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也不知道這位隱藏在自己身體里的強者到底是什麼意思,問道:「強者,多謝你救我,可你不該殺他們,你把我的身體控制權力還給我吧,讓我自己控制我自己的身體。」

「算了吧,你太慢了。如果讓你自己控制自己的身體,你想飛升到三十六重天去看星辰大海,至少還要等一萬年。不如讓我直接帶你上去吧。」

「你!」

「廢話少說,這神界對於你而言除了那兩顆海神之淚,再沒有半點意義。別忘了,你可還要下魔界去找另外的三顆海神之淚。」

「憑你的實力,就算修為盡失,五百年之內,你也可以再次飛升到神界,而如果你只靠你自己,你需要一萬年,哪一種,更值得?」

此話說的陳海心動,再加上剛才東天門的兩個守門守衛的態度讓陳海寒心,當下,陳海也管不了那麼多了,陳海需要的只是那兩顆海神之淚,其餘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嗯。」

陳海答應了一聲,說道:「前輩,這一次,靠你了。」

「什麼?前輩?哈哈哈,真是好笑啊,若是有一天被你知道我真實的身份,不知道你會不會大吃一驚。」

「走吧!」強者控制着陳海的身體,腳下一點,直接朝着三十六重天的星辰大海飛了過去。

。 易雲,哪裏來的底氣?

這不僅是柳依依此刻四人心中的疑惑,就連喬笑笑也是不明白。

「易雲,不要亂來,你雖然有些實力,可張宇已經是覺醒了靈脈了。」

「老三……」唐大南也是開口提醒。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安慰了唐大南一句,易雲目光這才轉向張宇,看到張宇有些不解的眼神,他笑了。

笑的很是開心。

「原本我還覺得你要是沒有覺醒靈脈的話,我對付你還有些欺負你……」

易雲這話,讓柳依依四人眼睛有着震驚的光澤,易雲這話的意思是?

「覺醒靈脈的,南江一中可不止你一個。」

嘶!

這話,等於是承認了。

柳依依四人心頭震驚,難道易雲也覺醒了靈脈,只是這可能嗎?

南江一中,可從來沒有過一屆有兩個覺醒靈脈的學生。

「哈哈,這是我聽到過最大的笑話,易雲,你以為你這樣能夠嚇唬的到我?」

「是不是嚇你,動手不就知道了。」

剛覺醒靈脈,並沒有什麼異象,也不會有什麼特殊之處,增強的是身體強度,所以從外表上是看不出來的。

「好,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覺醒了靈脈。」

張宇也不啰嗦,腳步踏出,拳頭帶着罡風,易雲也沒退讓,也是硬接這一拳。

看到易雲沒有躲避而是選擇了硬接,張銘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易雲沒有真的覺醒靈脈,那這硬接就是愚蠢的行為。

砰!

拳頭碰撞,易雲和張宇同時後退了幾步。

柳依依四人呼吸變得有些急促起來,而喬笑笑卻是俏眼一亮,易雲沒有說謊。

易雲真的覺醒了靈脈。

「自從有靈者以來,南江一中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出現過同一屆有兩個學生覺醒靈脈的。」

顧順的聲音有些不可思議,隨後有帶着沮喪,兩個覺醒的學生名額,張宇也就算了,另外一個竟然不是他們四人中的。

沮喪的何止是顧順,尹王炯也沒有好到哪裏去,在學校的這三年,雖然他的風頭不如張宇,但是在他的心中並不覺得自己比張宇差。

馬上就要靈脈測試,甚至他覺得自己會覺醒靈脈的機會不比張宇少,但眼前的一幕,給了他一個沉重的打擊。

張宇已經是覺醒了靈脈,而連原本默默無聞的易雲也覺醒了靈脈,他們這四個所謂的學校風雲人物,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易雲和張宇可不知道此刻邊上人想法,兩人現在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對方身上。

對於張宇來說,他原本以為自己是南江一中唯一覺醒靈脈的學生,所以總是以一種成功者的姿態俯視着其他學生。

當看到學校把柳依依四人和自己並列的時候,他內心更多的是不屑,之所以沒有站出來反駁,不過是抱着一種戲謔的心情罷了。

可現在,竟然有第二個人覺醒了靈脈,第一次張宇收起了戲謔的心情,以平等的心態對待對方。

易雲這邊同樣也是如此,他覺醒靈脈沒幾天,不確定張宇什麼時候覺醒的靈脈,所以他只能是全力以赴。

「終於可以遇到讓我動用全部實力的,易雲,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張宇舔了舔嘴唇,易雲沒有回應,但擺出的姿勢已經是說明了一切。

兩人的身影同時動了起來,拳腿碰撞,這邊易雲挨了張宇一拳,隨後便是回敬了一腿。

邊上觀戰的柳依依幾人看的是眼皮直跳,在他們的眼中,張宇和易雲兩人的戰鬥沒有什麼技巧可言,完全就是憑藉着各自肉身的強悍在硬碰硬。

可恰恰就是這樣的硬碰硬才是最震撼的,看看兩人邊上那些樹木被破壞的痕迹,這拳腳要是落在他們身上,只要是一下就夠他們受的了。

【收到喬笑笑震驚值+12,專屬創作值-12】

【收到顧順震驚值+20,轉化為專屬創作值】

易雲腦海中不斷有系統提示音響起,不過此刻的他已經是無心細聽這些了,和張宇的這場戰鬥比他想像的還要艱難一些。

對方的身體素質絲毫不在他自己之下,而且戰鬥經驗還要比他稍微豐富一些,這樣下去的話,自己恐怕會先頂不住。

【收到張宇驚懼值+1,轉化為專屬創作值】

耳畔中傳來系統這聲音,易雲愣了那麼一下,張宇對自己驚懼?

易雲看了眼張宇,很快便是明白了原因所在了。

對於張宇這種天之驕子來說,享受慣了一招必勝,現在和自己打了這麼久還沒有拿下自己,這是心裏有些着急發慌了。

想到這些易雲下手更猛了,抱着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態度,一拳接着一拳轟出去。

【收到張宇驚懼值+1,轉化為專屬創作值】

【收到張宇驚懼值+1,轉化為專屬創作值】

……

驚懼值一點點的增加,張宇在出拳之後,突然往後退了好幾步。

「易雲,不得不說你的實力超過我的想像,這一次我要動真格了,也別說我欺負你,開了靈脈之後,都會選擇一種武器,想來你也有。」

張宇退後之後,手伸進腰間,掏出了一截鐵棍,而後一甩,瞬間有着一米多長。

看到張宇亮出武器,易雲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剛獲得那張空手奪白刃的體驗卡,有這體驗卡的話,張宇這甩棍根本就不算什麼。

不過,易雲總覺得這麼用了有些浪費,才幾次的機會,用一次可就少一次。

「拿出你的武器吧,別說我欺負你。」

張宇朝着易雲開口,在他想來易雲覺醒了靈脈,也獲得了修鍊之法,肯定是家裏有靈者長輩。

那麼在成為靈者之後,家裏長輩就會讓他挑選一種武器,這是每一個靈者都要選擇的,而他自己便是選擇的甩棍。

「好,你等我一會。」

易雲走向一側樹林深處,兩分鐘后才從樹林中走出來,而看到易雲的穿着,在場的人都一臉的驚愕表情。

噗!

喬笑笑忍不住笑出聲了,不怪她忍不住,實在是因為易雲的裝扮太搞笑了,這是去樹林換了一套工人裝出來。

一身深藍色的工服,從衣服到褲子,最關鍵是頭頂上還帶着一個綠色的頭盔,這還不算,那頭盔上還有着跑馬燈,此刻正在閃爍著。

「易雲,你耍我!」

張宇看到易雲的打扮,一下子怒火衝天,只覺得易雲是故意耍他,連易雲從哪裏找出的這一套衣服也沒有心思去管了。

唰!

手上甩棍舞動,張宇直接是提着甩棍就上,易雲也是不懼,工人三件套齊全了,他還怕什麼。

提升100的工作效率。

如果自己是打架的話,那就是提升一倍的實力,實力翻個倍那還怕個什麼張宇。

而且他還問過系統,得到過確定的答覆的。

面對着張宇的棍子,易雲直接是沖了過去。

「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盛開……」

突然,易雲頭頂上的跑馬燈傳出了歌聲,張宇的棍子沒能落到易雲身上,反倒是易雲一拳直接是把他給轟退了十來步。

「我在遙望,月亮之上……」

「什麼鬼魅傳說,什麼魑魅魍魎妖魔,只要那禿鷹在悠悠的高歌。」

易雲頭上的頭盔,跑馬燈閃爍著不同的光澤,而喬笑笑幾人看的嘴巴微張都合不上。

戰鬥,還能這樣來?

【收到喬笑笑震驚值+6,……】

【收到柳依依震驚值+12……】

【收到顧順震驚值+14……】 駱元超的話里之意,當然也是這個意思。

難怪不管是他,還是七老太爺,都對自己請動南晉官員來查這事雖然很不滿,但也沒有儘力阻止。

敢情,因為這都是三房自己的事,他們不過是旁觀者而已。

若祖父真是駱如海那廝毒害的,那昨晚祖母的遇害,也有可能是他乾的。可祖母並未懷疑他,駱如海為何要多此一舉?

事情越發地棘手了……

駱鳳羽心裡焦急,面上卻不露聲色,上前一步給駱元超鬆了綁。

駱元超起身,略微活動了四肢,便當先往門口走去。

駱鳳羽移步跟上。

門外駱林越和姚力都在,見駱元超閑庭信步地走出來,心裡不免疑惑。

駱鳳羽道:「不妨事,走,一起進去吧。」

Views:
2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