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後,李一松卻完好無損的走下蘭山。

難道……李一松和自在宮,還有什麼關係不成?

否則就白威那個瘋子!

怎麼會輕易放李一松下蘭山?

張老大越想心中越慌,他不怕李一松,更不怕這些小勢力。

可他怕自在宮!

看著張老大變臉的樣子,李一松就他知道腦補多了。

李一松更加肆無忌憚。

今天來,就是要狠狠打張老大的臉!

張家大教頭卻氣得面紅耳赤,指著李一松的鼻子罵道:「姓李的,你少在這陰陽怪氣,伏龍山莊也是你能說三道四的!」

李一松眯眼看著他,「一大把年紀了,不要這麼沒禮貌,把手放下。」

大教頭目露不屑,「怎麼?你還想和我動手?你李一松有幾個腦袋敢在這裡動手?真當官府治不了你了是嗎?只要你敢作亂,隴右府軍頃刻南下,滅你李家滿……」

唰!

那隻手掌被齊刷刷斬下!

「啊!」大教頭捂著手腕失聲痛呼。

李一松甩下刀上血珠,淡淡道:「我一句話不會跟你說兩次。」

下一瞬,烏壓壓的人群向前圍來。

張老大挺身怒喝,「李一松!在蘭州府開戰,你考慮過後果嗎?這個代價!你李家承擔得起嗎?」

張老二立刻讓人將田家大族老扶下去。

李一松晃了晃腦袋,笑道:「我李一松混江湖,靠得就是三樣東西,夠狠,義氣,朋友多!後果?代價?那不在李某考慮之內。」

張老大的臉色更是難看。

現在摸不清李一松和自在宮之間的關係,還真不清楚李一松究竟是天性囂張、肆無忌憚,還是背後有人、有恃無恐!

難道李一松奉了白威的命令打壓自己?

瑪德,白威這王八蛋,簡直欺人太甚!

「大哥,咱們還是先退一步,等摸清李家的虛實,再做打算也不遲。」張老二附在田立業的耳邊悄聲道。

誰也不清楚蘭山劍派滅門的真相,只知道李一松前腳從山上下來,白威後腳就放火燒了蘭山劍派,現在張老二也懷疑李一松是不是真的和白威達成了什麼交易。

自在宮是隴右的地頭蛇!

「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張老大的語氣也不禁軟了幾分。

李一松眼中閃過一抹不屑。

「簡單!」李一松笑著豎起一根手指,道:「一句話,從今往後,你張家的人見到我李一松的兄弟,無論生意,還是其它,通通給我退避三舍!」

「什麼,這不可能!」張老大怒不可遏。

李一松輕飄飄的一句話,其實徹底堵死了張家在蘭州城發展壯大的可能。

「不答應?」李一松點頭,拎著刀向前,淡淡地瞥著張老大,「難道你也向試試我天水刀的鋒刃?」

這樣張狂的姿態。

不要說張老大一夥了。

就連李一松背後的數十家勢力,也幾乎都信了李一松靠上了自在宮這棵參天大樹。

李一松猖狂,他們自然也跟著猖狂!

近萬武者囂張得盯著伏龍山莊的人。

彷彿要將他們生吞活剝。

隴右遍地都是自在宮走狗啊!

張老大恨的咬牙,張老二更是連連抹汗。

張老二急聲低呼,「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啊!」

張老大眼中滿是掙扎,最終閉目嘆息,「好,我答應你。」

他身後眾人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哈,好,識相!」李一松笑著點頭,囂張地替張老大撣了撣肩膀上的灰塵,抱拳道:「那就祝伏龍山莊基業長青了。」

張老大羞憤冷哼。

李一松轉身帶著眾人離開。

第53章

街面上北風呼嘯。

砰!

張老大一腳將旁邊的桌子踹爛,嘶聲怒吼,「奇恥大辱!簡直是奇恥大辱!可恨!實在可恨!」

「大哥,氣大傷身。」張老二連連屏退了眾人。

張老大冷哼一聲。

帶著張老二和幾位教頭進入後堂。

「莊主,咱們在蘭州城的生意?」有人擔憂的道。

張老大瞪了他一眼!

這個時候還提什麼生意?

李一松擺明了是故意找茬。

正愁拿不到把柄呢。

有人道:「家主,我們看咱們還是要儘快查明李一松和白威的關係。」

張老二目光微微閃爍,進言道:「大哥,我們不妨做兩手準備,一是儘快查明李一松和白威的關係;二呢,則是借著這個機會兒尋求更佳的靠山!」

張老大皺眉,「找誰?」

「大漠幫。」

張老大斥道:「投靠九姓胡,虧你想的出來!」

「可眼下能救張家與危難中的,縱觀隴右道,除了大漠幫,還能有誰?」

其餘人面面相覷,都不吱聲。眼看是默認了張老二的想法。

張老大沉默不語。

張老二繼續道:「大漠幫早有突破關中之意,蘭州是他邁不過的坎。兩家合作是共贏的局面。」

張老大思考著他的話。

眼下蘭州的平衡已經被打破了,李家一家獨大,如果獨自撐下去,遲早被李一松挑了山門。

和大漠幫合作……

張老二又道:「更何況,若咱們和大漠幫聯手,大漠幫必定會助我等守穩地盤。才能把今日吃的虧找回來啊!」

張老大也被李一松逼急了眼,徹底下定決心,斬釘截鐵道:「好,老夫今日就搏這一把!」

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再有異議。

接著,眾人又合議合作的細節。

論了一個時辰,最終決定。大漠幫派高手進駐山莊,為伏龍山莊站台。另外為伏龍山莊在涼州貨行提供保護。

伏龍山莊則拿出自己在蘭州的碼頭,為大漠幫提供水運支持。同時幫助大漠幫在蘭州建立分舵,以此作為進入關中的橋頭堡。

商議停當,張老大吩咐張老二道:「你立刻下去準備,待會兒就和二教頭、三教頭同去涼州!」

「遵莊主令!」眾人齊齊領命,轉身就要離開。

「等等!」張老大忽地喊住他們,想到李一松先前的威脅,恨恨道:「這一次,你們就光明正大的走官道,切不可因心急去抄近路,免得遭了李家小兒的暗算!」

「喏!」眾人躬身領命。 雪清汐坐在床上,蕭炎用藍銀草編個椅子坐在對面,聊起了天,不過基本都是她在說,各種小事、趣事、雜事說個不停。

蕭炎靜靜聽著,不時做出誇張的表情,迎合她的情緒。

天色慢慢變暗,氣氛也怪異起來。

「你這裡有燈嗎?」

「當然有,我去開魂導器。」

「不用,我困了,先去休息,不留在這裡了。」

「嗯!」

一個夜晚就這樣隨便過去了,什麼都沒有發生,即使這是最好的機會,因為第二天雪清汐一定會緩過來,重新成為天斗帝國三公主。

今天她只是因為突然被雪清河偷襲了,而蕭炎留在殿門後面,一步未多走,非常尊重她,這種對比之下,讓她的心裡防線被突破了。

可是,她叫雪清汐,是天斗皇室三公主,明天她絕對會恢復。

到時候,這座宮殿能困住蕭炎,但完全困不住她,她可不會只有這一處寢殿,晚上只能回這裡睡。

可是蕭炎不打算做什麼,這個夜晚無比平靜。

第二天,雪清汐和蕭炎在桌子上吃著早餐。

蕭炎開了個話題,「怎麼樣,心情好了嗎?」

「對。」

「哦,那你對我們這種處境有什麼想法?」蕭炎問道。

雪清汐抿一口粥,不敢看蕭炎,說道,「沒有啊,我無所謂。」

蕭炎心中一嘆,「果然啊,女人心,海底針,說變就變,昨天柔弱無比,今天就不一樣了。」

「你接下來要做什麼?」蕭炎還有一絲希望。

雪清汐把碗筷放下,繼續低頭,回答道,「接下來的計劃早就安排好了,半個月內都有行程。」

Views:
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