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食物系魂帝邵鑫的糖豆,馬紅俊並沒有向邵鑫要,比起吃糖來說,他還是覺得香腸好吃。

而且邵鑫要是給他製作等級高的糖豆,效果雖好,但保存時間有點短。

製造等級低的吧,恢復效果又比不上奧斯卡的大香腸,而且保存時限太長,又能製作很多,他可不想一路直接飛到天水去,那樣估計得累成狗。

弗蘭德給了他兩個月的時間趕路,時間上是足夠了,所以他先全速趕一段路,剩下的慢慢走過去才比較舒服。

他可沒弗蘭德那麼摳,所以一路上,他是不會虧待自己的,也不會虧待他的兄弟羅三炮的。

羅三炮是大師讓他帶走的,馬紅俊畢竟還是年齡太小了,一個人出去,弗蘭德嘴上說着放心,其實心裏卻不放心,大師對他也不放心,所以讓他帶着羅三炮可以安全很多。

尤其是羅三炮在大量靈藥、糖豆和恢復腸的補給下,已經複製成功唐昊的能力了,雖然僅憑它自身的魂力,只有七秒的封號斗羅戰力,但那也是封號斗羅的實力。

更何況,馬紅俊還帶着大量的靈藥呢,其中就有羅三炮最喜歡的「大白蘿蔔!」,其實就是千年靈參。

幾千米高空上,馬紅俊火鳳之翼和火雲翼相合,魂力不計消耗的輸出,如一道流星般劃過天空。

從地面看去,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小紅點,拖着一條長長的紅尾巴。

「媽媽你看,有流星!」

地面一個小鎮上,一個三歲多的小男孩,拉着一個年輕婦人的手,興高采烈的對他媽媽喊道。

「噫!真有流星啊,寶寶,快許願!」

「希望我家寶寶武魂覺醒的時候,能有一個好的先天魂力!」

年輕婦人自然的雙手合十握於胸前,閉目垂首,口中喃喃自語。

「流星,流星,我要好多好多糖葫蘆!」

小男孩學着他媽媽的樣子,似模似樣的許願道。

鎮上也有人發現了空中劃過的紅色流星,興高采烈的議論紛紛。

不過流星的速度很快,很快他們就看不到了,那長長的紅尾巴雲彩,也在緩緩消散。

只是他們不知道,空中根本沒有什麼流星,那隻不過是馬紅俊極速飛過,在天空留下的殘影。

幾千米的高空,馬紅俊飛那麼高,自然也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全力飛行,就是馬紅俊那渾厚的魂力,也頂多堅持半天。

半天之後,羅三炮就會變身金翅游天隼帶着他飛,他則抓緊時間恢復魂力。

晚上有城鎮或者村落,馬紅俊就會下去住店或者借宿,沒有的話就在野外搭帳篷。

他的靈識經過這兩年的進步,現在可以監察方圓直徑三百米內的一切風吹草動,即使是睡覺的時候,他的靈魂也是清醒的,靈識外放,注視着周圍的一切。

神清無夢,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這種狀態下,靈識雖然在注意著周圍,但是並不影響他休息,反而睡眠狀態還要比常人要好很多。

緊趕慢趕,馬紅俊在第四天的傍晚,香腸消耗完之前,到了西爾維斯王國的都城,西爾維斯城。 看著手上的箭矢,孫小壽在確定不是人類之後,也放下心來。

在萬宗大陸,是有很多類人行生物的,比如地精,矮人,半獸人,哥布林,魚人,等等等等。

在世界頻道上孫小壽早就得到了信息,不少宗派之主宗門附近,都是這種生物,都不是很強,但是數量極多。

孫小壽在思考後,當即便決定停止今晚的獵殺,因為在皇族殭屍身上發現的箭矢,已經證明,殭屍們已經引起了這種生物的注意,一旦今晚孫小壽再派殭屍們出去狩獵,被那種生物埋伏,就得不償失了。

不如等明天白天,在召喚五隻殭屍,擴大規模,再出去看看究竟是什麼生物。

就這樣,六隻殭屍不眠不休幹了好幾天,終於在孫小壽手裡,得到了一晚上休息時間,在大殿一旁,靜靜站立。

夜轉眼間就很深,孫小壽卻是無心睡覺。

突然出現的生物,確實有點大亂了孫小壽的節奏,抬頭仰望星空,又看了看宗派四周的森林,血色的月光,將整個森林都映照的血紅,給森林增加了幾分可怕的氣息。

幾隻殭屍因為沒有孫小壽的命令,都在哪裡靜靜的待著。

等了許久,孫小壽也沒等到那類人生物過來的生意,直接打開交易頻道,看了下自己上架的三千單位食物,已經全部被兌換掉。

所有的食物,一共兌換了兩萬單位木材,四千單位石頭,至於靈石跟鋼鐵,還是一個沒有兌換道。

靈石倒是無所謂,可是鋼鐵一直一無所獲,讓孫小壽很是失望。

靈石就不用說了,升級召喚池的必須品,除了殺怪,還沒有別的獲得辦法,每個宗派之主,都拿著當寶,不可能輕易兌換。

至於鋼鐵,是比木材還有石頭更高級的材料,就連孫小壽,現在也不知道去哪裡弄,是直接採集鐵礦,可以獲得鋼鐵,還是需要鍛造,才能出現。

直接採集那還好說,若是需要鍛造才能獲得,那對於孫小壽來說,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了,他的手下,並不像其他人那樣,有智慧,懂工藝。

殭屍,除了會殺怪,還是會殺怪。

「誒,想要升級宗派,看來很難了啊。」

突然,孫小壽靈光一閃,直接打開了好友申請。

孫小壽已經好久沒有處理這個了,此時已經堆積了上千萬條信息,都帶有各種各樣的備註。

孫小壽想了想,這次沒有直接全部拒絕,而且在裡面關鍵詞中,搜索了下,鋼鐵二字。

下一瞬間,那些凌亂的消息全部消失,申請帶有鋼鐵備註的,有50多萬條消息,孫小壽將其他的全部拒絕。

開始查看這些人的備註,發現大部分都是對孫小壽問問題的,不是什麼鋼鐵是什麼,就是怎麼獲得,有什麼用處。

看了半天,也沒看到個有用的消息,孫小壽直接在關鍵詞中,從新搜索,我有鋼鐵,出售鋼鐵。

這回終於明確了,那幾十萬條消息也沒有了,只有幾十條消息。

孫小壽開始查看,有的宗派之主,說有意外獲得幾百單位鋼鐵,願意便宜賣給孫小壽,不過孫小壽得先給錢,果斷拒絕,這一看就是騙子。

也有的宗派說,手上附近有大量鐵礦,不過自己根本打不過,需要孫小壽支援些食物,在等他發展兩天,在試著去開採。果斷拒絕,想從我孫小壽手中要錢,門都沒有。

將所有信息掃過,終於,孫小壽找到了一個看起來很符合要求的信息。

「歐陽珊珊請求添加您為好友。」

「備註,孫小壽大佬,珊珊這裡有很多的鋼鐵,珊珊的召喚手下是黑鐵矮人,個個都是打鐵小能手,有著很多存貨,希望大佬可以給我一些食物,咱們長期合作。」

孫小壽思考了片刻,覺得這個應該是個靠譜的,於是直接同意了好友申請,更是直接一個信息發了過去。

「你有多少鋼鐵?是需要打造獲得么?」

等了很久,孫小壽也沒有等到回信,考慮到已經是深夜,孫小壽也直接關閉了聊天,直接睡覺。

。。。

清晨,三個大大的血月終於落了下去,那被黑暗能量強化后的野獸,也終於安靜了下來。

「啊~今天天氣不錯嘛。」

孫小壽伸著懶腰,從躺椅上坐起,轉頭看了下大殿前面的殭屍召喚池。

發現其血液已經充盈,顯然是能量再次滿園,可以進行召喚了。

本著先試試二級召喚池的效果,孫小壽直接來到了殭屍召喚池旁邊,二級的殭屍召喚池,一次是可以召喚五隻殭屍的。

正當孫小壽準備召喚時,忽然,數十把箭矢從森林中射出,直奔孫小壽的大殿而來。

然而,一道薄薄的屏障直接出現,將那幾十根箭矢,全部擋了下來,全部掉在了地上。

緊接著,又是幾道閃電鏈飛來,在擊中屏障后,直接爆炸,然而屏障根本沒有一點狀況。

七天的新手保護期,屏障就是無敵的存在,可以防禦任何攻擊。

孫小壽自然也察覺到了有人攻擊,急忙抬頭向外看去,當看到哪一個個人身魚頭的生物,孫小壽便知道了來的是什麼怪物。

正是那眾多類人生物中,比較噁心人的魚人部落。

魚人,一般都生活在海邊,或者是河水邊,在宗派附近發現了魚人,自然也就可以證明,附近不是靠海,就是有著一條巨大的河流。

孫小壽並沒有去多想,這些魚人看起來實力並不高,就是數量有很多,而且手中都拿著武器。

不過既然人家都打上門來了,孫小壽也沒有理由憋屈的在保護罩下看著,直接對著殭屍六人組喊道。

「出去,給我都殺了、」

殭屍六人組,三個五階跳屍,三個四階跳屍,戰鬥力在這一片森林中,絕對是超強的,昨晚是孫小壽不知道對手究竟是誰,處於穩定的考慮,才沒有讓殭屍出動,如今竟然知道只是魚人,自然就不必害怕,命殭屍全體出動。

「嗷,嗷,嗷,嗷。」

一聲聲殭屍怒吼傳出,做完休息了一夜,幾個殭屍都餓得不行了,能開飯了,當然都非常激動,全部快速的一蹦而出。 雲曦也還是第一次看到,江二貨懟人如此666,簡直要給他點個贊了!

「還有,下次要是再打着本少爺同學的幌子招搖撞騙,記得給我寄廣告費,本少爺身價很高的,付不起廣告費就別扯上本少爺,不然法庭見!」

說到這事,江承煥轉過頭來看向雲曦,一副很認真的詢問的態度:「小雲曦,你說我是不是該找律師給我擬個什麼法律條文,讓這些我不認識的阿貓阿狗不要隨隨便便到處冒充我同學?」

雲曦微眯起眼沖她扯了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二少,我覺得你應該去買保險!為你這張臉,為你的名譽買個高額保險,穩賺不賠!」

「保險公司有這項服務嗎?!」

「如果沒有,你可以把保險公司買了,你自己出台一項為你個人服務的!」

「好主意!回去我就讓我秘書買個保險公司回來!」

「……」

兩人旁若無人的從招搖撞騙扯到商議收購保險公司,再蠢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們兩個認識!

就連梁秀芹也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看向雲曦的眼神帶着幾分不可置信和幾分怨恨!

「你們……」梁秀芹怔怔的看向眼前的江二少,她在他公司樓下堵了好幾天都沒見到人,如今總算見到了,卻是為了來替雲曦出頭的?!

「你們認識?!」梁秀芹好艱難的才消化這麼一個事實,想起自己之前做的一系列的蠢事,既難以接受又有些慶幸。

認識就好,認識就好,只要雲曦幫忙求個情,這事肯定就這麼過去了!

「認識又怎麼樣,不認識又怎麼樣?」

江承煥收起臉上的笑容,冷眼看向梁秀芹,「你大鬧我公司前台,這筆賬還沒跟你算!」

「江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天也是一時情急激動,我道歉!我親自過去跟你的員工道歉,是我不對,是我太衝動了,都是我的錯!求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計較……」

「你以為你是誰,你求我我就會原諒你嗎?」

如果不是因為她是雲曦的媽,他下手可就沒那麼不痛不癢了!

可她剛剛沖雲曦說話的態度實在太缺心眼,也太冷酷無情,哪個親媽會逼着自己的孩子拉下尊嚴求別人?而且求的還是雲曦的敵人,也不怕雲曦心寒!

不,這丫頭恐怕早就心寒了吧?攤上這麼個缺心眼沒良心的媽,換誰誰都心寒!

「那、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梁秀芹戰戰兢兢的抬起頭來,剛剛說出那樣一番話已經讓她很丟臉了。

可為了她惹的事,她必須先低頭,不然雲曦不幫忙,她再錯過這個機會,這事就沒完沒了。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