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堅定道:“不換,換回去的話,你肯定沒辦法好好學習。”

“誰說的?我能好好學習!”陸瀟急了。

我信你個鬼,葉橙心想。

“前天來我家寫作業,半天寫了一張紙,還看着我流口水,這叫能好好學習?”葉橙滿臉黑線道。

因爲這件事,他當場被葉橙趕回去了。

談了幾天戀愛之後,葉橙就開始後悔。後悔自己一時心軟,後悔高估了男高中生的自制力。

如果說二十七的陸瀟的自制力爲40%的話,那麼現在的陸瀟自制力就是10%。

不對。

10%都嫌多好吧。

陸瀟漲紅着臉辯解:“我那是吃了檸檬酸得流口水!!”

葉橙不吃他這一套:“反正就要高三了,你這樣下去不行的。”

強的辦法行不通,陸瀟只得走懷柔路線。

他哼哼唧唧地說:“讓我和你坐嘛,讓我和你坐嘛,我保證乖乖聽課,什麼都不幹。”

葉橙張了張嘴。

他像個復讀機一樣開始唸叨:“讓我和你坐嘛,讓我和你坐嘛,讓我和你坐嘛……”

“你這話怎麼聽着怪怪的。”葉橙打斷他道。

好像在求歡一樣。

陸瀟對這種事比較懵懂,過了小半天才反應過來,炸毛道:“我可沒想到那方面,你別污.蔑我。”

葉橙簡直敗給這種小男生的純情,一副飢.渴得跟什麼似的,又一副完全不懂的樣子。

真他媽……要命。

“橙哥——”陸瀟拖長了聲音,帶着幾分可憐,“我想坐在你旁邊,到底行不行啊?”

他在學校裡狂得要死,自從發現撒嬌可以讓葉橙心軟之後,就開始瘋狂用年齡優勢稱呼他。

後來的陸瀟何曾叫過葉橙“橙哥”,那都是逼着他叫哥哥。

葉橙果然動搖了,“那你得保證,上課的時候百分百專注,不能老是看我。”

“我要是看你一眼,我立馬對着老師說十遍‘我是傻逼’。”陸瀟信誓旦旦地說。

葉橙無奈地說:“行吧。”

他又給徐超打了個電話,告訴他自己想換回去。

徐超不是很能理解一些小情侶的把戲,認真地詢問他:“陸瀟那小子威脅你了?”

葉橙硬着頭皮編造:“沒有,他很誠心地說想向我學習,我就答應了。”

開學的前一天晚上,徐超在企鵝羣裡發了新的座位表,和一份新學期公告。

公告裡明確要求每個人早自習不能遲到,晚自習不能早退,禁止攜帶手機等電子設備,禁止任何早戀現象。

最後一條被着重劃了出來,徐超還慷慨激昂了發了一大段話。

【想考上大學離開老師家長的束縛嗎?想以後有個好工作迎娶高富帥白富美嗎?那就專注學習,杜絕一切早戀!青春期的戀愛是奮鬥的墳墓!如果對方因爲你而放棄學習,那麼ta不值得!如果因爲學習而放棄你,那ta更是渣男/渣女!拼搏一百天,我們要考大學!】

大家在底下冷漠地回覆:【收到。】

【好哦。】

【支持。】

【老師,現在還早,還沒到百日誓師呢。】

【徐哥,你在唱rap嗎?哈哈哈哈。】

葉橙覺得有點對不起徐超,如果他知道,自己這個班長帶頭早戀,不知道會不會氣得血壓飆升。

衆人稀稀拉拉地回完他之後,轉而在瓜羣裡討論起來。

小糖串兒:【讓我來看看,我們班有幾對xql呀[壞笑][壞笑]】

再借十三中五百年:【你和小豆包兒不就是嗎?】

迪迦是光:【你們班也抓早戀了?我們班主任剛纔也拉了個釘釘說這個。】

小豆包兒:【哎,以後的日子越來越難了,我們是不是得裝作不認識啊@小糖串兒】

小糖串兒:【嗚嗚嗚嗚嗚。】

你媽買菜必漲價:【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們班應該有四對,一哥前不久不是也官宣了嗎@小糖串兒】

小糖串兒:【額,一哥的女朋友應該不是我們班的。】

久隆吳彥祖:【咳咳,瀟哥沒有女朋友。】

瀟橙szd:【真的假的?他不是發朋友圈了嗎?】

久隆吳彥祖:【相信我,他真的是在感謝王莉莉。】

小陸愛吃橙子:【woc,難道是我們誤會了?】

大家八卦了一會兒,就開始各自趕作業。

明天就要開學了,不少人都打算挑燈夜戰到天明,一支筆一盞燈,創造奇蹟。

陸瀟看了聊天記錄,問葉橙道:【我們在學校,是不是得裝得不熟一點?】

他倒是無所謂,被抓到大不了一力承擔,但是他怕葉橙介意。

他又補充道:【畢竟剛纔老徐在羣裡說了,而且你又是班長,萬一被抓到就慘了。】

那頭靜了靜,回覆道:【可以。】

陸瀟見他答應了,鬆了一口氣,不知爲何,又有點小失落。

第二天一大早,葉橙就被高秋蘭叫醒了。

這個寒假他幾乎每天都睡到七點多才起,突然要六點之前起牀,還有些不適應。

飛快洗漱完之後,他看見了校服上陸瀟的銘牌。

糟糕,忘記開學前把銘牌換回來了。

不過幸好十三中的風紀檢查那叫一個水,門衛和風紀委員都不會太在意戴不戴銘牌。

葉橙把銘牌放進口袋裡,和高秋蘭打了聲招呼便出門了。

他到班上的時候,發現座位已經換好了。

今天是開學第一天,大家都來的比較早。

陸瀟坐在座位上讀英語,邊讀邊打哈欠。

他的嘴巴張開到一半,餘光看見葉橙走過來坐下,馬上閉上嘴巴道:“早啊。”

“早。”葉橙低調地說。

陸瀟眼尖地看見他沒戴銘牌,問道:“你的銘牌呢?”

葉橙也看向他胸前,見他戴着自己的銘牌,低聲道:“你把那個摘了吧,這樣太明顯了。”

十三中大部分人都知道,交換銘牌是什麼意思,那不就等同於曝光在衆人眼皮子底下了嗎。

陸瀟不情不願地摘下來,放進了口袋裡。

“你吃早飯了嗎?”他從書包裡拿出一個保溫杯道,“我給你帶了粥。”

葉橙說:“謝謝,你放在桌上就行。”

他們說話的聲音不大,但還是有幾個女生回頭看了過來。

葉橙想既然他主動提了要避嫌,那還是儘量少在公共場合做太親密的舉動。

陸瀟察覺到他的疏離,悶悶地把保溫杯放在他桌上,低下頭不說話了。

葉橙拿過來,揭開蓋子聞了聞:“好香。”

陸瀟心情好了一點:“你喜歡就好。”

譚曉琪換了個女生同桌,兩人偷偷咬耳朵。

“我怎麼感覺過了一個寒假,他倆好像變得不熟了。”

“完蛋了,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

“是真的啊,你看一哥和葉漂亮說話,葉漂亮都不看他。”

“不會吧,是不是我們的錯覺……”

譚曉琪的憂慮在吃午飯的時候到達了巔峰——因爲她看見葉橙是和蔣進一起吃的飯。

但是如果她細心一點就會發現不對,爲什麼不是陸瀟和蔣進一起吃飯?

葉橙跟蔣進去食堂打了飯,帶回去和陸瀟面對面吃了。

中午的教室裡沒什麼人,他夾了一筷肉投喂陸瀟。

蔣進坐在旁邊悶頭乾飯,鬱悶地說:“哥哥們,能不能尊重我把我當個工具人,別不把我當人行不行?”

讓他打掩護也就算了,還在他面前秀,未免太欺負人了。

“你可以出去吃。”葉橙溫和地建議道。

蔣進:“……”

陸瀟順手給了他一個栗子,“請你吃飯還逼逼賴賴的。”

蔣進痛呼一聲,抱着頭道:“我要舉報你們!惡人夫夫!”

他抱怨了幾句,說道:“不過有一說一,今天你倆演技真好,譚曉琪心都要碎了。”

陸瀟正想說要麼別裝了,像她這樣的cp粉心碎了我會心疼的。

蔣進又說:“別人被抓到早戀還好,要是你們被抓到,估計十三中要天翻地覆。”

葉橙點了點頭:“看來你的提議不錯,在外面還是需要避一避的。”

Views:
2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