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念耷下眼,無奈:“您怎麼總是神出鬼沒的?”

“明明是你自己看帥哥看入迷了,還誣賴我?”

“我哪有看帥哥看入迷?”

“喏,”林副導朝場中擡了擡下巴,“他不算嗎?”

“……”

顧念回眸。

在最後一場, 雲曇帶丁喬離開俗世回到深山, 也恢復了他在前一世的妝容。

唯獨不同的是, 那襲鴉羽長髮已經由原本的夾着一綹異白, 變成現在的如雪落滿頭——

明明是最極致的乾淨, 卻被額心那朵血紅細筆勾勒出來的優曇花襯着,白得妖冶驚心。

優曇花下, 那張清雋面龐上的五官更是被淺妝雕得勝雪似玉,刻意壓了淡色的脣薄涼清冷,又美得勾人慾吻。

“又看入迷了?”

“……”

顧念被那個打趣的聲音叫回神,蔫回眼皮答:“剛剛確實是,但您過來之前我是在思考問題。”

“哎唉,看帥哥有什麼不好意思承認的。”

“我沒……”

林副導當沒聽見,視線落過去,他呵呵地樂:“駱修確實了不得啊,帶着這個妝發造型一出來,組裡一多半的小姑娘都讓他勾得心思不屬的。”

顧念與有榮焉,驕傲地仰了仰頭:“那當然了,我鵝…駱修先生就是最帥的。”

“喲,那麼喜歡他?”

顧念不想和這位老狐狸副導演研究“喜歡”的種類和區別,她眨眨眼就當把這話從眼皮子底下掃掉了。

“您找我有什麼正事嗎?”

“正事”兩字被小姑娘刻意咬了重音。

林副導沒計較,“我來確認一下你這邊的準備情況啊。宗詩憶這段一結束,你就得立刻頂上了,可別上去以後還盯着人發呆,那耿導非罵你不可。”

“我纔不會。”

“劇本背熟了嗎?”

“那段本來就沒幾句臺詞,又是我寫的劇本,您也太小瞧我了。”

“誰說只讓你背那段了,前面也得一起,”林副導板起臉,“前面臺詞不背,那你怎麼醞釀得出那裡丁喬的情緒?”

“…我就是個正臉鏡頭都沒的小替身,還需要演技100%發揮嗎?”

“那必須啊,耿導要求多嚴格,你沒印象了嗎?”

顧念:“……”

上次被摁進寶貝鵝子懷裡的陰影至今揮之不去,偶爾午夜夢迴還會叩問她那顆老母親的心,她怎麼可能沒印象。

腹誹完,顧念蔫着眼點了點頭:“前面的我也記得,您放心吧。”

“真的?”林副導看起來並不信任她。

“嗯。”

顧念沒什麼表情地應了,擡頭看向場中。這會兒拍攝已經開始。

想要逃跑的丁喬被雲曇堵在他的山中洞府外。那道修長清挺的身影着了一聲長袍,披着如雪華髮,只可惜背對着顧念她們這邊,看不清正面,也聽不清檯詞。

顧念歪了歪身,靠到旁邊椅子的扶手上,她懶撐着臉頰,面無表情地棒讀雲曇的臺詞——

[無論前世今生,我似乎總是比他晚來一步。上一世我沒有選擇,但這一次……丁喬,我不想再放開你了。]

顧念換了左手撐左邊臉頰,身體也歪向另一側,繼續沒情緒棒讀丁喬的臺詞——

[我知道我欠你良多。等我救他出來,我一定償還!]

[我已經等了你幾百年,我不想再等下去了。你明知道我對你的感情,如果你真想償還,那你就留下來。]

[你真想讓我用這種方式償還?]

[……]

[——好,那我還給你!]

顧念這邊臺詞唸完,節奏卡住,一兩秒後,拍攝區場中出來衣料撕碎的裂帛聲。

刺啦。

宗詩憶身上的斜襟長裙被她從領口拽開,扯下一片碎布,露出雪白的抹胸。

她眼圈通紅,恨恨厲聲道:

[我把你想要的給你,我們自此兩不相干!]

半晌。

長髮滑落肩下,男人踉蹌退了一步。

[你走吧。]

這段後面就該是丁喬轉身欲離,幾步後不忍見雲曇絕望落寞,她回身飽含歉意地吻雲曇的下頜,最終在一句“對不起”後,決然離去。

但沒等宗詩憶邁出離開的第一步,監控區喇叭一響,耿宏毓帶着怒意的聲音震住空氣:

“卡!”

“……”

這個鏡頭還沒到結束的時候,耿宏毓叫停顯然是又不滿意了。工作人員們不管說話,按規矩停下。

果然,下一秒耿宏毓忍着暴躁開口:“雲曇,丁喬撕碎衣服後你的眼神不對,太冷漠太死板了,她是你心愛的女人,你要再有感情一點!重來。”

“…………”

“卡!”

“欲.望,欲.望!你得把你剋制隱忍的欲.望露出來!你已經墮魔了,你又愛她,她這樣做你的眼神不可能那麼平靜!——懂了嗎?我們再來一遍。”

“…………”

“卡!”

“再、來!”

“…………”

“卡!”

“最後一遍!!”

“…………”

“卡!!!”

耿宏毓摔了喇叭,面黑如炭。

他怒目瞪着場中一襲玄色袍子的長髮側影,胸膛劇烈起伏後,最後狠狠收眼,一拂手。

“就這樣吧。”

一字一句猶如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場邊的顧念:“……”

哦豁。

多麼熟悉得讓人心痛的一幕啊。

顧念旁邊站着的林副導呲了下牙花子,有點頭疼地說:“這個駱修的演技……”

顧念:“進步空間很大。”

林副導氣笑:“是挺大,全校倒一的進步空間更大。”

顧念:“……”

林副導沒空和顧念再掰扯,回過頭去安撫被駱修氣得七竅生煙的總導演去了。

兩人腦袋湊一塊,嘀嘀咕咕議論,也不知道在聊什麼,就見耿宏毓皺着眉擡了擡眼:“這能有用?”

“您試試唄,反正不會比現在更差了。”

“……”

場邊。

顧念正對着劇本發呆,耳邊就響起耿導透過喇叭傳出來的聲音:“小丁喬,到你了。”

顧念:“……”

去他的小丁喬。

顧念怨念地把劇本放到一邊的椅子上,蔫耷着眼站起來,她走向拍攝區中央。

燈光組正在按導演組要求重新調整,拍攝還未正式開始,宗詩憶也還站在駱修旁邊說着什麼。

不過餘光瞥到顧念過來,宗詩憶立刻退了半步,分別朝兩人一笑:“我不打擾你們了。”

顧念:“?”

不等顧念理解這個話到底什麼意思,宗詩憶已經穿着那件和她身上的完全相同的長裙,翩然離場。

顧念回過頭:“她剛剛沒有對你說什麼奇奇怪怪的話吧?”

駱修望見她起便噙上笑:“比如呢。”

顧念:“唔,嘲諷,什麼的。”

駱修低眼,莞爾:“沒有,別擔心我了。”

“那就好。”

見女孩鬆了口氣又蔫回去的模樣,駱修眼神微動了動,問:“我剛剛的表現,是不是讓你很失望?”

“哎?”

顧念茫然擡頭,然後就見自家寶貝鵝子拿一雙澄澈的褐色眸子凝着她,神色好像有點落寞。

Views:
1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