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顧斌如此羞辱他,他露出了一副無辜的表情,回答道:「這個人實在是太能打了,我也沒有想到。」

真沒有想到,不僅僅沒有能夠在顧老闆面前表現一番,還把自己弄成這樣,現在顧老闆對他的印象,肯定是不好。

「行了,你們趕緊走吧。」

顧斌也知道,他們也不曾想過陳明能有那麼能打,甚至他自己也不曾想過,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他也沒有什麼辦法。

十幾個人沒打過一個人,這就是實力的差距,也怪不得他。

於是顧斌擺了擺手,讓他們趕緊離開。

得到命令之後,另一家藥材鋪的老闆趕緊離開了店鋪,而他帶來的那些人也都互相攙扶著,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對了,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顧斌在這方圓幾十里甚至幾百里,名號幾乎是家喻戶曉的,誰不知道他這號人物。

這件事情一鬧出,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那麼他們的臉面和威嚴哪裏放?

被一個二十歲的平頭小子,把店鋪和自己弄成這樣,如果真的是傳了出去,那麼他的同行或者朋友,該如何恥笑他?

「保證不會有其他人知道,這個你放心。」

另一家藥材鋪的老闆也很懂,趕緊向顧斌打了包票,保證這件事情不會外傳。

做了保證之後,顧斌這才放心,擺了擺手讓他們趕緊離開。

所有人都趕緊點頭,保證不會讓外人知道之後,都紛紛離開,而大多數的人,都前往了醫院。

「你們也是,接下來的一周,你們就可以休息了,店鋪要重新裝新,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外人知道……」

一邊說着,顧斌拍了拍旁邊已經破爛掉的柜子。

「是的,老闆!」

店員們雖然說表面上答應,但是心中都在竊喜。

有的竊喜這個無惡不做的黑心老闆終於栽了跟頭,也有的竊喜自己可以休息一周了。

……

而離開后的陳明和小柳子等人,接下來的事情,就是要幫助這個老人,將他的孫女給醫治好。

「小夥子,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路走了一半,老頭終於忍不住了,坐在車裏面詢問陳明到底是什麼人物。

面對老頭的疑問,陳明也僅僅只是笑了一下,便敷衍一番道:「我?我就是一個普通人罷了。」

「他可不是普通人。」

而在一旁的小柳子,直接開口說陳明並不是一般人。

不過小柳子話還剛說完一半,便被陳明直接打斷,小柳子也不好繼續往下說。

看到如此精靈古怪的小柳子,老頭也笑出了聲:「這小丫頭,真可愛,突然讓我想起了我孫女小的時候,他那個時候本來應該是那麼的幸福,但是一場車禍,真的是毀了一家人。」

「我才不是小丫頭,本姑娘可是……」

。舒陽聽着這話頓時臉一紅,低着頭笑了起來,心裏想像著將來寶寶出生之後的樣子,不由得更加覺得自己要努力了。

沈貝棠身子舒爽之後,時間就過得飛快,沒多久舒陽就放假了,不是在家裏陪她打發時間,就是去飯店幫忙。

四個月的時候,沈貝棠總覺得肚子裏的小傢伙在動,但又不敢確定。

……

《粉墨》第311章雙胞胎 只見吳昊穿著一身便裝,跟著幾位醫生推著這位病人,這病人是個老者,看上去大概有六七十歲,渾身都是血,臉上的五官都看不清了。

「你好,我是吳昊,也是個醫生,這病人顱內出血,必須趕緊動手術,目測他傷的很嚴重,我想親自上手!」就見吳昊掏出了自己的醫生證,遞給旁邊的一位小醫生,對於吳昊這個人,在醫學界肯定是鼎鼎有名啊,但是他說想要親自上手,醫院裡恐怕是沒有這個先例。

畢竟吳昊並不是青江醫院的醫生,萬一

這個病人被吳昊治死了,吳昊可以不負責任,責任全在醫院。

林天見狀走了過去,朝著吳昊點點頭:「吳大哥啊,這麼著急幹什麼啊!這老人是你親戚啊?」吳昊忙不迭地抬頭,根本沒看是誰,眉頭緊鎖地說:「唉,什麼親戚啊,這老人就是我在路邊看到的,讓車給撞了,據我看是顱內大出血,不趕緊動手術,會有生命危險啊!」

聽吳昊這麼說,林天不禁深吸了一口氣,暗道,吳昊不愧是自己學醫時候的偶像,如此寬容博愛之心,真的是不愧為醫者,林天只覺得這種懸壺濟世之心,非常值得自己學習。

「哎,原來是林兄弟啊,你竟然在這裡,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又一抬頭,才看清楚林天,雖然只和林天見過一面,但是對這個年輕人的印象可是出奇的深,所以他姓什麼叫什麼,吳昊都記得特別清楚。

「事不宜遲,趕快安排手術,給吳大哥換消毒衣,我主刀,吳大哥做副手!」

林天對旁邊的醫生護士吩咐道,這也算是他今天剛當上主任,第一次對下屬發號施令吧!本來林天人緣就不錯,這幫人都挺擁戴他的,這麼一說,大家都忙活起來了,緊接著,這位老者就被推進了手術室,一切都準備就緒,而且許攸專門來給林天他倆打下手。

林天看著手術台上上的這位老人,腦海里的無字天書也開始發揮作用,看來,吳昊說的一點都不假,顱內出血,而且血栓已凝結,如果不立馬動手術,肯定是會有生命危險。

林天知道,自己能看出這些,完全是因為無字天書帶給自己的異能,可是吳昊能看出來,完全是因為他自身積累的經驗,林天在心裡不由得給吳昊高超的醫術點了個贊。

好在無字天書分析的非常透徹,把這位老人每一處經脈都完全映現在了林天的眼前,林天就能精準地下刀了,否則的話,在有經驗的醫生也不敢貿然行動。手術大概進行了一個小時左右,吳昊萬萬沒想到,這個年輕人不僅精通中醫,而且在西醫方面,至少在外科手術上,竟然也有如此深的造詣。他覺得,這個年輕人一定是大有來頭,不簡單啊!

等到林天把老人體內的血栓全部取出來,手術也就結束了,由吳昊來收尾,因為雖然林天能看清病灶,準確下刀,但是這都歸功於無字天書,要說起真正的經驗,還得是吳昊。

收拾完畢,老人被推進了ICU觀察,吳昊卻叫住了林天。

「林兄弟,真的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這次多虧你了啊!」

吳昊笑著說,並且伸出了手。

林天點點頭,握住吳昊的手說道:「哈哈,吳大哥你才是真正的懸壺濟世啊!而且還見義勇為啊!」吳昊又客氣了幾句,非要請林天吃頓飯,可是林天顧及到許攸,就把吳昊給推辭了,不過吳昊走的時候,特意留了林天的電話,並且說要經常來往。

並且說自己會在青州市住一陣子,所以有的是機會。可是吳昊走後,林天突然愣住了。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功德點」竟然足足提高200點,握草,這下子可厲害了,這位神秘的老者,一定是個大人物啊!林天只覺得有些震驚。因為治療一位所謂「名門望族」的大家主什麼的,也不過是才長五六十點。

「哎,愣啥神啊,快走啊,不是說去許大叔那邊吃飯嗎!」

許攸看林天愣神,拍了他一下,甜甜的笑著說到。

林天這才回過神來,轉頭看了一眼徐許攸,微笑著說:「額…..對,對,對……走,咱這就走!」

說著,他抬起手看了看錶,還不晚,剛剛七點多。兩個人換好了衣服,在同事羨慕的目光下,就上了林天的那輛蘭博基尼超跑,許攸一開始看到林天開的是輛豪車,一開始還有點驚訝,但是仔細一想林天接觸的這些人,大多都是名門望族,所以林天能開這麼一輛車,也就很正常了。

林天開著跑車,身邊坐著自己心愛的,覬覦已久的姑娘,馳騁在路上,這感覺,別提有多美了,香車美女,而且自己的事業也算是順風順水,這一瞬間,他只感覺已經到達了人生巔峰。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膨脹,因為巔峰之後,很可能會是低谷……

林天開著這輛新到手的蘭博基尼,載著許攸,行駛在公路上。

「怎麼樣,最近你都忙了些什麼?去苗疆都有什麼見聞嗎?」

許攸轉過頭看著林天,輕輕地問。

林天呵呵一笑,心想,肯定是不能把遇到了地精的事情告訴許攸的,這種事除非是親眼所見的人,一般人是不會相信的。

所以林天笑著說:「沒啥,不過是遇到了些野獸,這不,還受傷了嗎!」

許攸輕輕地撫弄了一下林天的肩膀,帶點心疼地說:「唉,心疼你半分鐘!唉,對了,那個什麼大老闆的女兒什麼的,都被你治好了?」

林天點點頭:「對啊,當然治好了,這輛車就是那老闆送給我的!」

「那這老闆出手夠大方的啊,這車得好幾百萬呢吧!」許攸點點頭說。

一路上有說有笑的,很快,就到了青江市的海邊那家「許記海鮮館」,大招牌顯得特別顯眼。

「喲,小攸,林天,你們倆可有時間沒來了啊!真是的,也過來看看許叔叔啊?」

許強一看是林天他們兩個人來了,立馬迎了過來,熱情地招呼著。

「嗯,這些日子稍微有點忙,這不免單的飯都沒空吃!」

林天一邊笑著,一邊和許攸坐在了外邊能看到海的桌子旁,許強則是給安排了他們常吃的幾道菜。

飯菜上齊了,許強也拎著兩瓶二鍋頭坐了過來,笑著到:「來,林天,咱爺倆喝點!」

林天自然是不能拒接,就這樣,林天和許強推杯換盞,喝了大概三四瓶白酒。

「我跟你說啊,林天,小攸可是個苦命孩子,以後你們一定要好好相處,可不許欺負小攸啊!」

許強醉眼朦朧,支支吾吾地對林天說。

林天喝的也是有點上頭,擺擺手說:「許叔叔你放心,我肯定會好好善待小攸的!」

他們倆這麼一說,許攸臉上頓時覺得有點掛不住,她拍拍許強的肩膀,說:「叔叔,我和林天,現在只是普通朋友,您說這話幹嘛啊!」

許強咧著嘴笑了幾下,含糊不清地說到:「你這丫頭,什麼普通朋友啊!你當你叔傻嗎?你們倆這點貓膩我還看不出來啊!」

緊接著,許強就倒在了桌子上,看來他是真的喝多了,而林天剛才也是憋著勁和許強斗酒,看到許強不行了,林天也斷片了。

等到林天在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而且身上的衣服都被人脫了,只剩下了一條內褲,蓋著個夏涼被。

「呃,卧槽,這是哪裡啊!」

林天不由得自言自語了一下,可是一抬頭,卻發現床上邊掛著一張許攸的照片,他這才醒過味來,原來昨天自己喝多了,被許攸帶回了家裡。

他又發現床頭柜上邊,還留著一張小紙條,上邊寫著:衣服洗好了,在陽台上,早餐在桌子上,記得吃!落款是「攸攸」

看著這張小紙條,林天不由得微笑了了笑,只覺得自己心裡暖暖的,這種有人照顧,有人惦記的感覺真好,一邊想著,一邊起床。

正在林天還回味許攸紙條上的內容的時候,他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喂,您好,我是林天!」

林天接通電話,客氣地說到。

「啊,小天啊,我是賀振國,今天的答謝宴會十一點鐘在錦江閣大酒店舉行,你可千萬不要缺席啊!」

電話那頭,傳來了賀振國和藹而又慷鏘的聲音。

雖然隔著電話,可林天還是不由得點點頭:「好的,您放心吧,我已經起床了,肯定準時到!」

說完,那邊就掛了電話,林天急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後吃了許攸給準備的「愛心早餐」

收拾了一下,就上路了。

錦江閣大酒店,是青州市最大五星級酒店,而且消費水平相當高,出入的,大多是那所謂的「上流社會」

的名流們,像林天這種的,連這飯店的門都不知道朝哪開,所以林天的心裡對著這宴會還是很重視的,因為賀家人給自己辦答謝宴,也是提高自己名聲的好機會。

想到這裡,林天馬上就去了一家品牌店,買了一身像樣的正裝,足足花了一萬多大洋,但是林天也沒有心疼,畢竟現在的他,來錢還是挺容易的,而且上次夏家小姐給的錢都還沒怎麼花呢! 蕭朗的眼神有着掩飾不住的緊張,半晌,還是咬牙說道,「你去吧,說不定暗地裏的敵人就是知道你在這裏才不敢有什麼動靜。」

楚塵點點頭。

蕭朗猜測的也並非沒有道理,暗處的人是巫神門人,楚塵跟巫神門人打過交道,對方很有可能認出了他而有所忌憚,他在這個時候離開的話,會讓對方有些放鬆警惕。

至於蕭朗的安全,楚塵並不擔心,有驅靈符護體,巫神門如果讓毒物潛入,也威脅不了蕭朗,若是有人親自現身……那就更好不過了。

Views:
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