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哪裏需要夏舒雅的保護了?

是夏舒雅自己跳出來的好不好?

把夏舒雅往旁邊拉了一下,蘇穆向前走了兩步。

看着蘇穆自信的樣子,張天有那麼一瞬間的晃神。

好像這個「小白臉」的氣場比自己更強大啊?

「你,你想幹什麼?」

意外地,因為蘇穆朝前走了兩步,張天的氣勢一下子弱了不少。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

蘇穆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男子。

剛才不還是氣勢洶洶的樣子,怎麼一會的功夫就萎掉了?

「你,你和夏舒雅是什麼關係?」

張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害怕眼前的男子。

但是張天沒有忘記自己來這裏的目的。

終於鼓足勇氣問了出來。

「她是我的女人。」

蘇穆本來是不需要回答張天的這個問題的。

只是人家那麼執着地追問了,蘇穆還是好心地給出了答案。

「你的女人?」

對於蘇穆的回答,張天表示不滿意。

什麼叫他的女人?

難道不應該是女朋友之類的名稱嗎?

張天總覺得蘇穆對夏舒雅的定位有些奇怪。

「張天,你快讓開,我們要走了。」

夏舒雅也知道蘇穆的這句「我的女人」會讓大家生出很多的想法。

蘇穆和夏舒雅都是年輕人,可是蘇穆告訴大家的答案並不是兩人是情侶之類的關係。

我的女人?

夏舒雅有好多同事都是別人的女人。

在舞蹈團,大家下意識的反應都是夏舒雅被蘇穆包養了。

夏舒雅知道蘇穆說的是事實。

只是礙於面子,夏舒雅不想在人前表露出自己和蘇穆的這種關係。

不敢反駁蘇穆的話,夏舒雅只想儘快地離開。

蘇穆看那叫張天的男子只是愣在那裏,也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些無聊的人身上。

往前一步,張天還真的乖乖地讓出了路。

蘇穆直接走人。

夏舒雅挽著蘇穆的胳膊的手就沒有放開過,緊緊地跟上蘇穆的步子走出了訓練室。

對於這個舞蹈團,蘇穆是沒有興趣繼續參觀下去了。

下樓,蘇穆準備離開了。

「等一下。」

正準備拿出車鑰匙的蘇穆,順着聲音看了一眼。

那個張天居然跟了過來?

張天的後面還有一大幫好像是看熱鬧的人。

看來訓練室的人是全體出動了啊。

蘇穆挑挑眉,這個張天是沒完沒了了嗎?

其實,在蘇穆帶着夏舒雅走出訓練室的時候。

張天還是一副愣在那的樣子。

因為蘇穆的話,張天也明白了自己的女神已經落入凡塵了。

本來張天就和夏舒雅沒有什麼關係,一切都是張天的一廂情願而已。

甚至可以說,張天連表白的話都沒有和夏舒雅說過一句。

張天自然是沒有立場再對蘇穆說什麼的。

可是那覺得自己被夏舒雅壓了下去的張鑫鑫可不這麼想。

「張天,你就那麼慫嗎?」

「人家一句話,你說讓開就讓開了?」

「我看那個男的對夏舒雅也不是很上心的樣子。」

「你就讓你的女神被人這麼欺負了?」

挑撥離間,張鑫鑫是拿手的很。

聽到張鑫鑫這麼一說。

張天也覺得蘇穆那句「我的女人」確實有些貶低夏舒雅的意味了。

腦子一抽風,張天覺得自己的女神受了委屈。

直接衝出訓練室,追了出來。

「張天,你還有什麼事?」

蘇穆的臉上明顯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夏舒雅不想惹得蘇穆不高興,直接冷著一張臉問著那死纏爛打追上來的張天。

「夏舒雅,我就是想問問這個男的對你到底是什麼態度。」

「他有把你當成女朋友嗎?」

夏舒雅沒有想到這個張天非要把自己不想面對的問題當着舞蹈團這麼多人的面問出來。

看了眼後面一群看好戲表情的人,尤其是那個滿臉諷刺,一點都不加掩飾的張鑫鑫。

夏舒雅恨不得上前咬張天一口。

這個沒腦子的,非要讓自己下不來台,才甘心嗎?

夏舒雅可不會指望蘇穆能顧及一點自己的面子。

在這麼多人面前承認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因為自己本來就不是啊。

一開始的時候,蘇穆就已經把這個問題說得清清楚楚了,不是?

「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蘇穆因為準備拿車鑰匙,手就一直保持着插在口袋裏的姿勢。

看在張天的眼裏,這擺明了就是看不起自己的樣子。

「夏舒雅是不是你女朋友?」

非常執著,張天好像一定要從蘇穆嘴裏聽到自己想聽的答案一樣。

好玩!

蘇穆突然勾起嘴角笑了一下。

這麼死腦筋的人,在現在的社會還真的是不多見了。

「天吶,帥哥不笑都那麼帥了,這一笑,我的心都要被勾走了。」

「我看你的魂早就被勾走了吧?一副色眯眯的樣子。」

「哼,你自己還不是一副花痴的樣子,有臉說我?」

「如果不是夏舒雅在,我估計你早就對着帥哥撲上去了。」

……

跟着出來看熱鬧的人群,因為蘇穆的一笑,開始躁動了起來。

只是說話的聲音還算小,不會影響到前面主角的事情。

「她只是我的女人。」

既然這個「大牛」非要一個答案,蘇穆就好心地滿足他一下。

蘇穆不覺得自己這麼說會讓夏舒雅難堪什麼的。

這是兩人一開始就達成的默契。

如果夏舒雅連這一點都受不了的話。

蘇穆表示自己也該考慮考慮是不是應該繼續這段關係了。

蘇穆養女人的標準,首先是不會給自己添麻煩的。

因為蘇穆的話,夏舒雅的臉色變了變。

可只是變了變,沒多長時間,夏舒雅就恢復了正常的臉色。

挽著蘇穆胳膊的手緊了緊,夏舒雅無聲地對蘇穆發出了信號。

自己是心甘情願做蘇穆的女人的。

蘇穆看了眼夏舒雅,很乖巧。

蘇穆表示可以繼續養下去。 「好。」宮叔重重點頭,開門離去。

Views:
1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