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話,楚辭的臉色頓時冷沉了下來,籠罩著森森寒意。

難怪他們都會變得這般狼狽。

竟然是傳言她已經死了?

不用想也知道,這肯定是鳳鳴山莊所為!

楚辭的眸中閃過一道寒芒:「先回大齊國,我和慕容無煙的帳,稍後還要再清算!」

京郊之外。

無數的駿馬狂沖而來,人數之多,讓京城的人都嚇得面容失色。

守門的將士急忙道:「快,快關城門!」

前方的人各個手持長劍,氣勢洶洶,顯然是來者不善。

再加上最近的那些傳聞,他們怎可能不可明白這些人是為何而來。

只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他們會來的如此之快。

快到讓人無從反應!

將士急忙想要將城門關上,不過就在城門將要關上的一瞬間,一把刀子劃過,割破了將士的脖子,血流成河!

「快去稟報陛下!」

其他的將士臉色道具變了,急聲道。

聞言,立刻有人駕馬離去,朝著皇宮的方向狂奔而去。

金鑾殿上,夜諸天冷沉著一張容顏,緊緊的捏著拳頭。

他只要一想到外面的那些風言風語,整個人都充滿了憤怒。

就在這時,一聲急匆匆的稟報聲從外傳來。

侍衛幾乎是連滾帶爬的爬進來,聲音帶著哭腔:「陛下,京城即將失守,已經有無數門派勢力的人沖了進來。」

這一聲,讓夜諸天的臉色越發的難看,緊緊的握著拳頭,猛地站起身。

「立刻派人去應戰!」 「收到來自閔航的膜拜值,+493」

「收到來自李明的膜拜值,+233」

「收到來自……」

一陣折騰以後,儘管秦義已經遠離了直播的天眼,但是後台還是收到了無數的膜拜值。

在逃亡中的世界,天眼有許許多多,專門為了捕捉一些精彩的鏡頭,或者對特定的人進行全球直播。這是最容易出名的一種方式。

因為秦義已經在昨天露過一次臉了,今天再出現會引起人們更大的討論,特別是這一次他還是和上一屆逃亡者的亞軍方平先一起,因此人們的熱情更加高漲。

由於看直播的人特別多,因此後台的膜拜值就如同潮水一般噌噌噌的往上漲。直到膜拜值降下來后,秦義的膜拜值已經穩定在了十萬左右!

而且,秦義的後台時不時還會出現「+1、+1、+1……」的膜拜值,儘管沒有大頭的了,但這樣此持續增長依然很客觀。

看來,也有不少人在暗地裏偷偷膜拜著秦義。

這多不好意思啊!秦義只能將他們的膜拜值照單全收了,反正這東西多多益善,來多少他收多少,來者不拒。

終於逃出來了。方平先的臉色依然有些蒼白,他還沒有意識到秦義的隱匿術,只是很震驚,不知道秦義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能夠讓獵殺者離去。

「收到來自方平先的膜拜值,+666」

這時,一道系統提示音將秦義拉回了現實。

方平先?秦義有些詫異,因為大頭的膜拜值已經停止增長了,怎麼突然又出現了一個?

方平先是誰?會不會是看直播的時候反應有點慢,到了現在才記得給他喊666?有可能。

「兄弟,你怎麼做到的?第二階段的獵殺者竟然就那樣離開了。」方平先疑惑道。

「嗯……因為我很強!」

方平先:「……」

好吧,是我錯付了。

看樣子秦義是不想告訴他了,因此方平先試圖冷下臉色:「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

但是,當他剛想走時,一道來自衣服的阻力讓他差點摔倒,衣服也差點被這樣扯破。

「你……你拉我衣服幹什麼?」方平先怒道。

「兄弟,交個朋友?我看你這麼強,以後我還要抱你的大腿呢。」

方平先:「@¥%#*……*」

神他媽抱大腿!媽的老子差點被三個第二階段的獵殺者嚇尿了好嗎?就你這大佬也來裝萌新?

看着秦義明現是不想讓他走了,方平先很無奈,只好互相說明了身份?

「你就是方平先?」秦義驚到了。沒想到方平先你這濃眉大眼的竟然也在膜拜我?

方平先不知道秦義在想什麼,還以為他聽到自己的名字後知道自己就是上一屆的亞軍,震撼莫名的,頓時內心有一點小得意。

「哎呀,兄弟,你一直膜拜着我,在心底給我喊666,這怎麼好意思呢?」秦義立刻握住了他的手,滿臉親切的問候道。

方平先:「……」

我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神他媽一直膜拜着你!老子恨不得你被獵殺者生吞了!誰膜拜你了?啊!老子一個滑鏟把他頭都擰碎!

「現在你能放我走了吧?」方平先的臉都黑得像非洲黑哥了。

「啊呀!這可不行!」秦義頓時拒絕了。笑話,他搏鬥術用了,隱匿術也用了,這時候如果跑出個獵殺者他不得死翹翹?現在明顯有這麼一個大佬可以抱大腿,怎麼說也得抱到明天早上自己的技能CD好了再說!

「大佬,你看我弱成這個樣子,你怎麼好意思丟下我一個人?」

方平先不想說話,他只想一腳把秦義踹開。

這是什麼畫風?一個真大佬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弱雞,要過來抱他一個真正弱雞的大腿。

難道現在的大佬都喜歡裝嫩嗎?

得!方平先躺平了,你不是想抱大腿嗎?儘管抱吧,老子不玩了!

眼看着方平先一臉痛不欲生的樣子,秦義也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

「你也不用擔心,方兄弟,等到明天如果你遇到危險了,說不定還需要我呢。」

方平先瞟了一眼秦義,沒有說話。反正他現在的態度就是躺平了,管你怎麼辦,反正我不說話也不動。只要我沒有反應,就沒人能傷害我。

秦義自然也沒有傷害他的意思。

打開了腦海中的系統空間,秦義看着那個多個位數的膜拜值,內心就是一陣狂喜。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把隱匿術和搏鬥術各升級一次了。

想到這裏,秦義立刻就這麼做了,畢竟這才是他在逃亡者節目中活下去的資本。

升到了三級之後,隱匿術能夠持續的時間延長到了兩個小時,CD也降到了一個半小時,可以說是特別牛逼了。

咦?這是什麼?

秦義有些疑惑,因為隱匿術介紹旁邊還有一行字。

被動:當距離超過一千米時,屏蔽一切科技探測。

這是什麼鬼?還有被動的嗎?這麼高級。

系統,系統,趕緊給我解釋一下這個被動的意思。秦義在腦海呼喚著。

【當宿主與獵殺者的距離超過一千米時,獵殺者將無法探測到宿主的存在】

靠!還真的是這樣!秦義內心大喜,這樣的話就算他不開隱匿術,只要跑到獵殺者一千米之外的地方,基本上就脫險了,因為超過了這個距離,獵殺者根本就探測不到他。

而且,隱匿術還沒有升到頂級,從三級升到四級需要十五萬的膜拜值,不知道後面再升一級的話,會有怎樣的功能。

秦義滿臉開心的退出,而後再點開搏鬥術的面板。

隨着一陣升級的光芒傳來,秦義的搏鬥術也升級了。

搏鬥術(3級):在三十分鐘之內,爆發人體潛能,將宿主的身體進行大幅度的強化,強化效果基於宿主的基本身體素質,目前強化等級為人類身體的四十五倍,恭喜宿主,已經和一個普通的獵殺者一樣強大了。由於人體潛能不能連續爆發,使用過後搏鬥術將會進入18個小時的CD。

靠,搏鬥術也大幅度升級了,這真是雙喜臨門。

原來秦義是根本打不過獵殺者的,哪怕開啟了搏鬥術還是打不過,只是因為速度過快,因此才逃出了獵殺者的仇恨範圍。現在好了,已經可以完全硬剛了,根本就不怕。

這樣的話,要不要找個時候和獵殺者打一架,然後全球直播?這樣的話估計能賺取很多的膜拜值吧?沒準兩個技能就能夠升到四級了。

目前,升完級后,秦義手頭裏還剩下四萬多的膜拜值。他在考慮著要不要抽一次獎?

欸?系統商城更新了? 獨眼龍自認是殺手界排名前列的殺手,按理說對付蕭寒,那簡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但這一刻,他深深地懷疑自己的實力了,接連出了七招,自己居然連蕭寒的衣服都沒碰到。

這時,獨眼龍心裏極其的尷尬,萬一讓人知道,他身為頂流殺手,連對手的衣服都碰不到,那一定被人笑掉大牙的。

而這時,一旁的秦老爺子見狀后,連忙震驚地問道:「獨眼龍,你這是在幹什麼?故意放水嗎?你不能大意了,這已經是第七招了,你再輕敵下去,小心陰溝裏翻船!」

秦老爺子的話,反倒緩解了獨眼龍的尷尬,於是,他故意開口說道:「秦老,你說得沒錯,我是不應該放水了,我要認真了。」

「蕭寒,你聽到了沒?獨眼龍要認真了!你的死期快到了。」秦老爺子故意地挑釁了一句,罵道。

「爺爺!你覺得他真的是在放水嗎?」蕭寒嘴角詭異一笑,頗為深意地說了一句。

秦老爺子問道:「難道不是嗎?」

「他不是在放水,而是技不如人!」蕭寒搖搖頭,淡淡地說道。

「蕭寒!你少在我面前得瑟,什麼叫技不如人?老子現在就證明給你瞧瞧,我真正的實力在哪裏!」

說完,獨眼龍怒吼一聲,然後殺氣騰騰地撲了上去。

一撲!落空!

二撲!落空!

最後一撲!

同樣落空!

前後一共十招,獨眼龍出盡了十招,他連蕭寒的衣服都沒碰到。

「不……不可能!!十招之內,我居然碰不到他衣服?這怎麼可能?」

Views:
1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