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易卻早已小心提放,有了與野鬃豬搏戰的經驗,蕭易可不敢再大意了,況且眼前這個尖瘦臉一看就是一肚子壞水,這種壞的冒煙的傢伙能話能信?

果然,那尖瘦臉猛地一轉身,只見一片銀色光點就向著蕭易激射而去。

此刻蕭易距離尖瘦臉只有三四步遠,尖瘦臉面上泛起一絲得意,只是,隨即那絲得色凝固在了臉上。

蕭易一招曲高和寡,身體同時藉助棍子的力量,閃電般飛出了那片銀光區域,只聽一片叮叮聲,有幾十根銀色細針,深深扎入在了蕭易手中的棍棒上。

「好個陰狠的雜碎!」蕭易怒意更甚,立刻縱身一躍,剎那便到,手中棍棒「嗵」地一聲,狠狠砸在了尖瘦臉的雙手上。

「咔擦!」

殺豬似得叫聲瞬間響了起來,比之剛才那些地痞還要響亮。

「剛才不是很牛逼么,再得瑟一下給爺瞧瞧!狗一樣的東西!」蕭易又是一棍抽在這廝的大腿上,尖瘦臉噗通一聲栽倒在地,一條腿看來是廢了。

「饒命!大爺饒命!饒命啊!」尖瘦臉已經顧不得鑽心的劇痛,扯著嗓門大聲求饒起來。

「嗬!會說人話了啊,給老子爬回去!」蕭易不僅恨這混蛋把韓奎打的不知死活,更恨這卑鄙傢伙竟然還敢暗算自己,所以下手格外重了一點。

「我爬!我爬!」尖瘦臉的雙手已經被打斷,一條腿也折了,只能費力的用胳膊肘和能動那條腿挪騰著前進,爬向韓奎躺著的那片地方。

近三十丈的距離,這尖瘦臉竟然爬的很快,不到兩刻鐘就爬回了原處,臉上已經一片汗漬,混著地上的泥土,滿面污垢,狼狽不堪,早沒有了剛來時不可一世的囂張。

蕭易已經看到韓奎被韓嬸扶起來,也醒轉了過來坐在地上歇息。

蕭易急忙上前蹲下,拉住韓奎的手,說道:「韓叔,我來遲了!」

「沒有遲,你做的很好!只是,連累你了!」韓奎看著蕭易,他的嘴角還在流血,臉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塊,說話直漏風,眼神中滿是歉疚。

「韓叔,傷得重不重,有沒有傷著筋骨?」

「只是牙被打掉了幾顆,其他不礙事!」韓奎試著動了動四肢,除了有些疼,還算靈活自如,只是一說話卻牽動了臉上的傷,一時有些呲牙咧嘴。

同時,大場上周圍的村人都用敬畏的眼神看著面前這個似乎有些陌生的孩子。

「那就好!韓叔,你看這些雜碎怎麼辦?」蕭易鬆開了韓奎的手,問道。

韓奎被韓嬸攙扶著站了起來,走到村長面前,說道:「村長,您老都看見了,這些惡霸又要像三年前一樣來敲詐大家了,我們不能再忍讓了!」

當年,前任老村長王老頭帶著村上的十來個壯丁去找官府理論,結果被打得半死,回來后就咽了氣。

之後,村子里年老體弱的,還有小孩都餓死了不少,那是真慘啊!都是眼前這些畜生造成的!

韓奎沙啞而粗獷的聲音,像一柄大鎚,叩擊著每一個村人的心口,頓時大場上的村民們聒噪起來。

「唉,奎子,自古民不與官斗!還是問問李十三,這次要收多少稅吧?」這個老村長可不傻,韓奎的心思他明白得很,不就是想護住這個叫蕭易的孩子么,可是,這事兒可能不能善了了。

蕭易冷眼旁觀著,且看看再說。

聽到老村長的話,剛才還聒噪的人群又變得安靜下來了。

「那個,李三爺,您這次準備收多少稅呢?」老村長上前,走到李十三身前,態度恭敬地問道。

本來還有些惶恐的李十三,把剛才韓奎、老村長還有村民們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心中一定,肚子里又有了壞水。

這次本想來撈一票大的,看來得先保住小命再說了。

「韓村長,這次捕獵稅只收30金龍。」

「之前,是我李十三不對,不該動手的。」

「這樣好了,只收21金龍就好了,剩下的我個人給大傢伙補上了。」

看到老村長的臉色緩和了些,李十三趁熱打鐵,繼續說道:「這趟差事,我也知道難辦,所以,之前失禮了。」

「我也知道,大傢伙日子都過得緊緊巴巴的,可我聽說,韓奎最近打獵收穫不小,要不看能不能先把這21金龍的稅錢墊上呢?」

老村長聞言,心中鬆了口氣,轉頭看向韓奎。

其他村民們也都看向了韓奎。

韓奎一時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目光無奈地看向蕭易。

蕭易輕輕點了下頭,心中冷笑,李十三打得好算盤,老村長也不是什麼好鳥,村民們關心的是自個掏不掏錢,這就是人情世故啊。

「村長,這錢我可以出,剛好獵物就買了這麼多,只是,李十三這次傷得如此重,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啊!」韓奎嘆了口氣,很是擔憂地說道。

「韓奎大哥,我可以發誓。」

「我李十三發誓,只要拿到捕獵稅的錢,就絕不會再來生事,也絕不會因為這些小傷而進行任何報復。」

「如違此誓,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李十三心中哂笑,特么的,老子不知道早就發過多少毒誓了,等老子回去了,叫你們這些泥腿子都不得好死。

看到這裡,老村長一顆心徹底放到了肚子里,說道:「韓奎,你看李三爺也發了毒誓,你快去取錢吧。」

韓奎無奈搖了搖頭,被韓嬸攙扶著回去取錢去了。

蕭易卻悄悄退出人群,隱藏在了不遠處的灌木叢里,靜靜等待著。

.

一會兒,李十三拿到錢后,一眾受傷的地痞抬著他就溜之大吉了。

李十三一夥走出雪花村,跌跌撞撞地向著前面一片密林走去,這密林中有一條5米寬的土路,走過去就到了大道上了。

「三爺,剛才那小子太厲害了,我這臉現在還疼的厲害!」一個地痞說道。

「是啊,這村子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小子,不會是武者吧?」其中一地痞插話。

「三爺,咱們就這麼算了?」一高壯的地痞憤懣道。

「算了,嘶!你們他娘的輕點抬!」李十三大腿處傳來鑽心的疼痛。

「哼,武者又怎麼樣,等老子回去,請我大哥出山,屠了這村子,方解心頭之恨!」

「嘶!給老子輕點,輕點抬,疼死我了!」

眾地痞抬著李十三剛到密林道路的中途,就看到前面幾腰桿粗的大樹倒在了道路上,攔住了去路。

「怎麼不走了?」李十三有些驚異。

「噗噗噗…」

「蓬!」

「唉喲,你們特么怎麼抬得…咦,小哥…不不,大爺」李十三從擔架上摔下來,剛要破口大罵手下地痞,卻看到之前那個小子剛好一腳將最後一個站著的地痞踢得暈死過去。

「李十三,想活還是想死?」蕭易淡淡看著這惡霸,問道。

「大爺,我想活、想活。」李十三驚恐莫名,這特么還是一個小子么,怎麼感覺就是一個劊子手呢。

「蓬!」

「啊!」李十三一聲慘嚎,他的另一條腿被蕭易一木棒敲斷。

「說說你的老大、老二,還有你知道的一切有價值的情況。要是不讓我滿意,下一次,敲斷的就是你的中腿了!」蕭易不無惡意的指了指。

李十三痛的死去活來,但這心狠手辣小子的這句話讓他瞬間就嚇得尿了褲子。

一盞茶功夫,蕭易基本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一切,一棍打昏了李十三,然後搜撿地痞們的身上財物,所得只有七八十個銅龍幣,還有那沒捂熱的21金龍幣。

「一幫窮鬼!」蕭易無語,果然是亡命之徒。

隨後,蕭易將這十九個雜碎一腳一個踢到早就弄好的木柴堆上,手中短笛一揮,擦著旁邊的一塊石塊,一溜火花四濺,引燃了旁邊的枯草,接著,木柴堆燒了起來。

火勢越來越旺,瞬間,整個密林也被點燃了。

蕭易站在遠處一山峰之上,直到那片密林快燒光了,才被附近雪花村的村民們發現,這時只能防止火勢再次延伸變大,其他已經燃燒的,只能等著林火熄滅。

「喪盡天良者,死!」蕭易冷冷默念道,當即轉身,施展身法幾個跳躍,下了山峰,向著林田鎮的方向而去。 劉劍飛在聽到了這裡之後,稍微沉吟了一會兒之後,然後接著說道:「哦,阿卡拉大人,我是舞刀飛劍,我剛剛在那一片修女埋骨之地,殺掉了那一隻血鳥!現在,我特意前來向您交任務來了!」

「啊~~~你真的殺死了那一隻血鳥?這個,這個,這個可是真的嗎?哎呀,哎呀,如果是真的話,那可真是太好了!!」一邊說著,那一位阿卡拉大人已經慌忙地沖了出來,哐當一下,將房門打開,滿臉欣喜地看著劉劍飛,就像是在看一個天神一般。

――――――――――――――――――――――――――

而在這個時候,劉劍飛對於那一位阿卡拉大人居然對自己能夠殺死那一隻血鳥,如此的驚訝,他也是不由得大為不解。在此之前,這一位阿卡拉大人對於自己那可是很看好的啊!可是,現在為什麼會用這樣的一種眼光來看待自己呢?

想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不解地看了一眼那一位阿卡拉大人,然後接著問道:「啊,啊,這位阿卡拉大人,我這裡,不會有什麼問題吧?難道說,對於那一隻血鳥的死,你還不相信嗎?你們如果真的不相信的話,那麼,我可以帶領著你們前往那一片修女埋骨之地親自去看一看如何啊?」

那一位阿卡拉聽到了這裡之後,這才像是終於緩過了神來一般,然後說道:「啊,啊,不,不,年輕人,我們,我們自然是相信你的,不然的話,當初的時候,我們也不會真的敢於將你給派遣出去了。只是,你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將那一隻血鳥給殺死掉了,這個,這個也真的太讓人不敢相信了!嗯,真是太出乎於人的意料之外了!」

劉劍飛在聽到了這裡之後,微微一笑,然後接著說道:「呵呵,其實呢,這個,也並不沒有什麼。可能我的運氣相對來說,要稍微地好一些吧!不過,說實話,在跟那一隻血鳥戰鬥的過程之中,那也還真的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有好幾次,我都差一點兒喪命呢!不過,最後總算是讓我笑到了最後吧!這也是上天的照應啊!」

那一位阿卡拉大人在聽到了這裡之後,看上去顯得十分的虔誠的樣子,她接著說道:「年輕人,我們對於你的表現,真的十分的讚賞。我剛剛已經派人打聽過了,那一隻血鳥,確確實實已經被你給殺死了!這樣吧,不知道你究竟有什麼請求啊?按照規定,在殺死血鳥之後,你將會再一次升級你的技能,同時,我們羅格營地也還會為你安排一名年輕的女羅格,協同你接下來的打怪行動。怎麼樣,你還有其他的什麼要求嗎?」

―――――――――――――――――――――――――

劉劍飛聽到了這裡之後,也是不由得一陣大喜,他呵呵一笑,然後接著說道:「呃,原來是這樣啊!好啊,好啊!既然如此,那麼,我也就不客氣了。阿卡拉大人,這樣吧,你剛才既然說,要給我配備一名羅格幫助我去打怪,那麼,我就指定一個羅格,不知道可不可以啊?」

阿卡拉聽到了這裡之後,微微地抬起頭來,看了劉劍飛一眼,然後說道:「哦,這個~~~按理說,年輕人,按理說這自然是不行的。我們羅格營地之中,按照著曾經的老規矩的話,那麼,應該是隨機地分派羅格的,從來還沒有一次,由冒險者指定羅格人選的。嗯,不過,這一次,我想你是一個例外。主要是因為,你確確實實為我們羅格營地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特別是這一次,你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居然能夠殺掉了那一隻血鳥,這個,真的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既然如此,那麼,我就代表羅格營地,給你做一回主吧!說吧,年輕人,你究竟想要哪一位羅格啊?在這一片羅格營地之中,別的事情我雖然說了不算,可是,這挑選羅格的事情,我還是說話算話的!」那一位阿卡拉大人如是說道。

劉劍飛聽到了這裡之後,心裡不由得一陣大喜,道:「既然這樣,那麼,我也就不客氣了。嗯,那個,請問在你們的那些羅格之中,是不是有一位名叫麗絲的羅格啊?」

那一位阿卡拉聽到了這裡之後,再一次看了劉劍飛一眼,眼神之中,似乎包含著太多的意味在那裡。良久之後,她這才接著說道:「年輕人,眼光很是不錯,眼光很是不錯啊!啊,那一位麗絲,哼,那可是我們羅格營地之中,數一數二的,論容貌,論技能,論氣質,論性格,那可都是沒得說的啊!

「這麼跟你說吧,在我們羅格營地之中,共有兩位才貌雙全的羅格,第一位的,就是這位麗絲,再一個,名叫蕾絲,她們兩個,可是同胞的姐妹兩個呢!既然你選中了麗絲,那麼,我這就去跟她說一聲!畢竟,我就算是作為精神領袖,也並沒有這麼大的權力,直接的命令她去跟隨你去的!

「當然了,對於一般的羅格的話,這樣的一點兒權力,我還是有的。可是,像麗絲這樣的優秀的羅格,我真的也做不了主!年輕人,請你在這裡等一下,我這就派人去將麗絲給找來!」

劉劍飛聽到了這裡之後,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嗯,好吧,既然這樣,那麼,阿卡拉大人,我就在這裡等著你的好消息了!」

――――――――――――――――――――――――――

就這樣,不久之後,,那一位阿卡拉大人,還真的領著一位羅格從遠處向著劉劍飛走了過來。劉劍飛的眼尖,從那一位年輕羅格走路的樣子上面,他就已經猜測得差不多了,是的,應該就是那一位名叫麗絲的羅格!

此時此刻,劉劍飛不由得放眼看過去。只見,那一位被阿卡拉領過來的那一位羅格,體態窈窕,一個標準的美女的體形。行動舉止之間,都無一不透露出一種女人所特有的風姿。

而在這個時候,那一位阿卡拉大人向著劉劍飛微微一笑,然後接著說道:「呵呵,年輕人,麗絲我可是給你帶過來了!當然了,她究竟願意不願意跟你走,那可是你的事情了!祝你好運吧!呃,現在,你們先談著,我還有點事情!嗯,麗絲,這一位就是飛劍先生,哦,我還差一點兒忘了跟你介紹了,這一位飛劍先生,那可是相當的不簡單啊!我想,能夠跟他在一塊兒戰鬥,那也是你的福分啊!

「當然了,根據我們羅格營地的規矩,沒有任何人,可以左右你的選擇!不過,我可是很看好這一位飛劍先生的!呵呵,我說麗絲啊,我跟你說實話吧,能夠跟著這樣的一位先生一起戰鬥,真是很不錯的啊!」在隨後的時間裡,那一位阿卡拉大人還是補充了一句,就好像,生怕這一位麗絲會放過這一個好機會似的。

―――――――――――――――――――――――――

而那一位麗絲在聽到了這裡之後,看了阿卡拉大嬸一眼,然後嬌嗔道:「大人,您這是說什麼呢!反正,作為我們羅格營地的守衛者,我們天生的使命,那就是戰鬥!所以,跟著哪一位大人進行戰鬥,那都是一樣的!因為無論是跟著哪一個大人,我們都會竭盡自己的能力,完成我們的使命的!」

劉劍飛在聽到了這樣的一番話之後,劉劍飛也是對於這一位名叫麗絲的羅格,感到頗為讚賞。是的,雖然說,她們這一些羅格們,主要的使命正是在這裡,可是,話又說回來了,能夠擁有著這樣的一種眼光,能夠擁有著這樣的一種思想與境界,那畢竟也是很難得的事情。

目送著那一位阿卡拉大人離開了自己的視線之後,劉劍飛非常大方地走向了那一位麗絲。當然了,雖然從表面上看上去,劉劍飛還是很鎮定的,其實,在他的內心深處,那一種激動之情,那幾乎就是難以言表的啊。

不過,儘管如此,劉劍飛還是強做鎮定地走上了前去,然後,向著那一位麗絲小姐行了一個紳士之禮,十分客氣地說道:「麗絲小姐,我叫舞刀飛劍!剛剛殺死掉了那一隻血鳥!如果,如果麗絲小姐在接下來的時間裡,能夠願意跟我一塊兒繼續完成我的使命,共同去保衛咱們的羅格營地的話,那麼,我可是萬分榮幸的啊!」

―――――――――――――――――――――――――

在聽到了這裡之後,那一位麗絲小姐抬起了頭來,看了一眼劉劍飛,然後微微一笑,道:「哦,原來,原來,原來你就是飛劍先生!要知道,這一段時間以來,你的名字,那可是在我們姊妹們之間傳得很開呢!而且,好像,好像我們見過面的!」

Views:
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