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緩緩地說道:「說起來,我前幾天還在一附院碰到了江海洋,他居然跟我一個認識的朋友談戀愛了,而且據說馬上就要結婚了,難道是因為要結婚了才調走的?」

本來大家其實想表達的是江海洋關係硬,沒想到葉流居然想到這一出。

黃凱和朱文龍兩人互看了一眼,會心地笑了笑。

7017k《馬甲大佬A爆了》第231章處理公務 「呼…」

當乾珏終於從死神的神力中脫離出來后,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眼中流露出了一抹劫後餘生的慶幸。顯然,這領悟死靈之力的過程,並不是多麼美好的記憶。

「好了,既然你已經初步領悟了死靈之力,那這次就先到這吧,等你什麼時候成為你們世界的封號斗羅之後,再來找我吧!」

乾珏才剛回過神來,立刻就聽見了從灰色光柱內傳來的死神的話語,然後還不待他反應過來,一道灰色的魂力就再次將它淹沒,讓他失去了意識。

….

「哇啊!咳咳…」

猛地從水中冒出了頭,乾珏咳嗽了兩聲,將侵入肺中的湖水吐出來后,他抹了抹臉上沾染的湖水,釋放出武魂,右手在狼靈上一個借力,就翻身來到了狼靈的身上,向著岸邊飛去。

此時的他,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飄到了當初他看到的那個湖的中央,距離岸邊非常遙遠,只能遠遠地看到一個輪廓而已。

不過好在,狼靈的速度並不慢,也就幾分鐘的時間,乾珏就已經乘坐着狼靈,回到了岸邊,雙腳踏上了那堅實的土地。

「呼…我說,這死神大哥急什麼啊,我還想問問,現在過了多少時間了。」

乾珏落下后,立刻有些無語地吐槽了一句。

「不過…看來應該是不短啊…!」

乾珏說着,便開始將自己的衣物從身體上扯了下來。

是的,扯。

此刻他身上的衣服,就像經過長久風吹日晒一般,只是輕輕一扯,立刻就能撕下一小塊來。顯然,他泡在這忘川里的時間,絕對是不會短的了。

不過,除了衣物外,他身體倒是沒有絲毫的變化,除了皮膚因為在湖裏跑得久了,出現了一些水皺外,甚至連頭髮都沒有變長,還是原來的樣子。

「得趕快出去啊…,也不知道這斗羅大陸里,已經過了多少年了。該死的,怎麼沒有早點反應過來呢!如果早知道讓這神祗傳承這麼輕鬆的代價,是大量的時間,那我說什麼也不會同意的!

唉…,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錯過和榮榮他們定下的五年之約啊!還有那死魂城,也不知道蘇九兒第二年進來后,有沒有找到那懸崖上的山洞,有沒有看到我的留言。甚至…如果時間真的過去很久,她還在不在,都是一個值得懷疑的問題了。唉…」

乾珏想到這裏,就再次嘆了一口氣,微微地搖了搖頭。他可是知道,蘇九兒已經沒有幾年的時間了。所以在將身上的衣物都清理乾淨后,乾珏立刻就從儲物環里取出了一套衣物,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后。就盤膝在地,將自己新獲得的能力釋放了出來。

一絲絲灰色的光芒,從乾珏的身體內湧現,無形的力量,開始作用在乾珏身外數十米範圍內,讓這個範圍在黑暗的冥海秘境中變得更加陰暗,彷彿在這個空間,更添了一抹灰色。

正是乾珏在接受死神傳承之後,從死神的神力里領悟的領域,死靈領域。

初看起來,這個領域似乎非常地簡陋,就是讓乾珏周圍出現了一個偏灰色的區域而已。比起殺神領域那讓人駭然的氣勢,或者是比比東死亡領域那樣讓周圍充滿劇毒,這個領域看起來似乎在氣勢上,就已經差了一截。

但…其實不然,死靈領域,可以讓乾珏通過操控死靈之力,釋放出體內儲存的靈魂攻擊對手(可以理解為召喚出幾隻侍魂幫忙戰鬥。)。同時,也會使用死靈之力對領域內的敵人進行壓制,讓其靈魂戰慄,降低其靈魂對於肉體的控制能力。並且,死靈領域還可以吸收領域內的靈魂,恢復乾珏的生命力,魂力,和精神力。

所以現在看起來這個領域沒什麼氣勢,其實是因為乾珏體內沒有靈魂。

還記得死魂城特殊的天地命三魂中的幽精天魂的能力么?那能讓開啟了幽精之魂的人使用死魂城的功法將一名人類的魂魄,鎖入幽精之魂中,並在需要的時候消耗魂魄,以恢復生命力和魂力。

而在乾珏接受了死神的傳承后,這個幽精之魂,就基本上算是和死靈領域綁定了。死靈領域需要的靈魂,平時就存放在幽精之魂內,而幽靈之魂的能力效果,也會被死靈領域強化,不但數量會增多,連種類,也從人類變為了人類或獸類。

試想一下,當乾珏和別人戰鬥的時候開啟這死靈領域,在壓制對方靈魂,降低對手的反應力的同時,又召喚出數只侍魂攻擊對手,對手應該拿這些侍魂怎麼辦?要知道,哪怕是龍梟索恩這種實力遠超當前等級的強大魂師,在面對侍魂時,也沒有絲毫的辦法,只能逃跑。

所以哪怕乾珏受當前的實力限制,控制的侍魂實力只能是魂帝級別,數量也只有六隻,但可以說,僅憑這死靈領域,乾珏在魂帝級別就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並且,現在乾珏哪怕是對上魂聖,也不會再無一戰之力。因為在必要時,乾珏不但可以操控這些侍魂抵擋攻擊,還可以消耗那些侍魂,恢復他的生命力、魂力和精神力。

所以,乾珏要想完全發揮出死靈領域的強大之處,當務之急,就是先去吸納幾道靈魂進入幽精之魂內,以供死靈領域使用。而靈魂…在這冥海秘境之內,不是到處都是嗎?

但,有些可惜的是,乾珏現在能吸收的,只有魂帝級別的侍魂而已,所以他還是需要去到冥海秘境的外圍,才能吸收靈魂。雖然這需要他花費不少的時間,但是沒辦法,冥海秘境是乾珏最容易獲取靈魂的地方了。不然,他就只有去迷蹤大峽谷獵殺幾隻魂帝級別的魂獸了,那樣更花時間。

所以在稍微熟悉了一下死靈領域后,乾珏就乘上狼靈,辨別了方向後,就向著冥海秘境的外圍飛掠而去。

而在這個時間,我們就要說一下,乾珏獲得的另外一個領域了。

沒錯,乾珏在那死神的神力中感悟死靈之力時,不但悟出了死靈領域,還獲得了另外一個領域,也就是千珏武魂的天賦領域,雙靈領域!

不知道為什麼,乾珏覺醒的武魂天賦領域的能力非常簡陋。即,在雙靈領域中,狼靈的力量,速度,活動的範圍提升一倍,羊靈的箭矢的射程與威力增加一倍….,沒了。

對,就只有這樣。

不過,這個雙靈領域雖然簡陋,但卻並不簡單。很顯然,它的範圍,就是狼靈原本活動範圍的兩倍。狼靈現在的活動範圍已經達到了七十多米,它的兩倍,也就是一百五十米左右。

要知道,狼靈還有一個第三魂技破軍,提升自己百分之百的屬性。這兩個提升相乘,狼靈的速度力量等,起碼會達到平時的三倍以上。這已經足以攻破一般魂聖的防禦了。更何況,羊靈的能力,也有大幅度的提升,射程和威力提升一倍,也足以威脅到魂聖了。

所以乾珏雖然因為接受死神傳承,浪費了大量的時間,但其收穫,也是無比地豐富的,領域這種罕見的能力,乾珏一下子就獲得了兩個,怎麼也說不上是虧了。

……

半個多月後。

咻!

一道灰色的光芒在乾珏的控制下,包裹住了他眼前的一道魂帝級別的人形侍魂。這人形侍魂似乎對這種情況並不反抗,所以它沒有任何地掙扎,在灰光,也就是死靈之力的作用下,它的身形逐漸縮小,最終隨着灰光一起,融入了乾珏的體內。

「呼…」

灰光入體,乾珏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隨着這名侍魂被收入乾珏的幽精之魂內,乾珏需要的六道靈魂,也終於算是集齊。

乾珏本來是想着這六道魂魄,都吸收異形侍魂來代替的。但可惜,在乾珏接受了傳承之後,這冥海秘境內的侍魂已經不再像之前那樣,會聚集在一起了,乾珏需要一個個去尋找。而且乾珏還發現,這些侍魂的實力也明顯大幅度降低,最外圍的侍魂,實力已經降低到了魂宗到魂王這個級別。顯然,是因為在冥海神光出現的那年,外圍的侍魂被蘇九兒他們三人大幅地清理了一遍。

所以因為時間關係,乾珏最終只抓取了三名異形侍魂和三名普通的侍魂。而且除了有一名異形侍魂和人類相似外,其他的五名,都是更偏向於獸類。這是乾珏為自己以後方便在斗羅大陸中使用這個領域有意而為之的。

「呼…既然現在事情都做完了,也是該出去的時候了…」

微微呼出一口氣,乾珏看了看周圍,輕聲呢喃道。

灰色的死靈之力從身體內湧出,匯聚於食指之上,強烈的能量,讓乾珏食指都整個變成了一根灰色的能量體。

緊接着,隨着乾珏手指的掠過,一個由灰色能量勾勒而成的橢圓形圓圈,就出現在了乾珏的身前。

乾珏連忙退後一步,只見那構成橢圓形的灰色能量微微晃動着,並隨着時間的推移,一股股虛無的黑暗,逐漸浮現,慢慢吞噬了橢圓形內的整個區域,一個蟲洞,緩緩形成。

是的,乾珏用死靈之力,在這冥海秘境中,開闢了一個蟲洞。並且這蟲洞,很明顯就是通往冥界的。

不過,雖然乾珏開闢了蟲洞,但顯然,這並不是因為乾珏自己掌握了這種力量,而是因為他現在所處的這個地方,不管是冥海秘境,還是冥界,都是死神開闢的,所以乾珏才可以用死靈之力打通這兩個地方的空間。否則,乾珏不還是要被困在冥海秘境中么。

死神傳承者,被困在死神創造的空間內,這不是天大的笑話么。所以現在的乾珏,不但可以隨時從冥海秘境中去到冥界,還能隨時再從冥界中回到冥海秘境。甚至他還能隨時從冥界中去到斗羅大陸。

不過,乾珏雖然能從冥界去到斗羅大陸,但要從斗羅大陸回到冥界,乾珏卻是做不到了。還是只能老老實實地在迷蹤大峽谷內尋找蟲洞,通過蟲洞的力量回到冥界。至於為什麼,你們自己想吧。

看着眼前虛無,黑暗的蟲洞,乾珏深吸了一口氣,就踏步往蟲洞中走去。雖然從傳承中,乾珏知道了自己可以這樣開闢蟲洞,但心裏還是有點忐忑的。畢竟,要是這個蟲洞的另一頭並沒有通往冥界,而是直接通到什麼空間風暴之類的地方,那乾珏基本上就算玩完兒。

但你不進去,難道還真的就被困在這秘境中嗎?而且自己畢竟是死神的傳承者,死神也不至於騙他。所以乾珏雖然擔心,但終究還是踏入了蟲洞之類。

只是…

在腳步最後落下之際,乾珏忽然身形一滯。

「誒?我如果能隨時出入冥海秘境,那我為什麼不先出去,然後等回到死魂城之後,在進來呢?說不定那時候,我就直接到了冥海秘境的外圍了呢!」

…..

隨着一聲輕響,冥界的一個幽暗角落,一道更加黑暗、虛無的蟲洞忽然形成,並緊接着,一個人影就從蟲洞中落了下來,安穩着地。

「這是哪…我靠!」

乾珏從蟲洞中出來,才剛落地,餘光就瞥見一道黑色的獸影向著自己撲了過來,僅聽那破風聲,就知道對方的力道絕對不低。

不過乾珏的反應速度,那是經過千珏之印強化的,所以在那千鈞一髮,他還是反應了過來,一個驢打滾就將對方的撲擊躲了過去,並立刻釋放出了武魂,接通狼靈的靈覺,看清了攻擊他的那個東西。

這是一隻大概兩米左右高,三米多長,渾身披着墨青色的鱗甲,嘴部長著鋒利利齒的怪物,如果真要形容其長相,可能就和乾珏在原世曾看過的一部名為長城的電影,其中的那個饕餮差不多。

不過很明顯,和那個連普通士兵都能擊殺的饕餮比起來,這個不知道叫什麼的東西,就要強大得太多太多了,只從剛才的那招撲擊來看,起力量就不下於魂王了。

「什麼鬼,難道冥界出現了什麼劇變?以前可沒聽說過這種東西….不會現在已經過去幾十年了吧!」

乾珏呢喃著,也沒心思和這東西糾纏了,一個縱躍,就跳到了狼靈的身上,然後乘着狼靈向著天空中飛走了。而那像饕餮般的怪獸,也和乾珏預料的一樣,並沒有什麼飛行能力,只能眼睜睜看着他離去。

乾珏不知道死魂城的方向,但他知道死魂城是在冥河之上的,他只要先找到冥河,再逆流而上,就很大概率能夠找到死魂城。

散發着氤氳綠光的冥河,在這陰暗的冥界之中,就如一條綠色的綵帶,橫亘了整個冥界,並不難找。而乾珏在天空中的視野又非常的開闊,所以只花了半天的時間,乾珏就找到了冥河,並在沿着冥河逆行了一天之後,就遠遠地看見了坐落於冥河之上,如同一隻沉睡雄獅一般的死魂城。

「呼…還好,看這燈火通明的樣子,應該是沒出什麼事…」

乾珏呢喃著,立刻操控著狼靈,飛速地向著死魂城接近了過去。

。。。。

未完待續。 「打,必須要打死這個小賤人,我們朱家唯一的孫子不能讓她這麼侮辱。蘇惠你今天要是不將浩兒記在名下,那就打死飛雲。你們母女兩個人讓我孫子不好過,我就讓你們不好過。」朱老夫人老奸巨猾多年,豈能看不出這小賤人的算計。

不就是想帶着一身傷去博取國公府的可憐嗎?

可惜她那個蠢貨娘,卻看不清楚,攔在前面跟傻子一般。

朱鴻放再也沒有留手,鞭子往朱飛雲身上抽過去,蘇惠只好抱住女兒,讓鞭子落在自己身上。

但是護得再厲害,朱飛雲的後背還是受傷,她用力推著娘,「娘,你不要護着我,今天就看他們是不是打死我,朱浩是庶子,一輩子都是。」

「我的浩兒,老爺,你聽聽,這是一個姐姐該說的話嗎?」秦姨娘又開始哭訴,卻沒有一滴眼淚,看着夫人與大小姐被打,她非常快活。

「朱鴻放,你們等著,等着我大哥來找你。」蘇惠疼得齜牙咧嘴,但卻不肯放開女兒。

朱鴻放被激怒了,這些年來這娘們一直都用蘇國公壓着他,他是男人!!!

他揮鞭子的手,就沒有停下來,直到將這兩個人都得渾身是傷,奄奄一息。

蘇惠已經沒有力氣了,她看着女兒,悲從心中來,「飛雲,娘對不住你。」

「娘,回舅舅家。」朱飛雲就說了一句話,就暈過去。

朱鴻放想要阻止她們娘倆回去,但是朱老夫人卻示意讓她們走。

這蘇國公府如果來找,就說明蘇惠還有幾分用處,如果不來那就休了她。

亥時三刻國公府的門被敲響,看門人看到蘇惠母女的慘狀也沒有攔著,讓他們先進門,然後再去稟告國公爺與夫人。

蘇國公剛剛洗漱完畢,打算與夫人來點人生旅途時,被打擾心情有些不悅。

但是聽到彙報,立刻就火了,「狗日的朱鴻放,敢打老子的妹妹。」

「老爺莫急,先讓周大夫看看她們傷勢,我再去問問情況,明日我們再去找朱家算賬。」蘇夫人皺着眉頭,雖然他們確實不待見蘇惠母女,但是同為女人,還是見不得這種事情。

蘇夫人這邊出去查看,得到消息的蘇玥,也爬起來去看看她們又玩出什麼新花樣。

蘇惠母女被安置在朱飛雲以前常住的院子,蘇夫人與蘇玥看到她們一身鞭痕,都驚呆了。

這是人乾的事情嗎?下這麼狠的手,朱鴻放太過分了。

雖然這朱飛雲與蘇惠不是什麼好東西,可作為一個丈夫,一個父親,這特么不是人乾的事情。

Views:
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