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宴還摟著她,問:「受傷了沒有?」

忽略掉他的關切,顧思瀾搖搖頭,緩緩地恢復理智,毫不猶豫地脫離他的臂彎,推開他。

誰曾想,江宴卻是猛地彎腰屈膝,好像整個人立不住了似的。

「小江總,你腳受傷了?」

司機立即緊張的攙扶住江宴。

夜色下,江宴的眸子顯得晦暗不明,「我沒事。」

顧思瀾的眼神很茫然,她不解地看著他,好像在看一個怪物似的。並且認認真真地在思考一個問題,江宴,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目睹了一切的剛剛下車的顧志遠、邵雪梅和顧潔同時走了過來。

顧志遠是見過江宴的,畢竟是江城集團的繼承人,在南市算是名人了,更別提女兒思瀾曾經瘋狂的迷戀江宴,不過他一直覺得家境差距太大,對方哪裡會看得上思瀾,要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哪裡用等到現在。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蕭炎,蕭炎。」

「嗯?紫妍學姐,怎麼了?」

「我這邊有些藥材,你幫我煉成丹藥唄,煉成后我們三七分。」

「唔,行。」

蕭炎剛點頭,紫妍就拿起納戒往外敲,藥材像大河流水一樣瞬間堆滿小半個房間。

「等……等一下!」

蕭炎大叫起來,這麼多藥材,算上

《穿越斗破名叫蕭風》第兩百八十八章段小天 徐清宴去了徐夫人的院子。

徐夫人見夫君這般難看的臉色便知是因何事,「我瞧着你是來責怪我罷。」

「我還不能責怪你半分嗎?我本就不同意你們這瞎搞,你們一意孤行。況且我早已交代你不可傷了我與恆城兄之間的情誼,你這算是怎麼回事?」

徐夫人呵笑了一聲,頓時覺著委屈萬分,「如今可不是我不顧你們這情誼,受了屈辱的人是我。這都是你那不知廉恥的妹妹,巴巴的上趕着給人做妾室,還有你的娘,我的好婆母,逼着我去做這事。我白白替徐清嫻受了這屈辱,你還好意思來責怪我?」

「你……」

徐清宴想不到平常大方知禮的夫人竟說出這番話來,指着手,半天不知該如何言語。

「客人還在家中,就算你心裏窩火,也不該在院裏這般發火,不知禮數,讓人見了笑話。你讓我日後以何臉面見他人?」

徐夫人心中更多的是不滿婆母讓她去做說客,白白替徐清嫻受這份委屈。自己心裏也清楚,若換成是她,自然也十分厭惡成婚不久便給自己夫君身側塞妾室的人。

她心裏很是不舒服,不滿自己替徐清嫻受了委屈。可心裏也有是對初綿糖的嫉妒之意,她的夫君竟承諾她永不納妾。一介商戶之女憑什麼能有這般福氣?

「我心裏有氣還不能在自己院裏撒嗎?你現在是怪我不識禮數是嗎?怪我給你丟臉了?你當初娶我的時候是怎麼承諾我的?你當初只不過是一小小的知縣,我低嫁到你徐家來,你承諾此生必會尊我,護我。如今怕是早已把你的承諾拋到九霄雲外罷。」

徐清宴也知自己對夫人要求太甚了些。可此事是她做得不妥當,從客院回到自己院裏便大撒火氣,這不就擺明對定遠夫人不滿嗎?

「你好好休息罷。明日便是中秋,府中還有許多事需要你操持。明日晚上的中秋之宴,若你忙不過來可讓秦姨娘與蕭姨娘幫襯著。今夜我便不打擾你了,我到蕭姨娘的院裏歇息。」

徐清宴走後,徐夫人便生氣地把茶具往地上擲。茶具摔碎的聲音嚇得房外守夜的丫鬟們心肝兒一顫,都提起了精氣神,生怕夫人拿她們撒氣。

讓她們分走了夫君的心,如今還想讓她們分走府中的權力?

沒門!

而唐恆城這邊,在他回到房裏時,初綿糖已沐浴完,穿着寢衣在床榻上看書,像是在等他回來。

「夫君,你怎麼出去了這麼久?」

見唐恆城回來,初綿糖便下了榻,走去幫唐恆城寬衣。

「在外查看了一番,幾乎把清州城走了個遍,所以晚了些。」

「哦。」

見初綿糖悶悶的樣子,唐恆城拉着她的手走向床榻邊,緩聲問道:「聽說今日徐夫人到客院找你來了?」

初綿糖以為唐恆城要責怪她,便先下手為強,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滿是無辜地道:「夫君,今日徐夫人找我說了許多,雖她不明說,可那意思我也明白,想讓我接受徐大人的妹妹嫁進我們侯府做妾室。我一個生氣便含沙射影說了許多,也不是故意針對她,還把你給我的書契給她看了。我估計她反應過來後會被氣得不輕。夫君你若是要責怪我行事不當,你便怪罷。」

初綿糖委屈巴巴說完后,還十分應景地滴了幾滴淚。幾滴清澈的淚水,像珠子般從潔白無瑕的臉頰上滾滾落下,美人落淚,惹人憐惜。

唐恆城:「……」

唐恆城把人抱到自己懷裏,臉貼上了初綿糖的臉頰,唐恆城吻去了她臉上的淚痕,低聲輕哄道:「夫人,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你不受委屈便好,不哭了罷。」

「我知道了。」

夫君沒有責怪她的意思便好。她還以為夫君是要怪她不顧着他與徐大人的交情,這眼淚白掉了。

唐恆城又交代了一句,「夫人,明日起身後便當作沒有發生過此事,免得清宴兄難堪。」

初綿糖雙手推了推唐恆城,把他從自己身上推開,不願被他抱着,「我知道了,夫君,你趕緊洗漱罷,臭死了。」

說完還捏著鼻子,似是在嫌棄他身上的味道,不願聞,一溜煙從他的懷抱掙開躲上了床榻。

唐恆城啞然失笑,揉了揉眉頭便去洗漱。這丫頭變臉這樣快,顯然是怕他責怪,故意裝作這委屈巴巴的樣子。

洗漱完后,唐恆城便上了床榻,抱人抱在懷裏狠狠親了許久,待兩人衣衫凌亂,皆喘息不已,唐恆城才捨得把懷裏嬌氣連連的人放開。

再親下去恐怕就要停不住了。

……

今日便是中秋佳節,昨天夜裏入睡前,唐恆城道今日帶初綿糖出府逛逛,買些她喜歡的東西。

這日早晨用完早膳后兩人便出了府。

徐夫人想着待秦姨娘與蕭姨娘給她請安后,便着手今日中秋家宴的事兒。竟不料這蕭姨娘過了時辰還不來,徐夫人心中便有些不滿。

因着蕭姨娘遲遲不來,秦姨娘也不好先離開徐夫人的院子,便與徐夫人一直干坐着。只是她心中多少有些幸災樂禍的心理,待會便有戲可看。

約莫過了兩刻鐘后,蕭姨娘才不急不躁,款款而來。

「妾身給夫人請安。」

徐夫人猛然拍了拍桌子,怒道:「蕭姨娘,你可知現在是何時辰?竟還這般態度!」

蕭姨娘請安后慢悠悠坐下,手還輕輕扶著腰,道:「回夫人,妾身也不想耽誤了時辰。實在是昨夜夫君折騰得厲害,不知在哪受了氣,盡往我身上撒。」

徐夫人聽罷,放在腿上的手緊握著拳,這分明是來噁心她。

「既然你身子不適,這幾天便不要出來罷,好好在你的院子帶着。」

「你……」蕭姨娘忍了這口氣,也不敢把自己的不滿表達出來。

她就是想讓夫人心裏不舒服,以往夫人對她與秦姨娘千般萬般提防著,約束着她們甚嚴。夫君也很少來她房中,昨夜竟在夫人處受了氣後來了她房裏,這麼好的一個機會可以用來氣夫人,她怎可能放過。

秦姨娘掩嘴輕笑了一下。蕭姨娘這個蠢貨,乾的這般蠢事,有這個閑功夫還不如好好花心思留住夫君的心。噁心一次夫人過後又能如何,還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夫人,無事妾身便先行告退了,不妨礙夫人籌備中秋家宴。」

中秋家宴她們做小妾的自然不能上桌,只能備些東西在自己院裏用飯。

蕭姨娘見秦姨娘已退下,自己便不能再賴在這裏,但想到夫人已被氣到,心中便暗爽。

徐夫人見府中小妾都敢給她不痛快,心中便更多的不滿起來,但今日乃是中秋,這麼重要的一天不允許她有任何的不當。

昨夜徐夫人想了一夜,昨天自己在院裏這般發脾氣讓客人知曉了,確實是自己不夠識大體。今日還得探探定遠夫人的態度,怕她心裏有不滿。若真的影響了夫君與定遠將軍之間的情誼,那真是她的過錯。

「夫人,定遠夫人與定遠將軍用完早膳后便出了府,奴婢也不知他們去哪了。」

徐夫人來了客院,原是想着找初綿糖賠個禮,道聲不是。沒想到人根本不在客院裏,便只好作罷,先去籌備中秋家宴。

昨夜那般做法便是把自己的夫君往外推,今日才讓小妾給了自己不痛快。徐夫人今日只好用心籌備家宴,才能完完全全保住自己管理徐府的權力。

而徐清嫻便一直縮在自己的院裏,在床榻上矇著被子哭。晌午時刻,哥哥來了她的院裏,警告她斷了她的心思,否則便要與她斷絕兄妹關係,把她送回冀州老家,不再管她。

知道嫁入侯府這事是一丁點兒可能也無了。

嫂嫂也來找了一趟,話里話外皆是嘲諷之意,勸她不要再白日做夢。

徐夫人自然也怪徐清嫻讓她處於裏外不是人的尷尬境地。徐夫人真真覺著是自己的夫君與婆母從前都過分縱容了徐清嫻,才會讓她如今這般任性,以為自己有能耐上天了,不知若是離了徐府她什麼都不是。

徐母知道自己的兒子這下子是動了真格了,只好勸自己的女兒放棄這個念頭。她也不敢讓兒子的前程受阻了,畢竟這幾年日子過得富裕,皆是依著兒子為官。

若真是得罪了貴人,兒子沒了這官,日後只能一家子回冀州老家,她可不想再過那種窮苦日子。女兒如今傷心些倒不要緊,總歸兒子的官位還在,不會委屈了她的婚事。

今日城街上格外熱鬧,四處掛上了花燈。城河中幾艘畫舫靠在岸邊,畫舫上皆掛着花燈,花燈上皆描繪著不同的人物,景色風采。

兩人走過城河之上的石橋,來到商肆最為林立的東城街,此處各類商肆皆有。

初綿糖只想逛些布莊,首飾店或是胭脂水粉的店鋪,不解唐恆城竟帶着她把所有的商鋪都逛了個遍。

唐恆城逛這些商鋪時詢問掌柜店鋪裏邊所有物品的價格,漸漸地初綿糖也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夫君,這想來節日裏店鋪的東西都會貴些,可對比承安的商鋪,這清州城的貴了一番有餘。」

唐恆城放下了手中的茶葉,「你才發現?」

初綿糖:「……」

她這不是忙着挑選東西嗎?況且也不用她付賬,也就沒有操心價錢方面的事兒。

「夫君,那你今日便不是真心來陪我買東西的,是不是?」

「我陪着你買東西,順便來干點正事,這有衝突嗎?」

初綿糖有些賭氣,氣鼓鼓地道:「那便不是專心來陪我逛商鋪,難怪方才在首飾鋪里,我問你哪支銀釵好看,你都敷衍着我。」

唐恆城:「……」

那兩支銀釵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便是花樣稍稍有點不同,可在他看來沒什麼區別,別人也不會盯着這點細微的差距看。

見初綿糖因這個跟他生氣,唐恆城也略感頭疼,這小女子的心思真不是他能夠理解的。

「我再陪你逛逛?這次我認真陪你挑選,可好?」蘇亦上李仰松先生的《原始社會史與民族志》課的時候,已經是十一月份了。

這麼課程,如果放在後世,應該叫著人類學或者民族學了。

而這個年代則不提人類學這個說法。

這門課程,原本是林耀華先生講授的,不過那是五十年代,北大考古專業五十年代的課程大部分都是從外面聘請教授開課。

《我在北大學考古》第128章:這次真的是民族考古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飛劍的劍面光潔,可以拿來當鏡子用,正好照見了他的樣子。

蘇翩然飄落,雙腳踩在劍柄上,一襲白衣像個九天仙女,低頭俯視着他:「你可不能走。」

柳乘風翻了個白眼,轉身想要繞過飛劍,可那飛劍像粘着他一樣,不管他轉向哪邊,飛劍都會進行鎖定平移,將地面切出一道道劍痕。

「你敢擋我活路?」柳乘風眼中直射一道激光,點在蘇的身上。

白色連衣裙表面冒射出一條條彎曲態的磁感線,輕描淡寫地分解了那道激光。

「你不能走。」蘇的嗓音低沉微顫,似乎在極力壓着恐懼。

Views:
2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