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峰崩塌,卻早已不見羅乙的蹤影。

血屠神子並未去尋找,駕馭無間煉獄塔,繼續追趕張若塵等人。

密地深處,羅乙再度顯現出身形,低語道:「張若塵,我相信你不會那麼容易死。」

另一邊,就在血屠神子即將追上之時,張若塵等人終是抵達雪山之下。

「怎麼不逃了?」

血屠神子俯瞰張若塵等人,臉上滿是殘酷笑容。

在他看來,張若塵等人之所以停下來,完全是因為絕望,無處可逃。

張若塵抬起頭來,朗聲道:「因為接下來,要逃走的會是你。」

說話間,滔天劍出現在他手中,無數劍道規則向著他匯聚而來。

「請諸位祖師助我對抗大敵。」張若塵騰空飛起,呼喚滔天劍一脈歷代祖師。

此刻,地面上所有劍的劍尖,均是指向張若塵,輕微搖晃,猶如是在朝拜他。

這便是劍聖現身,萬劍皆要行禮。

層層疊疊的雲層之間,傳出一道蒼老聲音:「不死血族敢踏入劍冢,殺無赦。」

頓時,一道道強橫氣息出現,化為十六道人形暗影,正是滔天劍一脈十六位祖師的聖魂。

「聖魂附體。」

十六位祖師的聖魂盡皆沖向張若塵,化作一尊高達千丈的人形聖影,散發出煌煌威嚴之氣。

張若塵此刻便懸浮於聖影的眉心位置,被一股股強大的聖氣所包裹,全身充滿力量。

當初,第一次來到劍冢,他的修為僅僅只是一階半聖,只能借用一位祖師的聖魂,現在他卻是可以同時借用十六位祖師的聖魂。

昔日,凌飛羽借用葬天劍一脈祖師的聖魂,與青天血帝一戰,拚死阻止不死血族釋放冥王。

如今,該輪到他來做這件事情,這便是身為持劍人所應肩負的使命。

「嗯?」血屠神子露出一抹異色。

他能感受得到,與十六道聖魂結合后,張若塵氣息暴漲,已經是能夠與不朽大聖相媲美。

「陰靈就該好好待在墳冢內,敢出來阻礙本神子,就徹底從世間消散吧。」

血屠神子眼神輕蔑,身上迸發出可怕殺機。

哪怕張若塵借用十六位祖師聖魂,強大到能與不朽大聖媲美,也絲毫未被他放在眼中。

他連真正達到不朽境的大聖都擊敗過,張若塵借用外力達到這一層次,又算得了什麼?

「你們都退開,接下來,我可能沒法顧及到你們。」張若塵無比嚴肅道。

眾人心中都很清楚,這個時候,他們如果出手,不但無法幫到張若塵,反而會成為拖累。

所以,他們都沒有遲疑,立刻退後,給張若塵騰出足夠寬闊的戰場。

十六位祖師的聖魂,將天地靈氣源源不斷調動起來,向張若塵匯聚而去,使得他身上的力量波動,變得越來越強烈,化為一片五彩色的混沌雲霧。

修鍊到如今的境界,他的五行混沌體自然是變得越發強大,可以承載浩瀚聖力。

「嘩。」

劍靈蘇醒。

滔天劍散發出刺目光芒,引動萬千劍道規則。

一時之間,以張若塵為中心,這片天地化作一片劍海,萬劍齊飛,張若塵宛如劍道帝皇,至高無上。

「這就是大聖級別的力量嗎?」張若塵低語,胸中不自覺湧現出一股豪氣。

這裡是他絕對的主場,他絕不允許血屠神子從這裡踏過去。

舉起滔天劍,強大劍域向著四周延伸。

「劍九。」

張若塵揮動滔天劍,施展出劍九。

雖說他還未參透劍九最後一層奧義,可施展出來,仍舊不可小覷。

周圍萬千古劍,在這一刻同時激射而出,在劍意的牽引下,匯聚成一條劍之洪流。

同樣是劍九,藉助祖師之力,加上有著劍冢規則加成,威力與他平日所施展的,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血屠神子立身在無間煉獄塔之上,體內湧現出大量煉獄之火,一拳轟殺而出。

「轟。」

火焰拳印與劍之洪流碰撞,爆發出毀天滅地之威。

可以看到,拳印在瓦解,劍之洪流亦是在消失。

不消片刻,拳印和劍之洪流盡皆消失無蹤,誰也沒能佔到便宜。

「煉獄火神拳。」

張若塵低語,目光鎖定血屠神子。

此拳法乃是血屠神子通過無間煉獄塔習得,霸道強絕,同階鮮有人能夠接下其一拳。

「真一雷火劍法。」

張若塵沒有停手,再度出手。

藉助祖師之力,自然是施展他們這一脈傳承的《真一雷火劍法》,威力最強。

畢竟,歷代祖師均是將《真一雷火劍法》修鍊到極高境界,劍意能夠相通。

血屠神子亦是繼續施展出煉獄火神拳,此拳法變化莫測,每一拳都有驚天地泣鬼神之威能。

一時間,二人激戰在一起,恐怖力量激蕩,傳遞向四面八方。

不過,劍冢環境極為特殊,哪怕二人爭鬥得再厲害,也沒能造成太大破壞。

若非如此,只怕二人剛一動手,劍冢就會被打得沉下去。

「血屠神子的確厲害,進入劍冢,竟然還能發揮出如此強的實力。」豹烈很是凝重道。

紀梵心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開口道:「血屠神子很強是不假,但其能夠發揮出現在的實力,還是因為無間煉獄塔,那是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器靈強大無比,大幅削弱了劍冢的壓制。」

「殿下乃是劍修,又借用滔天劍歷代祖師的力量,定然能夠擊敗血屠神子。」

慕容月開口,對張若塵充滿信心。

自她追隨張若塵以來,無論遇到怎樣的強敵,張若塵總能想出辦法應對。

「可惜啊,金屬魔冠沒有器靈,要不然我非鎮壓那孫子。」項楚南著急無比,卻又無可奈何。

以前都是他藉助至尊聖器欺負人,沒想到現在卻被人用至尊聖器欺負了。

同樣是至尊聖器,有器靈,和沒有器靈,威力有著天壤之別。

有器靈的至尊聖器,在絕頂強者手中,足以用來弒神,比如那滅神十字架,就曾釘死過神。

天地間神器太少,神靈掌握的,大多都只是至尊聖器。

可不知什麼緣故,崑崙界傳承下來的至尊聖器,器靈幾乎都不知所蹤,根本發揮不出太強威力來。

「如果張若塵無法擊敗血屠神子,我們恐怕就只有放棄劍冢。」紀梵心有些凝重道。

實在敵不過,他們肯定不可能在這裡等死。

所謂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聞言,史乾坤的臉色不禁黯然,拳頭緊握,目光緊緊盯著張若塵。

作為鎮獄古族族長,若是讓劍冢拱手讓給不死血族,他有何顏面去面對列祖列宗?

只恨他們鎮獄古族沒落,沒有絕頂強者存在,沒辦法守護好劍冢。

一座山峰之上,夏問心、九目天王等人憑空出現,遠遠觀看著張若塵與血屠神子的廝殺。

不死血族大軍已經重新集結,只待這邊戰鬥結束,便會再度發動猛攻。

「劍冢的水很深啊,還好不是我們先殺進來,不然還真會有麻煩。」九目天王微微皺眉道。

與祖師聖魂結合狀態下的張若塵,強大無匹,非他所能敵。

夏問心露出一抹微笑,淡淡道:「劍冢有著六位持劍人,在劍冢內均能發揮出超強實力,張若塵只是其中之一。」

「六位持劍人所擁有的劍,也是釋放冥王大人的鑰匙,當初我們不死血族在崑崙界的十大部族,耗費極大力氣,奪走其中五把劍,唯獨沒有得到張若塵手中的滔天劍。」

「如果劍冢六位持劍人都在,共同守衛劍冢,那才是真的麻煩。」

進攻劍冢之前,他已經是對劍冢情況,有過極為詳細的了解,所以才料定,即便是血屠神子,也不可能輕易攻破劍冢。

既然血屠神子那般激進,他也樂得其來打頭陣,倒也不怕血屠神子將功勞給搶走。

「張若塵,你擋不住本神子。」

血屠神子低吼,抬手將無間煉獄塔打出。

久久不能擊殺張若塵,已經讓他失去耐性,不想再繼續耗下去。

別說張若塵只是借來不朽大聖的力量,就算是真正的不朽大聖,在他動用無間煉獄塔后,也必須要隕落。

擋我者,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黃泉聖母,也就是小安美子的人生經歷是以49歲這一年為分隔線的。

49歲以前,她就是一個普通的日本女人。在該結婚的年紀結婚,找了一個普普通通的丈夫,家裏的生活不說很富有,但也還過得去,她也像普通日本女人一樣,對丈夫的感情就像對錢包,在他不得不休假的時間裏,她都會找一些小時工的工作,或者跟朋友聚會,躲出去,不想跟這個男人待在一個空間里。

在她的丈夫小安雄男五十歲時,他開始變得有點不太對頭。

在丈夫舉著刀向她刺過來之前,她設想過他是不是染上了毒癮,或者有了外遇想跟她離婚,但她沒想到的是丈夫竟然瘋了。

丈夫在家中的客廳中將她刺死,在她的身邊不停的述說着他是伊邪那歧,日本神之父,他不知道她是不是他的妻子伊邪那美,為了驗證,他才把她給殺了,因為假如是伊邪那美的話,她就會復活,那他們夫妻就可以重建神國了。

而假如她不是伊邪那美,那他會好好超度她的,被神之父殺死也不必感到怨恨,反而應該感到慶幸。

小安美子倒在血泊中想,原來她的丈夫入了邪教,瘋了。

她的眼睛不好,最近一直想去醫院看一看,一塊白色的東西好像擋住了她的視線。

等她從停屍房醒過來后,就趕緊逃走了。

她在旅館中發現了自己身上的傷口還在。

Views:
1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