技術部的人都沒懲罰。

只有顧隨有點慘,扣了年終獎。

「雲清說那人在金城?」傅雲澈眯起眸,看顧隨,那眼神里多少有點不相信。

。 「半夏,你聽姑媽一句話,不要這麼倔強,那王俊聲我是了解過的,人品很不錯,是個可以託付的男人,何況……」

月新娥還要再勸,結果被月半夏直接打斷,道:「姑媽,你說的是真心話嗎?」

月新娥表情微微變化,不自然的說:「當然是真心話。」

月半夏失望的搖頭:「姑媽,我以為你是站在我這一邊的,但現在我明白了,你們月家,是真的沒有一個人把我當月家人看……,連姑媽你都可以昧著良心說王俊聲是個可以託付的男人,雖然我離開了上京,但不代表我不知道王俊聲是什麼樣的人,幾個月前他還上過新聞頭條,用卑鄙手段禍害良家婦女,這樣的人,你說他是可以託付的男人?你們月家打什麼主意,我很清楚,無非是看上了王家的財力,想要聯姻!聯姻可以啊,找你們月家的女人,我不是。」

月新娥表情數度變化,最後,將手中的茶杯重重一頓,站起來道:「好,話既然說到這裡了,我也就不再兜兜轉轉,姑媽這次來是奉老爺子指示過來的,這件事已經定下,容不得你反抗,這是我月家的大事,跟王家的聯姻,非常重要;你身體里始終流著我月家人的血,這次是我一個人來勸你,下一次,可能就是家族正面的壓迫了,你那個生物科技公司,做的還不錯,如果你答應,你依然可是是女總裁,你若不答應,我會讓子臣上位,代替你的位置。」

月半夏看著眼前的女人,感覺真是無比的震驚,還有荒唐與噁心。

「知夏生物科技,是我一個人的公司,跟你們月家沒有半點關係,我倒是要看看,你怎麼讓顧子臣上位,怎麼讓他接替我的位置?我知道你們月家手眼通天,家大業大,我還就不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公道了!姑媽你走吧,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姑媽,從現在開始,我跟你們月家再無任何瓜葛,我家不歡迎任何月家的人。」

月半夏真是氣的要吐血了。

之前還以為親近自己的月新娥,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居然還想來奪權。

月新娥眼神不善的盯著月半夏:「你要清楚,當初你創辦公司的錢,是月家的。」

月半夏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放屁,那是我媽的錢,是她應得的,二姨,送客,以後不準任何跟月家有關的人進來。」

月新娥滿臉怨毒:「好,半夏,你真的很好,居然敢這麼跟我說話,那咱們就等著瞧,看你的破公司能支撐多久,你就等著月家的雷霆之怒吧!」

月新娥一走。

月半夏直接把月新娥用過的茶杯砸在地上,氣的仰天大叫。

月牙兒被嚇的哇哇哭了起來。

月半夏過去將女兒抱起,下一刻,也美眸含淚,強忍著沒有哭出聲來。

二姨送走月新娥的時候,忍不住說了她兩句,結果被惱羞成怒的月新娥直接甩了一個耳光,罵道:「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對我指指點點?你家月半夏很快就要變成窮光蛋了,我看你還怎麼在這裡伺候她跟那個野種。」

二姨那個怒啊,當場跟月新娥廝打起來。

最後兩敗俱傷,臉上挂彩。

事後,二姨馬上給馬丁靈打電話:「小靈,你快點回來吧,家裡出事情了,半夏的那個姑媽不是東西,要讓半夏去嫁人,吵起來了,還有那個什麼顧子臣,是來奪半夏公司的,這月家的人真不是東西啊!」

馬丁靈一聽,好懸沒罵人。

掛斷電話眼神冰冷的看著顧子臣,直接問道:「你們來找半夏是來做什麼的?是要逼著半夏去嫁人,是要搶她辛辛苦苦坐起來的公司?你是來搶錢的?」

顧子臣頓了兩秒鐘,笑道:「半夏表妹長的那麼漂亮,你不覺得她不嫁人很浪費嗎?現在有個家裡權勢都不錯的男人看上她,不嫌棄她未婚先生女,對她來說是件好事啊!等做了王家少奶奶,要什麼沒有?她那個小公司,完全沒必要去管著,王家多少企業啊,資產上百億,直接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Views:
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