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緣心中默默想道:「不過如果只是鑽角犀獸的話,還是有些不夠看的。」

兩隻寶可夢在場地上對峙,一邊是高達兩米的重量級寶可夢,一邊則是只有零點三米高的「弱小可憐又萌萌噠」的炎兔兒。

視覺上的衝擊,讓在場的很大一部分觀眾覺得這一場比賽已經沒有懸念了。

但是有部分在岩石道館、超能道館,又或者是在上一次的友誼賽中見識過蘇緣的觀眾,才會深刻的認識到炎兔兒的恐怖。

「寶寶寵?」

古元忽然笑了,「我原本還以為以你的年紀能報名進入凱路迪歐杯,說不定還有些手段。」

「結果就這?」

他這個人不會什麼戰術,唯一能夠利用起來的,可能也就只有語言了。

也就是傳說中的「垃圾話」。

「鑽角犀獸!」古元粗著嗓子,直接發起了攻擊指令,「直接用岩崩解決對手!」

說完,他目光又對手了蘇緣。

「放心,比賽很快就會結束了。」

如果換做是一般的訓練家,自己的「寶寶寵」對上了鑽角犀獸這樣的巨獸,再被古元的一番垃圾話攻擊。

不說徹底慌了心神,但至少從氣勢上被壓制是免不了的。

很可惜,古元這次遇到的對手,他叫蘇緣。

垃圾話這種東西,他不常用,但也不是不會。

用垃圾話反噁心對手,更是他的拿手好戲。

「Yes,你說的沒錯,比賽的確很快就會結束了。」

蘇緣露出了一副很欠抽的表情,他攤了攤手,用一種很輕鬆的語氣說道:

「不過敗者只會是你,我勸你最好看一下場上的情況。」

鑽角犀獸雙手猛地向前一推,調動起自身全部的肌肉力量,數塊直徑約莫半米的巨大岩石塊便對著炎兔兒砸去。

「砰!」

岩崩落下,巨大的撞擊聲回蕩在整個場地。

但是炎兔兒的身影,卻是從原地消失不見。

「這…這到底是怎麼樣的速度啊!?」

就連裁判員都愣了一下,目光快速掃視幾遍場地,這才在鑽角犀獸的身下發現了炎兔兒的身影。

不需要蘇緣刻意去指揮,經歷了一段時間的特訓之後,炎兔兒早已知曉需要用什麼樣的招式去攻擊對手。

格鬥系的光芒於炎兔兒眼中一閃而過,炎兔兒奮力一跳,彈射起步。

速度之快,讓所有人詫異!

炎兔兒的身體在飛行的過程中逐漸擺出飛踢的動作,目標正是鑽角犀獸的雙腿。

技能:踢倒!

除了「電球·變式」與「秘傳潑沙」外,這是炎兔兒在這段時間裡的另一個收穫!

鑽角犀獸甚至來還不及反應,只覺得雙腳一痛,整個身體便失去了平衡,朝著地面倒去。

「砰!!!!」

比先前岩崩所造成的聲響還要巨大數倍,鑽角犀獸的有些部位甚至嵌入了場地中。

踢倒:對手的體重越重,則踢倒所造成的傷害也就越大。

利用踢倒的這個特性,對付鑽角犀獸無疑是最完美的選擇了。

場地上的變化發生的實在太過突然,古元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看到自己的鑽角犀獸倒在了場地上。

嘴巴逐漸增大,古元露出了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這真的是寶寶寵???

「你這一臉『我要抱抱』的樣子,抱歉,我可不會抱你。」

蘇緣虛張雙手,語氣依舊欠抽。

一旁的裁判員眼角微微抽搐,恍惚間,他看到了蘇緣身邊閃爍著的「SSS」評價。

聽著著無比熟練的嘲諷語氣,莫非你就是傳說中的陰陽師?

「炎兔兒!」

似乎是覺得陰陽怪氣的差不多了,蘇緣輕咳一聲,正經起了臉色,指揮道:

「用二連踢解決掉它!」

「Scor!」

炎兔兒兩腳快速踢出,由於鑽角犀獸此刻是以一種正面朝下的姿勢倒在了地上的,而鑽角犀獸的背部則有一些堅硬的尖刺。

於是乎炎兔兒的這兩腳,就這能踹在鑽角犀獸的屁股上。

看著流暢到不能流暢的動作,蘇緣心裡默默為波加曼與火稚雞默哀了幾秒鐘。

二連踢之所以能有今天的熟練度,少不了這兩隻寶可夢的陪練。

可憐的鑽角犀獸,從上場到現在就只使用出了一個岩崩,連使用第二個招式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失去了戰鬥能力。

還是以屁股被踹這樣的羞恥方式!

屬實有些太慘了些。

裁判員飽含深意的看了蘇緣一眼,隨便宣布了比賽的結果。

「鑽角犀獸失去戰鬥能力,蘇緣成功進入下一輪比賽!」

蘇緣微微一笑,招呼起炎兔兒走下了場地,給觀眾留下了一個逼味十足的背影。

兩招制敵!

從比賽開始到現在,這才堪堪過去了一分鐘的時間!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這一場對戰應該是結束時間最快的比賽了吧?chaptererror(); 噠噠噠!

【子敬莫慌】伏在馬背上,一路朝着卧藍河衝去。

身後,野獸的嘶鳴、士兵的慘叫和時不時的爆炸聲讓他渾身發抖。

他腸子都悔青了。

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卷到這種事裏,不該跟那個瘋子結盟。

更不該在初遇【微笑】時,腦子一貪,默許出手。

還好他在最後醒悟過來,時刻觀察著逃跑的機會。

在灰狼大隊衝進來時,現場一片混亂,冰藍隨身寸步不離的幾隻電光獸也衝出去護主。

他抓住這個機會,果斷地策馬狂奔而去。

士兵什麼的,全都不要了。

現在這口袋一樣的地形,反過來限制了他的逃生。

出口只有卧藍河一條道,帶着那麼顯眼的強獸人,反而會引起敵人注意。

他一路砍殺,迅速脫離戰場中心,離開前,還打開了【區域聊天頻道】的視頻功能,回頭對着混亂的戰場錄了一通。

草草配了幾段文字:

「求助!求助!

殺人了!

是【微笑】!

【微笑】大佬殺人了!!

我只是個安安分分發展的小領主,實在走投無路了!!

求助!!

他不會放過我的!

跪求大佬們幫助!我願意提供任何東西!」

……

他倉促地打出這串文字,隨後立刻離開。

等回到【暴雷山莊】,還可以繼續潤色下這個故事。

這樣做,是為3天之後的事考慮。

此番團滅后,就算苟且逃生,以後還是會面對微笑的大軍。

他必須找到新的盟友。

冰藍是靠不住的。

在森林區域的其他地方,一定有很多高手對位於風口的【微笑】感興趣,他們一定會聯繫他的。

一定會的。

一定能活下去……

嗞啦!

正想着的時候,一束電光突然從暗處射來。

「什麼?!」

他大吃一驚,揮刀砍去,手頭一沉的同時劈飛了電光獸,但強力的電流也瞬間流過身體,讓他大腦一片空白。

噠噠噠!

後方,有人手持大劍,正騎馬疾馳而來!

是冰藍!

子敬掙扎着想要舉起武器防禦,但麻痹的肌肉讓他速率變得異常遲緩。

Views:
1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